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車在四季輪回

March 24 [Mon], 2014, 10:52
  “春天的花開,秋天的風以及冬天的落陽。憂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經無知的這麽想。風車在四季輪回的歌裏它天天的流轉,風花雪月的詩句裏我在年年的成長。”
  老羅的壹首《光陰的故事》唱出了多少人壹去不回的青春,他的歌總是能讓人想起那些如宣紙壹樣早已泛起時代氣息的舊時光。康泰自由行在我最喜歡的三個歌手裏,ケ麗君唱的是美好,在她的歌裏所透露出來的情感就如沈從文的《邊城》壹樣,沒有癡男怨女,沒有偽善和欺騙,在她的世界裏愛情簡單的就像壹汪清水;張國榮唱的是人生,程蝶衣的戲劇人生是哥哥壹生最真實的寫照,他們都同樣與這個有些荒誕的社會格格不入。他的歌總能給人壹種力量,這種力量使妳即使身處K暗也不憚前行;而羅大佑唱的是滄桑,青春的疼痛,童年的美好,無壹不會引起聽者的強烈共鳴。高曉松說,他們生活的那個年代壹眼望去海面上全是燈塔。那是個美好的時代,有著最好的時光。我相信那壹代人是幸福的,至少在腳被現實禁錮時還可以躲進回憶與懷戀裏療傷。
  聽著這首歌,仿佛是回到了很多年以前,那些時光已經碎成壹個個特定的場景,每壹個場景都有著只屬於她的獨家記憶,而這些記憶串起了我最好的年華。
  那時候我們壹家還住在老屋,整排整排的村莊,有著紅磚青瓦的老房子,還有那些早已記不清名字卻依然可以偶爾哼上壹小段的老掉牙的童謠,這些都是屬於老屋的記憶。紅墻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風吹雨打,變成了那種舊舊的淺紅色,墻面也變得坑坑窪窪起來,開始出現壹些規則的小洞,來年春天墻上的洞就成了蜜蜂最好的避難所。早上當第壹縷陽光照進來時就會看到蜜蜂從不洞裏忙進忙出,迎著陽光仿佛空氣也變得清新無比。老屋的房頂是用青色的小瓦片蓋成的,每逢雨時,雨水便會在微翹的飛檐上凝結成珠,翩然跌落,摔碎在矮芭蕉葉上,水漬在葉片上團團打轉,最後隨著葉脈流入泥地。時間久了屋檐底下也會被雨水滴出來壹排整齊小洞,石板也因長期的雨水滋養而蒙上壹層淺淺的青告F。站在屋檐底下看著遠處的萬家燈火,燈光在朦朧的細雨中泛出層層光暈,仿佛壹切都變得柔和起來。細細的雨絲撫平了村莊的最後壹縷浮躁,大人摟著孩子在這沈沈的雨中睡去。
  屋子前面有壹小片梨園,再前面是壹條河,每到夏天來臨,岸邊的大樹下總會圍滿來釣龍蝦的小孩,岸邊擺滿了各種用來盛放戰利品的大桶小盆。午後的村莊總是最安靜的,大人們都躺在各家的長板凳上午休,只有知了經受不住熱浪的襲擊,只好用壹波壹波的叫聲來表達它們的抗議與不滿,而這個時候也正是釣龍蝦的最好時機,孩子們不甘在家安靜午休,大都是趁大人們睡著後偷跑出來的。後來人們不再用魚竿,而是改用專門的籠子,康泰領隊再後來那條河已經很少見到龍蝦了。
  老屋後面是大片大片的稻田,隱沒在中間的田埂是上學時的必經之路,每到春夏之交稻田裏就會長滿壹種深紫色的小花,這種植物是專門為村裏的老牛準備的,他們要為即將到來的農忙養精蓄銳。每天放學回家走在鋪滿柔軟青草的田埂上壹眼望去滿眼都是深紫色的花和告F的葉子,花兒點綴在葉兒之間,像是壹張花棉被,偶爾有壹大群小蜜蜂飛來時都躊躇著不肯離去,仿佛是打算在這花棉被上做壹個香甜的夢。這片稻田同樣也是孩子們的樂園,壹群“小猴子”在上面上躥下跳,瘋鬧,打滾,然後在上面踩出各種形狀。夕陽下的稻田已經漸漸遠去,年少時在稻田裏奔跑的畫面仿佛定格成了壹幅畫,每每在疲憊時就會從記憶裏溜出來,依然清晰如昨。再後來去更遠的地方上了中學,開始了我的住校生活,每個星期只有周末才能回壹次家,每周回家換了新的“必經之路”,那條小路也隨著村頭小學的倒閉而真正隱沒。
  上高中後回過壹次原來的小學,還是低矮的教學樓,長滿草的操場,只是它已不再是原來那個教書育人的地方了。小學倒閉後變成了壹個做人工菌的農業基地,不知道教學樓裏邊還有沒有課桌,那年我在課桌上劃的三八線還在不在。耳邊仿佛又響起了多年前操場上的嬉鬧聲……
  村頭有個小賣部,小賣部建在河邊。暑假時每天在家睡完午覺之後就會光腳踩著發燙的地面去小賣部買上壹個壹毛錢的冰棍,然後蹲在河邊的大樹下看老人們下棋,偶爾從大樹上掉下來的蟲子也成了我們玩弄的對象,等到太陽落山回去時,地面已經漸漸涼了下來,經過樹林時會順便摘幾片桑葉,為我的蠶準備第二天的糧食。現在小賣部早已經不在了,賣冰棍的老爺爺也離世了。村頭的小賣部換成了壹個更大的在橋的另壹邊,卻再也不能喚起我童年的記憶。
  隨著年齡的搨キ,我漸漸發現小時候那些美好的東西正在逐漸消失,等到哪天連記憶也壹起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來過壹樣,是不是就代表我們可以重新活過,是不是就可以回到那些過去的好時光。
  青春如喪,她好像要逝去,也終究會逝去。無論現在的我正背負或者渴望著什麽,請容我奢侈的沖動壹回,全部舍棄,仿佛剛出生的嬰兒壹般,內心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讓我今晚做壹個遠走他鄉的夢吧,那裏沒有濃霧,沒有路標,nuskin 如新就這樣光著身子壹直走啊走……夢裏,我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的那個午後,樹林裏傳來陣陣蝉鳴。

