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普選遊行 

December 04 [Sun], 2005, 21:38
今日2點幾同亞丈食完飯就去維園準備遊行,3點鐘去到,但等到5點至出到發.見住個太陽好曬之後差唔多日落. 因為好多人關係,所以行得好慢,腰骨有d痛,雙腿好似有少少硬,不過都堅持行到去中環,見往政府總部條路塞實晒就搭地鐵回家了. 中途見到周偉棠,Yoko, 徐允智添

肚痛死 

November 29 [Tue], 2005, 20:31
昨夜o係7仔買左一串墨丸,4串魚蛋, 食到一半已經好飽,但係唔想浪費,放埋一邊遲d再食又會唔好食,於是一口氣食晒. 食完之後已經覺得超飽, 訓到3點半果陣,猛o係度標汗,熱到我死(已經開住冷氣訓),想嘔既感覺又湧住黎,結果去左大便. 個胃仲係好唔舒服,於是食左兩粒胃藥就上床繼續訓. 訓到7點半,起身後覺得肚痛,又再排山倒海地痾,差唔多痾左一個月那麼多既.之後一路攪住肚痛,十一點幾就走左去睇醫生.雖然已經無左肚痛既感覺,但係個肚都仲係猛gee lee gu lu

鍾意一個人的感覺 

November 29 [Tue], 2005, 20:28
有人話,鍾意一個人的感覺是好想見到他,好想同他講野. 真的是這樣?

震驚 

November 20 [Sun], 2005, 16:06
今日問起27翁靜點樣,楊志揚他們話翁靜結左婚,真係嚇死我.

blahblahblah 

November 13 [Sun], 2005, 12:26
今日放工後就去左PTS,我發覺已經唔識叫command喇,要多多練習至得. 臨走果陣,有人通知我27有人暈左係操場,走埋去睇. 亞yam話可以車他返屋企,我話不如叫車去醫院.嘩,唔知中途會有梼侭゙,所以幾大都叫白車去la. 通知馮小姐屋企人時,馮先生又話唔識去,想下去唔去先. 去到A&E之後,我俾左$100登記,之後問左姑娘,可以食野之後就落左staff canteen買飯俾馮小姐,係蓮藕排骨飯,見到個賣相都覺得核突.

無耐就見到有個亞叔走埋馮小姐度,之後亞叔就blahblahblah,又話搭ゥ買人名,暑假都要操,唔會再俾個女參加. 我話俾唔俾個女參加係後話,最緊要係個女而家既健康.睇左醫生先算,其他野慢慢再講. 我又話買左個飯盒俾個女食,順便同佢收$$,亞叔又話要個會負責....算,對付這種人,唔回應他,自然會收聲,同他駁火,他會更加顛.

流感針 

November 12 [Sat], 2005, 12:34
原本想星期一先打,點知鍾姑娘通知我今日可以打,打就打la,少少痛.

27今日考操,努力!!

第一滴血 

November 10 [Thu], 2005, 21:56
昨夜發開口夢,係度狂笑(其實發夢睇緊電視定係書,係關於第一滴血,但係見到滴血成個人頭般大滴,所以覺得好好笑). 亞丈叫醒我,問我講緊当,我仲好正驚答左一大輪,亞丈都係唔明,我就好正經話俾亞丈知聽照至講(因為太眼訓,好想訓),之後再笑左一陣就再訓. 今朝起身都唔係好記得發左当イ,不過都講俾他知滴血好似個人頭般大,之後又狂笑. 真係低能

中區急救比賽 

November 09 [Wed], 2005, 23:39
日期: 2005年11月13日
時間: 下午2時
地點: 港島總部

今次我會去做評判

傷感 

November 09 [Wed], 2005, 0:13
昨夜知道亞伯患癌的消息,所以今夜去了探他. 我去到ward後,見到房中無人,於是同亞伯傾了一陣偈,之後亞媽就入黎,帶我去見father,亦見到夢謠姐姐,伯娘,好耐無見過他們了,估不到一見到面,大家就要面對這種傷感的事. 醫生後來到了病房告訴亞伯他的病情,鼓勵他接受治療.亞伯就係擔心無錢醫,要負累家人. 不過無理由放棄任何醫療既機會,所以夢謠姐姐話幾多錢都要試.

