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回顧

December 31 [Thu], 2015, 23:59
2015回顧
為了貫徹這些年的習慣,雖然明明遲了很多才寫這回顧,也不想放棄。起碼在將來的某些日子,再看時,總是會看到一些甚麼。才要繼續。
2015,是30之年,不想30的到來,不想失去幼稚的盾,不想成為一定要面對現實的大人,但是30就像是死刑的一刻,他來了,而且也讓2015年一直有種不順利的感覺。

1月,繼續找尋一個叫作「自己喜歡的工作」的東西,那真的很複雜,因為我原來就沒有甚麼素質是可以令人欣賞,而我幻想的與事實往往有差別,但那時候,見了一份有關日本旅遊的工作,真的非常喜歡,心裡幻想了一百八十八個他會請我的理由及可能性,然後,心想美好的事很快就會開始的時候,往往果然是期待越高,失望得越痛。現在我已經不會幻想,如果那天那分工請了我的話會怎樣,只是我也該明白喜歡往日本旅行或許與工作根本沒有關係。

2月,新年前買到了5元的機票,出發往日本九州玩了一圈,自由自在一個人,探訪冒險真是美好的事情,心裡覺得最平靜的時候就是進行與達成之間,或許就只有那時候,我會欣賞我自己,也喜歡我自己。但明明這些喜歡,跟用名牌證實自身存在差不多,沒有自由換取旅費,就沒有自由與自我感覺的良好,對的,都是虛浮。

3月-6月,找到了一分旅行社的工作,說實在的,沒有做不到,只有做不下去。夢想與現實最終的破滅,永遠都是來自堅持不下去的無能自己,與自己幻想虛構出來的種種不利原因。最終,那些在回來時的堅持拒絕,全都成了笑話與阻擾,又是要重新開始的時候,29歲或之前,我試了,試了很多,然後都全由我自己親自放手。我沒後悔,但也確實最討厭自己的懦弱。

6月來了,30到了。我遊完了四國,我感到我真的會有遊完日本的一天,我這樣相信,因為我須要有目標,須要感到自己,仍然有一些熱血。

7月,開始了老本行的工作技搜尋,才感到自身之價值,就是一文也不值。
我愛的不愛我,我不愛的,也不愛我。這就是傳就中一無事處的節奏吧。

8-12月,開始了老本行的新工作。遇上了新的人與事,做著又新又舊的事。就這樣,開始了30之旅。
我總是忍不住定義,定義著30之後的自己,要變成怎樣。

而其實30之後,我只感到蒼白無力。

還有要記錄12月時完成了四季京都之旅,既不捨,也默默地想著要到2020年,才會再回到京都。
有時希望喜歡京都,可以再單純一點,再沒有定義與比較,只有我與京都,在5年前,10年後,總是可以單純地,一起,該有多好。

2015,感覺真像一場虎頭蛇尾的故事。完了,不知該如何是好,那就是以為30到了,其實很快30也要走了。
時間太好,頭很痛,而我還是無力,但心,該就是平靜呢,還是己心死好呢?
看來要等到2016過了,才知道吧。

敬,我曾經很喜歡的2015(數字上)。

最後,要特別記錄一件事,就是我在這BLOG上寫了10年了。雖然後來已經是1年1記,但見證著成長,這BLOG也是功不可沒。讓我繼續走在,這稱為第二人生的,30後。

2014回顧

December 31 [Wed], 2014, 4:53
多可怕的是,真的一年才會打那麼一篇回顧,而我總是忘了中間到底開生了甚麼事。
2014年的後半,完成了大洋洲的工作假期與旅遊,回到香港。
香港發生了很多荒謬的事,人生也充滿了很多奇妙的事,令人不知所措。

1月仍然是在進行的工作假期,在人事與不自由的環境下,我初嘗「被忽視」的難以忍受,就像人類第一次發現世界不是環著地球轉一樣的難受,我為了抵抗這種空虛與憤怒,使用了抽難,整個人在團體中找尋抽離的缺口,拼命的逃走,在脆弱的人際關係中,從新再來一次嚴雌I教育,開始有了,已經不能再撒嬌的想法。

