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2011年05月28日(土) 22時38分
老爸最后还是走了
老妈哭得不行,眼睛直到现在还是肿胀的。我虽然没有象老妈哭得那么厉害,但心里确实有着说不出的痛苦。我知道自己一定要坚强,如果我也想老妈一样的话,那我们俩就不知道谁来安慰谁了。所以,必须有人要首先坚强起来。泪水还是只有在深夜,独自一人的时候能够痛快地淌出来。我知道老爸这样子的情况,一直活下去,肯定是非常受罪的。最后,不用提进食,就连水都没有办法喝,水肿一直蔓延到腰部。看着老爸躺在病床上,都觉着眼前的这个人跟以前那个胖乎乎的老爸就象是两个人一样
我知道,老爸这个样子走了,对他来说确实是一种解脱。看着他每天难受的样子,大家心里也不好受,大家都到极限了。他最后走得很安详,只是一想到,老爸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模样时,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淌。老爸到最后还一直跟别人说我好,跟我说对不起,说他前一阵子对我态度不好。但真正该道歉的人是我,为了留学的事,跟老爸起过好几次冲突,都没有来得及跟他说声对不起。虽说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总觉着这一切还是来得太快
老爸的葬礼举行得很隆重,朋友几乎都来了,花圈也挤满了外围的棚子。坐在冰柜旁边,看着老爸安详地躺在里面,就想到以后再也不会听到他的声音,不会有人陪自己一起看乒乓,不会有人再对ARASHI5人的演唱会来吐糟了。但我知道,老爸并没有离开我们,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因为他会一直活在我们的心里
所以,老爸请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跟老妈的。以后,老爸就不会再受病痛的折磨了吧,希望老爸在那边一切都好

Extremity 

2011年05月19日(木) 22時33分
这次又是隔了很久才来更新
学校里的事基本告一段落,实习也差不多要结束了。最后的两周还是蛮忙的,还有外加的翻译任务。昨天一口气,终于把剩下的文献都翻译好了。电面结束后,为了成绩单与证明的事,花了不少时间。不过,也在昨天寄往霓虹了
上周五被老妈喊回常州来,因为老爸的事。真的是吓了一跳,人已经瘦得只剩下一层皮,睡着的时候一直张着嘴,隔很久才吐一口气。我知道老爸现在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无法控制了,整个腹腔、肝脏上全都有。每晚上疼得不行,只能靠服用吗啡来减轻疼痛,但服用吗啡后,又一直头晕恶心,而且无法排尿。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除了能吃一点番茄,基本上不吃东西。我知道老爸现在还在撑着的原因在于静脉滴注的白蛋白、血浆,以及周五回来自己鼓励他的话。第一次看到老爸流泪,说是不放心我
头两天回来看老爸的时候,真的是完全不行,一看到他那个样子,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淌。象这个样子哭,自从老爸生病以来还是第一次。老妈整天陪在医院里,晚上几乎不能睡觉,爷爷奶奶也都异常疲惫,大家都差不多到极限了。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才是最好的方法,希望老爸能够活下去,但是象现在这样子活着,对他来说确实是异常痛苦。人活着,竟然能够受罪受到这个地步
每天早上醒过来,都不知道老爸是不是还在,不过因为没有紧急电话打来,那说明他暂时还没有事。象现在这样子的日子,到底还能够持续多久。希望一切都能够顺利些

