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 amo, espanol~ 

April 29 [Tue], 2008, 0:08

跟你相處的2個小時﹐可能是我一星期裡大笑得最多的時候……

第一次有一點像樣一點的課堂練習。

第一次翻譯西文﹐哇﹐好勁﹗讚下自己先~(汗)


24題只錯了2題﹐勁﹗﹗﹗=_______=

記得小學的英文測驗,tense是我最怕的環節之一。今日﹐我做這些小學程度的Fill in the blanks做得津津有味。

點解﹐做呢D練習可以0甘好玩﹖

愛死Jorge老師那些他唯一懂而發音又異常準的「做0羊呀﹖」「唔好嘈呀﹗」「係0羊﹖」「唔該0西」。

我愛你呀西文。要努力﹐真的不能再浪費時間。

Kamen y Carmen 

April 27 [Sun], 2008, 0:34
趕稿後的日子﹐除了虛脫﹐暴吃巧克力和薯片﹐還有在工作時間發呆……hea著hea著開始準備下一期的採訪。其實﹐真的沒有時間讓我hea的﹐但虛脫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

趕稿後才暴吃﹐比以前邊趕稿邊暴吃﹐算是一個進步。

SS的一句話﹐頓時間令我恍然大悟。
喜歡這裡的工作內容﹐喜歡同事﹐原來﹐我一直在替自己打麻醉針……
原來我其實﹐

好想走


於是﹐我忍不住了。哪管現在是辦公時間﹐我上了Google的網頁。



Barcelona, Alicante, Salamanca, Malaga……
鄰座的PP也被我引誘了﹐我們﹐公然討論在哪個城市學西文好。反正﹐我倆後面的兩個日本人廣東話沒有這麼好。

對﹐我很認真的。想走﹐無疑是因為一些近因誘發(這個我還未在這裡跟大家澄清) ﹐但更大的原因﹐是因為我開始看到今後要走的路﹐路上的霧開始消散……

我對不起日語﹐因為我竟然想捨棄假面的名字﹐改做西文的卡門

理性勿論 

April 23 [Wed], 2008, 23:18


4月7日﹐距離你的生日還有三天。



第一次到日本採訪的我﹐經過多天的內心掙扎﹐憑著死也不放棄的決心(﹖) ﹐決定要準時完成箱根的採訪﹐趕車返回東京。為的﹐就是你那場在渋谷7時開場的個唱。

哪管Megumi用一句「你一月才看過concert啊﹗痴線﹗」﹐意圖把幾乎用25000yen買演唱會票的我罵醒﹐哪管我手上沒有票﹐不到會場走一趟﹐我就是不死心。抵達東京後幾天﹐得知你的Live House演唱會後﹐一切沉睡的記憶都甦醒了。懸空日久的感情﹐忽然全盤往他方傾倒過去……

開場前15分鐘﹐我從渋谷站一直狂奔到會場。傻的﹐我邊跑邊想。到會場後問了幾個歌迷﹐找不到票打算放棄時﹐有人告訴我售票處有票出售……

狂奔。詢問工作人員﹐工作人員說這是臨時多了的票﹐由於正式公佈是沒有臨時票所以請我們不要泄露﹐大腦還來不及消化這個訊息﹐從錢包掏出如玩具金錢的8000yen, 一手交錢一手收票﹐另一隻手撥電話給被我在渋谷站拋下的阿峰﹐「我有飛啊﹗你自己行住先﹗唔講住﹗」。掛上電話﹐會場大門打大開﹐在眾多人頭的另一方﹐你就在那裡。

我被推進人群﹐情況就像日本繁忙時間的地鐵車廂﹐在幾乎站不穩的情況下﹐我看著你的身影﹐你那紅色的風摟在舞台燈光下閃閃發光﹐天﹐我和你的距離﹐令我想起留學那年……
雖然﹐錯過了我最重視的opening, 雖然﹐一切來得太快連眼淚也流不下來。當音樂靜下來時﹐我曾有一道錯覺看見地面在冒煙﹐是音符在地面造成的煙……

