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之過急。 

2004年12月07日(火) 23時18分

























帶起眼鏡會沒自信。

阿?是這樣?
昨天帶一整天眼鏡,做什麼事情都不順利,所有事情都稿爛。
今天戴上隱形眼鏡,恩,好像就清爽多了?

不帶眼鏡會比較大膽,戴眼鏡會比較畏縮。

阿阿,真好玩……。

最近又開始太HIGH了,開始操之過急了。
嗚哇嗚哇〜不要那麼急拉小莫(擬叫誰阿||||||)。
而且又托東托西的了,所以事情又開始擠在一堆。
反省反省……。

心情不錯,有時候會突然的低潮,所幸很就過去了。
似乎找到那個我,又好像沒有。

有時候想很多,又罵自己沒事想那麼多幹嘛。
變的多愁善感,哈,我有長大巴!

要斷就乾淨點。 

2004年12月02日(木) 23時12分

















 。






好久沒來寫日記了。

最近想再去申請一個版,因為這個板的字數讓我有點不爽快。
可是這版子是最多可以選擇的〜是最可愛的。
好猶豫XD。

這説短不短的一個多禮拜,有很多事情。
原本想把它記下來的,後來想想〜算了,過去的是在反省也沒用。
這是我的壞毛病。

今天看到成績單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沒努力?其實是有用心在上面。
不講了,我又再給自己怠惰的藉口了。
套句把拔的話W想要明天香噴噴的機腿就自己好好想W。
聽不董的人就算了。

發現我做任何事都被人目丁的死死的。
很可怕、很口惡心、我做什麼事,為什麼擬都知道?
我想知道眼線到底是誰?
我不認為我人源有好到擬的世界的人會認識我的世界的人。
明明就是相差那麼多,我們年齡的差距擬應該知道。
將近8年對巴!

只能説擬好象又變了,跟我之前所認識的擬不一樣。
擬以前就是這個樣子?
是不是當持我太小不知道?

只能説,擬勾起我不好的回憶了。

來口秋一個寶貝。 

2004年11月16日(火) 23時55分




















謝謝、我愛擬。

要振作,別再讓擬們擔心。
已經任性購了,我已經得到擬們的關心了。
如此狡猾的我,對不起,讓擬們付出關心給我這個笨蛋。
再多的言語也表達不出來、再多的擁抱也表達不出來。

只能重複説著一句句的"我愛擬們"、"對不起"。

希望擬們感受的到。

今天它的情況還算好,沒有無理取鬧,會笑,雖然是很勉強的笑。
反倒是我,情緒整個被感染,就陷在裡頭無可自拔。

一定是一直下雨的關係,毛毛雨毛毛雨毛毛雨。
討厭拉〜我最討厭下雨,人都會提不起勁來。

星期二一定是延續著星期一症候群。
所以今天早上我才會顯的那麼的孤單。
其實就像月廷講的,我是跟班上的人刻意保時距離,只是我沒發現罷了。

為什麼?我何必要刻意距離?根本我也不知道。

放學後去幽A家邦他練TAKE THIS WINGS。
阿虎是一部我是二部,唱出來的結果……
不能聽阿=口=。
哈哈阿〜郭把拔+郭媽媽真的是對不起擬們阿XD。
讓擬們一邊吃飯還要受我們的荼毒。

後來已經8點了,我就努力説服阿虎乾脆別去補習了。
兩個人就在何嘉仁討論筆記本。
結果我贏了〜選了我當初教他買的那本!
(其實是他看到我故意把令一本破壞,所以他才不買的|||||)。

我又忘了看書了(死)、又忘了畫美術了≧皿≦凸。
更忘了報告下禮拜的壁報是輪到我們班……………。

忙死巴擬笨蛋!

(這篇日記有沒有很快樂阿?)

