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9 11:16

July 29 [Tue], 2008, 12:16
嚴重的不在狀態。
可能又是血糖不夠吧。
你今天有記掛著我嗎?

你是一個喜歡閱讀的人。
我想,那麼,如果我有甚麼想告訴你,而我又那麼的不擅言詞。那麼,或許,這樣子我反而更能告訴我心裡想的事。

我想我現在還是有點不安吧。
從小我就是一個容易不安的人。
很想父母稱讚。很想朋友不討厭我。
很害怕自己一無所有。
越是這樣,慢慢懂得讓自己放開。覺得甚麼其實都不太重要。告訴自己很多事情都不重要。於是沒有了競勝心,沒有了慾求。
甚至,一無所有,反而比較輕鬆。

只是內心,我想,還是像玻璃一樣脆弱。
很久以前,我寫過一首詩,說,櫥窗裡有一個翠酷I玻璃娃娃,踮著腳尖站,站得很累;她的眼淚,結成像細砂一樣的水晶,只是,都沒有人發覺到。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這樣的我,會一直讓你擔心吧。
從前我想,不懂得愛自己的人,有甚麼資格讓別人所愛?

我的不安,於是我想,在這個還很起始很幼嫩的時候就這樣子告訴你我心裡的事,是應該還是不應該?
我與你開頭所認該我的,或許,有很大的分別。
你為甚麼會喜歡我呢?
在這樣的階段,你願意接受全部的我嗎?

於是,我給你寫信了。
在這裡。

你累了嗎?
你有好好吃飯嗎?
你在看著我借給你的書本嗎?

想念你。

July 30 09:16

July 30 [Wed], 2008, 10:16
我很想你。

一大清早我就想,你有給我回覆電郵嗎?
早上還沒有電腦的時候,我的心就對著空氣說話,一句句要跟你說的話,就這樣跟空氣浮動溜走。

今天有點累。
其實每天都有點累。這裡的空氣有點涼涼的氣味,就像是秋天的感覺。儘管溫度計標示的是三十六度。
空氣就像人體的溫度,我這樣想。就像兩個人相擁時的熱力。
人懶洋洋的就是不想動。

可是我會加油的。
昨天的鹽燒三文魚頭真的很好吃。特別是,舌頭與鹽粒交錯的時候,感覺,難以言喻~
想起就覺得口水直流了~

July 31 00:03

July 31 [Thu], 2008, 1:03
在下班的時候,沿水塘邊散步去了。
清清涼涼的。有點風,有點燈。口腔裡嗅著淡淡的鹽味。很是舒服。
不知道是否有一天我可以和你一起在這裡散步。

今天經過新八佰伴的時候,知道它快要結業了。
客戶今天跟我們說過,八月一日它便要搬到別處去了。
於是,在裡面逛的時候,我很不捨得。
我想,我是挺喜歡那裡的吧。
從前到澳門的時候,總會買很晚的船票。於是,等船的時候,總會到八佰伴逛逛。

小時候,最愛就是逛屯門的八佰伴了。我還記得從前地下那一層有夾糖的舖位。還有很開心的food court和超超。
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還有荃灣的八佰伴。沙田的八佰伴。
我很不捨。

兩年前來這裡的時候,在櫃子裡看見過漂亮的black stone。就是nana裡他們抽著的煙。
我多麼的想給你帶一包當手信。
只是,在賣煙的櫃台轉了一圈又一圈,原來,沒有了的就是沒有了。
其實我是很失望的。
只是,沒有了就是沒有了。

今天在街上,某一個位置,電話突然震動起來。
我欣喜,第一件事就是想給你打電話。
昨天晚上你等得發傻了吧?
謝謝你~

很想見到你,跟你說很多很多的話。
你現在睡了吧? 有沒有記掛著我呢?

July 31 09:34

July 31 [Thu], 2008, 10:34
每天早上起床,總有點沈。空氣是清清涼涼的。

今天是七月的最後一天了。
我很喜歡的夏天很快就要過去了。

每次覺得這樣子涼涼的,就好像夏天快要過去了。不知不覺就會有點愁意。
可能我是有點害怕的,涼涼的感覺。有點像"甚麼都要消失了"的感覺。
雖然我知道..全都是心理作用。根本,空氣一點不涼。

今天夏天,最少要陪我到沙灘一趟,好嗎?

