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授受 

2005年02月15日(火) 14時32分


男女授受,親?不親?
昨晚跟齊藤先生飯局,共九人。
席間,他說:我和胡小姐並非男女感情的朋友,只是長輩的喜愛。她——(一番謬讚的話。)
完畢,衆人哄然大笑。連自己也忍不住冒出笑意。
如果我是會説話的人,應該如此接語:齊藤先生不過是愛屋及烏而已,因我長得俏似其令郎。
認識齊藤先生達八年了,期間去日本探訪過他兩次。
於他來説,我等同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兒子。沒錯,他真的給了一個相當於父親的關懷給我,這與男女關係無關。
本來,在常人眼中,這是一種匪夷所思的關係,但落在我們身上,卻是那麽的平平無奇。不過也算得了經典吧。
一個外國人,一個奇遇,有點離奇的緣分。
無論男女,只要真心,亦有不平凡的友情神話。



喜歡你 

2005年02月07日(月) 18時56分
今天是你的生日。生日快樂!
從表格裏瞥到這個日期開始,便牢牢地刻在心上,很久沒去訓練這種記性了,原來並不難,或者,不止是數位簡單的緣故吧。
喜歡一個人是怎麽樣的心情?於我,想念時候是淡淡的喜ス;見面時候卻是深深的靦腆,目光一碰觸便錯開,然後,心裏便養了一隻小兔子,時而亂竄狂跳。
跟你的對白,無非是問候語——你好,晚安。即使是簡單的回應,也讓我心樂開了花。
認識你已經很久了,數數指頭,居然有七年之久。
七年之癢。時間,非是心癢難耐的關鍵。
喜歡,不是一場終結,而是另一出開始。
喜歡你,是只有你,可以讓我品嘗到愛的甜,也令我觸摸到愛的痛。
一直認爲,只有知道愛情的痛,才知道什麽叫做愛情。
我不會很愛很愛一個人,愛自己有七分,而你,只有三分。
但,這樣,已經,足夠,了。
唯有細水,才能長流,你也知道。
今天,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用你的昵稱去註冊了一個blog——之前即使跟他人交往,也不曾有過如此的張揚。
我想告訴你,我不是暗戀你,只是,偷偷喜歡你。






輪舞 

2005年02月06日(日) 13時38分
她穿著華衣,在舞池中不斷旋轉,迎來一個又一個的舞伴。穿插之間她迷失了方向,空虛的心靈終于知道眼前只是異常美麗的泡沫。

睡蓮 

2005年02月05日(土) 11時26分

水妖






兩生花 

2005年02月04日(金) 16時25分

kireinagenei.







2005年0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hhl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