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 放羊的孩子在散歩 

October 10 [Mon], 2005, 23:55
今天的第一站是葛西臨海水族館。




一開始我們順著電車路線一路坐到舞浜,望向迪士尼的童話建築半秒才又馬上跳回電車內,倒退了一站回去,確認這次真的沒失誤的就是這塊企鵝游游游鐵板站標。連陽光曬上的角度都剛剛好,感覺真的很棒!





雖然路程遠的、太陽曬的,嘎阿阿阿阿,我很想大吼才怪!(雖然也真的一路上『遠、好遠,渴、好渴』類似言語連發好幾回)我內心還是充斥著幼稚兒童的愉ス.......原來虐待海底生物的水族館也是我的罩門之一??是説我一看見映著藍的透明建築和背景漂亮到不像話的海平線與風帆,好像就不可克制的『哀love啾BABE』了噢.....XPP。

不過,室內和室外設計落差未免也太大了吧!超——普通。害我們一時之間不曉得這棟建築物內心是在貧窮什麼?雖然説一面對透著螢光的海藍、穿過天窗的陽光和五百打短腿小人的滾過來奔過去,我還是一不小心又♥♥♥啦XD






接下來就在渥的一句『要不要去木更津?』我們臨時起意的跑去了木更津〜
禮拜二有可能是木更津的公休日!(?)除了我們,一個鳥人都沒有(到現在還沒解開謎團拜託你了金田一)



其實對於木更津好像沒辦法說出什麼....?完全的聳肩。

木更津的一切都有著自然怡人的色調,不是我能用什麼小橋流水色彩繽紛之類花言巧語來形容(好 吾承認其實是吾沒那個能耐)。みまち通り晃個十遍/混入當地課外教學生/貓眼NYA主線&最後冒失with大蛋狸句點合照。當晚回到飯店後和大寶心裡都滲出了無限的滿足感,冒出就算現在就回台灣也沒關係那種認真的無遺憾。


嵐!! 

September 29 [Thu], 2005, 23:54
難道我不懂什麼叫挑重點嗎?
(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當中

嵐! 

September 29 [Thu], 2005, 23:52
票上寫著請五點半還是六點半到場...,嗯,這個時間,未有J家演唱會經驗的我們還在電車上:「遲到很尷尬吧....」的乾開玩笑(不,其實還有生哆來A夢的氣),驚人的是在電車上一路表面鎮定的大寶兒一到站,妙齡身軀竟然突然爆發性卻又附有技巧性的突破原宿交通阻塞的女人海(我想要是普通有那個氣勢人生根本就不會有障礙...)還有餘裕回頭對我放話:「你怎麼還那麼悠哉阿我不懂!!(竟然半怒)」我才覺得你走那麼快我們會走散咧!

事實上,我們到的還算早,而且還荒唐的早進場在那裡乾坐乾聊看著空著的椅子慢慢被填滿...(知道自己為什麼買不到周邊嗎?)

接著,燈一暗下來,只買了扇子搧風的我們馬上就後悔了
手燈一片螢光色真的很漂亮

我從演唱會之前就不安著的事也分毫不差的發生...。就算是梯式坐位,179硬要擋到身後的人還是極有可能,悲慘的是,我回頭想偷喵受害者面目――小‧一‧生‧(雷劈)不要臉上帝!你說這是對的嗎對的嗎對的嗎??看個CON有必要把我搞得整個憂鬱嗎?!!於是演唱會開場前十分鐘我一直處於無法自制的不自在型態,都過了半場後我才發現,X!因為是斜看舞台,犯人根本就是毫無知覺一直拿著扇子打前排日本歌迷頭的大寶不是我!但由於之前憂鬱太久還是感到稍微憔悴...XD

7.30 → 1日2 

September 09 [Fri], 2005, 23:49
夏天的空氣驅散了糾纏吾心的衰鬼。





日本空氣吸入鼻腔其實和台灣或紐約的沒什麼差,沒有帶來太多的異國感,我對他的不熟悉就像我對台灣的、紐約的相同,大概是自從搬離後流浪漢心情一年一年滋長,歸屬感缺乏著缺乏著缺乏著相對的就無法再生產出更多的陌生,類似那種的心情質地。所以地圖塞手裡,我們第一天開始就天天模仿日本人在電車裡睡完昨天欠的。(本地人精神進駐!姆哈哈!)







