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南の旅色II

May 07 [Mon], 2012, 23:50
第二次去湘南是上個月。
愛死從北京過來,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來日本了。雖然次都挺累的,但是意外的很開心也還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四月的時候我剛從國回來,考上大學院以後正處於沒有什事情也沒什想法的時候,愛死上一次去的時候風雨交加還是自己一個人,玩的不自在,不如這次再一起去看海。我想也不錯就一起去了。
那天天氣照例的很給面子,雖然第二天就又開始狂風暴雨了。大約是上帝難的給了我們一次面子,畢竟,我們是來一那麼不容易的人。

文藝女青年愛死with江之電。


這一次先到了八幡宮,儘管我沒有看過義經,對日本古代的史瞭解也微乎其微,只是僅憑一點認知和感性的直覺,並不是很待見在八幡宮里留下各種故事的源朝。
從倉站出來,走幾路就能看到紅色的鳥居,是八幡宮的入口之一。

從上面這個紅色的鳥居走進去以後是一條特色的商店街道。幾千年前這裡也許和現在一樣,古色古風,人來人往,改變人類成為史的只不過是時間,無論過多久,在這裡存在過的世界卻是一如既往的,可以感覺到的。
我和愛死順著商店街了一會兒,找到一家網上評價很好的和食店,坐下來享用了一個美好的午餐。

順著散道走到頭就到了八幡宮里。
那時候正是春季,八幡宮里的赤橋,櫻花,河岸,走到ル都像是一幅畫。



再往前走就到了八幡宮殿。
追溯到千年前,源朝和義經的故事用國人話講大約就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是在東洋,史社會環境和我們也是不一樣的。我不是什學術之人,我不,只是去過那裡,單純的想起那個堅毅的靜御前。
源朝追殺義經未果,逮到一名俘虜正是義經的愛人靜。源朝心花怒發的逼迫已經身懷六甲的靜在這個美麗的鶴崗八幡宮里獻舞,逼迫出義經的下落。
靜只是安靜的跳上了一曲,社壇壯觀,梁塵幾動,上下興感,交口贊。
在那麼一曲的時間里,盡顯悲壯淒涼之美,源朝沒了法將囚禁起來,表示若生的是兒子便要處死。
命運的齒輪從來都只有一種方向,沒有生死,史就沒了前進,而爲了未來而犧牲的人才配得上稱之為傳。


從八幡宮里轉完之後下一站去看倉代表性最有名的大佛。
起來最有趣的是大佛的周邊品實在是讓人覺得日本人的設計理念貫徹的真是太徹底了,如果是在TC,把宗教相關的東西做的那麼可愛,眼睛半個臉大,估計會上報紙還要背社會輿論噴一頓口水= =
坐江之電的話在長谷下車,但是坐巴士很方便會停在大佛前,不是金周人不多的時候坐巴士最好了v。
其實大佛沒有什袞祟別的,但是據許願很靈。所以很多日本人都前來朝拜。


最後到了湘南倉高校。
不知海子是否有幸,一生中有過目睹一次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個路口就是個人看起來都會眼熟的那個地方。
灌籃高手,湘北,櫻木花道,赤木晴子。
愛死興奮的在這個交差口蹲等很久,終於拍到了正好有電車經過的樣子。
第一次目睹漫畫里的原型場景,無論放在個次元都一樣很美。

等一個信號燈,過了這個路口就直接下到了海灘。

在我見過的各種海邊,湘南的海是可以排的上數一數二的。
它從不擁擠,人滿為患,即使與人同在,也可以讓靜態勝過喧嘩。這是我最喜歡它的地方,更何況,那裡是一個代表著青春的地方,海岸線,單車,可以容納很多種回憶。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ニックネーム:Royal
読者になる
2012年05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eingzone.com
月別アーカイブ
最新コメント
まゆら
» 湘南の旅色I (2012年05月06日)
http://yaplog.jp/royalshaw/index1_0.r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