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廢置的田野 

April 15 [Fri], 2016, 15:33
在這個世界上,該重逢的,終會重逢;想離散的,總會離散。
  我沒想到還會遇到他。
  他是我初戀的男生,也是我整個青春記憶裏,唯一深切想念的異性。
  那一天夜裏,我打開電腦寫稿,有陌生人加Q,於是禮貌性地問了一句,你好哪位?
  然後他就說了自己的名字。
  我驚訝極了,問道,你還好嗎?
  和他聊了大約半個小時,說了一些從前的事,還有家常陂b。
  後來他說,我還保留著你從前的那些信,可以給我寫一封信嗎?
  我說,不了,我的字已經看不得了。
  我說的是真的。我的字跡最好看的時候,是剛進高中的時候。那時坐在教室裏,一伸手,就能摘到窗外的香樟樹葉。我喜歡把各種各樣的小句子寫在樹葉上,然後看著它們旋落在風中――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真的是又脆弱,又珍貴。
  他比我高兩屆,我高一的時候,他已經高三了。有一次,我去他們班做繪畫課模特,下課後,他就托同學送 了信給我。他的字跡很漂亮,是那種一下子就把我比下去的漂亮,至於信的內容,我已經忘記了大半,大意是,他喜歡大眼睛的女子,而我正好是他喜歡的那個類 型。我給他回了信,心裏是高興的,卻還是因為羞澀,筆落在紙上,只寫了一些不相干的話,怕他看出來什麼,又怕他看不出來什麼。
  之後在校園裏見面,各自都會有些不好意思。有時候會紅著臉,輕輕笑一笑,很少說話。偶爾寫信寫紙條,也是托同學遞來遞去。
  那年寒假,他問了我家的地址,說會給我寫信。沒想到他真的寫了兩封來,信寄在村口的代銷店,我飛快地去取,在寒風凜冽的路上,一邊讀他的信,一邊踢著小石子回家。
  高一下學期的時候,母親已病入膏肓,我斷斷續續地去學校,情緒一直很低落,在學習上,已經沒有了心思。
  有一天中午,我坐在教室裏,看著窗外同學們嬉鬧的樣子,心裏像塞滿了石頭。然後我用小刀在手臂上刻字,血密密地流出來,一點也不覺得疼。也就是 那一天的黃昏,他約我去校外走一走,說托人給我帶了治胃疼的中藥。他在信紙的背面寫,“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我捧著信紙出校門的時候,第一次覺得古詩詞是那樣的美,美得世事恍然。
  他在校門口等我,手裏捧著一小袋中藥。我們一起沿著馬路向郊外走,一直走到一片廢置的田野中。那裏有一塊大石頭,他坐在上面,我小心翼翼地隔著 半尺的距離,坐到他身邊。初夏的季節,芳草鮮美,天空中的雲霞也特別明亮。他從小袋子裏拿出一片藥材,笑著說,你要不要嘗一嘗?我接過來,嘗了一下,是甜 的。
  那一次,我們說了很多的話,都是關於老師和同學的。回學校的時候,馬路兩邊是延綿的青楊,我們在樹下不緊不慢地走著,溫和的夕陽透過樹葉,也不緊不慢地跟著。到了校門口,我們分開,他回他的教室,我看著他的背影,心裏竟難受起來,後來想一想,當時應該是捨不得。
  在學期將近尾聲的時候,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去學校了。後來有同學來家裏找我,我便和她一起回學校拿東西,也順便跟老師打聲招呼,意思是,我可能不來了。
