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 

August 26 [Wed], 2009, 2:42

地铁车厢空荡荡的,从箱子里拿出照片,不敢相信一向恐惧拍照的自己竟也在上面。
我的规则一向是喜欢就全身心喜欢,不喜欢了就断得干干净净,先前这三个月真不知如何定义。
只感到把十几年来对爱情美好的憧憬都粉碎了,一些想法随之波动。
扔了,撕得手指满疼,但很完满地,没带着它上飞机。

在厦门时,整个状态没有想象中好,曾经何等作贱自己的自尊心求得一见,真是二十多年来的耻辱。
更为羞耻的是,当得到不冷不热回答时,心里一面觉得自己不该一面再跟对方沟通。
见着面又怎么样呢?无疾而终很好,难过也很好,权当练习了,感恩。
打击到我时,很高兴最懦弱的那个不是自己。

后来意气风发也见过几位,懂得如何谦逊而顺畅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结果并不重要,我是卢广仲嘴里的无敌铁金刚小姐,抗击打抗风雨。
明天是七夕,今天给自己提前庆祝了,再次把张允和的那句送给自己:
多情人不老。

12月9日 

December 09 [Tue], 2008, 16:45

“爱的前提是欣赏,必须旗鼓相当。”

定义自己很难,别人开始总会觉得不太好相处。柔软之处是否只能流露给自己?要是对别人,怎么流露,流露多少才适当?我不怕周遭的人笑话,当和不熟悉的人在一起,不会流露自己的好恶,但心里很清楚。对不喜欢的人,不要再想有第二次,我的毅然决然哟,简直出神入化。吃饭这种事,就是熟人才会做的,所以看到旁桌的三个女孩,好生装轣C那样没有负担。我的负担不是来自自己,而是和什么人吃饭。端坐一边,必须看到对方的脸,礼仪是当说话必须看着眼睛,但为什么那么辛苦?自己可以过得好好,真是犯傻。电影除了对方抖腿的人工按摩和不住的哈欠外,还算不错。比《霸王别姬》正些,不过故事比较流水,还是小说改变比较好。夜风吹吹,车厢充满倦意,孑然独醒,想想事情很美妙。

写好去睡 

November 30 [Sun], 2008, 22:28

扭蛋机一样,上帝总和人玩笑到底。
听积极向上的歌,看动人契合气候的电影,听血液潺潺流过全身,心脏澎湃鼓动,晒晒太阳,像小狗。你想去哪里?计划一次独自的旅行。你想要什么?要一份恬淡的感情。这样的奢望,如此光景中快要消失。电视剧里的女子男子,是给谁赠送的糖衣毒药?今天有人说你变了吗?我说变化少。其实呢?我的变化很大,内心的外在的,我学会虚荣要让别人知道自己过得好,我学会了忍受在不必要说话的时候沉默,我学会了应和对一个我不是很讨厌但对自己可能有帮助的人。那我还是一个坦率的人吗?那年对别人的鄙视,现在已有时对自己流露,我的坚持还在坚持,最后都变了化石。失望还是妥协的问题,我有底线。
为了保护自己和一些在意的人,让大家都感到温暖。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微笑度过每一天。

11月19日 

November 19 [Wed], 2008, 21:48

自尊是什么呢?有时我把它滥用了,觉得自己很好没大缺点,要公允看待自己真是最难的问题之一。当喜欢某个人或者某种状态时,便会一再委屈自我,在不久后的某天期待一次巨大彻底的爆发。生活现实得让人震惊,在这么多事以后虽不能笑看沉浮,也能在该放手时洒脱。

11月6日 

November 06 [Thu], 2008, 20:43

被拒绝不是被否定,理由有些荒谬,但也能够接受。
矛盾的自我,现在也学会去体谅别人的感受。
当做得不够好,也知道要继续努力,绝对要战胜的是自己。
接受到挑战,全身投入满身荆棘无法退却,战死疆场的勇气激荡胸怀。
你说我是勇士,我无法负荷,只要做好自己。
每天对着很多人很多事,调理内心,吐纳情绪。

对我不重要的东西,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10月18日 

October 18 [Sat], 2008, 22:48

转过身,才发现自己也不够诚恳。

个人崇拜 

September 25 [Thu], 2008, 21:18

性格里软弱的成份在这里暴露出来,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一定有个具体目标。
到现在不能完全做自己,不能全然面对,是我的不自信。
我看到的世界不是真的,到底什么是真的永远无法呈现在我眼前。
所有的欢笑和悲伤,暂时对我的情感极刑而已。
就像过山车经历过低潮一定会升到最高点,然后又在下沉中失重。
或许,我也是某个人的崇拜目标。

有人问做不做志愿公益,积攒福气的事当然要做。
若能渐渐素食起来,会不会看到的世界和吃肉的人有不同?
别人很努力,为什么我会有不忍?
自己不努力,为什么我会有气愤?

