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那個K脊背

March 08 [Tue], 2016, 11:21
我爺爺這位鐵打的漢子眉頭搐成一顆疙旦,何家的租子交不上還能緩一緩,眼下一家人就要斷頓,這可咋辦?!

我奶奶把老天對他的懲罰全部歸咎於自身,喋喋不休地嘮叨:“我說五月十三你給老天爺領上個過命牲(宰殺了),你還捨不得,把你大大放了,這下把老天爺爺惹惱了吧,報應啊!”

要是在平時,我爺爺早就火冒三丈,但這一回卻出奇的平靜,他也疑疑惑惑,是不是由於自己的不够虔誠,才導致了這場災難?他低著頭悶悶不樂地抽著老旱烟,嘴裡只嘟囔了一句:“快不要鬼嚼舍練哏了。”(意即瞎說)。

他大躺了一天,晚上睡下突然對我奶奶說:“我還得回‘口裡’。”

我奶奶問:“咋介想起回‘口裡’?”

我爺爺解釋道:“這巴嘎淖爾灘人烟稀少,咱們又東認不得西,西認不得東,少親無故,借都沒個借處?不走就是個死。”

我爺爺深知一個男人的責任重大。

我奶奶也清楚,家裡的糧食已所剩無幾。

我爺爺一晚上沒合眼。他把從小給人家攬過工的富人像篩子一樣過了一遍……

臨走時他給我奶奶留下八個字:“長短活著,等我回來!”

陝北已到了深秋季節,糧歸倉,草入垛。

我爺爺“拜訪”的第一家當然是何七虎,他把他的遭遇如實向掌櫃的做了彙報,何七虎關心的是他的租子和借出去的糧食,他哪管我爺爺此行的目的。我爺爺苦口婆心說了半天,只得到何七虎一句話:“今年交不上租子我也不能把你打成糧食,明年不說你也得還呀吧。”我爺爺滿口承諾。這讓我爺爺確實減輕了不少負擔。

然後他一家一家的過,人家都說,現在是農闍G節,哪有營生?最後我爺爺還是跑到神木城南的麻家塔,找到王二存家,給人家訴了半天苦,最後王二存也是出於同情才答應給我爺爺尋一份營生,讓我爺爺到東梁的地裏挖壕子疊圪楞。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から竹兰汀
読者になる
2016年03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
P R
カテゴリアーカイブ
http://yaplog.jp/rteurt/index1_0.r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