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5

December 31 [Sat], 2011, 20:07
人總要面對的,長大――
在我24歲下半,25歲伊始的那一年。

那一年,想要保護家人的決心終於超過了追逐夢想的勇氣。



春天,病中的故人相機離去。真心感覺生活過於負面的時候,傳來了IELST順利通過的消息。赴港的步伐似乎大步推進,但很快又回到石沉大海的等待中……忘記是過去了2個月還是3個月,不知不覺到來的夏天也帶來了CityU的錄取通知書。一年研究生的日程就此敲定,但卻未必有太多快樂。是因為等待得太久,中途經歷了太多,而忘記了本應感受的快樂?但無論如何,本命年總算過去。我還是幸運的。

沒有說再見,只是收拾了行囊離開。在月臺抱頭痛哭這種事情不適合我,也千萬受不起。相信總有一天,我們都會為生活所迫而淡出彼此的世界,於是更不必如此,但每一次想起那句“說不定現在大家都不在一起了”的時候還是會覺得難過……2011年,給邱的那封信,說不定是我,究竟是哪裡來的資格,解散了DY.

回到了久違的地方。連空氣也帶著香氣……歌詞里這麼唱著,事實也是如此。早,在半山泡一杯清茶;晚,在路邊開一罐啤酒。於是,一直一直這樣生活下去也很好。究竟是什麽迷惑著我的心,忽然有些怨恨,像是被命運推到門外。想起少年時,遇見的和尚,直言長大后勿忘歸家。當真一語成讖,從東到西,從南到北,在這種狀態下我去了香港。

尽管过去7年来,已经完全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但现在想来,那是第一次,托着48斤的行李箱在中环落车,在200米心跳一次的上了半山。然後,整個香港如夢一般展現在我眼里。也許,從那時起,香港于我,就是一個絢麗的夢境。住過半山,坐過跑車,同輩們追求的物質生活,因為家族的關係,都不費氣力的實現了。但我卻一直一直沒有找到讓我在這裡留下的理由。

你是幹甚來了?我是幹什麼來了?

遇見了理想中的人,萌生著淡淡的愛戀。明明在眼前,卻又是這麼遙遠的存在。但這也許是我在這個城市唯一存在過的證明吧。事業么,當你連語言也無法理解的時候,還扯什麽工作能力呢。哈哈。

人活果然就是一口氣。也許是上了奔三的年紀,變得沒有什麽戰鬥力。換是過去的我,提頭就上,如今開始嚮往像個老太太一樣坐在院子里喝茶的情景……因為這樣的心態我大概會活很久吧。留下,也許很好,但未必能在而立之年照顧父母。所以,留下的概率為0!也有考慮過再回上海的問題,畢竟一年的經歷能換來戶口證明。但是,真的還能再回去么?


広告
2011年1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アーカイ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