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6 [Sat], 2008, 22:59
他,對我很好
他,什麼都以我為先
他,就算多晚..回家的路有多遠都會送我回家
他,從來都不會令我擔心
因為他..







所以..我愛他的全部







窩心 

November 27 [Thu], 2008, 20:51


窩心
elddim @ Guest




 
那是一個,很炎熱的下午。
 
熱得,就似是世界末日來臨。
 
我從家裡步出來,在樓梯間走不一會,背上已經開始冒汗。
 
但他,卻傻傻的,在大廈外的太陽底下,等我。
 
滿頭大汗的,等我。
 
我靜靜的、緩緩的步近他。
 
他彷彿感覺到我,抬頭看著我笑,笑得比八月的太陽還要燦爛......
 
那一刻,我有一點想,若天空可以下一場雨,就好。
 
 
 
 
 
那是一個,有點陰涼的下午。
 
雖然已是七月了,卻不像是夏天,風緩緩吹過,我的身子竟然抖震。
 
或者,其實不是天氣的冷,只是我心太冷而已。
 
我在你的家前等候,已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這時,有一個女子從大廈步出來。
 
她瞥一瞥我,冷笑走開。
 
二十分鐘後,你終於在大堂內出現;你雙眼無神望著我,然後臉上浮起一點厭煩......
 
是這天天氣的錯嗎? 可以的話,我多麼想這天,可以放晴。
 
 
 
 
 
無論任何事情,他總是以我為先。
 
買了冷飲,他會先讓我喝。
 
即使他自己已經滿身大汗。
 
買了新CD ,他會先讓我回家聽。
 
即使他本來也很喜歡那個歌星。
 
看電影,他會先問我想看哪一齣。
 
放假了,他會將所有時間預留給我。
 
每一晚,他都會等我電話才會去睡。
 
約會完後,不論多晚他也一定先送我回家。
 
在我病了的時候,更會拋下工作山長水遠跑來看護著我。
 
他這種非常寵我的態度,往往讓我感到十分窩心。
 
窩心得,有點痛。
 
 
 
 
 
不知從何時開始,你不再著緊我的事情。
 
「...... 喂? 」
 
「怎樣? 」你嚷,像在忙著。
 
「我...... 我不舒服。」
 
「那吃藥吧!」
 
「我吃過了...... 」我聽到了遊戲機的聲音。
 
「再吃囉!」
 
「我...... 這星期都不舒服...... 」我還隱約聽到你旁邊的說話聲。
 
「你不舒服就看醫生吧!找我又有甚麼用? 」
 
「我...... 你可以陪我看醫生嗎? 」
 
「你自己去看醫生不是更快捷嗎? 你是不是病傻了? 」
 
「...... 」
 
「沒其他事了吧? 拜拜!」
 
我躺在床上,心痛得死去活來。
 
 
 
 
 
有時候,被他像奇蹟一樣地寵愛,我心裡總有一絲不踏實。
 
「為甚麼...... 你要待我這麼好? 」
 
他搔了搔頭,傻傻地答:
 
「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
 
「你不覺得肉麻嗎? 」我失笑,卻感到了安定。
 
他就是有這種傻氣,傻氣得,讓人不想再去想太多。
 
但不去想,不等於再沒有了不安。
 
偶爾那一點不安,仍是會在這溫暖的隙縫裡,偷偷冒起。
 
如果,他不是這麼寵我......
 
如果,我不是這麼渴望受寵......
 
「你怎麼了? 」他一臉擔心的注視我。
 
我立即搖搖頭笑,讓那點不安暫時再放到去K暗裡去。
 
 
 
 
 
有時候,看到你與以前有這麼大的差別,我會不禁疑惑,自己是否在做著惡夢。
 
你不再對我溫柔。
 
不會再等我的電話。
 
上街時不主動牽我的手。
 
約會時反過來要比我更遲到。
 
經常在我面前談電話,一談就談上一個小時。
 
在有說有笑地掛線後,對我就是冷言冷語。
 
甚至更讓我聽見了,與誰人約會在何時何地去做甚麼。
 
而你的表情,是有恃無恐。
 
我問你,你還愛我嗎?
 
你沒有回答,就只是在笑。
 
看著你的冷笑,我不敢再去多想更多。
 
 
 
 
 
「如果,哪天我要移民了,你會怎麼樣? 」
 
「我會儲錢跟你去移民!」他大聲喊。
 
「如果...... 我不理你呢? 」
 
「我會纏著你、到你理我為止!」
 
「如果...... 我死了呢? 」
 
「我會...... 」
 
「不要說了!傻的!」
 
「是你問我的嘛...... 」
 
「無論我變成怎麼樣,你都會這樣對我好嗎? 」
 
「當然會!」
 
「...... 如果,我沒有喜歡你呢? 」
 
「...... 那我去愛你就行了。」
 
聽著他的這一句,我竟然不能再反應。
 
難堪得,說不出話來。
 
 
 
 
 
