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袋皺成一團。

October 01 [Wed], 2008, 23:25

中午的時候似乎是想要營造一種刻意的忙碌感,
極限地奔跑,不想被誰拋下似的。

區分不了該做該收的界線,我的情緒一直都是直來直往,
每個描述我的人都說我的本性是開朗開朗開朗開朗啞啞咿呀阿!
每當她似乎有無數個小抽屜的時候就會忌妒,無可名狀。

一直要去祈求別人的可憐或是喬裝成受害者,抑或是裝健談,
才能達到某些稱之為熱鬧之目的。
(或稱之為不冷場而有趣之目的)
從來無法正確的表達自己的意思,
過於激動的時候被成注目禮。

我才不散漫,只是想得太少了。

少到他人以為這是一種瀟灑,其實是受制的姿勢。
坦承只會招致別人的害怕(喂我們有這麼熟嗎)

你的毒是你的果。






如果是美好的假設,如果是美妙的騙子

September 25 [Thu], 2008, 13:24
如果我可以不要是我的話會有多好,常常會這樣想。
所有的可能就只能從這個身體裡出發,
所有的不可能也都在此終結。

在煩燥的夜裡丟了手機,
難以自己地懷念不再見面的故人,
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嗎?

只有自己才能永遠陪著自己,
別人其實也很需要時間搞定自己的問題,
當我伸出去的手觸摸到.......
如果不再墮落不再無病呻吟該有多好。

不想上課的癮頭吃了一次就難以戒除,
go hooky, go hooky!!

哪些是佯裝哪些是善意?
如果有可以承接的地方該有多好。


最遙遠的是什麼?
人真的可以像肝膽心腹一樣和在一起卻不感到噁心嗎?
還是我們都得必須維持著這副人模人樣?
(隔著層皮膜感覺不到顫抖)
如果不是人,不是我....

"永遠永遠記著這光亮,喔喔....."

一語成讖。

September 23 [Tue], 2008, 13:52
.....

曾經在久到都不記得的從前,
那樣不明白青春的單純歲月。

謹此。

寄居。

August 28 [Thu], 2008, 14:54
星人。

我們都是些虛與委蛇的小情小愛,都是些傻子。

我寧願世界大同,
可是布希依然揮舞著正義殺去沙漠(所幸他要鞠躬下台了)。
所以我大概也沒有辦法告訴你們嫌隙的可貴,
如果不是因為彼此相愛著,也沒有辦法彼此相恨著,
就像太陽的背面就是蔭谷。

可是女孩兒間就是由這些瑣瑣細細的暗流伏流招供的,
如果不是因為都剛剛好是16歲(每天都可以上下聖母和馬里亞納的心緒),
多了些奸詐世故圓融的我們也不會為彼此的嶙峋而傷透了心,
所以就愛罷、就恨罷、就頹廢罷、就小花(XD)罷,

畢竟,一切終必將潮落。


(其實也希望你們就轟轟烈烈)

(也好過彼此避不見面)

(然後再告訴我到底誰認識誰)






東窗。

好恐怖。


為什麼世界法則就是讚許甚至歡ス這樣一種卑賤的強者?
在她眼裡大概除去某些稀少,其餘的都是些可供嬉笑的螻蟻罷,
而我也甚至很俗辣的無法做出些可稱之為強硬的事,
我也許是很看重表面和平甚於一切的罷。

什麼人值得我尊重?什麼人又值得我以45度角的姿態昭示?
然而又是哪種人是我不得不尊重?又是哪種人我不得不以45度角來昭示?

沒有什麼是可以倚仗的,就像沒有什麼是真實的一樣,
小女孩兒也許就不必忍受這一切的失調吧,我願他們免卻這一切,願他們笑得眼睛裡面尋不著憂傷。

(唉現在做事都得偷偷摸摸,其實每個人都沒有神祕到值得別人花費機心,
也許都只是在為自己尋找樂子罷了,誰又能告訴自己什麼是目的呢?)

(還有別人終究是別人哪,最愛妳的應該還是你自己罷,
自己為自己思量罷,不要老是同時為那麼多條心緒搞得神魂顛倒)

(還有,我覺得可以逐漸看得出來每個人的手心到底都握著些什麼了。)

(以上)








巴斯光年。

我們終究不再熟悉彼此的吐納如同夜涼,
一根手指是星星最遠的距離,
在廣袤的田野,
我俯臥在最美的遠方。


你也許就是我們在彼此眼底尋覓的,
還以顏色不代表任何的進步是吧,
可是拜託你可不可以就直截了當不要躲躲藏藏?
有些事情迂迂迴迴的沒說出口就會被妳帶進棺材。







熱。

奇數太令人尷尬,正如同偶數往往完滿,
很多微妙的氣體振動都是無法言傳的,而事情常常在我不在時發生。
(不知道如何形容這樣的愚昧荒誕)

我嚮往那樣的熱度,卻也同時被他灼傷,
人生老是展現出它銳利又柔軟的呼傳,然後悄悄的描摹蛇的崎嶇,
我必無法通過死蔭的幽谷。

牙齒碰啊碰的、月角彎啊彎,
當最後的最後發現一切不過是風景,也許就可以淡得不留痕跡?

(抑或是終究要拿把刀子衡量脖子的粗細?)