2月第一份認真的工作完結了,可說是工作假期走入另一個階段,但是與朋友之間的相處卻仍然是一個難題,當彼此都不能為對方做甚麼,那就只有放手說再見,雖然當時說從此不要再往來,真心誠意的希望可以留著最美好的時光,但往後真的音訊全無,在某些時刻想起那些車屋的晚上,漫天的認真與無聊的討論,還是會在意。但我明白,已回不去,而我們也無意回去。

3月開始了史上最難以忍耐的無聊工作,那種身心都無聊至極,就像是提醒著我往後的人生如果都不找一些突破點,可能就會像這樣一直下去,再找不到任何解交的方法,或許,工作假期不就是人生的縮寫,如何改寫自己的命運與人生,在金錢、安穩與冒險之間,那根本不存在的平衡點,到底要怎樣取捨?

4月是持續的無聊工作以及越來越複雜的人際關係,對啊,工作假期絕不可能是甚麼絕對的美好,把人生的苦甜都濃縮成到極致才是真理。學習與改變是我人生的命題,到了現在,因應外間的反應,再經過自己的思考,然後默默地改變,或是稱為改善自己的心靈狀態一直也是我在努力做著的。我學會了「生氣要表現出來」,又或是說,原本就自私的我,想要變得更加自私。

5月終於瘋掉的我,決定就算辭職也要去旅行。雖然最後是成功請到了一星期的假,但是我始終明白到,我愛錢,但我從來不是可以誠心到為了錢放棄我自身無聊想法與行動的人,錢可以買我一定的時間,但終歸到最後,我還是會受不了,然後借眾多藉口逃走。

6月最無聊的工作終於完了,工作假期一週年,我回想365天,終有了很多「我進步了」的定論。有時候,這工作假期真像一場夢,現在回想,也不能確實的抓得住一個定論。但我卻確實感到在京都後的時間,自己是變成了怎樣,也確實地感到,自己在這工作假期後,實踐到些甚麼。

7月至8月,開始了工作假期最美好的日子。時間雖短,卻每每想起也感到更像一場夢中夢。切著魚,仰慕著切魚的人,感覺到團體,團結,抗外敵,幫忙與被拯救,規律,穩定,安心,充實,工作與休息的平衝,盡在這兩個月裡深深地感受到在那365天都得不到的美好與滿足。那是當時的真實,雖然現在已經不能再感受到了,但不管他日怎樣回想,希望往後的自己也記得,那兩個月,我真的非常快樂與為了那快樂而不快樂過。
那時候的金句是,我快樂要世界也快樂,我傷感要世界也跟我傷感,我就是小屁孩。

9月,最後的旅行,最後的道別,最後的冒險,最後,我無悔,就算我無聊。
我喜歡紐西蘭(但我愛京都),紐西蘭這地方,不像京都,他平實很多,簡得很多,誰也被歡迎,就算我是怎樣,也可以被接受。
不成大器的我,總是拉著回憶的大腿,總是希望誰能把誰的誰變成我的誰的誰,我的自我中心,大概已經在這一個旅程中表露無遺了吧,我發現到自己,討厭自己,自卑自傲,自己這個人,竟原來是這樣難以發現與理解啊。

10月至12月,回到香港,香港變了天。
難以置信的瘋狂,人與人之間的混亂,自私與荒謬,離奇怪異,耳所聽,眼所看都難以明白了。
我或許應該就此接受自己的「無聊」,也是理所當然。
對啊,世界如此,我也該如此。我如此,我也要世界跟我如此。

開始了找工作,我跟自己說要找自己有興趣的事。
我感到焦慮,感到愁悶,目標離很遠,現實雖沒逼人,我卻覺得很荒涼。
堅持著,卻明知自己很懦弱,祈求著,卻沒有人算得出那一條是正確的道路。
我很理解自己的問題,所以才會患得患失,情緒起伏。
可是我想我還是想跟自己留一言,我堅持過了,我拒絕過了,2014年,我可能說是比起上兩年更勇敢,更精彩地過了。

害怕是應該的,擔心是應該的,就算往後做回原本嫌惡的行業也好。
沒有全贏,也不會全輸。自卑與自傲會一生跟著我也沒辦法,2015年,找著找著,過著過著,一定又會撞著甚麼無解的事出來吧。