「你為甚麼會喜歡上她? 」
 
「我喜歡誰是我的自由吧!」你仍是一臉厭煩。
 
「她是我的朋友!」
 
「是你的朋友就不可以喜歡? 」
 
「你有考慮到我的感受嗎? 」
 
「那你又有沒有考慮我的感受? 」
 
「我...... 怎樣沒有考慮你的感受? 」
 
「你也不想想,你看你自己的樣子,還好意思跟我一起嗎? 」
 
「...... 就是這一點? 」
 
「你的朋友比你漂亮多了!人又好玩...... 」
 
「你...... 我真的有這麼...... 」
 
「別再扮可憐好嗎? 醜女!」
 
聽著你的這一句,我竟然不能再反應。
 
難堪得,心絞痛不已。
 
 
 
 
 
夜,坐在回家小巴裡,我靠著他的肩膊,茫然。
 
為甚麼我會跟他一起的?
 
為甚麼我會接受他?
 
是因為我也喜歡他嗎?
 
是因為他對我好嗎?
 
是因為他是一個難得的好人?
 
還是因為,我不想一個人?
 
又還是因為......
 
我忽然覺得自己好自私。
 
自私得,讓人討厭。
 
也自私得,似曾相識。
 
可是,我實在好累。
 
沒有他,我真能撐得下去嗎?
 
沒有他寵我,我真能復原過來嗎?
 
沒有他在我身旁,在這世界裡我真還有存在價值嗎?
 
想著想著,我又忍不住哭了起來,把他的衣襟弄濕。
 
他馬上便察覺到了,把我的頭抬起,用衣袖替我抹去淚水,然後,他親了我的唇。
 
我在他所給予的溫柔和甜蜜之中,讓雙眼閉上。
 
在這看不見的幸福感裡面,想起了你。
 
 
 
 
 
「你可以放過我嗎? 」你說。
 
「我怎樣不放過你? 」我哭,我問。
 
「你別每天都纏著我!」
 
「這天是你自己說要來的...... 」
 
「我也說過不再喜歡你了!」你大聲。
 
「那你就走嘛!我都沒有留你!」我哭得更加大聲。
 
「那...... 為甚麼你又要這樣子? 」你一臉難為。
 
「你都不喜歡我,又在意來幹嘛!」
 
「讓我走,不可以嗎? 」兇惡的難為。
 
「你說過不會走的...... 」我仍記得你當天許諾的模樣......
 
「你明知道,大家一起下去沒幸福的!我只會覺得煩!」
 
「是我對你不夠好嗎? 」我真的想不明白......
 
「是呀!你令我好煩!」
 
「還是你喜歡了她、才會這樣? 」你讓我的一切都混亂掉了。
 
「她是她、你是你,別混在一起說好不好!」
 
「你以前...... 你最初對我很好很好的....... 」我的淚又再流下來。
 
「你...... 」彷彿被我觸動了某條神經,你接著大聲對我說了一句粗話。
 
然後,你忿忿的轉身離開,我讓雙眼閉上。
 
我不想我們分手的最後一幕,會是這麼的模樣。
 
但這個夢,一直纏繞了我好多天......
 
 
 
 
 
到底,真的是我不好嗎?
 
我不漂亮,是我的錯嗎?
 
你以前曾對我說話,我是最漂亮的。
 
身材不好,也是我的問題嗎?
 
她的身型比我好,你就要喜歡她了?
 
那我去改變身型,再打扮一下,你就會回來嗎?
 
但你嫌我煩你。
 
但你嫌我對你不夠好。
 
我已經有比以前對你要好了。
 
可是你還是變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你依然要變心。
 
依然要變做,一個我覺得好陌生的人。
 
依然要變得,不再有半點在乎我。
 
難道,我就真的連一個普通朋友都不如?
 
還是,比路邊的野貓更不值得可憐?
 
我愛你愛了六年。
 
跟你一起了六年。
 
六年的感情,比不起認識一個月的人。
 
六年的回憶,彷彿沒有半點意義。
 
與你愛過六年的我,彷彿已經再沒有存在價值。
 
我一直努力支撐到這最後一天,一直在你面前哀求至最後一秒。
 
最後,我每晚仍會在夢裡想起你。
 
想起你臨走前的,那一句粗話......
 
我好累。
 
真的,好累。
 
累得,我每天都會流淚。
 
累得,我漸漸夢不見你。
 
累得,我開始覺得麻木。
 
累得,我再分不清楚方向......
 
 
 
 
 
「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
 
我默然,抬眼看他,只見他一臉緊張的,口唇抖抖的震著。
 
「我...... 」
 
「我一定會對你好好的!」他急急的說,似乎不想聽我的答案般。
 
我心裡忍不住笑。
 
然後我又想起,我有多久沒有笑過了?
 
那彷彿已經是上世紀的事情。
 
我似已獨自累過了一整個世紀。
 
累過了這麼久,我的心還會跳嗎?
 
我再看看眼前的他。
 
他仍是著緊的看著我,那一雙眼充滿了關懷,又有些不知所措、傻頭傻腦的神氣。
 
這一種臉,我記得,曾經深印過在我腦海。
 
曾經折磨得我死去活來。
 
如今,這一張臉,又來敲動我的心。
 
「對不起...... 」他忽然低下頭,這樣說。「我不應該逼你回答的...... 」
 
而他也是這般的溫柔......
 
