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 

2012年09月01日(土) 22時27分
这种关系令我嫉妒, 虽然我不会说。 可是明明最先的是我。
大概是我中二未渡,仍然要求过高。朋友在我眼里总应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 实际上所有的so-called朋友都拥有着它们的独一无二而与我,这样一个无趣的人,只是个过场。
朋友到底是什么呢, 真不明白。
因为不明白, 所以到最后也只是一个人。
挺好的。
大概。

脑补过度 

2012年08月25日(土) 15時17分
我甚至想到当自己成为一个中年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大腹便便,满腹牢骚,头顶没有几根毛,离群索居,兴许还涂着艳俗的大红色唇膏――尽管没人真的会看。
这跟我再年轻时的想象太不一样了。我总觉得在青年时代的尾巴,我应该做点什么,轰轰烈烈的革命(老天,那时的我甚至不知道应该革个什么劳什子的命!)或者是什么作品――只要并不是默默无名,然后再老化的开端前就解决了自己,你知道,让一个少年仔意识到自己会变老变得满身皱纹无趣教条实在太残忍。
然而现在我却可以接受这样一个俗气中庸酸臭的自己。并且我会想,这样一个自己,在笨拙、痛苦、孤独、贫穷、丑陋、腐朽、自作聪明、郁郁寡欢 、一事无成之下,仍然毫无选择,绝望地爱着世界。

0821 

2012年08月18日(土) 16時07分
“你的鞋子真可爱。”她对我说,然后看向了另一个同学,“是吧?”
我整个人像是笼罩在不自在的水波里似的,忸怩地回了句是吗――词穷的我唯一能够想到的。
而她找的同伴显然对此不太感兴趣,望了一眼之后敷衍地点了点头。
“天啊,你的鞋子可真可爱。”她重复道,又看向我,好像期望得到什么回答一样。
啊,或许我应该告诉她,这双鞋是在XX店买的,花了我90块。又或者我应该笑着抱怨它对我来说有多么不合适,尽管它真的显得挺可爱。像我这么一个男孩气的家伙,穿着它就像是小男孩因为好奇而偷偷套着姐姐的鞋一般,嘿,我花了好大的勇气才穿着它出街,本以为会很难堪却没想到仍有人觉得它们好看。
而我什么也没有做,在尴尬中,伸出了胳膊摆在脖子边,试图作出逗人笑的K泡姿势,耸着肩故作轻松地道了谢,像一个四肢被钉在了不正确的位置的木偶――可惜效果的确逗人笑,更多的是可笑。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似乎没有人在意。

而实际上也的确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在意你是不是懂得如何去跟人交谈,没有人在意你有多么难堪,没有人在意。
而实际上也的确没什么意义,我是说,就像我曾经说过的无数老掉牙的故事和抱怨牢骚。
我不懂人们想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可是我却始终如一地,把自己当做是一个没有薪酬的小丑来让人逗乐。可是皱眉小丑真的能得到薪酬吗。
我不懂我可以给人们什么,或者我又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或许是问好,一个蛋糕,拥抱和真心――那太奢侈,而我从不信所有奢侈的,应该落到我的身上。
别对我好也别对我太坏。 笨拙的回应是糟透了的。
事实上,我也可以仿效我脑子里住着的那个扮酷的傻瓜一般,切,谁在乎。 巴不得一个人呆着。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シサリ
読者になる
2012年09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