2015年啊,就算我害怕你,你還是會來,不是嗎?
我的目標,就是,學習,學習,然後學識。

2013回顧

December 31 [Tue], 2013, 23:59
出發前我希望自己不是在2013年的最後才更新這BLOG,想不到真的預言中了,還其實遲了兩天才更新。2013年,如同2012年一樣,不知不覺地過去了,我只能勉強地回想,還有些甚麼是特別深刻到可以記下的。

2013年之初,工作壓力之大已到了三不五時就要發瘋,卻還是找不到解決的辦法,只能期待可以快點把工作完成然後逃走,很懦弱的自己卻已經是唯一的解脫。我做不了的事,其實我走了還有很多人做到,我想我曾經以為自己很重要,又或是為自己感到驕傲的同時,我也明白到自己不過是其中一顆棋子,很容易死,也很簡單地被替換,所以重點還是應該要自己過得開心才是真正的道理。

離開工作後就是旅行的日子,又出發往京都,沒有了2012年時的壓力,也沒有那時的痛哭,多了份終於平静了的自然。京都,如果有天我對你的熱情要完了,我希望是淡淡無聲的再見,不會再有遺憾的分手。雖然起碼到2015年我還是會與你繼續這已完結的故事。

旅行後就出發往一個未知的NZ去了。
這個WH有幾點要回顧一下。

沒有學車就出發這件事是完全錯誤的,雖然不能也沒有後悔,但要反省自己為甚麼這樣的準備不足,不管是知識或是資料等等。毫不理解的出發對28歲的我來說有點不可原諒。

出發後挫折總比快樂多的這點來看,我明白到28歲的我竟然比18歲的我更退步,這些年來總是進步進步想著要進步,但事實在重要關頭自己卻毫無進步,亂七八糟。現在還是很清楚這點需要更努力與認真的改善。

出發前以為家人的事沒所謂了,中途雖然很迷茫但從結果來看我認為是做得非常正確的決定。我慶幸自己回去了,我為我親人的喜事感到很高興。我還是會希望親人朋友都永遠在我的故鄉裡快樂平安。

WH的6個月,總括地說。
我心理不平衡的時候很高興遇上煎魚老師。認識到一個打座的方法與理論。
雖然過程無比痛苦,學無所成,卻有令我放過自己,我總是希望自己可以持續這方法來令我終可放下執著。

WH令我明白到工作與玩樂的Balance,既不可一直無工作,也不可只有工作。工作的輕鬆態度我是學不來,但work life balance我有明白到一點點。

WH也令我明白到錢是我的手段,但永遠成不了我的目標。我永遠成不了那個為錢而WH的人。所以我希望回到香港也可以不再只想著有錢的工作,而是我體驗的工作,我想做的工作。

WH令我終極地明白到我不是一個FADE IN 的人。我可以聊得很HIGH,但FADE 得很開。我不個合群,也苦手於群,我不理解自己為甚麼覺得自己很好聊卻有時候聊不到的太多場面,終於發現出自己是愛FADE OUT 的一份子。只是人都矛盾地有數個面相,我發現到其中一個自己了。

WH令我反思起自由與旅途及無聊的真意。我還未找到答案但我希望向著這方向繼續探討。

總結,WH原來有為我帶來新的發現,雖然暫時來說還是一個不成功的WH,但我期待完結時,我可以變得更瀟灑地跟這旅程,說再見。
就像這2013年一樣。

PS:我在2013看到hannibal及poi,這是美好的事。

再出發

June 19 [Wed], 2013, 2:12
我的人生是很有計劃的?
其實不然,只是有一個想法出現了,然後我就覺得自己一定要去實行,好完成人生一些成就而已。(說到底就像是收集癖?)

就像是我覺得自己要一個人去日本,所以我一個人去日本了。
就像是我要去京都留學,所以我就去京都留學了。
就像是今天就算所有人問我為甚麼選了新西蘭,我也會說因為我選了,所以我就決定去了。
就連我自己也不明白,為甚麼一個想法在付諸實行的時候,總是會有衝動與惆悵。
到底我想怎樣做? 我做了,卻總是在做了以後才有意識。

我喜歡歸咎這是我的星座,或是我的命運,卻還未有一本星座書可以讓我覺得:「呀~ 對,怪不得0阿。」
自從預課開始,我喜歡上了分析一些有的沒的,最常會剖析的,就是我自己。
為甚麼會喜歡上跳躍? 為甚麼沒能逃過沈迷的厄運? 為甚麼我會討厭一些人? 為甚麼我會不能忍耐?
更甚至,近來我開始研究起為甚麼我會驕傲而我明知道一無所得?