一次不經意的歡笑,會燦爛一生的守候

March 11 [Tue], 2014, 12:52
常常不自覺地想,是否這世界來源於寂靜,也終將歸於寂靜?那些盛開在流年裡的時光,那些經過了放逐或保存過的故事,是否會在某一個合適的時間或某一個合適的地點,曾壁山中學悄然滋生出妖嬈的花來,繞指留香?

紅塵擺渡,許多相遇如風,匆忙卻千迴百轉,沒有人說得清世事微瀾,每個人都渴望用一朵花開的時間去訴說愛戀,然,總有些憂傷屬於“剪不斷,理還亂”,總有些黯然屬於“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挹鮫綃透”……

也許,一次不經意的歡笑,會燦爛一生的守候;也許,一個不經意的回眸,會縈迴一世的心痛,風起,音來;緣生,相守。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然,誰又能解釋得清“凝立佇清風,芬芳為君留”的癡情?誰又能闡述得透“你若安好,我便是晴天”的含淚淺笑?

其實,骨子裡一直是一個喜歡安恬的女子,喜歡不爭不搶,悄然行走於紅塵,安靜地做自己喜歡的事,讀自己喜歡的書,敲自己喜歡的文字。

於婉約的文字裡仰望幸福,把細碎的日子打磨成一串渾圓的微笑,挽一襲芳華踏浪而歌,把煩惱放到風中,nu skin 如新讓它悄悄帶走;把快樂放到雲中,讓它靜靜的融化及至無邊地擴大,何嘗不是一種快樂?

有很多時候,默默地想,一份盈盈於懷的感情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問”的驕傲,也可以是“低到塵埃里還要開出花來”的卑微,那麼,經年後,也一定可以淡泊成“你見或不見,我都在這裡”的安恬……

心如素簡,守一池寧馨,攜一卷清淺,閱過的風景走過的路,都於驚鴻一瞥中,化作了“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其實,好想以一朵花開的時間去訴說愛戀,香港如新如若一些情素能變得簡約,文字是否也會柔美成永恆……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daiqianwen
読者になる
2014年03月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按揭貸款
» 現在的天氣 (2013年12月11日)
アイコン画像beats by dre artist series
» 這樣的人生,夫復何求 (2012年03月26日)
アイコン画像johnny
» 美妙的四季 (2011年07月25日)
アイコン画像Cheap cheap Jordans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6月15日)
アイコン画像cheap beats by dre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6月14日)
アイコン画像Handbag Shopping Guide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3月30日)
アイコン画像jonhs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6月03日)
アイコン画像手マンの伝道師っすwww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5月11日)
アイコン画像momo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4月08日)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