一片廢置的田野

April 15 [Fri], 2016, 15:33
在這個世界上,該重逢的,終會重逢;想離散的,總會離散。
  我沒想到還會遇到他。
  他是我初戀的男生,也是我整個青春記憶裏,唯一深切想念的異性。
  那一天夜裏,我打開電腦寫稿,有陌生人加Q,於是禮貌性地問了一句,你好哪位?
  然後他就說了自己的名字。
  我驚訝極了,問道,你還好嗎?
  和他聊了大約半個小時,說了一些從前的事,還有家常陂b。
  後來他說,我還保留著你從前的那些信,可以給我寫一封信嗎?
  我說,不了,我的字已經看不得了。
  我說的是真的。我的字跡最好看的時候,是剛進高中的時候。那時坐在教室裏,一伸手,就能摘到窗外的香樟樹葉。我喜歡把各種各樣的小句子寫在樹葉上,然後看著它們旋落在風中――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真的是又脆弱,又珍貴。
  他比我高兩屆,我高一的時候,他已經高三了。有一次,我去他們班做繪畫課模特,下課後,他就托同學送 了信給我。他的字跡很漂亮,是那種一下子就把我比下去的漂亮,至於信的內容,我已經忘記了大半,大意是,他喜歡大眼睛的女子,而我正好是他喜歡的那個類 型。我給他回了信,心裏是高興的,卻還是因為羞澀,筆落在紙上,只寫了一些不相干的話,怕他看出來什麼,又怕他看不出來什麼。
  之後在校園裏見面,各自都會有些不好意思。有時候會紅著臉,輕輕笑一笑,很少說話。偶爾寫信寫紙條,也是托同學遞來遞去。
  那年寒假,他問了我家的地址,說會給我寫信。沒想到他真的寫了兩封來,信寄在村口的代銷店,我飛快地去取,在寒風凜冽的路上,一邊讀他的信,一邊踢著小石子回家。
  高一下學期的時候,母親已病入膏肓,我斷斷續續地去學校,情緒一直很低落,在學習上,已經沒有了心思。
  有一天中午,我坐在教室裏,看著窗外同學們嬉鬧的樣子,心裏像塞滿了石頭。然後我用小刀在手臂上刻字,血密密地流出來,一點也不覺得疼。也就是 那一天的黃昏,他約我去校外走一走,說托人給我帶了治胃疼的中藥。他在信紙的背面寫,“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我捧著信紙出校門的時候,第一次覺得古詩詞是那樣的美,美得世事恍然。
  他在校門口等我,手裏捧著一小袋中藥。我們一起沿著馬路向郊外走,一直走到一片廢置的田野中。那裏有一塊大石頭,他坐在上面,我小心翼翼地隔著 半尺的距離,坐到他身邊。初夏的季節,芳草鮮美,天空中的雲霞也特別明亮。他從小袋子裏拿出一片藥材,笑著說,你要不要嘗一嘗?我接過來,嘗了一下,是甜 的。
  那一次,我們說了很多的話,都是關於老師和同學的。回學校的時候,馬路兩邊是延綿的青楊,我們在樹下不緊不慢地走著,溫和的夕陽透過樹葉,也不緊不慢地跟著。到了校門口,我們分開,他回他的教室,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裏竟難受起來,後來想一想,當時應該是捨不得。
  在學期將近尾聲的時候,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去學校了。後來有同學來家裏找我,我便和她一起回學校拿東西,也順便跟老師打聲招呼,意思是,我可能不來了。
  那天心情很沉重,但在寢室,還是和同學們說笑了一會兒。下樓時,就遇到了他。他說,陪你一起去校門口坐車。在開往縣城的中巴上,他靠著我站了一 會兒,車很快發動,他匆匆下去,說會給我寫信。記得那天他穿了一件深告F的外套,劉海很長。車開動後,我想回頭看看他,可是車後窗上,全是灰和泥巴,很 快,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那個夏天,母親去世,不久後,我也離家,去學電腦,去打工,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輾轉。開始那兩年,還和他斷斷續續地通信,可後來,就漸漸斷了聯繫。再後來,我相親,結婚,生子,又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搬家,經歷過生活的美好和破滅,十餘年眨眼即過。
