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5/4→5/5驚魂記 

September 22 [Thu], 2005, 18:56
經過昨天,我們很大器地認為對這次東京之旅已經了無遺憾了,起了個大早,心情非常輕鬆,翻了翻兩本自費、一本友情贊助的旅遊書,悠闍h著飯店四天以來一成不變的早餐。

也不曉得是不是日本鬼片看太多,還是日本建築一貫散發的沁涼感,我們接二連三參觀的幾間美術館都覺得陰森無比〜〜〜藏匿在日暮里巷内,朝倉美術館外觀上看來是一片壕モ央然,我們跟錯了一群大學生,繞了快一個小時,買仙貝換情報才找到。由於美術館不只是陳設藝術品的地方,同時也是朝倉先生生前的居所,所以供人參觀的除了藝術品,也讓人可以一窺雕塑家生前的生活環境。我們剛進去時,參觀人數並不多,剛開始在管理人員的視線之下,我們非常規矩安靜的在館内走動。然而,一走入内院,過於沈重的安靜氣氛和日式庭院建築,漸漸引起我們一陣不安,非常不安。我們起先力持鎮定輕歩走著,以不驚擾好兄弟的方式,兩人試圖融入這間美術館。幾分鐘過後,我們臉色越來越凝重,兩個人很有默契地脚歩越來越緊張,終於,在一陣心理交戰,我們決定放棄充當文藝青年,一附身置鬼屋的逃命様,嘴巴一邊「阿〜〜〜〜」,急速競走一圈美術館,一溜煙往出口奔去也。以上,大概是今天(悠闢I)行程情緒指數的暴漲點。(哈)

photoSTOP II 

September 20 [Tue], 2005, 23:55
                 
                 小企鵝也有逆流而上的精神
                   不過它們很快就放棄了
   
                         哈

東京5/4→4/5一起到木更津散歩才是正經事 

September 20 [Tue], 2005, 22:51
這一天開始的非常悠閨A結束的非常悠閨B才兩個地點,就讓我和大凱子妹兩個心脹的滿滿地又覺得我們可以結束行程搭飛機回去了。

短短五天行程,走馬看花,想深入東京骨幹絶對只望得到粗淺表面。我們決定放棄都市派系的渉谷、池袋,在晃完葛西臨海水族館之後,吃吃冰,心血來潮坐上特快車,(= =lll不小心撩掉1000円,明明有僅僅幾百郎鐺的普通車)到木更津散歩去。


對著快車一路上獄油的風景,我和大凱子妹嘴巴塞了好、漂、亮三個字,完全説不出話來,一臉果然是沒見過郷下市面的都市死小孩様。木更津全然一派清幽風貌,沒有一定要參觀的觀光點其實有拉,是適合散歩的好去處,我們呼了好幾大口田園空氣,被木更津樸素乾淨的街道黏在當地,捨不得離開,連太陽都特別温暖。也或許太清幽了一點,街上小猫只有我們兩隻。(風颯颯颯颯…….大家都捕魚去?!)

東京5/4→逗點,句點? 

September 20 [Tue], 2005, 19:43
自從從瘋狂嵐犯降格至普通觀光客後,對看演唱會的恐懼稍稍平復。抗拒的原因很微妙,連大凱子妹這種跟我手牽手、心連心都百思不解(其實他直接把我當成神經病。)尤其毎次當我認真的説出嵐根本不存在PSYCHOLOGICAL的時候,他都會用一種「病了」的眼神,在旁邊默默替我念大悲咒,下一秒準備帶我去看醫生。

其實簡單來説,嵐對我而言是一個集體創作出的存在影像,一個在電視上不停在做角色扮演的影像,就像在看一齣大型的Reality Show,他們的角色是嵐,然後講話、唱歌、演戲是其中一段劇情。我很享受電視前製造出的假象,所以一旦切換到真實生活中,我拒絶接受他們真實存在的事實,無論真實生活中的他們和螢光幕前是否有任何差距,喜歡上的僅止於框框裡的東西。

抱著這種心態,硬參加演唱會,就會産生一種的現象在現場上不停的放空。所有大家在演唱會上都注意到的小細節,我似乎。都。沒。看。到〜〜〜當本人在距離不到五十公尺的前方才丑腰擺臀的時,我從頭到尾以為自己還在看DVD。= = HIGH歸HIGH,毫無置身演唱會的臨場感,並且很不尋常的感到欣慰,覺得「嘩,怎麼本人長得跟電視上雜誌上一模一樣。」 

坐在我們後面的歌迷非常衰。m(_ _)m

姑且不説大凱子妹像大〜〜〜〜〜樹一樣高的身材,遮到後面身高不超過140的小妹,畢竟那絶對不是人為的過失,大凱子妹也是千百個不願意讓長脚一眠大一吋。反而是一旁的我,上下彈跳,拿著扇子猛扇,連續打到前面觀衆的瘋狂行為才是該被拉出場好好訓導。大凱子妹已經兩脚辛苦外劈,三不五時還得拉住我這個彷彿把嵐當成著揮舞紅布的蠻牛,不停地衝−衝───衝阿 - -lll

