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森林〉 

2004年10月27日(水) 20時06分
我們將不會終止我們的探尋,
我們所有的探尋的終結
將來到我們出發的地點,
並且將第一次真正認識這個地點。

─T.S‧艾略特

他為他的光腳ㄚ感到抱歉,他剛踩過一片柔軟的草地,撒歡似的拾起枯樹枝揮舞著;他兜過爬滿青苔的噴水池,闔起眼佯裝躍過不存在的小河,直到他安安穩穩地降落在屋廊前,並且順勢將枯樹枝朝後一扔,讓潺潺水流帶走那份贈禮。
許多年後,當打地基的工人灌入第一道水泥時,會發覺那條隱形的小河正急湍的由地底深處冒現而出,帶著大量混濁的泥液,準備湮沒這棟未完工的聳天大樓,以致於整座城市的人皆被迫進化為一種半人半蛙的生物。
一九九九年的夏天,一個酷暑如常的日子,我和一票劇團同仁在大安森林公園中的舞台上排演著夜間的戲碼;我記得,那天晚上圈內所有吃得飽的或是吃不飽的小劇場友人都來捧場了,我坐在秋海棠造型的長椅上,將兩手拍得紅腫,直到發出黃昏細雨般的微弱聲響,那天,是我的二十歲生日。
我們在西曬的舞台上到處擺滿了寶特瓶,我跟瞎了一樣地到處踢翻那些裝滿了水的塑膠瓶,一時之間,癱瘓了公園附近的所有交通,甚至因此引來了警察們的關切(喔!他們竟划著浮筏)。
那時候我有一股奇妙的衝動,自腳底板整個兒地湧升上來,好像演出的不是我們,而是這座公園裏,牽著狗經過的老夫婦、脅下夾著滑板的國中生、共享著甜筒的情侶、衣衫襤褸的流浪漢等這些人。當時我認為自己只要再呼吸一下就會死去,就會“徹徹底底地”窒息了。那股無法抑止的情緒瞬間淹沒了我的腰際、胸臆、喉隙與鼻翼。
他很少說話,即使正值發育期的時候。他總是表現地如同常人一般,對著隱形的事物假裝看不見,包括一匹六腳馬、一對貴族的亡靈、一艄飄忽不定的鬼盜船、一名生了雙翅膀的老人,與一條沒有名字的小河。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oop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