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就業難背後有座城鄉二元之山 

December 23 [Wed], 2009, 17:04
教育部原副部長吳啟迪女士演唱會就教育領域一些熱點問題接受採訪,在談及大學生就業難責任何在時,她表示媒體動不動就說「問責」,應該找解決問題的辦法。她說大學生就業難與城鄉二元結構有關,文革前,越到西部,工資越高,比如,新疆可以拿80塊錢,我們在北京只能拿46塊多,現在反過來了,那誰願意到西部去啊?(2009年12月21日《中國青年報》)

  應該說,吳啟迪女士說到了大學生就業難的實質問題和癥結,可謂「點穴」之語。能如此直抒己見,把問題捅出來,當然還是她已不在其位上,如今她只是「教育部原副部長」。不管怎麼說,她的直言精神還是令人敬佩的,她認為去邊遠地區工作就應該拿工資高,「公務員的工資本來就是國家定的。為什麼沒辦法?有好多國家,尤其是發達國家,它們也有這種情況。像日本、澳大利亞,都有這樣的例子。這些政府做得成,我們政府會做不成?我們有一個很強大的政xyz軟體府。」「政府先做了,就會有影響力。」

  問題是政府沒有這樣做,當然也就沒有影響力。同在一個地區工作,在鄉鎮工作的大學生工資還不到1000元,而在市裡工作的卻有2000多元。鄉鎮工作艱苦,生活環境差,交通又不便,待遇卻低;而在城市工作舒適,文化生活豐富多彩,交通便利,待遇卻高;到鄉鎮工作連談戀愛也難,你說有誰願意下到鄉鎮工作?不願去鄉鎮工作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仕途問補帖題,年輕人哪個沒有理想?在行政單位,人們大多以職位的高低來衡量一個人的本領,而在鄉鎮政府工作,由於起點低,多少人一輩子勤勤懇懇工作,也「上進」不到一名科級幹部,因為在鄉里最大的官就是科級幹部。而到市裡、省裡就不一樣,因為起點高,年紀輕輕就可能提拔到處級幹部。事實上是「廟門」越高,起點越高,潛力越大,官也就越做越大。拿我的同學來說,如今在鄉里工作職務最高的是科級,而在市裡工作職務最高的是廳級(混得差的也是科級),至於那位在中央某部委工作的,職務就甭提了,潛力當然也是最大的。其實,這個差別不僅僅是職務上的差別,因av為職務越高,待遇越高。

  最近一期《廉政了望》刊登了《鄉鎮幹部的典型性痛苦》,除了講到工作難做,「每天都焦頭爛額」,工資待遇低外,就是讓鄉鎮普通幹部看不到希望,文中講到47歲的蔣其昌被提拔為副鄉長,這讓他感到意外。他從部隊轉業到鄉上工作18年,儘管他18年來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也只幹上個部門主任(正股級)。提了,他有點「夕陽紅」的感覺,當然也有幸運的感覺,因為「鄉鎮幹部往往不被市縣領導看重,百分之八九十的鄉鎮幹部一輩子都是科員,直到退休。」而鄉lv錢包鎮領導大多是「空降兵」,這能讓鄉鎮幹部不寒心?大學生找不到工作,其實是一個結構上的問題。有些地方崗位少,大家扎堆搶著去,有的地方很需要人才,大家又不願意去,即使去了,也只是做個跳板;去了以後,卻要想方設法離開。蔣其昌工作的鄉共有60個編製,卻有30個編製空著,而另一方面,年輕的大學生考入鄉鎮後,才工作一兩個月就被借調到市縣工作,工作一兩年就被正式調走。(2009年12月《廉政了望》)其實,這些能考取鄉鎮公務員,後又被借調的都是有後台背景的人,沒後台背景的大學畢業生知道自己考取了鄉鎮公務員就要在鄉鎮呆一輩子,可能大多都a片不會去考。

  要改變這種現狀,就要從公務員做起,不僅要提高偏遠地區和鄉鎮基層工作人員的工資待遇,讓鄉鎮基層的工資高於城市,而且要讓他們看到仕途上的希望,比如鄉鎮領導應大多在鄉鎮提拔,而不是「空降」。只有從公務員開始這樣做,才能帶動其他職業。吳啟迪還建議,最優秀的人就給他最好的待遇,這樣邊遠地方的一些職位就會有吸引力。比如說西部地區的一個中小學校長,你給他高薪,而且不僅是待遇高,你還考慮到他成家、生兒育女等全方位的問題,甚至給他10年以後回到大城市的機會。如果一個校長是很優秀的人,他不能容忍底下的人很差。這樣的話,團隊就帶起來了。這個觀點無疑是對的。的確如此,我們國家的城鄉二元結構不解決,大學生就業難xbox360遊戲這個問題將永遠存在。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xyz軟體補給站
読者になる
2009年1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
月別アーカイ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