得不到的。 

2004年11月16日(火) 23時45分
它説,他跟護法求了10年的歳月陪我長大。

而現在,10年到了,護法它説擬時間到了。
身體漸漸崩壞,10年前應得的報應現在實現。
它説它不甘心,不是沒有看醫生。
是醫生根本沒有檢察出來。
它説想陪我長大,想要看我成功的樣子。

根本不知道該跟它説什麼,我怕我開口我們倆就開始潰堤 。
儘管擬覺得這世界沒什麼好讓擬喜愛,可是擬就是想活下來。
明明可以活的。

明 因 明 擬 我 不 不 這
明 為 明 説 不 要 要 樣
還 醫 還 過 甘 擬 説 我
有 生 沒 要 心 笑 那 會
機 沒 看 陪 不 著 些 十
會 有 完 我 甘 説 打 分
可 檢 這 到 心 著 集 無
以 清 世 老 不 無 信 依
活 楚 界 的 甘 所 心 靠
的 阿 阿 阿 心 謂 話 的
 。 。 。  。 。  。 。 。

幸福得到的不是快樂,而是因為得到幸福而失去某樣東西 的痛苦。

我還沒長大,我還無法能給擬幸福。
我只是想看到擬笑的樣子,不要求現在擬可以供給我什麼 。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只要擬健康。

來的太突然我無法接受,無法苟同,很無力的不甘心。

我到底可以做什麼?我到底可以邦擬什麼?

到目前為止我到底做成功了什麼?

這麼無力、這麼沒用。

它説不用管它,它也説該來的還是得來。
難道無法做任何補救?就這樣眼爭爭的看著離去?
擬笑的太牽強,擬明明是想要抱著人大聲痛哭。

而我只能不説話陪著擬思考。

為什麼到這種時候才覺得世界是如此的安靜?
安靜得好像就算大聲嘶吼也沒人聽到。
好安靜、太過安靜、好害怕、太過害怕。
我聽到時間流逝的聲音,正一點一滴的想要帶走它。

不要拿走我唯一的…

雨下的好煩,讓我一直哭,眼涙跟外頭的雨一樣。

之乎者也。 

2004年11月14日(日) 23時25分
































如願出了水之館。

早上遲到的事情是回來的時候有人跟我講的。
既然解釋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加以解釋。
難得我提早到火車站…結果某人的任性讓我等了2小時半。
不能怪我拉〜追究起來我是受害最多耶…

很抱歉添了擬很多麻煩。
事後回想,我真的是太超過了。
自以為是的毛病又出現了,或許就象擬説的,我真的那麼象那種個性。
一歡喜過了頭就什麼規矩都忘了。

再也不説我會注意,我不再給自己一個模糊的藉口。
自生自滅算了。

謝謝星幻媽媽今天的冰〜很好吃。
對不起美次都這麼麻煩擬,很過意不去。

某人的事情也讓它自生自滅算了。

潰。 

2004年11月11日(木) 23時54分














不 想
想 就
在 此
隔 直
著 接
看 變
不 成
到 擬
的 的
牆 樣
看 子
擬。!









想要成為那樣的擬。

想要跟擬一樣的程度、想要跟擬一樣的個性、想要跟擬一樣的一切的一切。
可是我太差勁,做不到的我只能自憐自艾。
築起牆批評它人,都是忌度的心理在作祟。




一舉一動都想要成為擬的樣子、最好連談吐也跟擬相同。
目標是讓人一看就知道我是擬,擬是我。

我不好,是我不好,做再多努力還是無法。
輕而易舉的就被打敗,脆弱的一下子自信就全無。

我不好我不好──擬太好擬太好──表達不出來。
簡簡單單的東西就會被我弄亂。

其實我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毫無意義的!
我強人所難,又天真的自以為是,不敢面對就是假裝不知道。
悄悄注意卻讓自己更加沮喪,我犯賤我犯賤我犯賤。

但是我不會它少愛擬!









 !

