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ember 14 [Sun], 2010, 13:27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呐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那句话
注定我要浪迹天涯
怎么能有牵挂
梦想总是遥不可及
是不是应该放弃
花开花落又是雨季
春天啊你在哪里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漫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她来过
转眼过去多年时间多少离合悲欢
曾经志在四方少年装逑飞的雁
各自奔前程的身影匆匆渐行渐远
未来在哪里平凡啊谁给我答案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
我曾经爱过的人啊现在是什么模样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
改变了我们模样
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
我有过梦想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
只剩下麻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那满天飘零的花朵
在最美丽的时刻凋谢
有谁会记得这世界它曾经来过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
任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
抬头仰望着满天星河
那时候陪伴我的那颗
这里的故事你是否还记得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亲爱的

僅以紀念。

November 14 [Sun], 2010, 13:12
我們不知道將來回事怎樣.
我們之中也許會有高官老總也有在工地背著混凝土的小工..
我們也許會嫁給自己喜歡的人,也許娶了當初喜歡自己的人
不是事事都如你所想的盡如人意
你曾經深愛的女人,現在,也許躺在別人的床上
你恨她爲什麽當初沒有回望在雨中談著吉他的你
可是你卻不知道,那天,她回望著你,卻害怕被你發現

當初那個在你手下的小羅羅,任你欺凌著侮辱著
也許他會經過仇恨的煉獄終成蛟龍
懷著那份仇恨的烙印重新回到你的身邊

我們終會分散在世界的各個角落
在你和昔日好友吃著火鍋時
有的人會在富麗堂皇的五星酒店,說著冠冕堂皇的話
有的人會在工地幹著繁重的體力活
有的人會在為家事吵架
有的人會吃著泡麵加班
有的人會在燈紅酒穀過著糜爛的生活
那時你是否會想起穿著校服大聲歡笑的日子
是否會記起遲到沒有做值日的你們
考試之前亂了陣腳的你們
一起在廁所逃體育課的你們
還有...你當初迷戀的她....

人是會變的。

August 06 [Fri], 2010, 23:56
人是會變的。
我體會到了。
剛剛又跟她通話。
真的已經不一樣了。
我覺得。。。我們還是減少聯絡吧。
因為我不想到最後連一點美好的幻想都沒有。

考拉的第一次。。我的!!

August 03 [Tue], 2010, 0:34
亲爱的阿奈生日快乐
我尽量不坑。。。
第一次的SK扔给你了。。。
摊爪
于是此文主SK,H不H那是未来的事。估计会有SA。
雷的姑娘出门随意方向拐弯。
(噗。。。你自己說的哦!!你的第一次扔給我了。。我勉強接受好了~~)
這是臭考拉的第一篇SK的文。。。雖然天天在那抱怨弄的我很不爽。。。=333=
但是我要在她寫完之後我再爆發吧。。畢竟我還是不想讓那GN給我留個坑的~~~
還有。。考拉你看到表生氣哦~~嘿嘿~為了效果~我今天感動了。。。別管你是虛情還是假意我都感動。。
你不找到是什麽事?你說你信任我啊!!被人信任是最重要的了~我討厭猜忌!~~我們沒有必要說謊嘛!!那種低三下四的行為不適合我們!!~~
然後你要快點寫啊!!不過。。。你還是就先繼著別人吧。。。我沒有關係的~等你有空再寫就好了~
我溫柔吧!!~~~吼吼吼吼吼~~~

=====================================
第一章

二宫和也拖着行李下来的时候,火车站门口的校车早没了踪影。
手里的游戏机在人群的拥挤里,被手心的汗包裹的滑手的很。一个没握住就掉在了地上。然后扁平的机器就被许多脚踩住然后再放开。
等到捡起来,外表已经损坏的看不见原样了。
心里就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本地的出租司机明显是欺负外地人,看着那了一堆行李就抬高价钱。等到到了校门口,裤兜比脸干净。

“大野智,你是干什么吃的了。”到了校门口,就看见那个人站在门口,身边的老师吹胡子瞪眼的好不滑稽。
“我让你去接个人,你给我接到哪去了啊!”掐着腰就和个活圆规一样。
二宫想着想着就笑出来了。
然后眼前的几个人视线就转过来了。
那个活圆规就走了过来,嘴巴长得很大,话很多的样子。

“这位就是二宫君吧。令尊特别嘱咐了我。我本来是派了学生去接的,结果你看这。。。他。。。”既要表达自己的歉意,还要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这个老师是还要怎么样。
“没事。麻烦把出租车费报销一下。”把手里的单子递给老师,行李就自动的被身边的大野智拎起来,然后终于进了校门。