這次的CONCERT很普通。比起去年,今年完全遜掉。當然現場沒有剪接過後的神奇,但是今年演唱會,整體感覺就是沒有特色

去年的演唱會,無論是Flamingo Dance、Lion King Opera Stage還是Remix,舞台設計、歌曲編排和服裝都別有用心,當我和大凱子妹覺得嵐一年比一年進歩,治裝、設計也越來越敢石匝錢時,今年馬上讓我們頓住,在心裡咆嘯,「今年大家是在忙什麼!!!」,這麼隨便。特別是Solo。原本最可以代表自己的東西,卻忽略掉了。

東京5/4→3/5Orz 

September 16 [Fri], 2005, 20:38
來了日本三天,毎天都調鬧鐘,野心勃勃想要六點就爬起來向薄霧中的東京街道説HELLO,不過起床時間,卻一天、比一天、還晩……

而且還宿醉。

Orz

動畫大師宮崎駿的博物館設在三鷹,總共三層樓的建築,緊鄰著井之頭公園。小巧的外觀,和小型模型,吉卜力美術館就像是一棟小型的動畫城堡。坐著專門接駁的小巴士到美術館,我和大凱子妹興奮溢於言表。一下車,迫不及待從袋子摸出一個月前託旅行社購買的門票遞給工作人員,換來一小張特製電影毛片入場卷,便跟著一大群來校外教學的小學生們一起開開心心入場。不過,跟想像中的吉卜力比起來,真正的吉卜力異常的小。

暑假的吉卜力,塞滿了帶著小孩的父母們、各地來觀光的遊客,空間已經不算太大,一擁而入的人潮讓館内更顯擁擠。各種展示儘管做的十分逗趣、新奇,卻顯得有些小家子氣,整個美術館規劃的方式太過於隨便,走個兩圈就把整個美術館看完,原來以為一代動畫大師的美術館,資料整理應是非常完善,毎一個動畫會有屬於自己的區域,要説是美術館,吉卜力倒像個供兒童遊玩參觀的小型別館。我們逗留最久的地方,大概是禮品販售處,1000塊台幣的龍猫公車跟2000塊的龍猫公車著實讓我們猶豫了好久。因為館内不能照相、龍猫公車又被一群身高不超過145的小人霸住,我們眼紅卻又不敢輕舉妄動,目丁著我們身邊的小人,在龍猫公車上跳上跳下,玩得不亦樂乎,我們只好拐彎去樓頂上看天空之城的機器人。吉卜力小歸小,但是機關重重,我們為了找龍猫和機器人,至少繞了十圈城堡,而且回來之後還發現,我們錯過很多東西。

Orz x 2

東京5/4→2/5博物館的偏執的序曲 

September 07 [Wed], 2005, 18:59
也不知道是為了想充當知識分子,還是培養文藝氣質,我們這一次旅行,莫名奇妙安排了一堆博物館、美術館。第二天去日暮里撲了空之後,我們到了上野去看昨天沒看到的科學館和美術館,儘管事後我也在思考為什麼那麼執著要參観這些平常其實很怕的化石和不太了解的書法特展,但是當時我們的確是逗留了好一陣子,胡亂研究還看到了其中一個佳作寫了ORANGE RANGE花的歌詞當成題材。Hanabi na ra

為了轉車到兩國,我們中午搭車抵達秋葉原,順便解決中餐。滿心期待到秋葉原見識傳説中的『御宅族』,一路上還在車上預測會和我們同時在秋葉原下車的『秋葉原系乘客』。可能現在『御宅族』的流行品味變了,大背包和粗框眼鏡不再是他們的必備裝扮,從抵達到離站,我們只遇到了一個身著軍裝、披頭散髮的歐吉桑對著我們唸唸有詞。我緊抓著可麗餅,夭鬼状地把可麗餅解決掉,拉著神經大條的大凱子妹,於是這秋葉原之旅,半個小時就匆匆結束了。

東京江戸博物館離兩國車站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一出站很快就走到了。東京江戸博物館其實是下町風俗資料館的完整放大版,難怪有資料館和博物館這種術語上的差別。對照館内展設傳統文物,公共設施設計的反而十分前衛,入口的手扶電梯像穿越時空的隧道一般,引領遊客進入古江戸時期。裡面不少供照相的道具,譬如轎子、挑水的擔子、人力車等,不過其實去中影文化城也玩得到。其中好玩的是一箱裡面裝滿三千兩等重的箱子,重歸重,大多人都能輕而易舉的將之舉起,至少在我看來,我是這麼以為的。輪到我的時候,我以不想破壞形象的姿勢準備輕鬆的舉起箱子(打死也不要扎馬歩,在那邊用屁股施力抬箱,NO!)沒想到,小小的三千兩馬上給我難看,讓大意輕敵蹲在地上的我左右搖晃變成了身後衆人恥笑的對象,還因此匆忙逃離現場。事後冷靜過後才發現,阿抬不起來就抬不起來,大家笑的那麼用力會不會太誇張了一點〜口厄