這個世界﹐是由音符和光影造成。

你多次反覆說﹐18歲那年﹐是音樂救了你。你叫我們﹐要鼓起勇氣面對面表達自己的愛。你告訴我們﹐不要放棄。你叫我們﹐要注視你瞳孔的深處去感受你的話。

我在心裡想﹐18歲那年﹐日文也曾救過我。我也能自豪的告訴你﹐我能鼓起勇氣去表達我的心意。我更要說﹐我因為沒有放棄﹐現在才會站在這裡。

日本採訪完結前的最後一個晚上﹐是你﹐令我第一次(很大可能是最後一次) 的海外採訪變得完美。也因為你﹐令我對自己的工作看到更多(下回分解) 。

謝謝音符。謝謝光影。謝謝你﹐尊敬していますよ。

發作 

April 22 [Tue], 2008, 22:18

六時多準時下班﹐踢著整天在公司寫稿的日子才會穿的高跟鞋﹐漫游在銅鑼灣街頭。職業病發作﹐往書店跑﹐又買了以麵包作特集的日語雜誌。



寫完剛才的日記﹐眼眶還是濕﹐心裡還是痛。總編的一句「needs那邊安定下來沒有﹖我一直不知甚麼時候跟你說話才好(怕打擾你)」縈繞腦海, 我只是專心工作罷了﹐可否不要拆穿我的面具﹖

好友的SMS握在手裡﹐心裡猶豫著。高興﹐因為她不開心時想起我﹐矛盾﹐因為我差透的心情根本不足以安慰她。這讓我知道﹐當我心情處於谷底﹐原來我還是寧願躲起來讓眼淚流乾。在街上徘徊﹐想起安今天的薯片之談﹐我走進便利店﹐掃薯片巧克力﹐帶著這些世上最邪惡的魔鬼﹐我逃進維園。面對空曠的球場﹐我狼吞虎嚥起來﹐球場這麼大﹐應該容得下我滿胸的鬱結吧 ……盲顧皮膚﹐無視胃部﹐我再次失控﹐沉淪……

清盤﹐回家。我要回家聽香港電台的Spanish節目﹐我要看同事借我的西班牙語電影﹐我要整理Jorge 老師在課上教過的東西﹐我要﹐我要﹐我要西文。

現在只有西班牙母語人士說的那一句充滿陽光氣息和幹勁的「Hola!」(Hello)﹐才能為我打打氣。只有下一站西班牙的白日夢﹐能讓我找到人生的方向﹐就像日語在高考時救了我一樣。

Me gusta mucho el Español. (I like Spanish very much).
愛,西文。但願﹐我能沾染一點西班牙語骨子裡的幽默和熱情。

文字 巧克力 又愛又恨 

April 22 [Tue], 2008, 18:34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如此眼淺。

做完Concierge一個特集﹐馬上轉台負責needs的特集。在螢幕前痛苦掙扎時﹐needs的senior editor一句「要幫手的隨時開聲」﹐眼淚﹐就那樣幾乎從眼眶噗通噗通的落下。

第一次知道﹐寫稿原來是如此孤獨的事。是我太幼稚﹐習慣了平日趕稿潮身邊總有人跟自己一起嘔文字趕死線﹐其實一切也是虛偽的。學習將辛苦吞在肚子裡﹐說得多只會更感沒有人明白。還有﹐不要對他人有任何期待。

原以為接近康復的暴吃症﹐還是在一個週五晚上和原稿幾乎完成時爆發。比起以前邊嘔稿邊將垃圾食物倒進肚子﹐還可勉強稱為「進步了」。對﹐我的確進步了﹐下次就算再被原稿圍攻﹐我要在完全不寶吃的情況下寫好稿子。