  想起幾年前,在家鄉縣城的飯店與同學小聚,大家酒足飯飽之後,不免各自感歎,時間是如何的落花流水,命運是如何的翻雲覆雨,青春的夢想是 如何的零落成泥碾作塵。比如A,以為會當畫家的,可如今呢,居然當了城管;比如B,說了要去做K社會老大以後罩我們一條街,卻不承想,如今每天朝九晚五, 過得比誰都老實;比如C和D,曾經那麼好,可還是分開了;比如E和F,以前天天掐架,勢不兩立,真沒想到,現在他倆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曾經,我們都以為人生會按照我們所憧憬的樣子一路馳騁,每一個男生,都有一個英雄夢;每一個女生,都想像著有人身披黃金戰甲,腳踏七彩祥雲,帶自己離開。比如當時的我,也以為一輩子只夠喜歡一個人。
  直到很多年後,經歷時光和世事,某一刻才突然明白,原來,我們這一生,是會經歷很多坎坷和選擇的,腳下走的每一步路,都與未來息息相關。
  那些年,我模仿過他的筆跡,也尋覓過他信中提及的作品和作家,那時的我,多希望可以與他站在一起,發出與之匹配的光。
  他曾在信中寫,你有村上春樹筆下的憂傷。我就去書店尋找《挪威的森林》,看到那句“每個人心裏都有一片森林,也許我們從來都不曾去過,但它一直在那裏,永遠在那裏,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除了辭藻上的喜歡,其他的一切,都蒙昧而不自知。
  後來我在想,是什麼原因導致我和他失去聯繫的呢?我們曾接連在幾個城市,比鄰而居,又擦肩而過。是的,不是時間,不是地點,而是自己,是自己那顆青春的敏感的不安的如刀鋒一般的心。當有一天時間流淌過去,當有一天遇到了另外的人,曾經的離散,便成了理所當然。
  在這個世界上,該重逢的,終會重逢;想離散的,總會離散。沒有什麼,比青春更美好,更脆弱。
  那一夜,我把他放到Q上的“親人”組裏,跟他道了晚安。然後告訴他,我先生人很不錯,歡迎到我家來做客。如此我便知道,自此之後,他不會再聯繫我,一如我,不會去打擾他。
  想起很多年前的夢境,初夏的黃昏,我和他並肩走在一條長長的馬路上,不時有長途客車經過,掀起漫天的塵土。我們身邊是延綿的青楊與田野,他不說話,我低頭看自己的手臂,上面有用小刀刻過的字,細細的血跡,才剛剛凝固……
  夢醒時,耳邊似有人言,那樣一段青春的路,和他一起走過的路,用多少歲月流金和千金富貴,你才換呢?
  我說多少也不換。
  因為我知道,我一生的愛情,都是從他那裏出發,所以我也希望――那個愛的最初的源頭,一直在那裏,永遠在那裏,縱然是經歷過時光的顛沛流離,依然能夠溫暖如昔,乾淨如昨。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daiqianwen
読者になる
2016年04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按揭貸款
» 現在的天氣 (2013年12月11日)
アイコン画像beats by dre artist series
» 這樣的人生,夫復何求 (2012年03月26日)
アイコン画像johnny
» 美妙的四季 (2011年07月25日)
アイコン画像Cheap cheap Jordans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6月15日)
アイコン画像cheap beats by dre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6月14日)
アイコン画像Handbag Shopping Guide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3月30日)
アイコン画像jonhs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6月03日)
アイコン画像手マンの伝道師っすwww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5月11日)
アイコン画像momo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4月08日)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