這般的讓我感到窩心。
 
「傻子。」我提起雙手,捧起他的臉。「我又沒說不答應你。」
 
他笑了,傻傻的,然後高興得把我抱緊。
 
我在他的懷裡,繼續感受那一種窩心。
 
只是......
 
 
 
 
 

「我不會走的,即使你趕我我都不走。」
 
「真的? 」
 
「如果你趕我走,我就死纏下去、到你回心轉意為止。」
 
「那麼如果你變心了,我又怎麼辦? 」
 
「我又怎會變心? 」
 
「我是說如果啊!」
 
「好了、好了...... 如果我變心,那麼我就娶你過門吧!」
 
「都不喜歡我了,卻還要娶我? 」
 
「娶了你,做了你丈夫,我就不能夠再變心了嘛!」
 
你凝視著我,許下了沒有真實感的承諾。
 
「...... 傻子。」
 
然後,我就被溫暖的幸福感緊緊包圍。
 
也是我第一次明白到,甚麼是窩心的感覺。
 
只是......
 
 
 
窩心得,好痛,好痛......

生性 

November 12 [Wed], 2008, 19:39
鮮魚行廢紙換銀紙 助窮學生幫補家計
(明報)11月8日 星期六 05:05
【明報專訊】每公斤價值0.6元的廢紙,對父母均為低收入人士的學生而言,絕非小數目。大角嘴 鮮魚行學校的4個小六生,每隔兩星期便將學校收集得來的廢紙送到附近的回收商變賣,縱然近日回收價大跌而影響「收入」,他們仍樂於售賣廢紙,目的是掙取10數元的小收入,用作買文具的零用錢或幫補家計。

校長﹕幫得就幫

眼見大部分學生來自低收入家庭,甚至要領取綜援 為生,校長梁紀昌總希望「幫得就幫」,於是從教師家訪中評估學生需要,選出學生參與廢紙回收計劃。他表示,學校每日製造的廢紙包括壁報板裝飾、紙皮箱等,學期末更有大量教師用書,而禮堂損壞了的「牛角扇」亦曾經成為變賣目標。

他指出,回收價已跌得很低,每公斤廢紙由2.2元大減至近日的0.6元,兩台「牛角扇」只換得3元,故受惠學生亦由10人減至4人,希望每位學生的收入不致太低。

70公斤廢紙 每人分11元

小六的劉觀城、蘇金華、李家煒及譚俊穎最近在教師的陪同下,合力用手推車將70多公斤的廢紙運到學校附近的回收商,換來只有44元,每人可分得11元,較高峰時期每人分得32元減少3倍。與父母及弟弟同住深水埗區舊樓套房的劉觀城表示,售賣廢紙所得的收入雖然減少,但能幫助學校清理沒用的東西,又難得可掙取零用錢,以購買日常所需的文具,他仍樂於參與。

回收校服書包 送有需要家庭

將廢紙、舊電器賣給回收商外,梁紀昌亦會在校內回收舊校服和書包,以捐贈得來的洗衣機洗淨,免費送給有需要的家庭,他又於學期末以原價(每本1元)回收學生的校簿,條件是要完整乾淨。

學校每天製造大量廢紙,學生人數逾千人的大校如油蔴地天主教小學,校長潘樹照表示該校設有環保主任負責廢物回收,指導同學將課室廢物分類,由回收商定期到校回收。僑港伍氏宗親會伍時暢紀念學校校長周錦祥則稱,教員室設有分類垃圾箱,由回收商每月到校收取廢紙和膠樽等可回收廢物。


生性..有幾多人會做到?
就算年過30都可能要比父母親擔心

記得有個朋友..佢最親要走時
冇痘ッ低,留低左句:生性
呢句說話係幾咁觸動人心
父母親對我地無限既愛...
就算有人同我講好愛好愛我
都比不上他們給的愛
我感謝,感激..
現在只能做些少事情去減輕他們為這個家的煩惱

媽,爸..我會好好讀書,好好工作~生性

周董事長 

September 29 [Mon], 2008, 22:17

生日快樂 

September 21 [Sun], 2008, 1:22
沒什麼的..意外地還會有人想起,跟我說:18歲了~長大了~可以買啤酒不用查身份証了

還以為..你連記都不會記得了,點都好..多謝..
沒有遺憾吧?謝謝你..還是我愛你
再見了最愛的~


這是我最後..最美..最想說的.. <突然想起這首歌~>



18歲..我希望做個有用人
擔起爸媽辛苦養家的責任
好好讀書~4年後升大學完成夢想

P R
ABOUT ME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只有我的世界
  • アイコン画像 性別:女性
  • アイコン画像 誕生日:9月21日
  • アイコン画像 血液型:B型
  • アイコン画像 現住所:和歌山県
  • アイコン画像 職業:自営業
  • アイコン画像 趣味:
    ・音楽-麻醉我心
    ・恋愛-失敗,失去
読者になる
最愛是daddy,mumi,maim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