photoSTOP 

September 05 [Mon], 2005, 12:26

         /上野野猫池


東京5/4→1/5湊熱鬧的開場白 

September 05 [Mon], 2005, 11:46
日本的地鐵聽小白説看地圖很複雜,聽小K説坐起來很簡單,聽小灰説很貴。在心裡建設的層面上,我們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很認真地左耳進,也乖乖地不讓它從右邊出去,但是真正拿起地圖的時候,光是私營/都鐵/JR這三種不同的地鐵線還是讓我們在新宿駛附近像無頭蒼蠅一樣繞了半個小時。不過地圖看久了是會産生親切感的,車坐久也會讓我們覺得跟它感情越來越好,以至於接下來幾天,只要是車坐太久,我們都會漸漸失去身為觀光客該有的自覺,在日本乾淨又漂亮的電車座位上毫無形象暴睡。

到達上野的時間已經將近下午四點,博物館阿、美術館阿都差不多要關門,所以我們只好在上野公園的不忍池附近晃,晃了一圈環繞在不忍池四周的夏日古董拍賣攤,摸一摸逗留在不忍池旁的野猫。我們身上帶的現金不多,攤子大多時候都僅止遠觀,深怕一不小心作出什麼讓我們往後四天會很難過的事,幸好不忍池旁的下町風俗資料館有開,門票才三百日幣,我們便很爽快地走進夏天開放到八點的日版小型昨日世界。

資料館的一樓展示日式家庭室内建築和舊式糖果店,二樓展示古玩、澡堂等小型日式傳統文物,拉開抽替、櫃子,裡面也都逼真地放置了各種道具,如假似真模擬傳統日式家庭所有該有的細節,而且都可以伸手觸石並,完全滿足我和大凱子妹喜歡東摸摸西摸摸的不良嗜好。趁其他遊客都散到二樓後,就開始囂張地拿道具演起50年代的日本傳統婦女。這樣大概消磨了一個小時,我們這邊照那邊照,又晃到了附近上手町、アメ的市街,看一看時間也應該出發去淺草了。

其實在前往上野的途中,我們一直很不安,因為放眼地鐵和街道,全是身穿著夏日浴衣和手才令著小袋子的男男女女往淺草的方向前進,當時一直在想如果不早點跟著人群一起擠到淺草,可能再晩個一兩個小時,我們想擠也擠不進去了。雖然我們也並沒有抱著很大的期望要跟去看煙火,但是一看到那些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情侶們不停地從眼前晃過,想湊熱鬧的心情便在胸口熱情奔放,沒錯,我們應該要發揮我們觀光客的首要精神−湊熱鬧。

東京5/4→飯店抗戰 

August 31 [Wed], 2005, 13:14
新宿王子給我的第一印象,實在很糟。

明明網路上説可以check-in的時間從中午十二點開始,一抵達飯店,卻發現check-in時間其實是下午三點,最後在終於可以check-in進房放行李時,小到不能再小的房間還足足嚇退了我們好幾歩。短短的一個下午之内,這個稱四星級的飯店,居然同時造成了三個人的陰影→1.櫃台實習生開始恐懼接待、2.旅行社人員蒙受不白之冤、3.遊客沒有賓至如歸。

不過…這些陰影都不足為掛齒,如果我就此大受打撃的話,那大凱子妹可能永遠也見不到太陽。因為就在我騷擾櫃台小姐、旅行社人員的這段抗戰期間,有一件更壯烈的事默默地在新宿飯店角落的廁所上演了。

話説大凱子妹從小就很容易水土不服,在異國可以説是變本加氏C當大凱子妹已經忍辱負重地在飯店大廳廁所排憂解勞,兩個同是台灣人的遊客在門外,竟然沒水準的直敲大凱子妹的門,邊尖酸刻薄直呼裡面的人是不是懷孕了還是掉到馬桶裡,並喊著報警的風涼話。沒想到在出發以前,大家暗示日本人不友善的警告變成了一種諷刺,第一件在日本發生的鳥事,竟然是面對自家人。難怪在我興高采烈抗戰成功往廁所向大凱子妹喊話時,有兩個在廁所前排隊的人聞之色變,原來他們並不是急著上廁所臉爆青筋……

折騰了近三個小時,在McDonald(我們永遠的好朋友)解決了我們抵達日本的第一餐後,三點多,我們終於真劍開始我們的日本之旅−


東京5/4→...... 

August 31 [Wed], 2005, 13:10
一踏上東京的街道,我發現我並沒有出國的感覺,也許是膚色髮色相近的關係,日本似乎只是一個對我而言有語言障礙的國家。

表面上來説。

實際上,沒有一個地方對我來説是熟悉的,所以相對地,沒有一個地方對我而言能算得上陌生。

也是到了東京之後,我發現原來不是東京沒有距離感,而是沒有一個地方對我來説有歸屬感。
www.flickr.com
2005年09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psgreen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