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裝論 

2006年01月02日(月) 2時26分
新一年在家無聊渡過,最後變成整晚坐著聽叱吒的直播。

老實說,由始至終我並不像其他人一樣,如此吹捧這個所謂"最公正"的電台。沒錯在我年輕的時代,它曾經擁有很多好DJ,真的很有誠意去做節目。但可惜這已成為過去式。現在仍肯聽,只是因為情意結。

很意外的聽到克勤竟然在今年只得一張唱片的情況下奪得男歌手銅獎,而且還要在商台這個自命公正卻又經常排擠別人呎吹捧熟人的地方。但更叫我意外的是,他在頒獎台上說的一番說話。

一套西裝就是一套西裝,其實左改右改的本質始終一樣,始終很難吸引不喜歡西裝的人。不過,西裝也有品質的分別,如果有一日成為一件最好的西裝,那其他本來不喜西裝的人,有些也就會人云亦云的欣賞一番。

所以,如果藝術是完全為了吸引人而存在,就只有玻璃珠似的光滑刺眼,又能維持多久呢?真正的氣質,套慈禧太后身邊的宮女的一句說話,要像寶石玉器一樣,由裏往外都透出潤澤來,才算上品。

所以,文字能夠吸引其他人固然好,吸引不了也就是我學藝還未精。




前幾日的對今年的承諾: 2006年,繼續加油,靜靜起革命。 (記得喇小喵!!!)


註定的就逃不過? 

2005年12月21日(水) 1時16分
重看《煙花三月》,依舊惆悵。

但今次看完之後,我腦海中的焦點,竟落在一開始時李碧華的友人為此事偷偷找人起的那一卦上。

起卦的那時候,其實大家依然毫無頭緒,但這一卦已將他們的故事清清楚楚的暗示出來。時間,地點(方向),人物,情節,無一不應驗。真叫人有點毛骨悚然。

已經五年了,我也將老師教過我關於易經的東西忘掉了大半。那時候年輕,每星期一知半解地聽古人對易經每卦的不同演繹,也只能生吞活剝的記下來。到現在清楚記得的只有老師說的易經主旨:變幻才是永恆。環境不會靜止不變,所以我們也不能不變,只能順應環境的變化去作出最好的反應。

但是,如果我們有自主權,為什麼一支卦就可以將整個故事清楚地展示出來?如果一切都是一念而生就已經註定了的,那我們對自己的生命又該如何自處?

很久以前我就已經有一個想法,人生可能就像那些心理測驗的roadmap。當我們一開始踏進這個遊戲,儘管感覺千絲萬縷,可是無論當中的過程,抑或是最後的結局都已經有著數個(或數百個數千個?)固定的版本。我們可以改變的,只是當選擇題出現時你要選A or B,但挑選了之後又要順著對定的道路走下去。Roadmap並不是我們這些受遊戲規則控制的人可以改變的。

近來我常常望著我那隻清淨如舊的右手掌。由小至大,我常常被人說我擁有如此簡單的掌紋, 是”無憂米”的類型,一世不用做云云。小時候我總是不相信,可是讀了這廿二年書,如果硬頸不信邪,掌紋依然絲毫未變。最離奇的是,當年看掌的老婆婆的說話近年逐漸竟浮現出來。究竟我的未來是否一早就寫在手上?真是一個謎。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知道,究竟我選擇順應天意的A道路和背道而馳的B道路之後,結局又會如何?既然那只是一個已定的roadmap,應該可以推測出來也未可定。

可是以我如此愚昧的思想,一定想不出這個困局的答案。


聽前聽後 

2005年12月18日(日) 23時39分
一早已在mp3鈴聲網頁聽了幾句《情非首爾》,感覺不算特別,所以對這隻唱片並不算很期待。

但近來這張唱片鋪天蓋地式的宣傳,還說一碟可聽可看,所以最後還是yesasia訂了這張新碟。本來下定決心等新碟寄來我家才聽新曲,但我今日還是等不及了,還是從網絡下載來先聽為快。

聽完之後,一如以往,碟中最吸引我的永遠不會是Plug上台的那幾首大熱。但不能否認,今次十首歌很是連貫流暢,克勤的聲線和類似交響樂的背景音樂感覺一向非常配合。而且喜歡買他的演唱會cd的我,這次現場錄音更是非常吸引。很只可惜十首歌總欠點他唱《故事》般的激情,否則更能觸動心靈。

