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March 04 [Fri], 2016, 15:43
有誰沒見過雨,尤其寂寞的時候,總會不自覺地想起雨。這時,自己的心境,肯定沒怎麼暢快。反正,一個人在靜靜地,為著那雨,思念起紅塵的縈定。

在雨中,似乎只有自己關心自己;在寂寞,也似乎只有自己面對自己。雨聲淅瀝,通過傘傳遞雨與人的孤影相吊,那種情緒,仿佛有一種清寂的心,不斷地貫穿整個環境,為自己惆悵。

街上的人,各自成為了自己的景,全然沒有了“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那種怡然,只是各自為著紅塵的行走,注意防護頭上的雨,身上的衣,腳下的水,惟恐失去自我,成為雨的奴隸。

這頗把世態炎涼寫在臉上,紅塵因為有了雨,才讓人生倍加珍貴,不然,當雨中的人各自走散杳然不見時,我們就會感到自己非常孤獨,因為雨中,誰還來向你訴說衷情。

雨在不停地下,傘就湊成了自己的一個小天地。這裏,有自己的思維空間,有自己的情感交融,有自己想若非非的世界,而不用去管天空以上的空氣。伸手,握一點雨在手,感覺自己就是那雨,沿著不定的路途,向人生的盡頭走去。

在雨中行走,是一種際遇;不在雨中,當是另一種心境。仿佛人生的坎坷與坦途,盡用雨可以表述。雨中是坎坷,是苦難凝結的靈魂;觀雨是坦途,是直達希望的領地。雨,能讓自己煉達,也能讓自己如品香茗。這樣,人生的雨,就能若煙籠霧罩,劈開寥落,劈開困惑,劈開煩悶,自有靜寂的心,於溫情脈脈之中,把一束束豔麗的花兒奉上,聖潔般地為鍾情的女孩,柔情似水地賭上一把。

雨,談到雨,人們都喜歡雨在夜色中落下,因為這樣,人們自與雨脫逃干係。然,雨卻不管這些,它不但在白天裏落,也在K夜裏落,更在陽光燦爛的夏日炎炎下仍然飄落。這,與我們的人生多麼相似,一夜之間,可能昨日大家還笑意盈盈,然今日的倏忽,卻是恍如隔世。

但我卻喜歡聽著夜的雨讀書,這時的讀,其實就是在讀紅塵,讀它的賞心ス目,讀它的悲歡離合,讀它的不知飄忽的寂寞……然,這時,自己已開始做夢,夢中有許多稀奇古怪的物事,把自己攪擾,覺得自己有時成為天使,有時又成為幽靈,有時更成為魔鬼,這一切,全憑自己的心緒。

雨就是這樣的讓人遐思,它多麼瀟灑呀!全然依著自己的想,飄啊飄,飄到外婆橋,可那橋上,卻有一個美麗的姑娘,她是蘇書,是個清K得可以見底的女孩。我想起了,她就是我年輕時看見的村姑,紮著兩個小辯,臉紅紅的,眼水靈靈的,那種顧盼生情,真令我醉了,直至醉得父母不答應我與她的親事,自己一直睡了三天三夜,夢中仍然叫著她的名字。直至後來,我娶了現在的妻,她也重新嫁了人,直至被外省人拐走。現在思來,自己還是心疼,可惜這一切,卻難以挽回了。而雨,卻讓站立於村頭那棵大柳樹下的我,思念起了她如化似玉的容顏。

然,沉醉中,我的思緒,乃是於春夜之雨,暖暖地看見了遠處的一抹燈火,那裏有我曾經思念的她,還有那屋簷下築巢的燕子。可燕依然,人卻再也難見。悔恨啊!我不滅的愛火,早已被澆滅。

愁人的雨,憂愁的還是人。時間如同影影綽綽可見的光,閃電般被小偷竊走。幾十個年頭,夢來夢去,雨染出了紅塵的濁,一想起曾經,就有傷感,潦草得不知如何形容。但此刻的我,還是壞笑地,謝謝雨,謝謝雨讓我思想起了她。美文

這個她正是前面的她。那時,我與她站立一起,每逢下雨,她總會將手從空中劃去,一劃就是一個剪影,她說:這是雨下的路徑。我笑了:什麼?這就是呀!她亦笑,我更笑。然,她的笑卻是分外動人的,讓我想起了雨中的荷花,還有豔陽下的桃紅。可這時,卻突然有怪物出現,把她與我隔開,那怪物特別嚇人,她將手伸向我,我伸手想抓住她,可她好象不知怎地,如同有寥落的風,把她刮走,於是我大聲驚叫……直至醒來,方知為南柯一夢。

薔薇花開,寂寞水影;茉莉豔白,柔韌泛香。好一曲愛的宋詞,在元曲中,漫入明清小說的意境,把紅塵的所有攪擾。

下雨也是非常美好的,它能讓我們平白無故生出相當怨氣,將平日不說的話,也會放出來回報雨的照顧。我是常常不亂言的,言之也是自顧自地洇染起水墨似的圖畫,就是畫家可能也是如此。當然,自己是懷揣私心的,這私心,就是希望雨能為自己產生靈感,把雨由此派生的詩詞歌賦,也順帶夾雜出來,就像在鍋內燒起滾燙的菜油,油泡過後,就是燙得不能觸摸的熱油。

雨,還會煽動起自己藏掖許久的風情,抵達之處,風景還是風景,只是自己的疲於奔命,把自己弄得很累,散文詩般,躁動心中永久不息的鬱悶。

煙籠在雨天是必然的,不知不覺,黃昏也被它消滅個乾淨。歸根結蒂,紅塵也似乎如此。人行走世間,歲月蹉跎的旅程,自己還未活夠,卻到了謝幕的時候。惟待鞭炮與哀樂齊奏,K夜,永遠的K夜,就是墳塋的盡頭。

雨停雲顯。雲消霧散。幸而雨不會永遠地下。這時,你就可以搬條板凳坐下,或抬頭看天,或低頭掠水,並細細回想,自己是否真是雨的親家。雨,有及時雨,這應叫好雨;若雨一連數十日不停,那麼,這樣的雨只能叫淫雨,惟有唾棄,才是我們必須做到的果敢。

站立清晨,你會讓雨煩悶;站立於午,你會讓雨佇足;站立於傍,你會讓雨感到討厭。雨若女子凝若玉脂的肌膚,若適度享受,你會被她所沉醉;若貪圖過度,那麼,你就會被這杯美酒一樣的雨澆個粉碎。

“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輕霧浮起在荷塘裏,好像籠著輕紗的夢。”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是散文中的極品,用它來形容雨,當最合適不過。可自己還是覺得,雨麼?它的潮濕,它的水潤,它的流去不見,不正像我們人類,原本虛無,最後還是會回歸虛無。

如果這時有雨被你驚起,那肯定是自己在製造笑料。畢竟,雨的簌落,在還原一個我們癡想了多年的夢幻,淡淡的,柔柔的,輕輕的,不管自己活著如何,只要自己活著快樂,這,可能就是這理想的海市蜃樓,攀爬於頹坯的古跡,陷入進回溯的過去,撩看花開花落,坐等雲卷雲舒。

桃花也是會凋零的,何況雨的停止。一切如此,紅塵更是如此。這樣,煙雨呈祥的時刻,我的心就生長,生長出一些字句,把所有藏匿的故事,播入紅塵,恣任人們去評說?

還是讓雨去不斷下吧!因為有雨,有煙雨的季節,分外之美處,紅塵盡在滴血。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vreger
読者になる
2016年03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