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那繆小行星

December 26 [Thu], 2013, 11:32

恍神著到中午,跟從前來工讀的小男生吃飯。相約的電話中才得知他沒順家人意思赴姨丈的大陸工廠,也沒鬧家庭革命去?望的研究所,他成了一名(毫不令人意外的)保險業務員。



從捷運站走過來的他一頭汗,穿著純白襯衫K西裝,肩線立體得有點??。坐在他堅持「這樣才能好好談話」的簡餐??廳,他一直不斷的重覆問我,「那?退休後想過怎樣的人生?」「這種事還是早點開始考慮比較好?!」「?個月拿出五千元,?覺得是沒?法做到的事??」「那?打算怎麼達到?要的那筆退休金?」



我乍然有點錯愕,接著是幾分同情混雜幾分不耐,?掉世故面具般顯在臉上。



誰不知道退休金很重要??

誰不想老年之後能好好舒適地過生活??

但?了解我什麼?

如果我連現在的生活都不能掌握,我為自己預備25年後的人生做什麼??


 



 



當他試圖透過數據分析,費盡努力試圖理性地喚醒我對未來的恐懼與焦慮,他知道從他身上浮溢出的,是回應自身更?大、更無從掩飾的倉惶??他發現自己重覆了好幾次台辭??以及......他真心信仰那些嘴巴講出的語言和邏輯??



看得到,那「明白」就顯得略見殘忍。



但我不是沒有受傷的。沒錢沒籌碼的邏輯,我不知聽了多少次。但我還是相信,相信手無寸鐵的自己,可以因為信念,在這個世界,為自己?一塊呼吸的空間。



?上回家跟Y在電話中抱怨這件事。?心平氣和淡淡地?:?,天空之城吉他?,那?問他,他的保險誰?他買?誰?錢?他那套話術讓?生氣不是有意的,只是長官告訴他這樣做會成功。



我在心裡想:果真是年紀大見過世面的人?。



接著又想,他也不過想在這食物鏈上多?點立足之地,我其實不是不?那心情,但仍然沒?法ェ容以對。



掛掉電話換拿起大衛.米歇爾的《雲圖》,心情好了起來。我是真心覺得有書就很快樂,穿著朋友從市場地攤買給我的睡衣也很快樂,走路時能抬頭看天空就很快樂,那快樂他人?廉價但無比真實。



後來他就再也沒有跟我連絡過了。我覺得我隱約理解到,不是因為我這裡沒?頭,而是因為他忘不了那天在我面前,一無所有、有求而來,站在低一階地方抬頭看人的狠狽,他的自尊被傷害了。



但不連絡我並無所謂,那麼快,我就像捨棄一張傳單或少用的股東大會禮品一樣冷淡地將這個人略過了。



為了換取自由做想做的事,必需要喪失了做想做的事的自由。

但如果不懸梁刺股地讓自己保持清醒,現實就會像這樣,隨著?月一點一點地?奪當初?純潔的意識。

我也還在努力。努力劃下一道線,對著心裡的惡魔?:You should not pass.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ijklm9954
読者になる
2013年1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
P R
カテゴリアーカイブ
月別アーカイブ
http://yaplog.jp/ijklm9954/index1_0.r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