之後大家再傾左一陣偈後,我地就離開,去左APM潮館食飯. 食飯既話題當然離唔開亞伯,Father話醫生同他們和亞伯講的話有些不同,向亞伯講的話樂觀了許多. 當然la,唔通同亞伯講無希望,唔好浪費時間/金錢了. Father話醫生講如果唔做化療,只有2-4個月命,如果做,就最多可延續到大約10個月壽命. Father又講夢謠姐姐找了最好的醫生,他們都無條件地協助夢謠姐姐,因為那位醫生以前也有鼻咽癌,那時夢謠姐姐摺了許多星星鼓勵他. 他對人好,其他人會感受到的,而且他們亦會於適當的時候報恩,替他安排最好的醫生治療伯父.

所以,醫生們就在這時候為夢謠姐姐盡點心意.

最傷感的我想是亞伯在人前表現堅強,其實心裡卻十分軟弱,他與father獨處時哭了出來,其實他都怕死,都未接受自己有這個病. 不過他都向father交待身後事: 他想死後將骨灰撒在中山的土地上. 人將老死了,總會想回到童了時生活的地方. 我卻未能感受到那種故"香"情濃的情懷,或許就是城市人的可悲!!

夢謠姐姐由細到大都係一個好斯文的人,他擁有一顆善良,慈愛的心,而且又漂亮,對人好好好好. 我想亞伯有他這個女兒,應該感到安慰吧.

身為社工,我都不太知道應該如何安撫自己和家人.....書到用時方恨少... 當亞伯提我地要多d照顧parents,真係好傷感..

就在這裡寄載我對他們的祝福和願望:
1. 希望大家可以快d聯絡到奇仔,讓他知道父親病重的消息.
2. 希望亞伯能勇敢接受治療,雖然過程十分痛苦,但願他能堅持到底.
3. 伯娘要好好保重,才能照顧好伯父.
4. 希望夢謠姐姐的信仰能俾到他信心,支持他去照顧伯父
5. 希望亞伯能ェ恕奇仔以往所做的事.
6. 希望亞伯能在了無牽掛地離開

YLT 

November 06 [Sun], 2005, 22:51
愛心券埋完數,飛奔去新都城百佳買3對slippers, 1支牙刷,薯片同30個兜之後,就搭地鐵返屋企. 執完野之後,發覺個袋入面只得2件衫,1對slippers係我,其他都是搭單的,不過最後都執漏左個水樽. 好快沖左個涼之後就落連理街巴士總站,睇下有無新界的,好彩有一架. 沿途個司機都好多野講,所以45分鐘的車程都好充實(哈哈,我話左俾司機知我去帶學生camp,但係又話左司機知我做老人院,唔知司機會唔會覺得怪), 落車時,9點半都唔使,司機仲收平左我$40, 收$200就得.

行左名都廣場一圈之後,打俾Janice,他尚在火炭,所以去左麥當勞用極速食左我的午餐-漢堡飽加凍茶.無耐Janice就打黎,我地會合左就搭小巴入營.

入到去hea了一陣,便各散東西,有些人去了食宵夜,有些人去了沖涼,傾談等.而我就展開工作--女營監,負責巡視下女房,有無人喧鬧.

去巡視既時候,見到石油氣缸背後有2個女仔企左係度,於是我就上前問他們係唔係會員,他們答是,我便叫他們返房訓覺. 與此同時我見到石油氣缸冒煙,行埋去就聞到好大陣煙草味,所以追出去叫停兩個女仔. 我見到他們於S4/5房外踏熄煙頭,所以上前問他們.

我問他們是否食煙,但他們否認,所以我便問他們所屬團號和姓名.他們起初不肯講出來,但我問多次之後他們就講出黎,一個姓許,一個姓古.他們有d驚,猛辯駁,我就話我會通知大會負責人,通知他我所見的過程,而負責人亦會給予機會他們解釋. 但姓許的那個女仔便叫姓古的返去,我估係叫古小姐掉晒d煙,之後我行埋去通知子偉,子偉叫許小姐埋去問話,都係諸多藉口. 之後子偉叫我同Kitty上房搜,當然係得個吉,隔左幾個字至上去搜.

我以為事件已告一段落,點知子偉食早餐時話徐允智要罰晒所有人,

玩基地遊戲時,時間控制得唔好.

食飯前,徐允智通知所有人換返T恤,要開始懲罰所有會員+工作人員+ Faci, AGL, 因為,2個人犯事,要其他人陪埋罰,希望他們好自為之,明白當中意義.

臨食飯時,石家鋒又執到許小姐本營刊,入面有舉起中指的公仔, 徐允智,子偉同我這個路人甲就見個女仔,他講有個叫亞milk的女仔畫,徐允智就話要罰那個女仔,約了他們10/11 7時見面,談論有關事情.
2005年1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pykwok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