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北靖友

January 27 [Tue], 2015, 23:52

まだ、一人に戻りましだ

January 23 [Fri], 2015, 0:03
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最近都在瘋狂看舞台劇。




松田凌真的好萌TQT 怎麼可能,會如此可愛。

怎麼可能!!!!!!!!!!!!!!

秋人和凌真的QWQ 好像小朋友,但認真上來又好帥,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QWQ

(((一談舞台劇就好像失去語言能力,就只會帥帥帥呀呀呀,又沒有理智)


我想要錢,然後飛去日本,然後買DVD,買買買。

七月什麼時候才到。。。。

四月能去就去一次吧(好似有錢)

気持ちだけ

January 18 [Sun], 2015, 14:08


感受到!感受到技術和腦洞之間的空隙!!!

大東山。

January 08 [Thu], 2015, 3:12


因為前日去了BBQ+踩公路車,然後2日後終於去行了大東山!(什麼因果關係)

真的好,好攰。體力勞力MAX

全程都是上石階,上到2046而且開頭段路是望唔到頂的。

我覺得自己體力都唔錯上到3分2其實還有腳力,但真的。算啦唔行了。(HEY



這是在下車的路段上拍的。

山坡!




空氣好清新好甜,天氣好藍,四周靜到只聽到蚊聲和風聲。

上面這張我整個人訓在石階上倒轉個人來拍,與大自然融為一體!


達成感,好像一點一滴的在湧出來。

新荒

January 08 [Thu], 2015, 2:57
−新荒−
−腐−
−女僕腦洞−










完整版在這兒:http://www.plurk.com/p/ko19wl

就是呢

December 20 [Sat], 2014, 3:44
總之生日了,又一年。

有幸在18歲前一刀切了跟他的事情。總之一片爽。,我是一片爽。

說好的要放空自己放鬆自己ェ宏大量之類,完全。沒有做到。

仍然(或者是更加)自我更加仆街了。

但開始接受自己就是一條仆街,然後繼續仆街。

Well總之很簡便地飲了個茶,然後陪人行街,夜晚再奶了兩個新開和HARU

就是這樣。成年了。

成年最期待,當然是辦信用卡。(HEY

高尾X緑間

December 20 [Sat], 2014, 0:29



只放幾張在這邊,完整版:http://www.plurk.com/p/kmdl20

當天的後感就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了(喂)

被濠ヤ和攝攝說我笑得很賤,又超真心

我記得我們前兩晚還有三四點才睡一直SKYPE吹廢水,

然後突然就,有攝。喂!唔係唔影呀嘛!!!!

之前在日本(ry 所以就約了一次認真拍了!!!

高尾真的超難出!!

有攝的當日我們還去了郊遊。。然後累到半死回去買頸巾。

當天,我除了被海風吹到一面屁之外,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弱虫

December 15 [Mon], 2014, 18:37
其實IH2開始..

不對其實是箱根追逐賽和鳴子筋翔決鬥完了之後

我都沒有再發過弱虫的進度噗..

為總北的比賽而發噗..更加是少..到不行(正宗箱根拎




但今集的..只能用仆街黎形容

因為我看到很不甘..作為箱學的學生我都想象不到自己會如此不甘

但跟朋友討論完,發現,咦,原來大家都覺得很OK...只有我覺得這麼痛啊...




果然,面對這樣的對手,單是努力還是不夠啊。


雖然想叫渡邊為全世界的凡人道歉,但果然心裡明白,輸了就是輸了啊。

我覺得哪一邊輸都會叫救命,但Teshima輸了真的 比自己想象中還心痛。



真波輸了大概他自己會崩潰,然後隊裡的氣氛也會相當的挫敗。

但絕對不會出言安慰

簡直想象不到泉田溫柔地安慰真波的樣子。



總北很溫暖,就是太溫暖了。

完了山岳線分鏡畫了總北隊員的樣子,不外乎是「手嶋前輩我真的好好好尊敬你!」之類。

連公貴也是!!

連青八木也是!


「如果不是停下來等真波他就嬴了」。


等等你們給你們的隊長再多一點信心吧...!!!

即使一直都沒拿過獎 別說笑了他連IH都沒出過場..但他是你們的隊長啊親!!!

即使他不是一號背碼 為什麼不相信他 

就算停下來公平競賽也應該嬴到的。

TESHIMA是不相信自己,即使不覺得自己會嬴,但也有盡力,盡力到最後比賽。

比賽完了他也有失落,也有哭,證明他是很想嬴(這個廢話),也有想過自己會有一絲嬴的可能性吧。



你們,相 信 你 的 隊 長 會 嬴 好 嗎


像說「你努力到現在還都是嬴不了所以第二位就知足啦」咁<<<
這種態度真的令我超不甘O<-<
輸了即使不甘,也不要安慰。只好面對現實,然後下次繼續。


好像從鑽A和箱學這些自尊極高的王牌學校的洗腦中學會了這樣的價值觀



是不是跟大家有點錯位了(..

写真

December 14 [Sun], 2014, 22:10

題目沒有想

December 03 [Wed], 2014, 1:48
電視上映著他大特寫的臉,高清得無懈可擊,是一張他最熟悉、卻又最不想看到的瞼。

深邃的藍、刺眼的橙,雙頰和頸上爬滿了豆大的汗珠,厚唇緊緊的閉合著。

「新開隼人選手仍然保持領先優勢−−」

突然他面向鏡頭輕輕勾唇,拋下一個淡淡的笑容。


立即心又抽了一下,像冬天時扶手電梯的靜電,輕輕的不足致命,就只是一發教人顫動一下的電流,卻準確地切開已經緊緊上鎖的神經和五感。

他呼吸的重度和頻率、他臂膀的力度、背脊的溫度、他在耳邊呢喃的聲線和語速−−回憶湧現恍如他的抽車加速一樣不受控制。



隔著螢幕盯著他晒得黝K的臉,拾起搖控「嗶」一聲地關了電視,深深地嘆了口氣,卷縮進沙發裡面。


這些年來,掐在喉嚨的感情好像被時間和生活消化得無影無蹤。

難堪、羞辱的傷痕最後被自己在內心修飾成青春的罪過,一切歸咎於年少輕狂時不懂自斂的性慾。



然而四年後已經二十歲卻毫無長進的自己,卻把手指移上了家居褲的褲頭。





又再嘆一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