  那天心情很沉重,但在寢室,還是和同學們說笑了一會兒。下樓時,就遇到了他。他說,陪你一起去校門口坐車。在開往縣城的中巴上,他靠著我站了一 會兒,車很快發動,他匆匆下去,說會給我寫信。記得那天他穿了一件深告F的外套,劉海很長。車開動後,我想回頭看看他,可是車後窗上,全是灰和泥巴,很 快,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那個夏天,母親去世,不久後,我也離家,去學電腦,去打工,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輾轉。開始那兩年,還和他斷斷續續地通信,可後來,就漸漸斷了聯繫。再後來,我相親,結婚,生子,又一個城市一個城市地搬家,經歷過生活的美好和破滅,十餘年眨眼即過。
  想起幾年前,在家鄉縣城的飯店與同學小聚,大家酒足飯飽之後,不免各自感歎,時間是如何的落花流水,命運是如何的翻雲覆雨,青春的夢想是 如何的零落成泥碾作塵。比如A,以為會當畫家的,可如今呢,居然當了城管;比如B,說了要去做K社會老大以後罩我們一條街,卻不承想,如今每天朝九晚五, 過得比誰都老實;比如C和D,曾經那麼好,可還是分開了;比如E和F,以前天天掐架,勢不兩立,真沒想到,現在他倆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曾經,我們都以為人生會按照我們所憧憬的樣子一路馳騁,每一個男生,都有一個英雄夢;每一個女生,都想像著有人身披黃金戰甲,腳踏七彩祥雲,帶自己離開。比如當時的我,也以為一輩子只夠喜歡一個人。
  直到很多年後,經歷時光和世事,某一刻才突然明白,原來,我們這一生,是會經歷很多坎坷和選擇的,腳下走的每一步路,都與未來息息相關。
  那些年,我模仿過他的筆跡,也尋覓過他信中提及的作品和作家,那時的我,多希望可以與他站在一起,發出與之匹配的光。
  他曾在信中寫,你有村上春樹筆下的憂傷。我就去書店尋找《挪威的森林》,看到那句“每個人心裏都有一片森林,也許我們從來都不曾去過,但它一直在那裏,永遠在那裏,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除了辭藻上的喜歡,其他的一切,都蒙昧而不自知。
  後來我在想,是什麼原因導致我和他失去聯繫的呢?我們曾接連在幾個城市,比鄰而居,又擦肩而過。是的,不是時間,不是地點,而是自己,是自己那顆青春的敏感的不安的如刀鋒一般的心。當有一天時間流淌過去,當有一天遇到了另外的人,曾經的離散,便成了理所當然。
  在這個世界上,該重逢的,終會重逢;想離散的,總會離散。沒有什麼,比青春更美好,更脆弱。
  那一夜,我把他放到Q上的“親人”組裏,跟他道了晚安。然後告訴他,我先生人很不錯,歡迎到我家來做客。如此我便知道,自此之後,他不會再聯繫我,一如我,不會去打擾他。
  想起很多年前的夢境,初夏的黃昏,我和他並肩走在一條長長的馬路上,不時有長途客車經過,掀起漫天的塵土。我們身邊是延綿的青楊與田野,他不說話,我低頭看自己的手臂,上面有用小刀刻過的字,細細的血跡,才剛剛凝固……
  夢醒時,耳邊似有人言,那樣一段青春的路,和他一起走過的路,用多少歲月流金和千金富貴,你才換呢?
  我說多少也不換。
  因為我知道,我一生的愛情,都是從他那裏出發,所以我也希望――那個愛的最初的源頭,一直在那裏,永遠在那裏,縱然是經歷過時光的顛沛流離,依然能夠溫暖如昔,乾淨如昨。

