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面目的告白 

October 15 [Sat], 2011, 16:04
T

 三島在他小說裡面寫到他曾對自己的同學產生過親昵的幻想,但在當時他弄不清楚自己這是出於什麼原因。可能在他的時代還沒有充足的關於性傾向的知識,因此每個性少數個體都需要花掉很多年時間和精力——如果他想搞清楚的話——來搞清楚自己為什麼擁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感情。而且,越多的閱讀和對人生的探測,可能越使得他的迷惘走向更深度。而這種深邃的思考,最終會鑄就他人生某一方面的價值,這是不可估量的財富。對於古代人來說,他們有的人從這泥沼中走出來了;有的人沉陷在觀念的泥沼中;有些人一直聽從心靈召喚,向著自由行動,但他們反被別人以為是陷在泥沼裡面,所以正像宇宙裡每個部分那樣,每種人生也是任人評說,自己以為對的,別人都嘲笑挖苦,自己寧可迷失了、否定了那個舊的我,逐漸邁向某個宗教、某個社會、某群人所認定的好、善、“奔向天堂而去”。其實都不是。權威從來都不能夠決定這些:好、善、去否天堂?如果一定要對其標準做一論斷的話,我們只能說:所有人都向著好、善、天堂而邁步著,或者在他們一切構建自己生活的努力結束後,在另一個層面,這一切被打上了√。


U

 快樂帶給我很多好處。追尋快樂也使得我進步。在人生裡面有過許多憂鬱的片刻,我努力扭轉它們,或試圖在憂鬱裡尋找一種酒醉般的靈感。在大學校園裡,我當時租住的那個靠著足球場,300元月租金的小房間裡面,我寫出了一首在中文系詩社被大家神秘傳頌的詩。在省城長沙工作的那些日日夜夜裡,當我耳邊亦真亦幻地迴響起鐵軌上遠行列車的嗚鳴聲,心裡就感知到某種對於未知生活的嚮往。我曾在長沙的大街小巷裡穿過,看著那些時尚的小店,鑒定著那些假冒偽劣產品,約會過一些網友,嘗試過一些或墮落或單純的生活。埋藏在那個時期的記憶裡的,還有更多不常憶起的模糊片刻。一直都嚮往快樂,正如那首詩中所寫:我希望在夕陽中,踏上一匹奔過來接我的馬,向地平線不停駛去,讓眼前不斷展現一片片更美好的世界。


V


 那一天,我走在某一處的海灣邊,看著大海裡湧到邊上來的浪濤。我沒有撿到那些僵死的海蜇。只是站在一些小石頭上面,大概直徑幾分米那麼大的一些石頭。海浪的泡沫有時候會觸及它們,然後又遠遠地退了回去,在沙子裡留下一些汙跡。一些有生命或無的物體。我想著關於潛意識。那時候,我正面臨著感情的事。我揣摩著他人的心靈,後來幾乎在我自己腦海裡培植起了別人的克隆的靈魂。我希望能夠懂得來自潛意識的諸多訊息,於是鍛煉著自己這方面的能力。我走在海邊,想著或這或那的問題,時而在高高低低的沙灘上面來回走動、跳上跳下,突然間,我留意到,幾乎是從思維的海洋裡面回到現實世界般的,看見一塊我剛才踩過的青石板由幹轉濕了,而且剛才呆在它上面時我在想:這比起那邊的圓石頭較不容易受到海浪撲打,但就在無意中我走上走下挪步數十秒,其間它就被某個大到不可預計的海浪沖刷過了。如果我當時持續站在原地那裡,就會被這一陣海浪弄濕鞋子。但是沒有,我全然有幸躲過了這回海浪侵襲。而且根本都沒有目睹它的造訪,只是事後間接體驗到其嚇人威力。這也正像許多人遇到過的那種令其後怕的體驗。這樣一件小事,點燃了我某方面的靈感,後來使我進一步聯想到,以往許多次幸運逃脫、或事後感到慶倖的決策,當中包含著智慧。我甚至嘗試探索這些幕後原理是否與現有科學相抵觸。然而或許沒有。因為支撐著我們這個世界的是各種各樣的知識,既然科學為人們所公認,那麼它對於我來說應該也是對的。而其他領域的一些比如靈性知識、文學中傳達的人性及感情認識,或許在各自的某個百分比的程度上亦都是行之有效的。於是我廣泛接觸各類藝術品,去感受諸多迥異文化,甚至在烹飪、洗澡的時候也冥想著未知的什麼。希望通過這些快樂的學習,我能更好地感知世界,也能夠將自己的潛能誘發出來,懂得潛意識、懂得生活與愛。


