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April 28 [Thu], 2011, 21:33

夠了
我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我正在展開更新
想一個人做更多事
想測試我只得一個人能做到多少事

好難受
沒人需要我
那麼我自己一個人就好了嗎
想不通

腦子一片混亂
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我已經成年了

只要一放鬆就會失去力氣癱軟似的
我想走
走到什麼地方去
可是無處何去



魔術師對我眨了眨眼
我奔上前用力掐緊他的脖子
卻發覺不知何時他已化成了一陣煙霧消失於空氣中
我手上捉住的一條粗粗的麻繩
另一端是連結著過去的我
被緊縛的過去的我對我發出諷刺的微笑
我只能呆站原地
握緊口袋中的刀子

nonsense 

September 27 [Sat], 2008, 0:48
10分鐘要我們做完上次那份測驗卷
做不完就繼續留留到做完為止

他叫我們星期二去留

可是英文一早預定了要補課

他就說:黎唔到?唔緊要下次繼續留番囉
不過儲夠有5次黎唔到就記一張紙


救命你心情不好也要有個限度好不好

那份測驗卷就算是10分鐘連合格的同學都做不完

何況我們是不合格的?

做不完又要繼續留堂

你又不派答案甚至不教
你對那份測驗卷連講解也没有

還在說什麼「我係唔會派答案架,唔識就要諗到識為止,睇答案/例題黎做你係唔會識架」

我就是想不通該怎麼解才會不合格啊
那就是說思考有某種弊病

如果我能夠回家自行理解得通就不會不合格了吧
如果我能夠回家自行理解得通你就不需要教書了
如果我能夠回家自行理解得通那我在家看溫科書自習不就更好?

你「教學」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你常常叫我們有什麼不懂來問你,
可是你的態度實在令我對這件事不敢恭維。

像之前上堂,今天要收堂課,我們只是問了一句:可唔可以星期一先收?(因為有bio測驗)

「星期一先收?得…你下年先去考會考囉,我冇所謂架。」

有必要說這種難聽的話嗎?
我聽到的時候完全傻眼。

你這種態度叫我怎麼問?
我是來問問題求答案的,不是來受你氣和難聽說話的。

今天上課的時候也看到,有同學問數
可能是解答方法有誤,我只是感受到你對學生解答不到的反應很焦燥和不耐煩。

LSW:點呀?做到未?
同學:(搖頭)
LSW:仲未!?(看同學的解答)
LSW:唔係呀…唔係呀!點解呢度會咁做架!?唔係…唉,即係咁呀…xxxx(略)…你點會咁做架!?錯曬啦!

聲量大+音量高。
不知道其他人感覺如何,我覺得很反感。
你不耐煩的語氣令我覺得你好像在說:點解咁易你都唔識做架?

雖然我是理科生,不代表我的能力有高到哪裡。(個人問題)
我也是需要仔細教導的,不論你讓我感不感受得到你的願意。

另外對於留堂,我只是感到不平。

我好久沒試過這麼生氣了。

對於這種無理的要求不服氣可是我什麼也做不到。

英文補課是一早定好的,為什麼我們需要遷就你的決定而受有可能被記紙的要求?

我真的很想說,

這不是我們的錯。

記紙不是因為違反校規而作的懲罰嗎?
為什麼現在變成了不合你意而給的懲罰?
撞時間的話改日子就好了,為什麼要作這種(近乎)威脅呢?(雖然記也沒所謂)

如果我媽會理睬我的話,我一定會去投訴你。

我不知道你懂不懂教書,但對我來說你一定不是一個好教師。

我認為你應該去引導我們如何思考。

給予這種無理的懲罰性行動一點意義也沒有。

如果你是因為一次投訴而受挫的話,我覺得你,連當老師的資格也沒有。
有時候更因情緒化作出一些無理的要求(ex:冇老師)我們往往只能接受。
明明是無理的啊?

我們也是有很多科目要應付的,每個老師都只是在意自己那科科目怎麼樣。

老師們往往有一種老師身分的自覺,學生只能點頭稱是。
老師說什麼,我們就要做什麼。
很多時候明明理虧在老師,可是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覺得他們是錯的。
(我想起了有一次miss朱的測驗。明明課本沒有教她說我們應該去看課外書。
我還真是傻眼無言到笑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呢。


p.s :主觀發言,請勿批鬥。內容不含人身攻擊。我可是很理性的XD(並沒有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彦
  • アイコン画像 性別:女性
  • アイコン画像 現住所:国外
読者になる
2011年04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