Whatever 

2011年05月02日(月) 21時39分
回南京后,实验比原先要忙一点。发现原来戴上手套的话,我也并不是特别恐惧白鼠之类的
今天奶奶打电话来,说是老爸一会想吃这个,一会想吃那个的,弄得他们很忙。听完之后,不禁想他只是单纯地想吃那些东西而已吧,并不是出于身体需要。而且,以他的状况来看,能吃多少还是个问题。果然,又开始破罐子破摔了。不过,也没有办法,原先情况没有这么糟糕的时候,他也这样子,现在到了这种地步,也是可以想象的。只是,他这样子吃,到底是让他好过些,还是更加难受,就不知道了。
想想老爸生病以来的这三年,老妈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一直都是全心全意地服侍照顾他。爷爷奶奶也是出钱出力,尽心尽力。老爸他们家那边不用提,也就是到现在,老爸他妈才说了一两句象样的话,兄弟之类的连一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所以,老爸生病的这三年多,一直都是我们家这边的在付出,在照顾他。可是,到头来的结果呢。弄到现在这个样子,也难怪爷爷奶奶会有些失望
上次回到家,看到瘦得只剩下皮跟骨头的老爸,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以前那些不愉快,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了。想到的只有,以后再看比赛也好,再看动物世界也好,可能身边就没有人陪着了。我知道,老爸知道现在还对于我出国的事耿耿于怀,爷爷奶奶都能看出他对于这事不高兴。可是,我没有退路了,这种机会不是随时都可以得到的。头一次想要下定决心,全力以赴去干一件事,却不能得到全家人的支持,想着多少有些遗憾
晚上躺在床上就在想,要是当初听从了老爸的话,乖乖回常州,找个药厂上上三班。如果老爸也还是象现在这样难撑下去的话,那最后自己能剩下什么呢,大概只有遗憾吧。老爸大概是不能理解这些的,就像我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一样
Jacqueline跟マ崽这次的反应,实在让人吃惊。跟Jacqueline说了老爸的情况后,根本就没有关心的意思,只是随便地敷衍了我几句。让マ崽帮忙去问一下他中介有关于电面的事,也到现在都没有回音。想想他要我帮他办高考成绩证明的时候,我都是第一时间就帮他办好。通过那件事,我真感觉他这人办事太不上路子了。明明是他自己要得那么急,最后寄身份证复印件来的时候,都没有事先通知我一下。而且,一直是我打电话在问。真不晓得,象他这个样子,去霓虹会怎么办事。不知道今后跟这两人的关系会怎么样。老爸的事挺让我烦心的了,本来以为至少还有两个可以交心的朋友,没想到也不省心。群里的GN根本不知道老爸的情况,还以为是我跟家里有问题,安慰也好,鼓励也好,看了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什么
说了这么多,到头来这些问题,烦恼,还是都摆在眼前。不管怎样,我只希望一切都能够顺顺利利

Hoping smooth going 

2011年04月28日(木) 23時33分
今天回到家了
说实话,真的是大吃一惊。老爸已经瘦到不行,很难想象差不多一个礼拜的时间,尽然能够变成这样。老妈说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腹腔的积液不用说,肝部的肿瘤也已经大到14cm多。几乎不能够正常进食,因为只要吃一点东西,就会觉着胀到不行。这几天,每天去医院挂些营养液来补充一点能量
老妈说,要是情况能够转好,或许能够坚持半年到一年,但是如果不行的话,差不多也就这两个多月了。这几天,老爸的很多朋友都来看过他,也都劝老妈来着。很惊讶他们甚至都在考虑后事的事宜,我想老爸还能坚持个半年甚至一年的。搞了半天,难道最不能接受现实的人是我吗
研究生申请的事宜还算比较顺利,本来定于明后两天的电面,改到下下周。刚开始听说要电面时,有点紧张,不过这几天准备了一下,所以感觉好很多。昨天跟Ruan学长邮件了一下,虽然他没有电面过,但给了不少好的建议。象这样有条理、格式规范的回复,从很多出国深造的人身上看到。如果真的能够顺利进入实验室的话,有这样的前辈在,真的很值得期待
关于出国的事,有些矛盾。老妈一直对我说,要做让老爸感到高兴的事。但是,我正在做的这件事,却貌似不能让他开心起来。总觉着决定出国之后,跟老爸之间的话就少了。平时回来,讲到一些跟学长、教授之间的交流的时候,老爸也总是默不作声。不知道是身体不适,不愿意多说话还是怎么的。主动跟他说话时,也是不太愿意理睬的样子,反正觉着他并不对此感到开心。所以,矛盾,想让老爸开心起来,可自己现在在做的事却不能让他开心。自己心里的这种矛盾的感觉,是不安,愧疚,还是别的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下午回来的时候,跟Jacqueline说了一些。虽然这次她回来了将近一个月,但是聊天的机会少之又少。每次都是主动去找她,好不容易碰到了聊起来,却也聊不长,她貌似更喜欢跟那位BF在一起。今天也是一样,跟她说了一些老爸的情况,感觉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当然,我也不寻求什么安慰,只是觉着距离远了,而且不知道这个距离会不会越来越远。マ崽也是,只有要我帮他去办事的时候,才会主动联系我。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亲密的死党,让我感觉如此陌生?我确实不喜欢跟别人吐露自己全部的想法,总觉着象这样光秃秃的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有点危险的感觉,真的是做不来。
最后,希望事情都能够顺利起来,自己申请的事情也好,老爸的事情也好