恨﹐恨自己寫作太憑感覺﹐沒有理性的理論去解決問題。如果冷靜下來後我仍有理智和決心的話﹐我會去找一些講解寫作理論的書籍。讓我又愛又恨的文字﹐就像關係曖昧的巧克力﹕平日吃甜無論如何避開巧克力﹐腦袋一閉塞﹐心情一掉進谷底﹐只要是巧克力﹐全都可往肚裡灌。

如今原稿總算完成﹐等候發落。第一次交中文的特集稿﹐感覺比初入職第一次交日文稿更不安更沒把握。怪﹐只能怪我不會寫作﹐不會處理龐大的工作量﹐不會愛惜自己。

當眼淚像沒有關掉的水龍頭般﹐自動將眼眶填滿﹐對自己是否適合這份工作感到質疑的同時﹐放眼看去躺在袋子裡的西班牙語教科書。意志﹐一天比一天堅定。

在這裡多謝寫稿期間在耳邊一直支持和陪伴我的倖田來未、宇多田光、tsuyo等……

語言障礙 

April 20 [Sun], 2008, 23:22
她﹐是我20多年的人生裡認識過最純真的人。你在她身上﹐看不見憤世﹐看不見嫉俗﹐找不到絲毫妒忌﹐邪惡的痕跡……

有時真的會想﹐世界上真的會有人如此沒有所謂﹐能如此遷就人嗎﹖

常常覺得﹐很難想像她比我大幾年。

一直以來﹐無論多次聽到坐我後面的總編如何跟她訓話﹐公司掌舵人R如何多次跟我說﹐「她不行﹐她沒有進步」﹐我還是會讚嘆她做事的仔細和努力的樣子。

可是﹐一次PP Concierge 特集 X 我needs特集﹐再加上請了幾天假﹐Concierge埋稿撞上needs交稿﹐Concierge和needs正面一次大撞車﹐終於連我﹐也忍不住在心裡吶喊﹕她﹐真係幫唔到手。

當我還被原稿山埋沒得幾乎窒息﹐她只會一次又一次來提醒我要進行社內校對。我問她﹐原稿寫好了嗎﹖她說﹐還沒。還以為她真的嚴守schedule到此地步﹐連原稿也未寫完就去校對稿子時﹐她說﹕還差等Carmen你幫我拿資料的what’s up, 還有各式各樣未校了的……

嘿﹐我內心簡直一沉。麻煩你﹐那其實是跟寫完稿沒分別。講清楚一點﹐不是等我拿資料的what’s up, 而是等我拿資料然後翻譯給你寫的what’s up。你那些還未校了的原稿﹐根本就不是未寫的原稿。現在的你﹐
理所當然要去進行社內校正。

「我的原稿完全沒寫完」我不耐煩的答道﹐面色一K。

我知道﹐錯的不在她。只能怪她只會日語﹐只會很少廣東話和不會英語。語言障礙﹐大大減少了她能負責的工作﹐這個早就知道的事實﹐在今個月兩本雜誌撞車時真實感受到。本來已經不ス﹐她還來催促社內校正﹐認識她一年多﹐第一次﹐不想再跟她說話。

在她身上切實感受到不會語言的悲哀﹐所以﹐我要學好語言﹐我唯有將怒火昇華為動力。然後將一架有日語網頁的數碼相機介紹文﹐拜託她。

將整個星期日燃燒在稿子上﹐無聊間屈指算算每個月她要寫的原稿﹐為該數字感到不忿的同時﹐又要再次收拾心情﹐繼續寫﹐寫﹐寫。

到底如何可寫得快點﹖其實﹐我可能是個不適合寫作的人﹐這一刻﹐實感。

對﹐對她憤怒也是徒然。其實﹐這可能只是我將對公司的憤怒轉移在她身上罷了。很難相信自己會生她的氣﹐充滿歉意的同時﹐我還是繼續寫寫寫。

現在報時﹐晚上10時15分。剛嘔完一篇死也不想寫的Asian Film Awards What’s up, 電腦tool bar的一角﹐還有一個打開了的word在等我﹐裡面裝了下期 needs特集的零碎文字。

