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January 20 [Sat], 2007, 0:45
這裡不寫了。
大家晚安。

死狗。 

January 19 [Fri], 2007, 14:59
我全部都看見了,
不管是鮮紅的,暗紅的,粉紅的,
那隻狗狗躺在那邊所有紅的都噴出來了。
我看見賣炒飯老闆的眼神,
真的就是看見死亡的表情。
前面那輛比雅久大卡車轉了一個彎,
突然看見這幕我也抖了一下,
哎呀,怎麼會這樣呢。
彷彿聞到死亡的味道。
在我鼻孔裡散不開阿。

老毛病。 

January 19 [Fri], 2007, 3:11


筋肉人的初稿,
免不了又是無聊的中憲課產物。

說是相信我,但卻又做著不相信我的事情。
老毛病又犯啦。
老是這樣想要威脅我的,
老是這樣想要控制我的。
如果我不把你罵的臭頭一番,
又像過去一樣都聽不懂的。
果然每次都要我生氣才懂得阿。
不要再讓我生氣啦。
我也不想這麼兇的對你的喔。
可是你不要這麼的耳背嘛。

中憲。 

January 19 [Fri], 2007, 3:04



明天考中憲阿。讀讀讀讀阿。
好像上什麼課就會畫什麼圖的樣子。
說起來很害羞。但這還是我第一次去鹿港呢。
都讀了4年第一次去。
好像不管怎樣都會被笑。
真是遜咖。

今天FLASH不到半小時就檢討完了。
不管怎麼看都覺得系上快不行了。
是說也是我們這種人造成的就是。
大鼻孔別哭了,你這樣哭好可憐的。
我會好好補交。

喔,我想睡覺睡覺。

flash阿 

January 18 [Thu], 2007, 3:57


FLASH做到快發癲啦。
坐的屁股痛阿。
我真的應該要做這種低級動畫的。
這個我很會。
靠,地震。
媽...我會怕。

給我熱水。 

January 17 [Wed], 2007, 14:49
想說,沖個澡暖呼呼做什麼事都舒服。
衣服都脫了,全身都泡泡了,恩唉?
怎麼開到現在還沒個熱水阿。
那我...再等3分鐘好了。
我先..刷牙。

喔,真的會想罵幹。
事實上我真的就罵了。
沒熱水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昨天還笑科逼衰毛。
今天真的衰到家了。
豁出去給他死啦!
老娘沖沖沖沖沖,
雞皮疙瘩全部站起來,腳抖個不停,

恩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冷阿。
說是精神來了,但是也不要這麼激烈...。
看來上帝是站再圓圓那邊的,
妳要感謝good tv。
畫圖去。

bbc。 

January 17 [Wed], 2007, 14:18
昨天跟圓圓去伯特,發生了一堆蠢事。
大家掩護來掩護去的,其實不用這麼辛苦啦。
不過大家都是為我好,我知道喔。

然後阿,去了bc家,我喜歡妳高興的說話的樣子。
其實我有點擔心我這麼不能自己的笑這麼大聲,
會不會吵到隔壁的,但怎樣我都很開心。
所以哈哈大笑就放給他哈哈大笑。
我就喜歡聽妳說話哈哈大笑。

我喜歡陪妳聊聊天,
因為妳在聊的時候明顯很開心。
我也很替妳開心喔,
我的確有感受到那種-哇喔〜。-
棒呆了妳,的感覺。
ㄟ,我親妳不是愛上妳喔。
只是覺得妳真的是個好姑娘。

妳不要想太多,雖然裡面有很多複雜的成份,
恩,等等,是真的不包括愛的喔。
阿,算了妳都懂的。
總是這樣不用說妳都懂的。
所以我只是想說,我會有我的決定。
我會有我的堅持呢。

酒鬼。 

January 17 [Wed], 2007, 3:20
今天住在酒鬼家,酒鬼酒鬼酒鬼。
好像可以變成一個字這樣-酒鬼- 。
老實說我的心情複雜了起來呢。
複雜了起來喔。

圓圓不要吃醋,歹略特加油。
哪天你發生這種事情,
我也會這樣陪著妳。
就像妳陪著我一樣。

0116 

January 16 [Tue], 2007, 5:54
我沒有因此而比較不難過,我難過著,
我正痛苦的接受著這個事實喔。
我看著你打包我們的回憶,
我們一起去買的衣服,
一起去買的帽子。

買回來要煮的菜現在還躺在那裡。
刀子,砧板,碗筷。
原本你應該是要站再那裡背對著我料理晚餐。
我會幫你切切青花菜,削削馬鈴薯皮。
那些事情讓我們好快樂。

說好是要吃烤雞肉,因為我說要買雞肉。
但是那些還再冰箱裡都沒有被打開。
你會坐在我旁邊打電動,我沒有不要你打電動。
你會問我-北比,烤雞肉好不好吃。-
我會說好吃,而且吃得好飽。
然後胖虎看著我們吃飯他也會跟著吃起來。
我把腳放在你的腿上取暖。
我的腳老是冷冰冰,你的腳老是暖呼呼。
這些都讓我很痛苦。
這些好的讓我深深的沉下去。
但是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對嘛?

我並沒有那麼大的勇氣,
我只能拼命的想著你別求我,
你一求我我就會心軟,
然後我們就又會像loop一樣不停的重複播放。
可豬,妳說妳很少看見我這麼堅強喔。
除了對妳和對他。
抱歉,抱歉,抱歉呢....。
抱歉阿,抱歉...,抱歉。

我希望明天不要來,後天不要來,
大後天不要來,全部都不要來。
我想停在現在。就像一顆梅子一樣。

0116拍片。 

January 16 [Tue], 2007, 5:36


只睡了一個小時,
眼睛腫的超級噁心。
虧我淋浴的時候還冰敷過。

然後上工,讓k司機載著找路繞來繞去阿。
路痴,路痴,路痴。其實我也是。
所以我還是先省點口水別念他,嘿嘿。

今天ke用力的哭了,
然後我也掉下眼淚了。
不管立場如何,
那樣的場面都讓人痛苦。
這是讓人難受的創作。
就像深深的陷在那K暗裡出不來。
腫起來的眼睛又掉下眼淚。

這場島本那種,
-一瞬間看穿了似的口氣和眼神-
其實我已經有預設的對象和事件,
但到底有沒有表現出來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經歷過一些以後,
我更認真的覺得許多場次,
應該是由-現在的我-來演出會比較適合。
如果是現在一定更能夠抓住那時候的感覺。
但很可惜的是只剩下墾丁的場次。
沒關係,那些都成就現在的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