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搖。 

2005年06月01日(水) 10時10分
坏習慣阿...又要養成了毎天開電腦第一件事是看他的留言..
関電腦前最後一件事是看他的留言....
明明可以用即時聊天 卻偏偏不用..是心有餘悸還是覺得不願親密。

水瓶和獅子之間致命的吸引力莫?是因爲太過不同 才會有想知道對方這樣的想法0巴。

但是 什莫正在打破這樣的感覺。一直以來 都是自己在美化他莫?知道多少都覺得不購了解他這個人。還是從一開始 他就有所保留。是這樣0巴...星座書上都這樣[言兌]了。
因爲[石並]觸不到靈魂 因而有所不甘。
也許無關尼這個人 我只是在和自己的想象談戀愛。

真的是這樣未必有點諷刺了。
將近2年的時間 有1年零11個月和自己腦中塑造出來的尼戀愛。
我瘋了0巴?
我肯定是瘋了阿。

其實今天不是個適合億舊的天。也沒什莫特別想[言兌]的。
只是今天覺得也許這囘是個轉折的第一卜;。看清他這個人。或者[言兌] 盡力看清0巴。
看清他不是想象中那個冷漠 堅刃; 美好的男孩。那個自己塑造出的王子。
推翻尼這個形象的話 我的生活又會有很大變化0巴;。
沒了尼 我該繼續等誰?
心裏默念到被反射神經末梢都記住的那個名字
腦海中無數次試圖勾勒的輪廓和笑容
自己一直默默喜歡的那個人
如果一切都是由自己捏造出的 那末推翻他不就等於推翻自己末。
我怎莫做得到0尼?信仰 安慰 堅持 ,一切一切堅強的理由都要重新尋找落[月卻]的地方。
不忍心亞。

可是保持距離的話 又會陷入痛苦。
站在河中央 失去選擇的能力。
回頭繼續作我的夢 還是否決一切從新開始?
不知道亞; 所以才叫失去選擇的能力莫。

動搖。不是動搖對王子的愛。
是動搖對尼的愛。

用[duo]得話:
「 動搖 動搖 動搖黯音
  于是找不到 找不到
  于是閉上眼睛 希望尼抱
  一下 只一下就好

  在冷的時候 最最温暖的擁抱」

要不到擁抱。我能堅持到底幾秒?
明年的夏天。謎底才能接曉。

如果声音不[言己]得 

2005年05月12日(木) 10時54分

Pic by Shel http://www.shelattic.com

如今才發現。“請尼忘記我0巴“
這句話是這樣令人傷心。
[言兌]的人。
听的人。
多少發生過的事要在這裡劃上休止號。
多少經過的事要從這裡開始假裝當作從沒發生。

忘記。

那末,如果忘不了0尼。
忘不了的話 是不是更痛苦更悲哀0尼?

他要[女也]忘記。稍稍用了力。便使[言兌]過的話 變成了事實。

我很難過的哭了。很難過。很難過。難過得頭都疼了。
忍不住眼泪。忍不住不去想新堂因爲痛苦而微微皺起的眉頭 和吉澤無辜的臉旁。

沒關係me?真的沒關係me?如果忘記尼的話 似乎就是讓我忘記快樂0巴。
可是不忘記 是不是就會快樂0尼?要承受的重量一樣。悲傷一樣。只是快樂無法衡量。

於是尼替我下了決定温柔的。殘忍的。
新堂。
尼先開的口,讓我看到蒲公英雨。
又是尼先開的口,讓我忘記那些軟軟的曾經。

對不起。
對不起我先離開了這段時間。這段記憶。不復存在。
對不起。
對不起讓尼一個人承受。

還能[言兌]什me;。無法挽回的令一層含義就是覺望0巴。終于體會到了0尼。

不過沒關係阿。尼還在我身邊阿。我感受的到阿。阿聖。那怕看到的是這一秒的尼。
我上一秒的意識也在微笑。

謝謝尼,無論如何都想這me[言兌]。謝什me0尼?那段已經不再腦海的曾經?還是那場蒲公英雨?那個尼替我捉的夾克蟲?

太多要感謝的事,那怕是尼輕輕的一句話。都是我的信仰。

我知道這樣也許不太好,拿尼最痛得地方作爲自己的信仰。可如果不這樣 我要怎樣在自己靈魂深處刻下最最深刻的痕跡。
都是因爲尼阿 尼給的回憶 無論如何都要記住。那怕尼[言兌]要我忘記。

新堂。
尼要知道。

離開的只是時間和聲音。

不是尼。
也不是我。

_________

我是這樣忘卻尼。當世界的聲音忘記尼。
我是這樣記得尼。在忘卻的立場上。
用我的聲音記得尼。

このように君を忘れてゆく。世界の声が君を忘れる時には。
このように君を覚えている。あたしの声で、忘却の立場で。

存在感。 

2005年04月23日(土) 1時00分
多久沒為一個劇情簡單結局老套的故事而感動了?

多久沒有耐心看到故事的最後一個字了?



多久沒有陪在一個人的身邊微笑。言語。凝視。

存在感這種東西 真得那樣重要末。

我也想養那樣的一種小動物。忱默。眼神凌氏B固執。只在必要的時候妥協。天天味它吃的。長時間的互相凝視。單方面對話。一直的陳述句。一直安靜的聆聽。沒有問題。不會追根究底。不顧曾經。不講述悲傷和生氣的事。不提失望和恐懼。偶爾撫摸它。然後看招它睡着又醒來。

不離不棄。

只是單純的互相需要。互相確定存在感。那怕是用最簡單笨拙的方式。

沒有爭0少和歡笑。

這樣就不會有長和深刻的交集。不願互相傷害。

....................................

單細胞人格那裏的短劇−−野猫。

看完了糾心的疼。冬最後還是離開。因爲不願讓心愛的人看見自己生命終結的那一刻。但他不能明白的是 他的離開對於心愛的人來説 也就等於是生命的終結。沒有人在會來確定它的存在。給予肯定。

尼不再需要我的話。一切都沒了意義。
而不需要的東西。誰還會留招。

初。良生。 

2005年03月14日(月) 10時09分
「鳶尾

花性:花大,花色明亮,形似蝶和鳶, 雅致奇特。葉從清脆碧香C劍形 綫形
等,秀麗美觀。水養較持久。
花語:象征聖母馬里亞。
花期:2月-4月 」
在Homedepot看到。就毫不猶豫的買下來。沒有考慮能不能養活。
包裝袋上紫色的花瓣肆無忌彈的訴説綻放時的驚艷。那怕從來不曾看到亦能想象
那瞬間的破裂。
因爲是ni喜歡的。

回家將2ke胚芽埋進土下2英寸。澆水。聽鬆軟的肥土吸進水的聲音。
擺上窗臺。ding著很是看了一會兒。轉身離開。
然後就迅速的遺忘了它。我想這次是不是也會一如既往的忘記照料那些等待著
的生命。

會不會挽了點?
等它開花的時候。ni還能看到me?
ni能像等他一樣等這株鳶尾開花me。
良生。所謂等待是有先決條件的。
如果等待的東西真的不會回來等也是徒勞。
ni要明白。怎樣的執念也喚不回生命。
ni要明白。
2005年06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一覧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sohma_ai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