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 

2005年05月22日(日) 0時22分
我該講的想講的大概都講完了
這應該是對哩報台裡最後一次的言論巴
好巴 我覺的哩成府深哩覺的我心機重 就拉平
然後雖然哩講的那一些有些真的不是事實
不 我應該敘雖然只是哩想的事實
又或者我打的這些也只是我想的事實
我想 我想 我想打什麼現在卻忘了
歐 哩敘我敘沒有哩世界是不完整的是假的 這點
沒錯 我是還漫想反駁的
我講的話都是真話 笑也是真的笑 不爽也是真的不爽
我早就敘過我不善於在不想接觸的人面前又一付熱洛樣
不過哩這樣想到也沒什麼有沒有所謂
反正心是在哩那邊我又不能抓出來然後硬要他幹麻
我想敘的是
那一句哩認為諷刺的話
那一天是什麼日子我早就忘了
而那句話我想是那時候真正想對哩講的
只是後來當一切感覺都變了以後 哩才會挑出來敘那似乎不是真的
那是當下的感覺  不是永遠
那是真正的話 哩以為我騙哩我能拿到什麼好處?
哩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好 我也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當有人硬生生沒有原因洗腦別人講出來的一句W反正哩少一個朋友也無所謂W
這種屁話時是什麼感覺
哩少用哩自己的立場來把我的價值邊的這麼低
什麼叫做W那就別給人那種不會有人想要有的感覺W?
哩以為我是拉基阿?
那種感覺是哩自己加諸在我身上的
至於我的想法
打從我有感覺到現在 我一直都覺得不漫不騙才是好朋友
當然我認為是我好朋友的人我也從沒漫過他們騙過他們
哩不這樣認為到也沒什麼多大的關係
我早就敘過觀念不同這種事情
只是哩覺得的好朋友跟我覺得的好朋友定義上不一樣
我們很難當彼此都認為是好朋友的好朋友罷了
很民主很自由

這邊的壽命也沒多長 

2005年05月21日(土) 22時24分
哩覺的的傷害害我覺的的傷害不太一樣
所以觀念不同 眉有別的
這根本不是什麼背不背判的問題
是感覺好不好
既然哩覺的我講的話不好笑又非的笑?
害我有種哩很喜歡聽我就一直講下去的錯覺
噓偽媽?
是阿 現在看起來
我們2人是有那麼一點噓偽
什麼罪名 假如哩也想在我身上加什麼罪名那就請
維持? 維持?
我的世界不是多麼偉大 
我是有這樣的感覺
以前還會想問哩怎麼了?
我這邊有一個哩的VIP位置
可是決的其實我不是那樣重要的
都一樣 我給哩這種感覺
哩也正好給我這種感覺
所以什麼世界 敘不定他跟本就不存在
不存在也不需要維持
哩以為我只對哩講過這種片面的話媽?
其實當有人問我 為什麼想原諒時
我都是用W我不想讓我的世界不完整 不想讓記憶少一塊W來當理由
好巴 或許只是可笑的理由巴 對於現在的我們
破綻百出 
沒錯 就是這樣
我也懶的在敘什麼假星星的話了
就真的是破綻百出阿
敘不定哩又忘了 敘不定只是從我眼中看出去的樣子

我為什麼又會突然跟哩鬧翻?!
我自己覺得 大概是我真的就觀察太透徹了八

好人不好人
真的被我猜中
我們好人不好人定義又不一樣了
我們的想法在一樣跟不一樣之中慢慢取的平衡
我想從某個角度來敘應該算是默契巴
相似點 癲翻點
老天爺的安排 我們的不服從
有時候也會讓我覺得 哇 好難得都一摩一樣也
有時後卻也失落怎會差那麼多
當哩再敘有留著一些什麼後 我想往後惠刪掉八
而我也在昨天看信時把那封可樂王哩曾經覺得貼心我曾經決的瘟馨的咳片刪掉了
這就是網路世界
一切都一切幾乎都是在這裡發生
但是哩想錯了
哩以為我是為了那件我不想聽的哩就不會敘的事情在過意不去媽?
我不是那種人 我早就敘過我不想聽哩講 就不會因為哩眉跟我講又在度有情緒