“抱歉。”
“没事,反正我也到了。”何况有没有人接还不都是一样。
眼前的拖行李的那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主动对人亲近的人,又何必找他人麻烦,欠别人的人情。这样想着,脚步跟着那个人前进着。

“到了。”刚走进宿舍楼,肩膀就被人狠狠撞到。前面的大野智仿佛没有感觉的继续前进。
只好揉着生疼的肩膀走进宿舍。
“好了,这就是你的宿舍。我是你的新生辅导学长。有什么不会的问我就好了。”放下手里的钥匙。人就走了。
行李孤零零的躺在门边,屋子里是一些腐朽的味道。

书包里的游戏机上还是满是脏污。
可惜了呢。拿着游戏机这么想着。还是没能掏出来。

然后大概收拾了下宿舍,行李箱里没有什么东西,不过几件换洗衣服和些随身物品。
左右收拾起来不过半个小时就做完一切。
脸和裤兜一样干净呢。托着下巴盘着腿坐在凳子上,灰尘悄悄的落在裤子上。屋子里安静的很。

然后屋子里那些腐朽的味道逐渐被一些奇怪的味道掩盖,呛鼻的味道开始在屋里蔓延。
“咳咳。”二宫打开窗户,看见楼边窜过的几个身影。
门边已经看见了微弱的火光。
“不是这么倒霉吧。”这样想着拿起收拾卫生的抹布捂住嘴巴,猛地打开了门,眼前就闪过了一道白光。
“哈哈哈,新来的新生好风采。”拿着相机的男生这么笑着说道,然后脚边的生火机被踹开。
“不想被曝光,就到摄影社找我吧。”

手边的抹布被拧成一团。
这要是那个人的胳膊多好,往死里拧。。。
抹布被扔在地上,嘴边还是抹布的味道。
说不出来的郁闷。

第二章

“学长,那个,请问我的新生辅导学长是哪一位??”不知道名字,看得最多的不过是那个人的背影。
“你??等下。。。”被询问的学长翻着手里的册子。
“啊,二宫和也君吗??你的新生辅导学长是大野智君,他现在应该在学生会办公室的休息室里。敲门进去就可以了。”顺着学长指的方向,二宫慢吞吞的前进。
“学长?”推门进去的时候,屋子里的人睡的还很香甜。于是坐在一旁,盘着腿,看着那个人。

“你在看什么??”没有看的多入神,门边的人说话却让自己突然惊醒了一下。
“翔,你来了。”沙发上躺着的人揉着眼睛坐起来,脸上还有睡觉的压痕,一道道的红晕。
“新的学弟??”倚在门边叫做翔的那个人,手里的资料指着自己。
“谁??”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揉着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脸上表情微微扭曲,完全是没有见过自己的模样。

“学长,是我。你刚刚接过的新生,二宫和也。”心想着没有把游戏机给这个人看真的是太好了。
然后走近,方便那个人重新回忆。
“哦。。。”明明还是没有想起来的模样。
三个人姿态各异的或站或坐的在房间的角落里互相望着。
都沉默的等着主角讲话。

“好吧,我刚睡醒。二宫君,对学校的感觉还不错??”那个人继续摸着脸上的红痕,究竟有没有想起来自己,二宫现在已经不管了,只要能拿到自己丢脸的照片就行。
于是保持着盘腿的模样,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那个人啊。”大野智摸了摸下巴,还在继续摸着脸上的红痕,抿了抿嘴吧。
“他既然叫你去,那你去不就好了。”大野智摊手表示自己毫无对策,睡眼朦胧的指着门口的方向。
“你若是不知道摄影社的方向可以问翔,他是学生会干部,对学校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说罢,做了个请的姿势,人便倒在了沙发的软枕里。

“走吧。”随手把资料放在休息室的桌子上,那个叫做翔的人领着二宫离开了这里。
“反正资料是送到了。你顺着走廊到社团工作部,然后拐个弯就看见摄影社的教室了。”说罢,那个学长就要离开。
“学长。”二宫抄着裤兜,平静的叫着。
“什么??”眼前的学长回头看着。
“学长。”
“嗯??”
“学长。”
“你想说什么??”
“学长。”
“。。。。。”

“你学长在休息室里睡觉,我才不是你学长。”领着他前进的那个人在前面嘀嘀咕咕的发着牢骚。
“我没有拜托学长帮我啊。”
“但是你这么叫不就是在告诉我要有学长的责任感吗?”
“没,就是单纯表达我的疑问。”
“什么疑问。”
“学长尊姓大名?”
“樱井翔。”
“好名字。”
“过奖过奖。”

两个人停在教室门口,里面就传来了愤愤不平的声音,然后教室的门被猛地推开。
二宫和樱井连忙往后退了一下。
一张满是怒气的脸擦肩而过。教室里呆立着几个人,地上洒满了曝光的胶卷。