Proper eyes 

2011年04月11日(月) 23時37分
下午看到新闻,说霓虹又发生地震了
不管是板块活动,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真的希望不要再发生了。说实话,每次看到地震或是辐射消息,都会紧张一下。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担心因为这些会影响自己的计划。我这一生大概也就这一次机会吧,不想因为这些自然灾害而被阻止。几乎从来不去关注国家大事的自己,自从上个月11日以来,每天都会去网站搜索有关于霓虹的最新消息。真的希望这个国家能够好起来
霓虹是个值得让人钦佩的国家。尽管在对待一些事物的看法上,国与国之间会存在一些分歧与差异。但是,无可厚非,它确实是有很多东西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对于处在板块交界处的这个岛国来说,难道每次在对地震灾区重建的同时,他们会不知道说不定哪天这里又会遇到灾难吗?但是,就算是在知道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拼尽全力去重建。一直认为象霓虹这样的岛国,资源贫乏,多火山,常年与各种自然灾害作斗争,遭受过原子弹的袭击,二战过后几乎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却能够惊人的意志力与勤劳勇敢从新振作,在世界上占得自己的一角。在制药、日化用品、化工原料、电子制作工艺、汽车制造产业等等,这些用来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方面上,都可以跟欧洲,甚至米国相抗衡。并且,凭借优良的制作工艺与严谨的制作手段,赢得世界人们的信任。一直觉得,能够让购买者一看到是这个国家制造的商品,心中就会莫名地搏Y一份信赖感与安心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至少,当今世界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国家,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象这样的口碑,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轻易获得的,靠的不完全是头脑机智,更重要的是能够具有长时间勤奋的意志与坚韧不拔的毅力,而这正是霓虹所具备的。
与コ国人一样,严谨、勤劳、一丝不苟,这就是为什么二战后最落败的两个国家,如今能够如此大幅度地扭转在人们心中的印象,是自己的国家在世界上受到人们的尊重。对于那种依旧活在过去,一味地揪住历史,而使得双眼蒙蔽,无法将其放得长远的人来说,当然是不会注意到这些。因为他们的心中只有对于过去的仇恨,而没有对于他人的尊重。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话有多么无情,多么缺乏人性。从所言所行来看,他们与他们所憎恨的当年犯下错误的对象如出一辙。大概就是所谓的,如果心中只是充满仇恨的话,大概谁都会变成恶魔吧。
假如能够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试着考虑与看待问题,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答案呢?虽说不能够完全赞同对方的做法,但也可以有少些理解。这大概是象我这种没有经历过当年历史的人,说出的所谓不负责任的话吧。不过,确实是一直不喜欢过分纠结于历史,因为觉着这东西从不同角度看的话,得到的结果也好,结论也好,都可能会有很大的差异。而我们只是接受了一方面的教育,只是单从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那么这样得来的结果与结论是不是具有客观性与代表性,都无从而知
过去所发生的事,做到能够在记忆深处为它腾出一个角落来存放就好。过分地纠结,一味地活在过去,只会蒙蔽我们的双眼,使人无法前进。最重要的难道不是活在当下吗?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踏实地迈好现在的每一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带领我们走向最终的goal。
最后,希望霓虹能够好起来,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一个前途满满,值得让人充满干劲去奋斗的国家
yaplog!こうこく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Yuri Chang
  • アイコン画像 誕生日:1988年10月18日
  • アイコン画像 血液型:B型
  • アイコン画像 職業:大学生・大学院生
読者になる
2011年05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replica watches
» Extremity (2011年08月12日)
アイコン画像爱普京
» “拉普拉斯变换” (2010年10月11日)
アイコン画像爱普京
» Kumo,工作加油哦! (2010年10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