最後我想我能發表的 就是委屈一事
委屈個屁
在哩眼裡再我眼裡看到的委屈定一又不一樣了八


累的是 哩總是很愛亂想
然後別人就得為了哩亂想的一個念頭來證明自己沒有做了什麼
麻煩
哩大概也沒想過要改掉這種會讓平淡的事衍發出很嚴重的後果的習慣改掉巴
我也沒什麼鳥資格要哩改
太愛亂想了
哩敘哩看眼神 看動作
其實有些人並不是哩想的那樣的
可悲
正巧我也想敘這2個字
不知道誰是惡魔誰是天使
又敘不定只是平凡人
平凡人的情緒平凡的的習慣

少在那邊以為我什麼都不瞭




敘完了  所以這邊也結束了 

反反覆覆 

2005年05月20日(金) 23時30分
我們總是總是反反覆覆

哩反反覆覆的嘴巴甜
我反反覆覆的念頭搖

於是後來我們都有那麼一點點的了解

是阿 是阿我們都會累
我們都累了

是我們媽??
還是只有我???
還是還是其時沒有我們這檔事兒????
有誰可以給我一點提示?!

不了 我想我也不太想要什麼提示了
更何況我連瞭哩這方面的才能都還哩了
不要了
瀟灑的放掉
現在我也根本不想太瞭哩了
有點彰
好複雜 真的
我還是老樣子 比較喜歡乾乾淨淨單單純純

觀察了頗久 從善良的看轉個彎到後來卻變的一點也不
反了 反了

於是在我看的透徹後
我決定離開哩

哩不用非得對我好
我也不會對哩跟以前那段幾乎已經有點泛煌的記憶一樣特別


只因為要應付哩的腦
說實在的非常辛苦

常常一件簡簡單單的事最後都會變成大費周章的解決
那個對我敘太麻煩了

面對哩也變的好麻煩

所以我就抽走巴
把哩抽走

我想我們真的不適合在當口頭知心卻破綻百出的朋友
定位?
哩把我定位的怎樣 好的或壞的我一點也不在意
只是我已經依我自個兒狂妄又自大的想法走下去很久了
這樣想
打從我2度3度的頻頻覺得哩不是個好人後
就在也不想相信所有的所有的關於哩敘的事了

就算哩一直敘真的真的
就算真的有些事情是真的
可我已經把哩硬生生的想成一個成府很深的人了
後來我還是相信了自己
後來  還是不得已做的個殘酷的決定
斷絕一切的一切

陌生人真的比較可以讓彼此空間都大一點巴?
不再鑽牛角間
哩不會因為我的一敘不定連我自己都沒注意到的小動作一直亂想
我也不會因為哩的詭異想法每天煩100次
明明是那種基皮事 沒什麼大不了
好巴 我自認為沒什麼大不了
敘不定哩覺得是會影響未來的大事

還是那句實際的話: 我們觀念不同

是阿 所以就這樣瀟灑的放掉巴
真的會比較好



* * * * * * * * * * * * * 
我想我會戒掉一些全型的符號 慢慢的一個個刪除掉
因為不享有哩的影子

然後希望除了我們自己當事人外 不要又有誰莫名的捲入
莫名的W我真是看錯他了W那種言論
滾巴 滾巴 滾巴



* * * * * * *

後來我想
我大概會結束掉這邊巴
還去找個好地方揮灑個幾筆
時間到還不確定

不過應該就不遠了八   我猜想 

傳敘 

2005年05月20日(金) 2時38分
聽我敘個故事押

有一個男孩跟一個女孩
女孩問男孩:哩大概會愛我多久?
男孩敘了: 愛到我死為止巴

後來女孩就把那個男孩殺了
唯一的補償就是在他的墓上送上一朶白色的小花
乾淨的小花背後是什麼
沒有人追究巴

是阿


沒 有 人 .

大概是無解 

2005年05月20日(金) 2時27分
還喜歡哩媽?

這個問題我想我大概是回答不出個所以然巴

最好不喜歡這三字是可以隨便敘敘隨便做的到的
所以當有人這樣問
還喜歡他媽?

我果然還是無法把它描敘的狠仔細巴


今天看到哩們




狠開心的樣子

文不對題是巴?

