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挂在嘴邊

June 20 [Thu], 2013, 12:39
婚算是結了,但京陽心頭的那根刺還在。新婚之夜,僅僅因爲我家人把屋裏的牆弄葬了,他就對我大吼大叫,我嚇得趕緊把牆擦幹淨。可他還是罵罵咧咧,我頂了兩句,Embroidery patch is a kind of Art 他就讓我滾回娘家。我們的爭吵聲驚動了公婆,他父母勸了又勸,他才偃旗息鼓,不再吭聲。
婚後沒多久京陽就來鄭州打工,我則回娘家住了幾天。後來我病了,渾身不舒服,耳朵流膿。我媽給京陽打電話,但他漠不關心,語氣冰冷地說:“妳給我說啥,我又不是醫生。”當時就把我媽氣得臉色煞白,我心裏則跟刀紮壹洋痛。 2009年春節,我、京陽的嫂子,還有另外兩個朋友在壹起打麻將。他嫂子的小兒子壹直在壹旁鬧人。麻將也打不成了,後來我們就散了。可誰知剛跨進家門,京陽就扇了我壹耳光。我被打得莫名其妙,當然不願意了,就問他爲什麽打我,可他說出的理由更讓我委屈。他說:“妳就知道打牌,沒看見小孩在哭嗎?”我想不通,孩子是嫂子的,又不是我的,嫂子也在打牌,難道不該她管嗎?
後來我哭著跑了出去,不敢回娘家,怕爸媽擔心,等心情稍稍平靜後,我又拐了回去,可是家門已經上瑣。我讓京陽開門,他卻向我提出離婚,還逼我寫下聲明,說將來我尋死覓活和他無關。冬日的夜晚天寒地凍,但我的心更冷,我說:“妳不擔心我,難道連我肚裏的孩子也不擔心嗎?”
鬧騰了壹夜,我的心也死了,第二天我們准備去民政局離婚 ,但在家門口被他家人給勸住了。他爸說我們太不懂事,怎能把婚姻當兒戲,說離就離呢。當時我們結婚也就兩個月,其實我心裏也舍不得放棄。而京陽迫于他爸的壓力,也沒再堅持離婚。
但之後“離婚”兩字就常常被京陽挂在嘴邊,壹點小事他就吼我,讓我滾,要離婚。每次我回娘家,他從來沒說接我送我的。每次我讓他去接我,他都極不耐煩地說:“妳想回來就回來,不想回來就算了。”
去年5月老家收麥。因爲之前我堅持退婚,我媽本來眼睛就不太好,當時極度傷心,把眼睛給哭瞎了。我家幾畝地都靠我爸壹個人操持。我心疼父母,想讓京陽去我家幫忙,可他執意不肯去。想想這幾年自己過的日子,我再也忍不下去,就和他吵了起來。當時他就給我爸媽打電話,嚷嚷著讓我爸媽把我接走,說‘恁閨女我不要了’。我爸媽沒理他。他又叫來我表哥,然後就在表哥面前將我好壹番數落,瞧我這兒也不順眼,說我那兒也不是。
他埋怨我花錢大手大腳。我們在鄭州租房住,房租、日常生活開銷,再加上花在孩子身上的費用,壹個月1000多元,這算花錢大手大腳嗎?而且每筆錢花在哪兒,我都清清楚楚記在本上,可他還是不滿意。他責怪我每次回家都要給我爸媽錢。我爸媽生我養我,難道我不應該孝順他們嗎?而且他哥有病,平常逢年過節我們回去,不僅要給他父母錢,還要額外給他哥壹些錢。對此我從來沒多說什麽。他給他哥錢就應該,難道我給我爸媽錢就不應該嗎?
那天,表哥該說的也說了,該勸的也勸了環保袋,可京陽還是堅持要離婚。後來表哥走了,我也跟著回了娘家,那時我懷著小兒子已經四五個月了。依舊是在旁人的勸說下,後來這事又不了了之。
  • URL:http://yaplog.jp/lemon25/archive/5
Comment
小文字 太字 斜体 下線 取り消し線 左寄せ 中央揃え 右寄せ テキストカラー 絵文字 プレビューON/OFF

不正な自動コメント投稿を防ぐため、チェックボックスにチェックをしてください。

利用規約に同意
 X 
禁止事項とご注意
※本名・メールアドレス・住所・電話番号など、個人が特定できる情報の入力は行わないでください。
「ヤプログ!利用規約 第9条 禁止事項」に該当するコメントは禁止します。
「ヤプログ!利用規約」に同意の上、コメントを送信してください。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lemon25
読者になる
2013年06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