我愛擬所以我要更加進布,雖然現在我是如此的無能。

感謝剛剛對我打氣的人,雖然擬們不知道我到底在難過什麼。
但是跟擬們對話讓我平靜不少,雖然之後我又開始胡思亂想開始低潮。

喜歡擬的温柔,雖然讓我很受寵若驚,喜歡擬的懷抱,雖然我還是沒有習慣。
喜歡擬的"難過就打電話給我,我隨時陪擬",雖然我只會看著號碼不敢打出去。

很感謝擬們沒有放棄我,沒有放棄我這朋友。
也許這也是我的妄想跟自以為是。
不可否認的我就是愛擬,請讓我再任性一陣子,請讓我提起勁打起精神。

我會努力開心,很對不起讓擬們擔心,我不是有意要讓擬們擔心的。
只是不小心宣洩了,潰堤了。

我會讓擬們看到我開心的跟擬打招呼。
我會再更獨立點,雖然目前雙腳無力振作。

請相信我………請不要否定我。

我是真的很想做到……。

被虐與施虐之間。 

2004年11月09日(火) 0時48分














2















反正一切已經無所謂了。

想講的、想要的,已經有人代替我講了。
也看的了回答,恩,我知道了。

其實所謂的傷害就只是彼此之間未解開的誤會。

講清了其實也就只是那樣,爭著是什麼?
所以我也是那個無聊人士,也是自以為講點什麼就能改變。

不講了,來講個這三天的大事巴。
買了二妹夢2,感動感動,這集更超越之前,更加的病態血腥暴力。
深雪阿深雪,愛死擬了XD。

其實我最愛的還是"月夜遺留了死心不息的眼睛"。

似乎是從這本開始,劇情就走向病態。
愛的天花亂墜、愛的死去活來又能怎樣?

沒有濃情密意的刻骨銘心、沒有甜言蜜語的柔懷擁抱。
有的是要對方為自己粉身碎骨。
得不到的,盡一切所能也要搶到,自己才是愛情的當權者。

寧默心對阿息的理所當然、慕靈對阿離的強所愛。
阿息介於兩人之間的爭扎、以及最後選擇他人的堅強決定。
童子對空洞的執著,其實最原本的就是順從自己的慾望罷了。

"令一半翅膀"或許是他激情過後的寧靜巴。
劇情顯得平淡,順利的讓人不可思議。
"當魔鬼談戀愛"就覺得好像是"令一半翅膀"的續集。
魔鬼對愛情的尋找、天使不明白愛情是何物、世人對天使無悔的遵從。

"MYSTERY"系列是聳動的,3之1反而沒什麼看頭,似乎是位後續兩集作伏筆。
3之2劇情離譜的讓我當場儍眼,不過還是很佩服它的想像。
3之3真的是它的極至!!鮮血淋淋的完整表達他特有的強烈風格!!
它就是有這樣魔力,讓我從他第一本書買到現在。

有時候覺得一個作者最好看的是它的成名部。
所以深雪理所當然最經典的還是"第八號當舖"。
我愛到可以被起來了XD。
反之,續集的"枚瑰奴隸王"劇情就沒那麼顯得有張力。
一昧的想附和再第八號當舖身上,就失去它最終要表達的情緒。
我想之後的女主角會這麼病態的祖先是出在BEE身上巴!

真想打更多,等我跟狗狗一起討論完再來打感想。

修云:本店只招待美男子。 

2004年11月06日(土) 23時54分









     例
     行
     公
     事
     │
     │
     惡
     槁
     拍
     貼。







今天很高興的如願出了刹那。

因為W某人W重修阿〜所以到地下街的時候已經2點了。

從基隆帶著椪椪的九公分,背得我腰好酸……。
在車上還拿著三根菊花吶喊「妹妹阿〜振作點」。
我看花是被我玩壞的>O<|||||。
哥哥這個大笨蛋,手機自己按到撥出也不知道。
我跟幽A兩個人就聽著聽著3分鐘,快笑死了XD。
還騙哥哥已經打了半小時,笨蛋。
那天我要把擬的蠢事集合成冊。
幽A講我的蠢事已經可以開圖書館了+皿+Y。

小犬它們出詭異的自創餐館之視覺服務生(好長||||||)。
(插話:阿修擬是好人!雪蟲很可愛!)。
其實很不錯拉〜要是我有相機就拍擬們了。
講到相機。
椪椪説立夏的SONY要1萬2,買!
相機那麼多我覺得我會買錯,那裡有賣立夏款阿……。

