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不停的催促著

March 01 [Tue], 2016, 11:16
紅了櫻桃,漉ケ芭蕉,白了發梢。有時候想停下來慢慢去品味,卻又稍縱即逝,是啊,我們還年輕還能去追逐,也許還能再來過,可就算得到了呢,卻往往沒了最初的味道。我有時候就想我們現在要得有多快,要得有多强,才能去得到那些在即逝之前的璀璨。前不久在一本旅遊雜誌上看到一句話:生命在於折騰,既然來到這個世界就沒打算活著回去。我想這該有多大的勇氣才能說出這麼豪氣的話語,至少現在的我是沒有,對於他我只能默默地装迺。余華在《活著》中寫到:他們活著時一起走在塵土飛揚的道路上,死去時又一起化作雨水和泥土。我想再過於悲慘的過往也就不覺得悲哀了吧,因為至少我們一起承擔過;再過於無情的歲月也就不值得落寞了吧,因為至少我們一起經歷過。

雨慢慢的大了些,撐著傘繼續漫步於這靜靜的河畔,幾個老人在橋下用力的揮著手中的皮鞭,使地上的陀螺轉的更快一些。站在旁邊仔細地的觀察著他們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有一種癡迷的感覺。看我在旁邊站了很久,其中一個老人走過來問我是否喜歡這陀螺,我說是的,然後問他,你們怎麼力氣那麼大,鞭子在地上的聲音怎麼會那麼響啊?他說其實這個也不是很費力,腰帶動手臂然後揮鞭就好,他叫我試試,試了幾下總是沒有他們那麼有氣勢。我想應該是我沒找到技巧吧,接著就和那群老人談天說地,他們對我說,人啊,就像這陀螺,就是這麼轉啊轉的,而這鞭子就是我們這一生所要經歷的事情,因為經歷我們才能轉得起來。當時我是有點不解的,在回來的路上想了許久,也就懂得了那麼一點皮毛。我想過幾天我還去拜訪那幾個可愛的老人去吧。我記得爸爸跟我說過的,如果我們能倒著活,也就是從80歲活到1歲,每個人都能成為百萬、千萬甚至億萬富翁,我想就是這個道理吧。

好像雨小了些,天也更加K了些,我想我該回去了。

春分已過,應該也算得上春天了,春風不像想像中的那麼的溫暖,帶著些微的水汽,吹在人身上,透著一點點刺骨的寒氣。不過這樣也好,也許這樣人會更加的清醒吧。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ujers
読者になる
2016年03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
P R
カテゴリアーカイブ
http://yaplog.jp/ujers/index1_0.r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