W

 我沒有經常見過猴子。小時候可能在動物園見到過;更多幾次也許是在某個城市的街頭,看見玩雜耍的人用繩子牽繫著一隻小猴;或者我們中國人的想像更多地來自於神話故事裡那個孫悟空的形象。

 其實我們對猴子的瞭解並不多,但我個人還蠻認同它與人類的親緣關係。也許達爾文的進化論著作對於很多宗教信徒來說,是本荒誕不經、應該禁掉的書,但他們永遠也禁不掉,反而任著這本書進入了所有公立學校的課堂,成為科學界尊崇的古典經典之一。我們的思想也許依憑著不同流派的著作,可是從宏觀人類層面來看,可以憑藉的只有那些大家公認有一個權威的方式可以證實的流派,就比如說科學或者高校學術體系。而大陸的高校體系卻也是腐化了。

 很奇特的是,各種比較好的宗教或思想流派,來到中國如果迅速蔓延開,往往也會變質。我們都感受得到那是為什麼,但又道不盡其所以然。所以可能只有少數人能夠真誠地儘量讓自己的思想體系不中這自己所在的祖國文化之毒,因為它在當下如同一個醬缸,把人攪得渾渾噩噩的,好的東西與壞的成分雜陳,最後變成一個畸形的怪誕結合體。我希望自己能夠出淤泥而不染,倒不是要變成多麼亭亭玉立的蓮花,而只是希望生命的價值能夠多姿多彩、豐富或簡潔,其底線就是至少令我自己不嫌棄、不失望。我知道,可能自己選擇的生活道路已經註定要讓許多人失望、一些人歎息;我也不可能讓那些曾經羞辱過我的人、瞧不起我的人,全都對我刮目相看,只是我也能夠預感到,如果我能夠順利地堅持下去,一直有所長進,那麼總有一天會配得上“出人頭地”這個詞的形容。那或許是成為一個作家,或社會改革家或是其他的某些建設性力量中的一分子。又或者我會保持個人的獨立性,積極地反權威,有著一些獨特主張的結合,成為一個無可代替的個體。這種個體不會被單調地貼上某一個標籤,比如“公共知識份子”、同志作家或者其他的什麼什麼,可以確定的是,我的存在於人類終歸有某些價值。

 在這整個世界的幕布背後,如果還存在著其他的(不可描摹的)世界,那麼我在那裡也許有更多表揚和肯定(或者其他的某些形容)陪襯得了我。因為總有那麼多逝去的時光被浪費;有很多努力沒有下文。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是否存在著其他的一些支線、一些其他的隱藏的可能:某一個踏上另一條路的我,是否又會帶著他的輝煌來向我R耀、與我聯合?

 就好像人與猴子,在億萬年前就形同陌路,不相往來,只偶爾互相訕笑……但是他們卻各自創造了自己的輝煌、又或者是歸於平淡……毀滅?又或者是簡單、安逸地待在原地。


X

 我對說很多事情,都有一種莫名的抗拒心態。

 比如,我可以跟你說說我的以色列之旅。可以提到那飛機轉彎之時,大半個城市甚至整個國家的燈光在窗玻璃上向我迎面撲來,那樣的感受是飽滿的,那種人生是絕望而幸福的。

 後來我揣摩出來,人活著需要擦亮或熄滅一些燈,而追求開悟的人,也許是把自己的能量拋向某一系列的燈;每一個在某個行業做到極致的人,都值得我們嚮往。我清除自己很多舊的東西,用fashion的、強力的、新的模仿來的風格去架構,融入到我人生的底層上。就好像沙灘上有過幾顆貝殼,爛掉了,又上來了一些蝸牛;烏龜爬走了,蛋殼破了;海藻越來越多,苔蘚拷゚又變黃,然後是生出的小草;有一些灌木叢結出了燈籠般的花骨朵和果實……

