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之行随记
2012.08.20 [Mon] 20:06

这次随团参观欧洲给我的印象并不好。但是它不妨碍瑞士和巴黎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首先谈我最后去的,也是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巴黎。

海明威曾说:“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亦听说过这样的流言:“倘若年轻的时候去过巴黎,美好的回忆将伴其一生。”我并不拥有能够用如此华丽的语言来描述我到来巴黎的感受的能力,因此只是朴实地写下自己在巴黎这几天游览过后的感想。

从旅游大巴上一下车,法国的8月盛夏带给我的最明显的感觉是“凉”。原本在罗马穿短袖都嫌热,可是在法国,即使再穿一件单层外套,依然会感觉到微风中的寒意。法国的人口为6000万,而巴黎就占据了其中的1700万人口。在巴黎以外的地区,广袤的田野中星罗棋布地散落着一个一个的小村庄。到了晚上8点以后,村庄里就人烟稀少了。而巴黎却和法国乡村有着迥然不同的景象。它是欧洲最大的城市,也是唯一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城市。

我们最先参观的,是距离巴黎几十公里外的凡尔赛宫,是法国皇帝路易十四建立的欧洲最奢华的宫殿。



图1 凡尔赛宫的镜廊

欧洲的皇帝太喜欢黄金了。不仅烛台是纯金制的,房顶画像的边框是金制的,门上繁复碉楼的花纹是金色的,甚至连床上的被子都是金子的。而宫殿修建得太精致了,虽然金碧辉煌,却丝毫不显得俗气。屋顶的油画栩栩如生。在墙上挂着的,除了名家的画作还有皇帝本人的肖像画。

路易十四是下令建造并第一个入住这里的法国皇帝,他的肖像画和雕塑显示出这个人性格中带有好战的一面。他不仅好战,也是一个喜好打扮的皇帝。(第一个戴假发套的皇帝和发明高跟鞋的皇帝这个身份我都不想提了。我不得不说我无法理解西方贵族的审美……)

照片上是皇帝欢迎宾客时使用的大厅,曾经在路易十四时期,这里夜夜歌舞昇平。

接下来来到了巴黎。坐在塞纳河的游轮上,观看着巴黎的街景。对这个城市有了初步的印象。河畔坐落着巴黎最有名的建筑――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协和广场、巴黎市政厅……这座大理石的城市确实太美了,各个时期的建筑交相辉映,错落有致。



图2 巴黎的街头

伴随着夜幕的降临,橘色的灯光点缀起这座石头城。尽管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巴黎人却丝毫没有倦意。对于一个巴黎人来说,辛苦工作一天以后,最惬意的生活便是和朋友在露天咖啡馆里一面欣赏着瞬息万变的街景,一面品味着咖啡聊着生活趣事,或者买一张电影票,看影院最新上映的片子。

夜晚的巴黎充满了生活的气息。在蓬皮杜艺术中心侧面的广场上,几个中年巴黎男人摆起了国际象棋的棋盘,围观棋局的人络绎不绝。走在巴黎的人群中,我最深的体会就是巴黎人的生活真是太过于幸福了。这种幸福绝不是多么建立在奢华的基础上的幸福,而是那种平淡却懂得知足的小幸福。

但是也不得不说,巴黎的宁静被国人的疯狂的旅游热潮给毁了。任何旅游景点都摆脱不了人头攒动的喧哗景象,并且导致这种景象的大多是中国游客。中国游客为了节省1欧元的公用厕所费用,在导游的带领下,进入麦当劳等快餐店的免费公用厕所解决内急。若是站在巴黎市民的角度去考虑国人的形象,不得不觉得汗颜。别人在快餐店里享用午餐,却看到浩浩荡荡一伙外国人冲进来,在卫生间门口排起长队……且不说巴黎人对这种情景抱有什么想法,至少我个人站在中国游客的角度,都是极端反感这种行为的。

在巴黎给我留下极其深刻印象的除了巴黎美的一面,还有就是巴黎的吉普赛人。和电影里的着装打扮不同,如今吉普赛人也穿上了牛仔裤,不再穿着大花裙子、不再沿街起舞。在巴黎圣母院门口的广场上,再也看不到爱斯美腊达那样的吉普赛女郎偏偏起舞的身影,在吉普赛人的聚集地再也不会有像叶塞尼亚一样的姑娘拿起你的手指替你算命了。吉普赛人被巴黎人排挤。法国的企业宁可雇佣法国在非洲殖民地的移民也不肯雇佣吉普塞人。于是他们在巴黎的偷窃和抢劫就愈发猖狂。我不幸地被吉普赛人偷了手机,幸好发现得及时,加之周围有几个同行者在场,做贼的吉普赛男人心虚,便将偷走的手机从他的口袋里掏了出来,还给了我。

站在蒙帕纳斯大厦的顶层看到黄昏的巴黎全貌,又是另一番景致。乍一看是乱,然而细看之下,整个巴黎这座大理石建造的古老城市却又透露出凌乱中的美感。它既古老又年轻,既单一又复杂,它将简单的大理石白色和繁复雕镂的巴洛克式建筑风格以及高耸壮丽的哥特式建筑风格融为一体。它就是巴黎。



图3 蒙帕纳斯大厦顶楼上看到的黄昏的巴黎

其实我觉得旅行的精华不在于参观游览各地的名胜古迹。虽然参观名胜古迹是必不可少的,可是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漫步于当地人最喜欢走的街道,品尝当地的美食,也是旅行的另一个重要方面。虽然这次没有机会登上巴黎巨大的钢铁建筑――埃菲尔铁塔,只是在铁塔的下面看了一圈,但是我却因为能够在巴黎市中央散步,品尝着土耳其烤肉,和当地的人聊天,而感到异常的兴奋。

巴黎市中心的小街道又窄又小,只有步行的人。四周是露天的咖啡屋、餐厅。正在烹饪着土耳其烤肉的厨师热得满头大汗。但是晚饭的香味却弥漫在拥挤的街道当中。我和母亲买下了两个土耳其烤肉夹馍,一边品尝着美味,一边沿着小街散步。走到一处,母亲累了,便吩咐我去前面的摊子买两个冰淇淋甜筒。她在原地休息。我跑过去,肤色黝K的售货员看到我就露出了笑容。虽然我们之间的语言彼此并不互通(他甚至不会讲英语),他却笑着用勺子挖了一小口冰淇淋递给我,似乎在说:“尝尝这个口味,我很推荐哦”。我结果了勺子,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就递给了他4.5欧,打算买下三个冰淇淋球。然后我指了指那个他给我试尝的椰子口味,意思是“就买这个口味吧”。他突然笑了,对我念了那个椰子口味的法语名称。然后看着我,似乎再等着我重复他念过的名字。(应该是想教我椰子口味的法语吧。)我立刻摇了摇头。他看了,哈哈大笑,给我盛了一勺冰淇淋。我被他感染得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就这样,这位普通的冰淇淋店店主带给我的快乐伴随了我整整一晚。那时我的心里非常暖,心想巴黎人真的非常好客、非常热情、非常善良。语言沟通并不是障碍,人与人之间最友好的情感,是不需要语言也完全可以表达的。



图 梵蒂冈



图 威尼斯
P R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アーカイ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