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集section2 天使 

February 11 [Mon], 2008, 15:37
詭異集section2


天使



母親說她見過天使,一個守護她的天使。

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是幸福的笑容,整個人也浸沉於回憶裡。
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從來沒見過母課那樣的幸福。
天使是什麼?能吃的嗎?我天真的問。
母親的身體抖了抖,她一手抓緊手柄,一手按著長年包著繃帶的臉。
良久,她才說,對,能吃的。
然後我倆相視,微笑。


數年後,母親死了。
到我放學回家時,她的屍體已被帶走,埋葬。
別人告訴我,母親的死狀怪恐怖的——她的四肢全不見了,只剩下一半的頭和身軀。
搞不好是被什麼給吃掉了。鄰居竊竊私語,同行的小孩對我作了個鬼臉。
我全身熱了起來,一把將旁邊的耙子拔起,往小孩的頭上砍下去。
在被鄰居發現之前,我趕快逃去了,身後是哀嚎和警笛的聲音。

那次之後,我終日躲在屋內,空無一人的屋內。
警方不知道小孩是我幹掉的,所以沒有來找我麻煩。

母親大概正和天使於天空翱翔吧。我想。
彷彿心血來潮,我跑到發現母親屍體的房間。
沒有血,沒有內臟,母親留下的髒物應該是在死後被兇手清洗掉。
一瞥,我看見地上有一包未開封的東西。
我拿起來,上面寫著:自製天使。
教你如何自製天使(非賣品):
先從孩子看上取一根頭髮和眼珠,抽乾初生白兔的血,把它們裝在一個透明的器皿,再將他們和包內之白粉混合,蓋好,埋在墳場的泥土下兩個晚上,然後把內裡的液體灑滿屋內所有的牆上,


天使便會降臨。


被那兩個我追近半生的詞語吸引,我跑回房間,拿著那包東西。
之後的幾天,我和一個幼稚園的學生到公園玩,乘機拔下他的頭髮,再把他殺掉,挖出他的眼珠,用菲林筒載著。
我接著找到一隻初生小兔,用針筒把他的血一點一點地抽出,滴進另一個菲林筒。

一切都準備好了。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回到家裡。
入夜後,我把裝著所有’材料’的小樽子慢慢埋進後園的泥土內。
然後,等待。


那些老是在小巷內玩耍的孩子,最近不知怎地,竟一起唱童謠。
每次當我經過小巷時,我一定會按著耳朵不聽。
不是唱得不好聽,而是我覺得很恐怖。
童真的臉兒唱出那幾呼詭異的謠歌。
一剎那,我竟想起一種東西。
我趕快甩了甩頭,急步離去。


回到家,正當我在做功課時,猛的想起已過了兩日。
「天使快來了。」我喃喃地道:「所以……」

我會得到幸福。

於是我跑到後園,把小樽子挖出來。
我走進屋內,打開樽蓋,香氣溢滿屋內。
深深地吸一口氣,我把液體濺開,濺到牆上,濺到地下。
然後,一下子,
我被吞噬了,被天使。
我死了。


隔天,小巷裡的小孩改唱了另一首謠歌。
我經過時,下意識地想按著雙耳。
可是,我發現四肢不見了,如母親般,正在被埋葬之途中。
所以,我只能眼睜睜地聽他們不停地唱。

『娃娃們在樹上歌唱,兔子在樹下起舞,
他們歡欣,迎接天使的來臨,

然后致給你食人魔的愛和幸福。』






詭異集section1 

February 11 [Mon], 2008, 15:28
詭異集section1


頭髮


「從今天開始,她便是你的妹妹了。」母親親切地按著一個女孩對我說。
我沒有答話。眼前的人髒得要死,她哪可能是我的妹妹啊?
女孩的頭髮又長又黏,瀏海密密地蓋著眼睛我前額,紅紅的鼻子在濃K中凸了起來,還有些雀斑在上面。
她細細地用她那乾裂的嘴說:「夫人給我取的名字叫小K……日後請多多指教……」

我又不爽又高傲地看著她,母親向來也有潔癖,怎麼收養這種人作養女呢?