(從來沒有人走進來過----------)

(------------------所以我是不是也無法走出去)






Dear S。

嘛,呼吸與共果然就是原形畢露,
所以才更令人難以忍受吧─畢竟都是不熟悉的曲線。

不熟悉、很累或是什麼其他的東西都想要請妳說出來噢,
因為難以磨平就放任下去的話角會越長越長噢─然後也許就不再講話。

我們也許都不是能容忍的個性,也也許都恰恰好都開到一個死角,
不過又不是賽車也不是碰碰車,順利的話還是能愉快的一起郊遊的吧。

把良善的那一面拿出來吧,然後逐漸的放出惡,這樣我們就能在不知不覺間,突然熟悉了。

因為其實是不想在經歷了。




P.S.欬,天氣真是有夠熱的,沒有妳的時候其實是不想出門的噢。(因為希望我們能一起發現)






薤露。

開始時都只蠢蠢的單點原味,
以為當什麼都混雜在一起的時候就丟失了美味。

────而當人終於了解如何塗抹出灰─────

其實也沒有什麼心神俱裂,
只不過像是擁有了奇妙世界的通行證一樣,
從今天開始就是了噢,
輕輕呼吸。

也就只剩下呼吸,
就只好,努力地、用力地,彷彿羽毛的重量一樣的,呼吸。

就只好活得比時間還快速,
就只好呼吸的比別都用力。

也不要妄想了解。


當花歡歡地謝了,
就沒有什麼好遺憾悲傷的了,

王子也都回鄉種蘿蔔,
而美麗的公主不再流淚。







為我安樂國。

一切發生在屋頂,37度的凝結。
有些事物是無需言語,便已經足夠標示出密度與質量。

多懷念啊,你說有多少就是多少了,
再沒有什麼可以除卻你所能想像的最大值,最小。(的反面就是無限了)
寧願被制約。

所以,
我可以輕輕的闔上一切的語意,
然後便不再失去。

蛋。

July 01 [Tue], 2008, 2:50
老是這樣週而復始不斷的洞,
洞,洞,洞,洞
超級市場買不到的強力膠握在誰人的手中。

也許終究就只能是一道風景吧,
薄情的遊人只會折下一株柳樹不帶眷戀的告別。

看著那樣不時的湊頭和計算過後的默契,
我難以想像有什麼是我可以信誓旦旦的相信,
難道都得要像妳們一樣才可以?
你們誰不是利己主義?
往往回到那些場所就備感疲累,
討好的笑、機巧的笑、配合的笑、笑笑笑笑........

真他媽的。

月球。

June 13 [Fri], 2008, 21:27

每當看書看得累了,上網上得倦了,
就會下意識的梭巡泛藍天際上的那輪月。

不知道被什麼追趕、其實我們都是小情小愛的生活,
言不及義、悲慘妒忌,所有的欲念都是平等的,就跟所有的風終將傷逝一樣。
每當我想要細細的檢視什麼,
就會發現兩個大字 荒謬 。

我們建構出規則、又於規則中自縊,
我們呼唱愛,卻行使仇恨,
我們播種,然後嚐到毒。

搖滾樂無法改變世界、你我也不能,

though my eyes ,
there's no dirt, there's no sunshine, there's no air.

beyond hell.


死蔭之谷。


how does it feel...

May 23 [Fri], 2008, 15:36


是說,
夏天來了。


(意外在拜訪鄰居時發現古早的老啊罵內褲,有夠驚悚)

哥哥爸爸真偉大(心)

May 15 [Thu], 2008, 22:21
恍恍惚惚、朝朝暮暮、殷殷勤勤、失失落落。

能永遠陪著自己的只有自己罷,
別人都是過場的罷,
都是在說著謊的罷,
都是在圓這謊的罷,

罷罷罷罷。

(拿起武器,塗上油彩,放聲叫囂,你以為你很了不起嗎)

(估計估計,算是走過一遭,走馬看花松眼睡去)

火氣很大,天氣很悶,氣持很爛。

(但是有藍天談天明天,)

(所以)

小小的寂寞的城。

February 25 [Mon], 2008, 0:06

我的小小的心,就這樣被偷偷挖了個大洞。

風從被鏤空的地方溫柔的吹送進去,
周圍的神經就感受到微微的霧氣般的寒冷。

遠方的花朵好似流離的光點,
團團錦簇似的在聖經K的盆地暮空掙扎出一點兒元宵。

我玩著殘忍的躲迷藏,
我是最大的贏家也是最大的輸家。

(你們是眷養牲畜的人類:噢牠今天怎麼如是安靜沉默?)
(耍戲的猴體認了。)

我只擅長不切實際的絲線相交,
我懼怕真實的火紅紛焰,
我是披著狼皮的羊,
我是包不住的真誠/狡詐。

你是歡快前行的凌亂腳步,
我仰望那輪齒白的月,


「就此別過。」


suspirious。

February 12 [Tue], 2008, 0:42
暴風雨一天不停的。
才剛剛捧著歡ス著,自以為可以這樣明暢的迎接,
卻都那樣染上麻木僵硬,自圓其說和一說再說。

不想臥眠........那麼便浸著夜色和月光慘白吧。
想不清楚的,也不是過於早熟,16年了誰能不看透?

(噯就好像那身不由己的)

就是那樣不明白的律將我們圈在一塊兒,
是緣是孽!(?)

(不過就是吸吸吐吐間的亂麻)

上帝能有定論?
在那繁花裝飾的寶座可以理出什麼後續?
抑或是不再有然後。

結束意謂著不再沉重。

(可卻絕對是歪七扭八的一行)

自己紹介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lingo
読者になる
台湾台北在住。 喜歡師大後面的珠寶盒、雲和街的Maryjane、秋天、張懸、咖啡、茶、紅蘿蔔、苦瓜、檸檬、雪、K、藍、台大誠品、敦南誠品。 厭惡自以為是、欺騙、49元愛情、狗、商業、夏天、F4、難吃的早餐、自戀、一針見血、台灣的百貨公司、蟑螂、人多的場合、星期一。 好想要好想要,和不想要之間。
2008年10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