如果﹐我寫特集的速度有寫著篇日記的速度的一半﹐我想我早已收工。冇法﹐無能就是無能﹐還是不要怒人家語言障礙﹐自己根本也好不了多少。

只是﹐再說一次﹐請你不要來催我做社內校﹐Lcp……我真的會入文字瘋人院。


From Chinese to Japanese

待我嘔完稿﹐還有一大堆日記等我更新……

出爐 

April 12 [Sat], 2008, 0:20
22間麵包店﹐出爐了。



一切痛苦嘔字畫layout的記憶﹐一下子恍惚變得無限遙遠。拿到手裡﹐耳聽大家的讚賞﹐除了一下子有掉眼淚的意欲﹐感覺﹐竟然有點麻木。

令人感動最深的﹐可能﹐往往是離成功還差一步的一瞬。

連所謂最後的一個特集也做完了﹐遺憾﹐又少了一個。且看﹐那一天會甚麼時候來臨。

嗯﹐總算﹐做到一個文章和layout也令我頗滿意的特集。

入爐了 

March 20 [Thu], 2008, 22:21
3月18日晚上9時﹐從總編手上接過厚厚的特集稿﹐特集﹐終於校對完畢。

紙張的質感握在手裡﹐一種感動忽然油然而生。終於完了﹐麵包特集﹐終於完成了……

拖著倦極的身軀﹐還一點對總編的不滿回家。連續第二晚半夜失眠﹐上網看日劇螢之光﹐這套講述一直與戀愛無緣的女主角如何墮入愛海﹐勇敢告白﹐最後失戀但開心結局的日劇。簡簡單單的一個故事﹐一兩句人生道理﹐已經足夠令我在夜闌人靜的房間落淚……傻的。

以前做特集時總會睡不好﹐今次完成時才來失眠﹐可說是進步了吧﹖

無視疲累﹐還是堅持主動約幾乎一年沒見的 Kalo吃晚飯。一點也不像一向拒絕平日約會的我﹐因為﹐真的很想見個面。步進餐廳時﹐侍應說「兩位坐那邊吧。兩姐妹」

兩姐妹﹐對﹐Kalo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姐姐。一切對我來說像是世界末日的事﹐在她口中會變成很正面的人生體驗。在日本留學時如是﹐現在也是。真希望﹐她是我真正的姐姐。
瘋狂打電話寫電郵準備日本出差之旅﹐Holiday mood加上睡眠不足大大降低EQ 。我想要日本人的腦﹗電話敬語抽乾一切腦汁﹐心情直插谷底﹐遊走在銅鑼灣的街道﹐把麵包塞進口裡……我﹐終於再次失控。

我跟 Sasa 說﹕真羨慕你的腦袋﹐我想要 native speaker的腦袋。她說﹕我才反過來想要carmen的腦啊! 跟carmen說話時﹐我會忘記你不是日本人的事實。

明明愛語言愛得發瘋﹐卻用它來折磨自己。享受夜闌人靜落淚的感覺﹐因為落淚過後手和心會成一線﹐文思化成紙上的一道彩虹。對﹐我是變態的。

終於做到一個屬於自己的特集﹐相比一年前連layout也畫不出﹐明明切實看到自己的進步。復活節前最後一天上班﹐明明成功整理好工作。一切進展不錯﹐更令失控的理由顯得荒唐。
如何面對工作﹐我還需要學習。但我也知道﹐我在一點一點的進步中……我想做得更好。


但首先還是要睡一覺好。
お疲れ様でした。
明天將會是美好的一天。

¡Feliz Pascua! (Happy Easter in Spanish)