 世界是如此的在進化著,我的心靈的力量也有許多東西在此消彼長。目前我已經達到一種狀態,就是完全敞開自己的心懷,讓任何有感染力的東西在我腦海的國度裡自由繁殖。我宣稱自己是一個民主的國度,所以你們誰都可以在這裡播撒種子。然後讓它借著自身的拷貝的能力,儘量去複製,蔓延,或者與我原先已有的風格結合,成為一些新誕生的犧牲品或勝利之軍。

 當一個人變成一個國家的時候,他的感受時而微妙、時而宏偉,他的人格變幻起伏不定。他對所愛的人付出的永遠不到百分之五十。而他也為此感到滿意。因為再也沒有哪個頑皮的小子或女孩能夠傷害到他,沒有哪一次心動的波紋能夠震盪整個腦海。就好像騎摩托車的追風少年,有一天終於成熟的戴起了頭盔、或者領到了駕照一樣。這樣的人生,是令人唏噓慨歎的,卻也是邁向成功的。

 所以我不能告訴你更多,因為我已經精神“分裂”。作為總體的我,並不知道自己堅持什麼。理想主義像是一種表演,然而它又像一棵盆栽植物那樣,被我細心地良好培植。幻滅好像對角線上的某個點,也好像在那裡坐著我心裡的一位神,他也在自我膨脹中。遇到我的科學知識以及其它豐富經驗的抵消,在我的內在實體中,虛與實互相爭鬥、各自蔓延。彼此交界處形成了時尚的最新觸感,猶如印度紗麗的螺紋;猶如英國復古風的男士襯衣邊緣。我想像著自己脖子裡有多層的衣領,我期望自己的內褲有白色的性感的柔邊。

 一群白鴿帶著祝福,飛翔在海灣之上。我們這片陸地上的人,沒有到那邊的大島上去居住過。但有很多人懷著這樣的夢想,幾十年前也曾有人抱著木板或騎著小船偷渡。這些顛倒妄想並不能說已被放棄了。但事實就是如此,幾乎每個人的人生都類似,盼望著不可能出現的彼岸,希望自己能夠踏上另一側那邊。

 有必要嗎?你任何時候都可以成為不是自己的另一種狀態,當你到達了對角線,你會發現神在你原先所呆的這邊。生命就是一個巨大的圓環,如果你硬是要將其看破,可能最後走火入魔成為一道梅比烏斯環,到那時候,我就更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謝謝你。再見。


墨西哥同志大會 熱歌勁舞狂歡 

August 02 [Thu], 2007, 14:11
墨西哥南部充滿西班牙殖民色彩的城鎮瓦哈卡,這兩天舉行了同性戀的節慶,成上千萬的同志穿著傳統服飾勁歌熱舞,還舉辦了選美比賽,場面十分的熱鬧.
 在這場同性狂歡大會之中,許多人穿著傳統的服飾,打扮得花枝招展,隨著音樂的旋律沈醉在歡樂的氣氛當中,一名面貌姣好的變性人還獲得加冕,成為這次活動的選美皇后.  位在墨西哥南部的瓦哈卡主要人口是薩波提克人,根據1970年代初期的調查,當地男性有6%不是雙性戀,就是有同性戀的傾向,因此,當地對同性戀的態度也比墨西哥其他地方更為包容.  這次同性戀大會有人打扮成比基尼辣妹,清涼的造型頓時成為會場的焦點,還有人像耶誕老人一樣在現場發放禮物,整個活動頓時變得好像耶誕舞會.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佳辉
読者になる
2011年10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