9月22日 

September 23 [Tue], 2008, 0:30

下午因为工作去了电影院。
很小的时候我的外婆娘在小镇电影院的外面看自行车补贴家用,那时我也跟着坐过无数的时间。
最后她总是劝我早点回家读书,她不爱我借着她的面子蹭电影看。
其实那时我是很好奇那个K屋子里的景象的,还有外面搭出的马戏团或者有侏儒表演之类。
现在想起依然十分生猛,在我小小的心脏中划下不浅的印迹。
当时的我怀着某种奇特的心情;想看又不敢看,不敢看又想看。
那些怪异的侏儒或者有奇怪本领的生物,在我眼里已不是人类,就像大家解剖天外飞仙似的。

这种情况直到上了大学直接去学校的剧场看戏,觉得比电影好看多了,算是一次弥补对剧场的感情。
两年后的今天,我会不看电影就为气氛放松独自一人随便去电影院。
俗气的没关系,艰深在家看也是睡着,只要感到快乐就行。

热闹街头独自躲进K暗的快乐相比鲜有人知,大家都太匆忙了。
电影院是催化爱情的场所,我这样独自的看客是很值得奇怪一番的。
但依然愿意去,即使流泪也没关系,大家不知道我是谁,丢下所有累赘躲进去。
逃进那一百二十分的光影,忘记自己是谁,这样的生活真是幸福。
即使没人陪伴,我也不觉得孤单,每个人第一个知己就是自己。

9月17日 

September 17 [Wed], 2008, 23:27

今天去体检,工作很累,一周内最忙的一天,晚上到家后直接洗了澡才吃的晚饭。
内容是糖藕,如此的安排只有我那个岿然不动的母亲大人干得出来。
冰箱里有豆腐,我很喜欢,所以这是家里常备的食物,彼时我是很想吃豆腐汤的。
但没人为我做,我也不想做,于是安慰自己“明天可以吃到的”蒙混过去。

现在已经不是很早,可是我刚刚尝试了一下怎么都睡不着。
每次在考试前就会很焦躁,觉得自己准备做得不够,还能更加好。
这个并不是自我吹捧工作认真,而渐渐觉得这是一种病态。
“工作狂”的一个表征是拼命工作重复劳动即使不能从中获取快乐。
我是典型,别人看来好像要动脑的工作,也因为一再重复失去了活力。
而有时越是不重复我就没有安心感,觉得大家都是笨蛋,觉得需要再次提醒这里那里。
喉咙讲话到疼了,麦克风也没什么用,但还是不能不用。
这个就是工作的武器,带上这个,我就可以没什么忧虑的往前走。

睡前想:到底自己在这份工作前的价值是什么?
就这样可能又度过我人生中一个重复过程中的平凡夜晚。

涕泪交加 

September 06 [Sat], 2008, 21:39

看情节老套的动画流泪,一整天不停的鼻涕。
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是临界点。
最近一次在公共汽车上看到儿童医院看不起病的孩子到当场流泪。
在一个充满上班高峰人群的车厢,装作眼睛不适。
为什么流泪?不是忧郁症,不是脆弱敏感,不是工作不顺利,不是孤独。
猜想鼻炎是秋天开始,擦也擦不干净,痴呆一样往外流着。
乐于成为朋友们的“人生相谈所”,给予必要的庇护安抚和信心。
原来我还是那个善于倾听的自己,哪怕无法给出好建议。
在找不到人的时候,我愿意听你说说。
像承载着很多水的云,渐渐沉重却依然飞行。
不是那么无私,但自己真是没什么可抱怨,情绪可以借泪水排除体外。
见面从招呼变成了拥抱,不在网上联系需要直接见面。
对自己更诚实,对他人更坦率,学不会复杂的思考肯定不是坏事。
自我麻痹能带来幸福的话,我愿意尝试。
Don't forget who u r.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dreamerbobo
  • アイコン画像 誕生日:3月20日
  • アイコン画像 血液型:O型
読者になる
2009年08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