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心漢 

2005年10月16日(日) 23時36分
他一封信都沒有回覆。
我send了幾封EMAIL過去,除了當而回來時給我一通電話,之後便再沒有收到他的音訊了。同樣,我也沒有聯絡他。

好幾次我是想打電話給他的,跟他説些什麼,聊聊天的,但最後我還是放下聽筒,對自己當初的決定落實執行。

我和他的故事,就這樣在歳月漸漸遺忘,曾經以為刻骨銘心的「愛情」原來都只是鏡花水月。

往事 

2005年09月30日(金) 1時58分
他已經知我是誰了。但他拒絶認識我。和他一起,我覺很沒有安全感。
我為什麼又要與他苦苦糾纏?

那些甜蜜、幸福、浪漫都已經殆盡;趁嫉妬、憤怒、或其他負面情緒未出來以前,我是不會再見這個人的。他是否傷了我的心?我想,他是傷了我的自尊才對。或者他真的是生命中我必須遇到的人,因為沒有他,我還是白白痴痴,對愛情仍抱有120%浪漫希冀的無知少女。至少現在我知道追求浪漫、激情其實是很容易粉身碎骨的,差點連自己都毀了。

我愛他? 我倒愛他的温柔體貼、浪漫大膽與激情。與他一起,我發現我常常鬧他的,而且很多時都是罵過狗血淋頭。那種刻薄是與其他人一起時沒有的。雖然很多時罵過他之後都感到十分懊悔而道歉,可是我彷彷彿並沒有真的遁好「教訓」而重施故技。

對感情老練細膩的他,當然知道如何對付我這個只会發脾氣的野獸。雖然他只有23歳,但實際上他已比更会如何掌握人的情緒了。看似温柔婉若的他,實際是一個滿有熱血和激情的人,那種潛藏的激情與現時曬得KK的他,讓人看起來感到十分性感。

我就是被他這種錯覺吸引過去的。

談戀愛 

2005年09月26日(月) 1時13分
昨夜跟他到後山,當時他正在聽電話。他最喜歡與別人一起的時候傾電話。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我的確討厭別人這麼做,我覺得這是不尊重的表現。

後來,我拿了自己的ipod出來,正如現在一樣,聽著自己的once in a blue moon。因為看with love時,看見竹野内豊的樣子,我才想起彷彿從來沒有看清jimmy的模樣。

聽著once in a blue moon,看見jimmy談笑風生的樣子,其實有沒有我,他都是這樣子生活的。那一刻,我的世界只有once in a blue moon,眼前是頭髮被吹得東歪西倒的jimmy。他用左手拿著藍色的電話,言語間,笑得很燦爛,偶爾望過來跟我想講些什麼的。

那一刻,那個才是我的jimmy。不知道什麼時候,甚麼樣的女人會輕撫他短短軟軟的毛髮。我看著他看得出神,我想,我應該從來沒有認識過這個人。後來,在once in a blue moon優美的旋律伴隨下,我突然繞到他身後,雙手有點不自然地慢慢伸出來環抱著他。山上的風仍然吹得很猛,我把他抱得更緊了,他身上的氣味是似曾相識的,那種氣味,令我不由自主的想再嗅多一點。後來他暖暖的右手亦慢慢伸上來,放在我涼涼的手上。我感覺到他手中傳來的溫暖,他的手,整個人,其實任何時候都很暖的。

不久,我已經開始在他的背上吻起來,從他身後看看山下的景色,看到大各種大廈點點燈光,我想,沒有人會像我們這麼無聊,3號風球還會走上後山吹風。我想繼續創造我們的回憶,我想看到的是jimmy,而不是竹野内豊。就是這樣,在他身後緊緊的抱著他,吻他的後頸,鼻子感受他的原本剃得短短的頭髮又長了,他突然縮了一縮,我想是因為頸部較敏感。

我問他為什麼是我,他告訴我是他最接受的。

難道有很多人出現在他的身邊?即使是又怎會出奇,他的外表的確亮麗。他話我是有條件當他女友,這句話的語氣認真大,難道他自己沒有想過有沒有資格當我男友?

我化是表現得不緊張,愛理不理;他的心反而愈輕鬆,不介意和我交往。當我一認真起來時,他就變得敏感起來,表現也不自然,就是害怕虧欠我一些什麼。他需要的不是一段關係,不是一個女友,因為他只想談戀愛,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雨夜的對話 

2005年09月25日(日) 3時48分
這個事一定要記下。

「為什麼我們的關係不能昇華?」

「因為...很多事情彷彿要循序漸進的。可能我們是由於床上關係開始,之後才學習如何相處。成為男女朋友後,因為大家都肯定了對方的關係,隨時都可以吻,可以搭膊頭...。」他的眼神告訴我,這樣子就好似變得沒那麼有趣味了。

「而且,之後大家會發掘更多對方的缺點,這樣子就不太好了。」

原來,我的第六靈感是沒錯的。我與他的確有強烈感覺,但為什麼我們不能再進一歩?我有我考慮的條件,他亦清楚知道自己的需要。其實,他就是想在生活裏尋找剌激罷而已。當我提及這個時,他話我是衰人,他總話我不相信他。

他對,一個只能談些風花雪月戀愛的人,我怎能相信他?

我跟他提結婚,他又總是把頭轉開,不和我討論這個話題。然後語氣就似怪責我總是這個來討論。我話他不想安定,他話他不知道。他想他有想過與我一起,我想,他想告訴雪服自己,還是雪服我?

我當然不會認真想過與他結婚,但他的確是第一個令我想與他一起居住的男人。以前的我,昆無論如何都不會同居的,但自和他認識和相處後,「想跟他一起生活」這個念頭的確,曾經時不時在我腦海閃過。

我和他,的確有談過戀愛,正如他話:「我們兩人彼此都不能忘記對方。」幸好我還是清醒,還記得清楚自己是誰。太投入戀愛的女人,總是變得特別蠢。一些顯而易見的事情,就是放在眼前也看不見。

第一章 - 認識 

2005年09月25日(日) 3時26分

我和jimmy的認識,到今天,我還不知道是否真的是上天安排?
我和他的認識,應該是6月中的事了。那時,我剛巧報了欖球班,記得第一天上堂,他便走過來和我談話了,那時他給我的印象是不錯的!

後來參加欖球班,基本上我都是為了見他要上的。自此以後,我都想他想得發瘋。我們發展得很快,記得第一天的電話,應該是夜裏的電話,然後第二天便上街去了。第三天,我不再接聽他的電話。一星期後,我跟他上了床。

那天的事,我想,這輩子我都會記住的。
2005年10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hazegawaetsuko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