待母親走開以後,我昂高頭睨著她:「你用了甚麼手段來進我們的家?快說!」並不輕不重地推了她一下。
小K悶哼了一聲,稍聲說:「我……沒有耍甚麼手段啊……姐姐……」
我聽了就生氣,:「甚麼姐姐啊!?你這髒女孩在裝啥熟?」
「夫……夫人只是說她喜歡我的頭髮……」小K低著頭說。
「啥!?母親喜歡你的頭髮!?」我厭惡地說:「誰會喜歡這種又長又黏的頭髮!?」
我伸手把她蓋在前額的頭髮揪起,卻突然不可自制地驚叫了一聲。
我跑上房間,跪坐在床上。
無盡的K,她的眼睛一片漆K,甚麼也沒有。別人也許覺得很平常,可是我卻覺得很恐怖。

那一晚,我沒有下樓去吃飯,只是一直窩在房內。

之後每每看到小K,我都只是盯著她的頭髮。
也許因為她的頭髮蓋著了眼,令我安心不少。

就這樣過了很多年,我們依舊像陌路人般。
奇怪的是,我竟越來越渴望再看多一次她的眼。
我告訴自己不要變態,可是內心的渴望卻不斷蔓廷,一直向上,一直向上,吞拼我的腦袋。

突然有一天早上,小K的長髮被剪短了,但前額仍被掩著。
我問她是誰剪的,為甚麼要剪。她有點訝異我跟她說話,細聲地說她不知道。
「剪短也好看啊!」那時我衝口而出地說,她驚訝得沒有答話。
不知怎地我的心情就是很好,走起路也輕輕的。

回到房裡,想打開第三個櫃子,卻發現怎也拉不開,起身去找鎖匙,但又找不到,所以我乾脆放棄了。

第三個櫃子就這樣被我遺棄了差不多一個星期。

小K的頭髮長得很快,過了兩個星期後,頭髮又回復了原來的長度了。
我奇怪我為甚麼會那麼在意,由在意她的眼睛變成了在意她的頭髮。

或者母親是因為這樣而喜歡她吧。

然後突然她的頭髮又短了,瀏海卻仍在。
我靠近她想問,她卻推開了我。
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她便跑回學校了。
有點兒憤怒,沒有理會她。何況今天遲上課,我便先回房小睡一下。

我伸手拉開第三個櫃子,喜出望外地發現沒事了,便伸手進去找眼罩去睡。
突然我摸到一條又一條的絲狀物體,我一扯,櫃子掉了下來,我驚叫。
地上散落著一束又一束的髮絲,又長又黏。
那不是小K的頭髮媽?為甚麼……?

我以極快的速度跑去學校找她。

她被我扯到課室的一旁,驚恐地看著我,眼睛紅了。
我剛想開口問,她便哭了起來:「姐姐請不要再剪我的頭髮了!!」班內所有人也瞪大眼看著我們。
我呆濟,我甚麼時侯剪的?
看著她那K色的眼睛不斷拼出眼淚,我突然拿起身旁桌上的剪刀,狠狠地插進她的眼睛。

我只是單純地想看她的眼被血染紅的樣子而已。

班房內的人大叫,有幾個人走上前想扯開我,我甩開他們,重心不穩,半身掉出窗外。
老師趕到了,又有人拉著我。

不行!我要看……我要看……我要看……

我不甘心地一手拉過小K,一同掉出窗外。

要看……要看……要看……要看……要看……!


在墜下前我扯著她的臉要看她的眼,可是那被染紅了的眼卻只讓我噁心,我嚇得面也白了。
我在幹甚麼?我在幹甚麼?幹麼這麼執著啊?
手忙腳亂地扯她的頭髮到前面,密密地掩著她的眼,那剛好是墮地的一刻。



伴著我的,還是那又K又黏的頭髮。



《Section one。Hair 。 end》

NEW BLOG*V* 

December 26 [Wed], 2007, 21:49
新BLOGGGGG
用來放BLLL的東西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kiriinsky
読者になる
2008年0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最新コメント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