但要一個感情生活如此平穩的人去演繹這份悲情,應該很難掌握了吧。即使是我,現在叫我再寫那份患得患失的感覺,也沒辦法再如當年般淋漓盡致。所以,《韓夜不冷》這種浪漫調子,現在竟變成了最適合克勤的歌曲。這首歌真的出色得叫我想起我最喜歡的《藍月亮》和《一千零一夜》。

老實說,我的確是沒理由地偏愛他的歌聲。無論別人怎樣說克勤的技巧有餘感情不足,他的聲線卻永遠最能勾起我的思緒。歌詞太俗氣嗎,我覺得這就是他一貫營造的街坊感覺。畢竟有意境如守望麥田幸福摩天輪的,歌手卻只是為他人作嫁衣裳。但這份親切的俗氣,卻是克勤所獨有。

這張唱片的名字《演奏廳》果然取得好,用普通電腦speaker聽mp3已經如此有生命力,很難想像用家中的音響播放正版cd時的那種震撼。

如此逼切地期待收到一張唱片如這隻《李克勤演奏廳》,確實久違了。


真的如此大方? 

2005年12月11日(日) 7時06分
兩個深愛的中學生為了意外懷孕而相擁一躍而下,立即成為幾日的新聞頭條。

先不討論他們的行徑是否鑽了牛角尖,但雙方家長的大方反應卻令人深感奇怪。女方的家境複雜,養母對她管教比較嚴也可以理解,因為那總是別人的女兒,出了事她要負上責任。至於不同住的親生父親是否知悉女兒拍拖,也實在是一個疑問。所以女方懷疑自己可否到家庭支持,是一個合理的想法。但是男方呢?

據報導說,男方曾經帶女方回家,而他母親是一直知道兒子有女朋友的,還說感覺到女方有點不快樂。而且又說道母子關係非常融洽,事後更對記者說,女方有孕沒甚麼大不了,休學一年便可,還會買大一點的房子一起住或租屋給她住云云。還說要回兒子的學校做演講去叫同學不要輕易尋死。

諷刺的是,最後兩人就是選擇了死亡也沒有告訴雙方家長。如果他們一早就如此開通,又清楚準確地讓子女明白的話,那為什麼發生了如此大事他們卻沒敢作聲?答案明顯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家長一直強烈反對,對傳媒的說話只是馬後炮;二是兩代的溝通出現了問題,令上一代的想法不能準確地傳達給子女。

老實說,上一代的心意有時確實很難猜測,特別是在讀書時談戀愛這個課題上。相信沒有幾多個家長聽見正在讀中學的子女拍拖,能夠持著一個冷靜的態度去面對。通常的處理手法都是每日明罵暗諷地施加壓力,務求令兩人抵受不住而放棄。在這樣的環境下,你怎樣去說服子女,當他們闖下大禍之後,你們會無條件的提供協助?他們收到的訊息只得一個,父母就是盲目地激烈反對。

有時候,溝通需要主動的,特別是如果子女還未成熟的時候,家長也許需要更多的體諒,更主動的告訴子女你的立場 -- 反對歸反對,出事的時候你不會袖手旁觀的。

前言 

2005年12月07日(水) 16時40分
考慮了很久,我決定不用早前申請好的那個xanga blog,因為我不喜歡它的樣貌。我知道以我的性格,我會很快就厭倦那些我覺得不美麗的東西。所以即使語言不通,我也試著申請一個比較好看的日本blog。研究了好幾日,終於都弄懂了所有function,和將所有的日本介面改好。

其實,在我申請xanga的時候,已經想寫一點比較特別的東西,而不是只單單寫點生活感想就算,可惜我實在對題材又苦無頭緒。寫從前那些情情塔塔的小文章嗎,我也實在已經超齡了,無法重拾當年的情懷。寫點小故事嗎,我又未必有此恆心。所以一直為題材而頭痛著。

直到這一個學期,修讀了international relations,終於找到了下一個努力的方向。平日我在課堂上,寫的essay都是用英文,總是無法將心中所說發揮得淋漓盡致。所以突然興起了一個念頭 -- 用blog寫我對讀新聞後的感想,算是一個小小的思考鍛鍊好了。

我自知年紀仍輕,看世事仍不算剔透,但留下年輕時這一刻對世事的看法,將來回看應該會很有趣。雖然題目應該是非常嚴肅,但我借了王菀之的一句歌詞來命名來表明心跡。

這些文字也只是一個屬於我的小小把戲而已,請不要看得太認真。



p.s.由於這是日本blog,我不知道在comments的部份打中文會不會出亂碼,而我自己對付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在每個entry前加上了一段html碼 ,但我不知道comments可不可以這樣做。
2006年01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phyllis_star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