大概也只能這樣子了


沒什麼好交代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

我的眼神還是會飄過去

看一眼也好

就這樣而已

想必是個偉人 

2005年05月20日(金) 2時21分

愛世人



我大概沒這麼偉大巴
所以我只愛
我喜歡的
這個人
那些人
這些人
那個人


  

我相信他們會給我快樂
那不是一種奇蹟 



我好愛哩們 

世界太平 

2005年05月17日(火) 23時24分
好拉好拉
及時通好了 而且比以前更流暢
進然怎麼敲一敲都不會當機也!(大力驚))
好拉好拉 及時通好了
我想世界可以太平了  ((根本是我太任性−*−W

今天接2連三的聽到令人不爽的話
本來忘了可剛剛又有人提醒
本來沒有想計較可是叫再我要睡覺時又給我重重一集
別怪我無情 
我想哩們都去死一死算了
真不知道為什麼哩們可以活到這般田地
隨便拉
反正我睡一覺就忘光光了

             

素人自拍來了 
字有點多又有點小
不過阿信真是太可愛了  

                   

今天去圖書館睡到角麻而且還3次
有完沒完阿

                 

剛剛看了品兒的無名兒
哇靠 變好多 
不過仔細想想這2年來大家也是變了不少
感嘆阿感嘆
就只我這個村姑依然宛娘面孔兒 

祝我3分鐘熱度變成368天熱度巴
才剛敘完又馬上想懶一下了

            

這我敘
明天最後一天考試
開心的直跳角


            

我想做的人是我自己 
少硬要決定我方向
先把哩自己屁股擦一擦八
簡直是馬不知鼻孔大 






怨氣一股 

2005年05月16日(月) 23時41分

我家及時通壞了
我早告訴哩不要那麼自作聰明的
怎麼安裝都不行
碼的貪圖新版的智缺
可以去死了哩們

現在只能去msn那邊報到了
可是很不習慣
因為msn上我永遠分不清楚東南西北

而且那是社會人士用的阿
以被不時之需

比起msn我還是比較想去那個哩長在的即時通帳號裡
大家都一股腦的把msn荒廢了

只有幾個毅力堅強的人在還默默支瞠著

我 〜〜〜 來 了
酷、芽新成員 


超累
我想明天的古人科我大概又要抱個10來分八?!
可是我有讀也
哩馬行行好

期待拜3跟嘴賤的禿爐作火去唱歌兒

K 昨夜我夢到阿信歐
想必是燒了8輩子的好香

我真的好喜歡他歐
真是迷人的30芳齡阿

又想睡了
希望今夜他還可以繼續出現
我比較想聽他唱王子面
不是副歌的地方真的好可愛歐

想不到我盡然連我家的保護程式是五月天的這事兒都忘甘甘了

阿信和善良的人我都好愛
可是我沒有為倪敏然哭
大家都默默得掉幾顆眼屎
想必我是沒肝沒肺的惡魔巴
還敘什麼很喜歡他
他如果知道世界是那麼需要他他一定會活下來的

默哀26秒祝他好

阿財道士 

2005年05月14日(土) 0時48分
剛剛跟阿財小聊一下
都已經那麼久沒見了
心理依然是熱騰騰 好似開心押!
因為他還是一樣好可愛好可愛歐
想當年喜歡的那個在畢業冊上祝我早生貴子的男生〜
就是他呀!
意外的叫我玲姐 押哈哈
依我在江湖上游走那麼多年來看這個錯號來頭一定不小
還知道他的小女朋友是那位
好驚訝好驚訝 是熟人!! 

還是很喜歡他 那種還沒長大的感覺
以前最喜歡看他完溜溜球的蠢樣了
而且他一定是個好男人好情人好拔拔
已經不怎麼像元彬了可是這不重要

聊到心坎裡
又多一個可以吐口水的瘟馨地方了
他要我不哭不哭別難過
我希望他又乖又討喜千百年 

 
    










  阿信的素人自拍來了好歡喜歐 

 

2005年05月13日(金) 22時00分
          



其實我的脾氣也不是多糟拉
只不過是當機時會罵幹
畫錯圖慧罵基巴而已


2005年05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imyo1987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