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 

May 24 [Sat], 2014, 11:36

草長鶯飛的二月天,西南邊陲梵淨山的廣闊懷抱裡,河水了暖起來,山形也朗潤起來,柳枝努力地掙脫寒冬的壓抑,抽出了拷閨C宣告陰霾久久盤踞的冬天遠去了。

在這大山的腹地,漫無目標地生活,脫離了大城市的喧囂,一頭紮進寂靜的山區,反而有諸多的不適應。許久以來,以為這個時代已經將我們這些視文藝為生命的青年遠遠地拋棄,大千世界上演的是香車豪宅的戲劇,精神的豐裕比起物質的膨脹,相形見拙,哲學離我們的生活遠去了,道コ離我們的生活遠去了,理想不再是生命的音符,而是淪落成了笑料和難以啟齒的隱痛。汪峰歇斯底里唱出“理想算個屁,愛情算什麼東西。”頃刻間,就將我們這些人在現實中的無奈與彷徨釋放出來,輕易地擊碎我們曳尾于塗的最後的自尊。

春天來的時候,沒有任何聲響,正如靈感的迸發與感情的突然上湧。早春二月的清晨,聽汪峰的《春天裡》,感覺明亮的光線烘托出了米黃色窗簾可親的柔和,打開門,看到了久違的陽光。

陽光撕開雲層,將雲切割成一條條、一塊塊。天青色的底襯著白雲,煞是美觀。到午後,在陽光中舒適地仰望天空,看到了北極或南極漂滿浮冰的蔚藍的大海。

信步走在陽光裡,走在長長的彎彎曲曲的河堤上。河堤左側的河道裡,春水跳躍著銀光滑過赭色的卵石,右手邊的田野裡,田野堺滉汕齦ミ,幾頭與青草親吻的水牛悠闥n打發這陽光明媚的春天。

腦中突然蹦出尼采的一句名言“我將重歸於孤獨,孤與晴朗的天空,獨臨ェ廣的海洋,周身繞以午後的陽光。”這是多麼有“我”存在的一幅精神家園的場景。哲人尼采在孤獨中,在陽光中,完成了超越他時代的偉大哲學探索,他身患頑疾,精神錯亂,踽踽獨行,孤苦伶仃,是那個時代的棄兒,可他不正是享受著屬於自己的陽光,頑強地為人類構建更強大的自身而努力生活嗎?

燦爛的陽光,不僅僅是大自然富賦予的。當外部環境的陰霾重重壓抑之時,陽光不應該在自己的心裡嗎?

前幾日讀村上春樹《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一書,其中他講到自己成為職業小說家之前的生活。為了生存,跟妻子開了個酒吧,每晚切洋蔥伺候買醉者到淩晨,嗆得淚流滿面,累到雙手發軟,生活在K暗中,幾乎看不到陽光。但是,每晚打烊後,在餐桌前倒上一杯紅酒,在紙上譜寫他心裡的世界,尋找他的陽光。成名後,他對這段生活的懷念也是時而有之,並詡為自己的人生財富。村上說,作小說家,必須要有耐心,有專注力,這樣才能不讓才華白白流失掉,才能寫出好東西。由此可以想到,他在創作小說的孤獨中,一定享受著他自己的陽光。

在這條靜靜的灑滿陽光的長堤上,享受著實實在在的陽光,為創作勾勒新的線條,如同將種子埋入黃土,將水流蓄入堤壩。

這是詩意的田園,這座偉大的山是我人生中的一個心靈家園,即使現實的壓力如何龐大,都要堅信光明就在不遠處等待,在陽光明媚的春天裡,需要做的,就是拋開世俗的干擾,堅持追求自己的夢想,追求靈魂的解放,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享受陽光。

怎麼不行,瞧我這身體多棒! 

April 11 [Fri], 2014, 16:47
雖然在假期花了大量時間去籌備西藏行程,單車選購,路線南北定論,人員安排,風險預測,行車日誌等等都進行了詳細安排,奈何天有其不測,妻的一場突發疾病打破了家的平靜,香港如新也直接影響了此行的時間,將計劃內的許多安排變作了次要事件。
疾病來的突然,也將無奈帶給這個家。妻總是很歉意地說自己給這個家添了麻煩,也影響了我的西藏之行。
妻與我在很多方面有著共同之處,我們愛書,愛看書,也愛買書;愛收藏,一本書,一枚硬幣,一塊石頭,一本郵集都成了我們的共同話題。
對於西藏之行,妻一直很支持,選單車,看裝備,制定行程,連渇望已久的單反相機也納入她對我西藏之行的備品之中。
但這次妻卻打起了退堂鼓,年已近四十,而隨行都些年輕力壯的孩子,你能吃的消嗎?妻用審視的目光看著我!
  怎麼不行,瞧我這身體多棒!我用手拍了拍胸脯,擺出了個很酷的造型!
這可是自行車,幾千公里的山路可要靠你一腳一腳踏出來,同珍王賜豪而且川藏線天氣多變化……
  沒事的,我相信我會做的很好!
這次妻沒有提此行的目的與規劃,我也不會再與她講些友人的資助,以及網絡的跟踪報導,這樣只會揄チ她的內疚之心。
收起心情,西藏之行就成了真正的夢想,在妻住院的許多日子,在感受死亡與生命的同時,現實的責任與義務也將西藏與我完全的隔離開來。
我沒有刪去留於QQ的個性簽名:西藏,麗江單車遊籌備中!我知道這將在很長一段時間會成為我人生的一個回憶,康泰旅行團這回憶記載了一段苦難與生離死別。
  二
原想西藏之行就這樣如石落湖水,圈圈漣漪過後就是永遠的死寂。
很快走上正常上班的我,幾乎沒有精力去顧忌這份與西藏的情緣,記得一日登了QQ,有好友問起,我於西藏之行可曾還招募隊員,註明是單車,單人!
看看那時間竟是在過去的三天前,也就是在我上班前的三月十五日,不是個很特殊的日子。妻在一路的暈車中與我完成出院後的首次乘車,在路過幾家單車行時,她始終未忘那句: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去趟西藏!那是你的夢想。
我沒有很快回复好友,nu skin 如新卻立即將放棄去單車遊的決定告訴了妻,她嘆息著,卻沒有說什麼,但從她失落的眼神中我讀懂了那份緣於我內心的無助與無奈。