July 31 16:18

July 31 [Thu], 2008, 17:18
剛剛和老闆午飯,頭又開始痛起來了。
我想,我還是沒有甚麼努力的衝勁。

有時候,總會想得過且過的。雖然,在大部分的時候都很想做好自己。

下雨後的天空很藍。

來到這裡以後有點反常。
怎麼說呢? 可能有些空洞吧。
盡是想吃甜的東西。也不是說"主動"的想吃甜的,而是看到甜的食物便有想吃的感覺。於是我的同事跟我說,其實我骨子裡是喜歡甜食的吧? 於是我跟她說,可能是相反,也就是說,好像很喜歡甜食但骨子裡並不是。只是剛好這幾天比較想吃甜的吧。

還是很有想得過且過的感覺。
我覺得很累了。

想吃木糠布甸。
瑪利餅淡淡的甜味在口中棉棉的感覺。

想起荃灣有間餐廳的木糠布甸很不錯。
好吃的不是甜味,而是它幸福的香氣。
彷彿很甜美的感覺。從心裡蔓延的感覺。
下次我們一起去吃吧~

我覺得我不懂的,比從前更多了。

Aug 1 10:27

August 01 [Fri], 2008, 11:27
想聽張敬軒的櫻花樹下。
晚上電視都在播這一首歌。

到北京的時候,街道園野滿滿的都開了花。
北京的花和香港的一點不一樣。
都是沒看過或很少見的品種。
我樂得很,就一直拿著相機拍拍拍。
我不懂得分梅花和櫻花。總覺得梅花該在更冷的時候盛開吧? 或許是這樣的,我想。
可是說櫻花該是開在樹上的吧? 我看見的卻都是矮矮的灌木。
是灌木的話,總不能說是"樹下"吧? 頂多也是在樹旁吧。
可是還是美美的。目不暇給。
那個時候我還在想,不能到日本看櫻花,在這兒看到的,夠了。
我想,我還是個容易滿足的人。
擁有的,我珍惜,也就足夠了。

有一個願意了解我的人,此生何求?

雞蛋花也是美美的。
澳門客戶的大樓下有一排雞蛋花樹。葉子冊酷I,大大的。
白瓣黃心的雞蛋花,散落地上。
我想,行人都是惜花的吧? 地上的花兒,一點沒有被踐踏過的痕跡。
每天我都望著新落下的花兒。
美美的。
雞蛋花的花瓣,是一瓣踏一瓣的。好像用機器倒模出來的一樣。
在樹上掉下的話,花兒會否像竹蜻蜓般旋轉呢。
我這樣想。

頭髮很長了。我很喜歡。
可是也是時候要修剪了。我心癢癢的。

今天晚上便回來了。
你記掛著我嗎?

Aug 4 10:35

August 04 [Mon], 2008, 11:35
今天的腰椎痛得很。我想我真的太沒用了。

於是我想,或許我應該多做點運動?
可是想著其實並不知道有甚麼運動是我想做的。
跑步是不適合我的,雖然,我常常想試試去跑步。還買了跑步穿的背心。
打羽毛球吧?或許。可是要等政府的免費月過了後才租得到場地吧。
壁球也是。雖然,每一次打壁球我只有拾球的份兒。

上一次我有問過你會否有興趣做gym。其實是因為媚媚與馬高建議我們一起做gym。當然還沒有問我就知道你的答案了。
可是如果真的做gym的話,應該可以逼迫我努力做運動吧。
雖然其實,真的有點貴。
只是,有時間做gym的話,用來見著你應該更好吧。

腰椎痛得緊。
我取笑自己,像阿婆,阿婆腰。哈哈。

有點想下半年去讀日文。
我們一起努力~

Aug 5 01:48

August 05 [Tue], 2008, 2:48
晚上道別
你跟我說..

你說過一有雨 你會驚怕沒法睡
這晚大雨你可怕它 或是其實掛念誰
大概你也會想到我 我使你沒有畏懼
你卻也早已知 現實難讓我伴隨
不必要朝夕共對 只需愛得陶醉
怎麼會失眠和心碎

夢中見 對話會特別纏綿
夢中見 意念會自動浮現
夢中見 那用理會目前 合上一雙眼總碰見

就算沒雨點也已經分隔在兩地 
你會說不要醒 現實難像你預期 
我叫冷雨洗去那些不快或顧忌
你我縱可再戀 現實難避免別離
不必怕孤獨夜晚 給這世間遺棄
找不到溫柔和知己

夢中見 對話會特別纏綿
夢中見 意念會自動浮現
夢中見 那用理會目前 合上一雙眼總碰見

不必怕孤獨夜晚 給這世間遺棄
找不到溫柔和知己

夢中見 對話會特別纏綿
夢中見 意念會自動浮現
夢中見 那用理會目前 合上一雙眼總碰見

夢中見 對話會特別纏綿
夢中見 意念會自動浮現
夢中見 那用理會目前 合上一雙眼總碰見


Aug 19 99:99

August 19 [Tue], 2008, 23:46

終於買了我們的電話~
一雙一對的,不是很好嗎?

Aug 20 99:99

August 20 [Wed], 2008, 23:43
你會為我的快樂而快樂,為我的難過而難過。
我真的很幸福~

你給我買的粉紅煙,食完了。
我把粉紅色的部份剪了下來,變成了一張小書籤,你知道嗎?
仍有淡淡的薄荷與煙草味~
你知道嗎?

腦袋裡唱著你們的歌曲。
重重的低音,像心的絃線,一下一下的震慟著。
謝謝你~
2008年07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