復活節前 

March 18 [Tue], 2008, 21:17
提起電話﹐按
0060-81-3-XXXXXXX

不停打電話去箱根﹐東京﹐妄顧緊張得亂跳的心臟﹐打了死結的舌頭﹐歇力吐出發音得一朴一碌幾乎跌死的敬語。

然後為了迎合日本人那種什麼也要有proposal的國民性﹐我將一份又一份的企劃書放進電郵附件。

這﹐就是我第一次安排海外採訪。

22間麵包店即將完成發酵﹐再不放進爐子便會前功盡廢。Concierge的趕稿潮﹐遇上needs的海外採訪逼在眉睫﹐還有復活節假後幾天不在港的事實﹐time is running out, 救命。

在文字海裡掙扎﹐我總會想快點離開這個日語世界。星期一晚上從公司趕到中環上西班牙語課﹐心神﹐早已神遊到那個國度。趣味日益揄チ的西班牙語﹐就像中六時Pasona的日語課, 讓我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Jorge老師在我們做練習時突如其來問我一句﹕

Carmen, Cuando es tu compleanos? (When is your birthday ﹖)

又有一次﹐他問我﹕Cual es tu semana? ( How is your week?)
全都是沒有特別教過的句子﹐但我都能憑僅有的聆聽能力悟出其意思﹐成功感﹐與西班牙語的趣味性同步攀升。下一站是西班牙﹐心意已決。

努力﹐還差那麼一點點﹐麵包就要出爐啊。復活節嘛﹐不死一次怎能復活﹖

Written @ office 20:15 18 March

写作 

March 09 [Sun], 2008, 21:55
將自己鎖在房內﹐桌上散落著採訪筆記﹐參考用的中文雜誌﹐日語雜誌……推掉一切飯局約會﹐為的就是那22間麵包店。

「只是吃飯罷了﹐你總要吃飯吧」朋友的一句話在我腦裡迴響。對﹐為甚麼我連一頓飯的時間也吝嗇﹖

當然﹐文字數量是其中一個要我週末週日長時間閉關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因為﹐寫作是一種藝術﹐是一種培植﹐一種分娩。藝術﹐不是隨傳隨到﹐就像我早已寫到字窮的麵包一樣﹐需要發酵。所以很抱歉﹐我要鎖起自己﹐陪伴我的只有CD播音器那貫注我全身的音樂。久違了的幸田来美﹐那充滿節奏感的音樂竟然一聽即上癮﹐身體粘著椅子﹐心卻早已隨節奏起舞。

很想跳舞(雖然今早才上過跳舞課)。

寫作雖是一種藝術﹐但我寫的絕對不是藝術﹐連最基本的寫作方向也要苦苦尋覓。特集﹐真係好難寫。我在心裡吶喊。這一刻忽然有點後悔﹐為甚麼不如當初所想將這個特集定為自己的最後一個特集﹖

畫layout, 寫文章﹐一切都是提煉出來的產物。「怎麼我要花那麼多時間才畫好一個layout?」我忍不住對chief說了一句。「正常啊。這等事是花時間的」。

可惜的是﹐我不是在做藝術﹐沒有那麼多時間讓我去花﹐世界上﹐特別是編輯部有一樣東西叫締め切り, 意思是deadline, 又稱死線

註﹕還是寫中文暢快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仮面 the masked
読者になる
語言+音符+光影+美饌=人生
~a life-long pursuit of that very particular mask~
2008年04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タイラノ清盛
» Te amo, espanol~ (2008年10月17日)
アイコン画像ダッチ伊藤
» Te amo, espanol~ (2008年10月14日)
アイコン画像†*もぇちゃ*†
» Te amo, espanol~ (2008年10月10日)
アイコン画像チャーリー
» Te amo, espanol~ (2008年10月02日)
アイコン画像きりひと
» Te amo, espanol~ (2008年10月01日)
アイコン画像はにまる
» Te amo, espanol~ (2008年10月01日)
アイコン画像ゆりり
» Te amo, espanol~ (2008年09月28日)
アイコン画像ikumi
» Te amo, espanol~ (2008年09月25日)
アイコン画像南雲
» Te amo, espanol~ (2008年09月23日)
アイコン画像えびふりゃー
» Te amo, espanol~ (2008年09月15日)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