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不但沒有兌現

April 06 [Wed], 2016, 10:30
 在死前的一年,他感到自己來日無多,就給皇帝寫了一份奏疏。這份奏疏有點類似於他的“屍諫”,寫的毫無顧忌。海瑞說:陛下勵精圖治,但是國家卻沒變好。這是為什麼呢?主要是對官吏的刑罰太輕了。大臣們說什麼朝廷對士大夫要以禮相待。對他們以禮相待,那又拿什麼對待無辜的百姓?

  這位大明朝頭號清官提出了兇狠建議:恢復洪武帝朱元璋的規矩,枉法八十貫的一律絞死,貪官污吏剝皮囊草!

  這份惡狠狠的奏疏背後,是海瑞幾十年的怨恨――對官僚集團的怨恨,而他就是這個集團中的一員。

  海瑞擔任南京吏部侍郎的時候,曾經處理過一種叫“應票”的東西。南京官員到商店裏買東西,往往不付錢,而是直接給商家打白條。這個白條就叫“應票”。理論上說,日後政府有錢了要兌現應票。但實際上,它們從沒被兌現過。

  海瑞是個清官,名聲在外。所以他一上任,商家就送來了300多張應票,希望海大人主持公道。海瑞拿著一厚遝子白條,大吃一驚。但經過調查以後,海瑞更加吃驚了:各級政府開出的應票遠遠不止此數。商家曾經向政府繳上很多應票,要求兌現,連應票都乾脆被沒收了。這已經是明目張膽的搶劫。

  海瑞勃然大怒,發了一個告示,洋洋灑灑痛斥道:我收到了兵馬司的應票89張,其他衙門的應票220張。這還都是漏下的,其他被收繳的應票還不知道有多少。“今兵馬司官也小,也做了一個狼之貪、虎之猛,以小民膏血迎合上官。又做了一個過送贓私的積年!”他質問道:大明祖制和律法裏,哪一條規定了官員可以開白條?

  海瑞接著在告示裏說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話:“做百姓不可做刁頑不聽法度的百姓,也不可做軟弱聽人打、聽人殺而不言的百姓!”這句話,幾百年後聽來仍舊讓人凜然。

  虎狼。這就是海瑞對大明朝官僚集團的評價。十幾年前他在給皇帝的奏疏裏也曾這麼說過:“我擔任應天巡撫才幾個月,收到的‘鄉官奪產’的訴訟竟有幾萬件。他們已經做了二十多年的虎狼,百姓已經當了二十多年的肥肉。”

  而他也有對付虎狼的武器,那就是祖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