有時候這些問題在我腦裡打了很多很多的轉,我卻仍然沒有辦法理性地分解好。
所以我才討厭我自己是神經質的星座,雖然其實也沒有甚麼關係,但有時候我覺得我太想想清,而我沒辦法的時候,我就要找一些藉口,有一段日子我討厭自己借助於藉口,但後來我又覺得有時候先把一些糾結著的事情放下,才有可能在下一個步驟裡找到解決的契機。
我很強迫症,自從我由京都回來之後,我多了解了自己,不過近來我會把強迫症當作了一個藉口~
真的,就這樣一直轉著轉著,我在出發之前,都還是覺得,如果可以像INCEPTION的話,我希望看看我的夢,然後考慮植入一個,叫自己清醒一點的想法,多不清醒啊~這樣的一個人。

綜合了很多方面的思考(個人的多方面),我覺得自己在30之前想透的可能性應該是0,所以我又出發了(雖然沒有關係)。
我出發去一個對我來說根本是謎的地方,而我想在這一個謎的地方裡,找出一些「謎」的自己。
過去從不知道的自己,過去未發展的自己,將來未出現的自己,我對這一年的自己沒有要求(雖然應該有潛意識的),也沒有特別指定要完成的項目(不帶走收集癖),我想試一下在「陌生到難以再陌生」的地方,我是怎樣的一個人。這可能就是這次任務的MISSION。

甚麼時候我會了解我自己?又或是「覺得」了解我自己?
我會繼續作出深度的探討。藉著這次,未知的旅程。

下次再寫的時候,希望不會是2013年的回顧吧。

2012回顧

December 31 [Mon], 2012, 23:59
一年容易又一年,想當年的25,突然變了26,誰知道其實已經27,來年就是28,我感到時光真的以我不知所措的速度地前進著,而我尚未找到應有的表面去面對。

我快要回來兩年了,今天在想著2012到底要打些甚麼的時候,我想著那一個雪白的大晦日,我迷茫地感受著香港難得的寒冷,然後閉上眼,我終於發現,一片雪白的何止是當天的景色,也正正代表了這個2012年。

2012年,與2011年的回顧是相似的,甚麼也沒有,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了,如果我真的有靈魂的話,大概他早已對行動感到疲倦,然後就是吃得太飽,走不動了吧,只是越來越月巴,不斷的地月巴下去,直到老死。

唯一不能不記的就是,跳躍在9月的時候,上映了最後一集的電影,大概從此以後,跳躍就這樣成了一個歷史,我而我與他的愛情故事,也在最後一場的舞曲放完後,帶著完美的微笑與淚,成就了人生最後的結局,其實,我對這個最後,是滿意的,雖然有很多的不捨,我卻其實真的滿足也滿意了,感夠在最後,看到令自己快樂與滿足的跳躍結局,這2012,因跳躍而不凡,從06年開始的跳躍病發,我想我不會特意為他寫下「痊癒」的註筆,但在12年的最後一天,我很想再次的說,就像我往常也一直在做的事,跳躍,很愛很愛你,6年前你給了我很多的改變,才成就了6年後今天的我,我總是以為我愛你愛到世界末日,可惜是世界末日末到,你已先自己走到最後,可是6年前,12年的往後,我仍然懷著,我愛跳躍,繼續跳下去。

還有跳躍之後,不能不說一下的,當然還有京都了。4月的時候,因為忍受不了單思之苦,跑回京都兩星期了,在兩個星期的行程裡,我開懷的笑過,我絕望的哭過,最後我回來了,生活如常,世事不變,我卻終於悟出,我所失去的,我可以得回,但已過去的,已追不回,我想回去的京都,是回憶中的,就算我恨過他,也愛過他,最後化作一縷清煙,我眺望得很遠,就像那圓圓的月。偶爾,還是想著痛著,可是很快又可以回去了!展望不斷的擁有與失去,可以終有一天,讓我悟出知足的真理。

