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y 21 [Thu], 2005, 23:13
今日,一大清早就俾條友仔屈左一餐。零晨既時候,同她講今日用左好多錢,只係食m記就用左40元。
她竟然驚訝地話 :「你唔係呀?食m記都食左40元!」
她竟然唔記得我係同她去食既。以為我叫左兩個餐冬我雖然大食,但都未至於咁樣呀!~
之後,就好趕咁返工,返到去已經過了十五分鐘,不過今日係星期六,都無当做。
整下呢樣,整下o個樣,突然之間有個電話響起,就接聽啦。
「喂!我係萬眾打來,係諗灣到但係開唔到門。你可唔可以找個人來幫手。」
我呢d二打六就梗係找唔到人幫他啦,咪叫安仔同他講。收線後,我只係聽到到安仔冷冷地講了一句。「開個鎖都唔識開。」
過左無來,萬眾人又打來。而係電話傳來陣陣既吠聲。
「小姐,我已經開到門,但係我出唔到去,有三條狗,你可唔可以找人來。你都聽到啦....」
我幻想到既情況,勁想笑,又俾左安仔聽。
「唔怕既,都唔會咬人......」他又係用回冷冷闢I語氣。
.................................................
.....................................
........................
......
萬眾人最後一次的來電。
「小姐,我叫左d 狗乖乖地,牠們都靜下來,我現在走了。麻煩你了。」
睇來呢個人都可以轉行去做順獸師。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無驚無險,又過一點。約了米雪到青衣看「荒失失奇兵」,到了仙跡岩吃lunch,又係好趕地吃完,就去看戲。
套戲都ok,笑下笑下又過左個幾鍾。

返屋企練了一陣琴,就。
訓醒來就去會四人幫之一既carrie,同她行了旺角。後來,太肚餓啦,就兩條友走左去食和河粉。
十一點,先等到四人幫的八戒。三個咪走左去kfc ,我同carrie 就陪她吃。

傾下傾下,大家都覺得呢個現實社會係好殘酷,要違背自己個良心做野。雖然,唔係講緊做作奸犯科的事情。她們,都很累,勞動力大。不過,人工高呀嘛。唯有叫她們辛苦,唔想返工既時候,想想,就快有糧出啦。呢個,係做野最大既推動力。

講下講下,又講下屋企所發生的事情。無奈,愈講愈大聲,仲引來膈離枱的目光。把幾星期既不滿同她們講哂,就咁,返屋企都成十二點幾啦。

2005年07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アイコン画像-.-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tracychuisze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