小猫的琴子真的是太可愛了,可愛。
椪椪的真弓也真的太可愛了,可愛。
九公分穿起來還真有成就感,可愛。

這次唯一的怨念就是沒有到會場晃一圈。
我已經一年多沒有去”地下街的場次”了。

阿修説我今天是最MAN的一次…我是不是該高興=3=。
這是只是新嘗試西裝類的…外加有殿高了9公分…。
化妝等也沒什麼改變…(默掉)。

拉拉拉───請叫我大帥哥───(已呈現自暴自棄状態)。

我覺得幽A基里繪出的還可以拉,不過它好像不這麼想。
畢竟也真是太感了,只看了3集或許感情還沒放那麼多巴。
(這麼説來就算我看完20集好像也沒資格這樣講)。

下次要重出刹那,不過這次出得還算可以。
對不起我忘東忘西的托擬們時間。
包包不見的時後真的很想哭,很氣我為什麼老是忘東忘西的。
幽A我很抱歉又讓擬日免回家。
很抱歉我一直説抱歉。

給我兩次警タ了,沒有下次。

回到基隆後就來個例行公事──拍貼!
原本應該可以打很多的,反正都是一些這個跟那個的嘛。

恩,跟木並的拍貼夢什麼時後可以實現?

耶乎?。 

2004年11月05日(金) 23時28分






  我
  是
  認
  真
  的
  想
  出
  這
  個。







我會因為補日記而累死我自己。

回想開始。
211真的事情很多。
前陣子是溺水事件,今天又發生失蹤事件。
我看那天會發生導師失蹤事件,這樣精神會受不了拉|||||。

日免上去買明天要用的東西,花了好多錢Q口Q。
沒關係…是愛!是愛阿!
在房間裡試妝,結果………………。
媽媽阿〜該隱出現了+皿+。

然後一邊畫著領帶一邊打電話鬧阿虎工作。
呵呵呵呵呵呵呵〜爽。

好像也沒什麼事了。

立志做個小學生。 

2004年11月04日(木) 22時41分

   好
   想
   知
   到
   裡
   面
   賣
   些
   什
   麼
   東
   西
   阿
   !


今天去轉了小學生的轉蛋。

好可愛阿,我想要紅書包拉。
可是我轉到K板,好大一個好可愛!
想要把整組擺在テーブル前,看,我多用功巴XD。
(討厭的有些中文打不出來…效法哥哥打日文)。
捨不得拆又想組合……。
(轉了那麼多轉蛋卻從沒一個拆封過)。

還看到棋魂的模型,當場就跟幽A在巴站尖叫了起來。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好想買好想買阿!一組6個,360。
幽A要佐為+阿光+塔矢,我要三谷+加賀+小明。
分配好後看到帥氣的佐為就………。
我想要整組拉阿阿阿阿───。
擺在前面我上課會更有幹勁呵?(屁,歪理!)

今天終於離開了主普壇的詛咒。
哇哈哈哈哈哈!阿伶擬別想拿到任何一個功!
我看擬一根本就沒安那個好心巴!
意外的被老師請機排跟珍乃…感動到讓我不知道該吃還是不該吃。

我是淫亂大魔王!哥哥總有一天擬會被我親到的!>3<。

早上兩節國文課去看了W我想有個家W。
大陸片,本以為沒什麼好看的,可是老師一直講感人……。
沒想到才看不到10分鐘,眼睛果然就開始紅紅的了。
因為奚玉潔一直講要看我哭,死命的也不讓它掉下來。
沒想到……………。
到了村長宣布寶兒其實是野娃的那段,我潰堤了阿阿阿阿阿+皿+凸。
可惡我輸了!
好拉…不只那段哭拉…幾乎是全程哭到尾…。
奚玉潔這個大混蛋,什麼片子到擬手上都會變成稿笑片!

下午很認真的把月計畫寫完(是畫完?)。
會不會照著上面的計畫行事還是個問題……。
(同學,如果擬想把XX比下去的話就繼續混巴!被那個自以為是的人!)
不要再混了振作一點阿!

其實我一定是最自以為是的巴?

所以我是最沒資格去評論的。

恩,同學,請好自為之。

很煩很煩巴?擬們一定是這樣想的巴!

剛剛幽A打電話來,不安好心阿=口=W。
果然,是XX要跟我藉由希衣服…。
而且是要借給伊X…,該講幸還是不幸阿?
這一切都要講「伊X黎小姐我之真是太愛擬了!」。

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