就是這樣,只剩下跳躍與京都的12年,終於走到最終幕了。
我雖然不相信世界會末日,但是我相信人人也有末日的一天,只是那天那時那刻而已。我在世界末日的21號,曾經想過到底為甚麼人會這麼怕世界末日,而我不是不怕,只是單純地沒有貪生,不過與其是貪生,不如說是我沒有好好地生活,只是一直在浪費著時間,所以對我來說,才會是這樣沒有知覺吧。
其實學會貪生怕死,害怕末日的來臨,也應是珍惜生命的一個好課堂。
下一次吧,再下一次的世界末日,希望我可以學得會,甚麼是人生。

近來看書的時候,以前一位一直看不明白的作者,突然覺得自己有點能夠理解了。
我發現了,原來人是一直在得到甚麼的同時,也失去甚麼,比喻說,當年喜歡的,今天不喜歡了,失去喜歡的心,卻看懂了當天看不明白的,要人不進步又難,要停步又難,學了ABC,就要開始說APPLE,這一切,就因為太理所當然,才會令人迷惑吧。

2013年,又默默地工作了兩年,是時候發動計劃了!
這一次,沒有任何計劃與目標的往前進,不知道又會帶來怎樣的遺憾與希望呢?

2013年,希望終可找到,屬於那一年的圖畫。

新年! 快樂!

當天

December 17 [Mon], 2012, 23:34
有些事情,就好像醫不好的舊傷一樣,明明不痛了,卻隱約的還在苦,苦在心頭,痛在回憶。
我倒是其實還算看得開,在痛與不痛的邊緣,我總是看不開,又可以說了最樂觀的對白。

可能我本性是真的很樂觀也不定,忘記得很快,卻又執著得很緊。
沒有如果的那天,有時候想起,還會有痛。

童話

December 06 [Thu], 2012, 1:49
童話的故事,在一開始一定是有甚麼苦難挫折,但最後經歷了很多,一定會有好結果,然後童話就在好結果的那一秒,完全定下來了,再沒有下一步,也沒有下一秒了,完全停下來,圓滿的幸福。

在理智與感情的對立,到底幸福與不幸是何以為繼的?
明明是幸福的,卻幸福不起來,明明感到不幸了,卻期盼著將來的幸福。
這樣的矛盾,大概也是一個童話的情節0巴。

戀愛

December 02 [Sun], 2012, 2:55
會令我「想談戀愛」的原因,多是因為看到一些「好男人」,而那些好男人,不是活在劇集,就是自我幻想的一個「同人曖昧幻想」,我看「戀愛」這件事,實在太像一本「自我幻想的同人誌」,所以沒能在現實中帶來多少的感動,反而是夜了時,我會為「讓我動心的同人誌」,思考一些我希望要的情節,由於有時候我很投入的想,想到覺得如果這書真的出得成,又或是真的發生,那有多令人覺得興奮0阿!可是同時間,我又發現,我成不了幻想的主角,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很貪心,想要的情節,全都不可能在一生裡面完成。即是可能我要活多幾輩子才可以集齊所有的劇情。例如,我有時會幻想「青梅竹馬」的劇情真好0阿,可是我芳齡已經...不是青梅年代了~

不知不覺到了現在的年齡,開始多多少少參加不少的婚禮,除了思想到婚禮的意義,祝福別人走上人生第二個階段以外,我也開始想思到底「人為甚麼要結婚」,但與其是言兌「要結婚」,倒不如問「為甚麼希望有一個人與自己走下去」,其實這個想法已經不新奇,所以一開始了思考,也很快得到一個結果,可是以前會想兩個人是希望不寂寞,現在再多想想,如果以最不理智的方法來想的話,「兩個人」,其實是為了「了解,溝通,理解,支持,珍惜,愛護,相思,相守」等等,一個人為「一個人」的付出,為了作出「付出」與「接受」的行為,所以才需要兩個人。這是一個人不能做得到的。一個人也可以不寂寞,但一個人雖然可以為自己付出與接受,但一個人永遠只可以享受「一分的快樂」,雖然沒有高低之分,但是一個人這個是一個事實,一個人也有一個人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把「兩個人的幸福」,這個好像打終極BOSS般的道具拿得到手的話,也不失為一件不好做的事。