風車在四季輪回 

March 24 [Mon], 2014, 10:52
  “春天的花開,秋天的風以及冬天的落陽。憂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經無知的這麽想。風車在四季輪回的歌裏它天天的流轉,風花雪月的詩句裏我在年年的成長。”
  老羅的壹首《光陰的故事》唱出了多少人壹去不回的青春,他的歌總是能讓人想起那些如宣紙壹樣早已泛起時代氣息的舊時光。康泰自由行在我最喜歡的三個歌手裏,ケ麗君唱的是美好,在她的歌裏所透露出來的情感就如沈從文的《邊城》壹樣,沒有癡男怨女,沒有偽善和欺騙,在她的世界裏愛情簡單的就像壹汪清水;張國榮唱的是人生,程蝶衣的戲劇人生是哥哥壹生最真實的寫照,他們都同樣與這個有些荒誕的社會格格不入。他的歌總能給人壹種力量,這種力量使妳即使身處K暗也不憚前行;而羅大佑唱的是滄桑,青春的疼痛,童年的美好,無壹不會引起聽者的強烈共鳴。高曉松說,他們生活的那個年代壹眼望去海面上全是燈塔。那是個美好的時代,有著最好的時光。我相信那壹代人是幸福的,至少在腳被現實禁錮時還可以躲進回憶與懷戀裏療傷。
  聽著這首歌,仿佛是回到了很多年以前,那些時光已經碎成壹個個特定的場景,每壹個場景都有著只屬於她的獨家記憶,而這些記憶串起了我最好的年華。
  那時候我們壹家還住在老屋,整排整排的村莊,有著紅磚青瓦的老房子,還有那些早已記不清名字卻依然可以偶爾哼上壹小段的老掉牙的童謠,這些都是屬於老屋的記憶。紅墻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風吹雨打,變成了那種舊舊的淺紅色,墻面也變得坑坑窪窪起來,開始出現壹些規則的小洞,來年春天墻上的洞就成了蜜蜂最好的避難所。早上當第壹縷陽光照進來時就會看到蜜蜂從不洞裏忙進忙出,迎著陽光仿佛空氣也變得清新無比。老屋的房頂是用青色的小瓦片蓋成的,每逢雨時,雨水便會在微翹的飛檐上凝結成珠,翩然跌落,摔碎在矮芭蕉葉上,水漬在葉片上團團打轉,最後隨著葉脈流入泥地。時間久了屋檐底下也會被雨水滴出來壹排整齊小洞,石板也因長期的雨水滋養而蒙上壹層淺淺的青告F。站在屋檐底下看著遠處的萬家燈火,燈光在朦朧的細雨中泛出層層光暈,仿佛壹切都變得柔和起來。細細的雨絲撫平了村莊的最後壹縷浮躁,大人摟著孩子在這沈沈的雨中睡去。
  屋子前面有壹小片梨園,再前面是壹條河,每到夏天來臨,岸邊的大樹下總會圍滿來釣龍蝦的小孩,岸邊擺滿了各種用來盛放戰利品的大桶小盆。午後的村莊總是最安靜的,大人們都躺在各家的長板凳上午休,只有知了經受不住熱浪的襲擊,只好用壹波壹波的叫聲來表達它們的抗議與不滿,而這個時候也正是釣龍蝦的最好時機,孩子們不甘在家安靜午休,大都是趁大人們睡著後偷跑出來的。後來人們不再用魚竿,而是改用專門的籠子,康泰領隊再後來那條河已經很少見到龍蝦了。
