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上的是非成敗

September 22 [Thu], 2016, 16:33
一路孤獨地走來,無喜無憂,不悲不懼。心中淡然如沉寂的一潭,無波無瀾,不驚不怒。靜靜地看著風起雲湧,雨打浮萍。春花謝了又開,夏雨匆匆來去;秋月由虧而盈,冬雪自厚而薄。一夜夜,時光荏苒,書香濃鬱,揮墨自得;一程程,波折起伏,風景變換,輕歎流連。在時光的流逝中,把歲月輕輕的打發。

茫茫人海中踽踽獨行,塵世的擾擾嚷嚷,化作一聲聲輕淺的歎息;人世間的忙忙碌碌,轉為一幕幕悲喜的鬧劇。夥伴們漸漸成長,遊走在日常的繁瑣中,偶爾的相聚,訴說著人生的不易;朋友們慢慢的變化,奔波於生活的緊張裏,短暫的交談,交流著各自的境遇。在回憶與評說時,勾起每人的苦辣酸甜;於向往與期待間,浮起各自的喜怒哀樂。

總以為相攜相伴的風景只屬於別人,相知相守的安然僅是有緣的巧合。一切不歸自己設計,只能服從命運的安排。年華不經意間流逝。在不斷的告誡裏依然我行我素,固執的堅守著心扉的緊閉。沒有遊戲人生的樂趣,不願在無謂的消磨中失去天真的自我。

遙遙的一聲探問,如晴天霹靂,震開久掩的戶牖,多年的堅守在那一刻轟然開啟。往日的沉默被打破,在此刻滔滔不絕、傾瀉而出,所見所聞。所思所想,或喜或憂,或驚或懼,再無擔心,再無保留,脫口而出。激昂時,狂歌而哭;低沉處,曲水回旋。你靜靜地聽,慢慢地說,沒有附和,只是心靈相通時的契合。你的話語一句句敲擊著心扉,那是你嗎?仿佛在夢中又見到自己的足跡。看你的文字,語言裏是啟鎖的鑰匙。久已的鬱結在此時知趣地躲開。交流既多,相知愈深。久久的凝望裏,不需要言語的表白;默默的對視中,彼此的目光裏已是悄然的相許。一聲悠長的歎息,回蕩在相守的日子裏。冥冥中的安排,難道就是這樣的離奇?

不為你衣袂飄飄,不為你長發飛揚,只為那玲瓏的心曲,幽深的情誼。有你在,春花為之失色,夏雨打住了喧鬧,秋月不再朦朧,冬雪彰顯輕靈。


逶迤的淠河,靜靜地在她的身邊向北流淌。,人世間的喜怒哀樂,仿佛都被它默默地帶走了。一年到頭,給人以祥和安寧的感覺。因為有了你,風景搏Y了色彩,路不再顯得起伏,人群不再擁擠,步伐變得輕盈。同處時的爭論,也是那樣充滿了趣味。

淠河的源頭,按清同治《六安州志》載,系“出州西南二百四十裏金家寨之南山”並引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水經注》“以霍山所出為正源”佐證,應為准。

老六安人對淠河的感情深厚,不僅因為它是皖西最長最大的一條河,而且是它緊緊依偎著六安古城邊,與六安州朝夕相伴。六安城內居民的生活,無論是大家,還是小戶,都得依ョ她。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気持ちも嘘ではな
読者になる
2016年09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