言兌到頭來,我有點像貪小便宜般地「想談戀愛」,但後來我再繼續想的話,就會發現,要做到「我的愛情」,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我要「異常地」迷那個劇中的男主角,而我再繼續剖析那個男主角的特質的話,我就會發現,有一點很重要,用文字也難以記載的一種精神見解....簡單來言兌,我不先愛上自己的話,我是很難愛上男主角的0巴......所以看來直到我可以解決「自我精神問題」之前,「想談戀愛」這事,還是會繼續擱置下去......

言兌了老半天~ 其實我只是因為剛剛看了一本「同人誌」,而發起戀愛的幻想了~
到底我為甚麼不可以用我自己的文字,把我想要的東西寫下來0尼~?
自我的滿足,真的好低0阿~

精神

November 28 [Wed], 2012, 23:37
2012年快又要過了,意想不到的是一年原來可以過得很快。
這一年,我覺得自己身體差了,有很多年少時「不小心」的對待,
開始慢慢地變成了一種「報應」,雖然還不致於即死,可是慢慢地,
會發現到自己如果沒有「鋼鐵般」的努力與堅持的話,就將會沈得更快。

這個BLOG快開了8年,來來回回的,言兌了這樣多,我其實一開始已發現,
不管是8年前的我,還是8年後的我,也只是執著於同一種對白,同一個感想,
始終沒有鑽出來過,甚至近來我終於想到,這樣的執著,其實是一種「物理性」,
與我個人的精神是沒有關係的。

即是,其實我看透了,只是我的身體機能未看透,所以才會一直一直的來來回回。
我有假想我應該要去吃一些可以制止「思想」的藥物,這樣的話,就可以好像傷風一樣,
很快就可以變好。我發現其實精神病藥/情緒病藥,其實與必理痛應該沒有甚麼分別,
不過是為了快速,有效地解決一些用中藥的話,可能要醫一輩子的病。

但這樣同時又發展到,到底人的「思想」是心理性的,還是物理性的?
怎樣的訓練,才可以走出物理性的枷鎖,讓我們得到真正的精神解月兌?
我想我應該沒有一天可以解得出這一條問題了0巴。

好,下一個,我就會寫年度總結了。
今天,先來紀念一下,我已選了再次出走的日期,這次沒有比較,沒有預計的,
我將會在從京都回來的日子一樣,在我出生的月份,再次出走,起碼今天,我是這樣計劃著了。

哭一下

June 10 [Sun], 2012, 1:36
得知消息的時候,我沒有哭過。
照常的上班,照常的言兌笑,照常的看電影,照常的過生活。
事實上,普通的生活中,也沒有太多的交雜,存在,與逝去,確實沒有甚麼大分別。
這樣的冷漠,令我確信自己太過自私。其實我真的是冷血的。我如此的相信了。

後來,一次又一次氣得哭了,我終明白到,或許我還是因一點點事而哭的「泣き虫」,我仍然懦弱,仍然沒有用,仍然有感情,仍然熱血,仍然衝動,仍然青澀,仍然是我,還是我。

我總是覺得,如果沒有為他哭,他好像太慘了。
可是同時我又覺得,如果因為這樣哭了,他好像更慘。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自己可以真心真意為他哭。
真心的,為他而哭,我相信如果是真心的話,他就會是幸福的人了。

最後,我很感恩,神讓我成了一個,真的為他哭的人。
起碼,我原來真的為他哭了。實在太好了。

我總是在腦海中幻想,那個小時候,抱著我的他,永遠那麼慈祥,那麼幸福。
抱歉我甚麼也做不了,只能,偶爾的哭一下了。

2015年1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sit
» 天天寫 (2012年01月18日)
アイコン画像yau
» 係長青島 (2010年08月15日)
アイコン画像SIT
» 係長青島 (2010年08月14日)
アイコン画像yau
» 重要的心情 (2010年08月04日)
アイコン画像SIT
» 重要的心情 (2010年08月03日)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yau
読者になる
人生,只是徒添傷痕。何況,單純笑看人生?
P R
月別アーカイ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