第三章

“于是你们俩就回来了??”坐在休息室的大野智喝着茶,好不自在的样子。
对面坐着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反正摄影社的人既然说是胶卷已经被全部撕毁了。而且也保证以后不会再犯。那也算是圆满解决了。”大野智放下手里的杯子。
“招新社员进社也不是这么个方法吧。”樱井玩着手里的资料。
“这资料你看了没??我估计你还没看吧!”
“嗯。”大野智毫不客气的承认了。

“前辈,要不要我帮你拿着。”二宫和也跟在大野智的后面。看着资料夹在某人手里打着几个360度的转转,就有点担心。
“好啊。”前面的大野智不客气的把资料扔给后面的后辈。
“。。。。。。”我就是和你客气下。二宫和也接过资料,没好气的心想着。

“作为答谢,请你吃饭吧。”前辈请客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好啊,那就多谢学长了。”心里这么想着,然后加快脚步跟上前辈。

“。。。。。。”
“怎么??你放心好了。我那的钱足够咱俩吃的了。不会霸王餐的。”某学长拍着腰包。
“学长。谢谢你。食堂,嗯,也是好地方。”丫的你全家吃食堂能花几个钱。心想还好把钱包扔在宿舍里的某后辈这么想着。

“你要什么??”
“学长先点吧,我还不知道什么好吃。”
“那我来个麻婆粉丝吧。”
“那我要个麻婆包子。”

“稍等哟。”窗口的一张笑脸一闪而过。
然后两个人坐在一边,看着桌上的苍蝇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搞定。”
“两位久等了。”那个在窗口闪现的笑脸显出来。
“为了答谢两位今天的光临,小店特奉上麻辣全餐。”笑脸奉上一盘子的麻婆美食。
还不知道姓名,就暂且称他为笑脸好了。
二宫心里这么想着。

“相叶雅纪,麻烦你能别拿卖不出去的东西糊弄人行吗。。。”旁边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个男生。
侧脸,感觉好熟。。。。
二宫托着下巴想了会,才想起来这人居然是那个冲出摄影社的满脸怒气的男生。

“润,你也来吃吗?!”笑脸,猛地扭过头来笑的更欢腾。
“免了。今天没提前吃胃药。”
“好可惜。”笑脸摊着手说道。

“相叶雅纪,你又用剩下的饭菜招待客人?!”同样的话在身后猛地响起。

師傅在BO上叫我小可愛了。。

July 30 [Fri], 2010, 23:09
我受不鳥啊。。
我已經不小了
眼看就是大齡剩女了。。
(哎、、又開始想要結婚了。。都怪三胖子!~~《←我57の村長》)
這是我厚著臉皮要的簽。
呵~有時候厚臉皮也能成就一番事業呢。。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lillian77
  • アイコン画像 誕生日:7月28日
  • アイコン画像 職業:大学生・大学院生
読者になる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これは超~~級大腐女的小窩兒
大本命是
萌翻了的CP是:大宮SKと櫻葉。
副本名是Kinki還有V6

本人單身。樣貌良好。微M氣質。
誠待有錢有權樣貌同樣良好男士騷擾。

能想出奇妙實驗逗我開心個字普通高就好笑顏很治愈high tension也沒關係最好有家族事業。
ドS也沒有關係因為我是M。最好sexy美色動人會做一手好菜。
會彈吉他會唱歌進軍Hollywoodゲーム要玩得好傲嬌也沒有關係。
能釣魚會畫畫捏小泥人兒字寫得好看手長的完美即使是沒有言語也能感受到我的愛。
最好會播新聞色迷迷也沒關係表情豐富學歴要高要戀家。
就先這樣。想起來再添上。
2010年11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メール

TITLE


MESSAGE

ヤプログ!こうこく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fake watches
» 僅以紀念。 (2011年08月10日)
アイコン画像bedding sets
» 僅以紀念。 (2011年08月09日)
アイコン画像pillows for couch
» 僅以紀念。 (2011年08月09日)
アイコン画像fake watches
» 僅以紀念。 (2011年08月05日)
アイコン画像gxwatches
» 僅以紀念。 (2011年08月05日)
アイコン画像
» 考拉的第一次。。我的!! (2010年08月07日)
アイコン画像百合
» 考拉的第一次。。我的!! (2010年08月04日)
アイコン画像百合
» 師傅在BO上叫我小可愛了。。 (2010年07月31日)
アイコン画像阿捺
» 於是我開始追憶。。(1) (2010年07月31日)
アイコン画像阿撇
» 於是我開始追憶。。(1) (2010年07月31日)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
http://yaplog.jp/lillian77/index1_0.r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