7.30 1日2



『快、快、快!』下午三點,心痛磨掉了整個早上我們以大寶座右銘"CHOP-CHOP"速度競走出小王子。阿哈哈哈哈,沒兩三步噢YEAH那可不是城南叮噹的大頭翔在對街嗎?兩個人邊走邊碎嘴太醜了不要照算了吧(←結果最後這些化為十萬個騙肖),電車橋下聚集的是紙箱建設很優的流浪漢,可以聞到一點尿騷味,路邊彷似花街的小巷居酒屋滿排在光天化日下看起來也異常正派,然後電車它太為難人我們搞懂、登上、直駛上野、拍下歡樂日本行第一張照片〜



跳下電車,我們探索的切過上野公園前往不忍池,路上全是浴衣男女生、耳旁全是大寶猶如悲劇英雄的壯烈抖音:「天阿日本全都是正妹〜〜〜」雖然夏日祭結束後的隔天他就嘆息他是被浴衣蒙蔽了雙眼.....。



我們在不忍池旁摸摸有裝可愛心機的野貓,小逛了擺的很跳蚤市場實際上只釣好野人的古董祭,沒有虛度光陰的繞著不忍池走一圈感受那些荷葉的美麗,畢竟一個害怕imaginary苟機啦,一個恐懼imaginary鯊鱷魚,兩個都恨湖泊,於是沒多久就晃入旁邊因夏祭延遲閉館的下町風俗資料館了,然後聽館長老伯和婆婆親切的喊歡迎光臨接著非凡自然的接手替還在『uh....』的我處理掉未完食的冰品XD。從一樓晃二樓,爬完高澡堂,抽完大吉籤,COS完木屐雷神,開過所有可以開的抽屜,要發表的感言是,這裡最陰森的,莫過於他的江戶茅廁了。是説。古代人一定很容易膀胱發炎因為天天都有陰氣襲屁對吧?(你大頭)

7.30 → 1日1 

September 03 [Sat], 2005, 23:47
凌晨兩點。




和大寶從小睡中爬起,拖著行李前往機場,一路上鬼搖頭音樂、一等一死寂、和摔的翻天覆地3貼車禍街道。原本以為機場有可能也只有我們和少數旅客龜龜在那辦手續−−的相反。機場裡充斥著呼呼哈哈的聊天聲,沒睡的死小孩,忙碌整隊但團員們臉上都一付『幹嘛阿』的旅行團,除此之外好像還碰見了似乎要去Fuji Rock表演的Tizzy Bac?




But I'm still UN清醒。




登機後,我狂風暴雨般的陷入深眠,就在我睡的像個死人之時,華航空姐溫婉的推著她的小推車走了過來聲音卻是隻GOJIRA:「小姐〜小姐!!吃早餐!」一般言語對我來說不痛不癢,普通來說也應該會就此算了況且凌晨五點是要吃什麼鳥!但不、這世界沒有尬的。那位空姐竟然開始蠻晃俺到腦溢血???!假設不使用誇式法 →吾全身被空姐畢生吃奶力氣撼動內心七點二級土石流。於是我勉強閉著眼睛幹掉了小餐包後才繼續睡。稍後,回收餐具時,空姐拎了拎我的餐盤、皺了下她修的很帕妃喀的眉毛,嬌柔的斥嗔:「嗯〜?是誰這麼不乖〜?都沒有吃完〜」

 

......華航空姐確定都是衣冠禽獸這件事,大家.....大家都知道嗎?


  


我們大約九點抵達成田機場。出關後,搭上木利津巴士,一直到新宿站大寶都在補眠,我一路看風景,數度自以為『到了!就是這裡了吧!!』沒想到這句話在心裡想了兩個小時、兩百遍後才變成事實,好白爛。下車後眼前就是KEIO百貨,我們拖著行李在歌舞技町附近的路來回了好幾遍問了路人才找到王子飯店。



咖咖咖咖它四星級才有鬼拜託!



飯店CHECK IN錯亂,狀況不明,英文不通,沒結論,換房,浪費了幾乎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兩個也漸漸屎相罩面,那位飯店實習生也漸漸露出了被凌虐的表情(xDb),然而,就在這一切的途中,我丟下了大寶病變廁所,結果在廁所碰到台灣人在門外猛開玩笑猛敲門,心情頓時從烏雲籠罩怒成閃電霹靂(理智呈現:!轟凸_凸轟!)



AND是的。就是這樣。



我死心了。



向命運低頭了。



今天我就是衰鬼上身。



今天我不會快樂起來。



噗。 OrZ=3  ←沒必要的開自己玩笑

東京日程 

September 03 [Sat], 2005, 23:27
7.30



9:00 am 成田機場



新宿/ 新宿王子飯店



上野/ 不忍池(古董祭) → 下町風俗資料館 → 上手町 → アメ横



浅草/ 隅田川花火大會 → 仲世通 → 浅草寺雷門 → 五重塔




LUNCH: McDonald's + GRAPE FANTA

DINNER: 大阪烧 + 冰煎茶 + 麻糬串烧 + 人形烧 + 冰
宵夜: 啤酒

購: 扇子X2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lefty
読者になる
2005年10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