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秉鑒的確是受夠了

April 14 [Thu], 2016, 11:34
帝國看來,商人們當年靠權力致富,卻在致富後一走了之,實在有點辜負朝廷的多年培養。好在朝廷還有國家機器,自有辦法不容其“置身事外”,一紙檔,取消了“退休”資格,將已經跑路的潘老闆捆綁回來,他之前花費的10萬兩白銀,等於扔到了水裏。

  重新上崗的潘老闆,將行號由“同文行”更名為“同孚行”,繼續經營,直到1820年他病故,潘家無人願意再擔任行商,才算最後退出,真正是“死而後已”。他因死退出,也成就了伍秉鑒的首富地位。

  帝國的經濟圈是森嚴的,只要出任政府的行商,尤其是經營的不錯的行商,就沒有自由退出的機制。政府明文規定:“乏商(無實力的行商)應即參革,殷商(有實力的行商)不准求退,即實有老病殘廢等事,亦應責令親信子侄接辦。總不准坐擁厚資,置身事外。”(《清代外交史料》嘉慶朝)

  行商後人、民國時學者梁嘉彬在《廣東十三行考》中說,行商因不堪苛征暴斂,多有中途退辦行務者,但退辦時必須先清償債務及歷年來欠餉及罰金,才可能被批准退出。而且,因為行商資格是皇帝親自任命的,退出也必須等待聖旨核准。否則,即便行商不想再幹,卻不能不繼續承擔義務。“有時行商即已退辦,而海關以其他行商信用較弱,仍令其重新執行行務,行商不願再作馮婦者,海關監督則強其為之,因是值得借債勉強支持生理(生意),迨至不可收拾時,遂須受監追、查抄家產、充軍伊犁之苦。”

  梁嘉彬記載說,諸多行商中,只有“義成行”老闆葉上林,順利地獲得了同意退出的聖旨,而其他人則要通過行賄才能退,而且依然可能被隨時取消退休資格。梁嘉彬記載道,就在伍秉鑒花費了創紀錄的50萬銀元後次年,“天寶行”老闆梁經國為了“退休”,僅僅行賄了3萬銀元,價格之低“為向來所稀有”。

  這個家族,自從其父親伍國瑩開設了貿易公司“怡和行”、成為第一代“浩官”(Hawqua)之後,就一直在財富和動盪中不斷折騰。

  1787年,伍國瑩為給一家中國公司擔保,捲入了英國商人與中國商人的經濟糾紛,被英國東印度公司非法拘禁,勒逼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而第二年,據稱他又因為欠下不少海關關稅及其他稅捐,乾脆一走了之(馬士《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當了“伍跑跑”。最終僥倖過關的伍國瑩,迅速將公司業務交給了次子伍秉鈞,開始了第二代掌舵。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seasuun
読者になる
2016年04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season in the sun」さん盗用はおやめください
» ロイドの言葉に (2016年03月16日)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