  老屋後面是大片大片的稻田,隱沒在中間的田埂是上學時的必經之路,每到春夏之交稻田裏就會長滿壹種深紫色的小花,這種植物是專門為村裏的老牛準備的,他們要為即將到來的農忙養精蓄銳。每天放學回家走在鋪滿柔軟青草的田埂上壹眼望去滿眼都是深紫色的花和告F的葉子,花兒點綴在葉兒之間,像是壹張花棉被,偶爾有壹大群小蜜蜂飛來時都躊躇著不肯離去,仿佛是打算在這花棉被上做壹個香甜的夢。這片稻田同樣也是孩子們的樂園,壹群“小猴子”在上面上躥下跳,瘋鬧,打滾,然後在上面踩出各種形狀。夕陽下的稻田已經漸漸遠去,年少時在稻田裏奔跑的畫面仿佛定格成了壹幅畫,每每在疲憊時就會從記憶裏溜出來,依然清晰如昨。再後來去更遠的地方上了中學,開始了我的住校生活,每個星期只有周末才能回壹次家,每周回家換了新的“必經之路”,那條小路也隨著村頭小學的倒閉而真正隱沒。
  上高中後回過壹次原來的小學,還是低矮的教學樓,長滿草的操場,只是它已不再是原來那個教書育人的地方了。小學倒閉後變成了壹個做人工菌的農業基地,不知道教學樓裏邊還有沒有課桌,那年我在課桌上劃的三八線還在不在。耳邊仿佛又響起了多年前操場上的嬉鬧聲……
  村頭有個小賣部,小賣部建在河邊。暑假時每天在家睡完午覺之後就會光腳踩著發燙的地面去小賣部買上壹個壹毛錢的冰棍,然後蹲在河邊的大樹下看老人們下棋,偶爾從大樹上掉下來的蟲子也成了我們玩弄的對象,等到太陽落山回去時,地面已經漸漸涼了下來,經過樹林時會順便摘幾片桑葉,為我的蠶準備第二天的糧食。現在小賣部早已經不在了,賣冰棍的老爺爺也離世了。村頭的小賣部換成了壹個更大的在橋的另壹邊,卻再也不能喚起我童年的記憶。
  隨著年齡的搨キ,我漸漸發現小時候那些美好的東西正在逐漸消失,等到哪天連記憶也壹起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來過壹樣,是不是就代表我們可以重新活過,是不是就可以回到那些過去的好時光。
  青春如喪,她好像要逝去,也終究會逝去。無論現在的我正背負或者渴望著什麽,請容我奢侈的沖動壹回,全部舍棄,仿佛剛出生的嬰兒壹般,內心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讓我今晚做壹個遠走他鄉的夢吧,那裏沒有濃霧,沒有路標,nuskin 如新就這樣光著身子壹直走啊走……夢裏,我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的那個午後,樹林裏傳來陣陣蝉鳴。

秋風裡起轎的荷花,望斷了藕塘里的天涯! 

March 20 [Thu], 2014, 17:35
當霜卸掉表層的鉛灰色就變成了鹽。美麗虛幻的事物沿著刀鋒前進,落葉的軌跡被鹽漬成傷痕。鹽終結蔬菜裡的甜分,孵化成酸。

秋風在午後領銜出場,落葉既不浩蕩,婚姻介紹所也不悲傷。它拒絕喧鬧,它只是從高處落到地下,如同一個人從輝煌中抽身來到銀幕背後。它被秋風裁剪的弧線如同括號,風力簡練,秋色濃郁,地上堆滿了枯草黃葉,這多麼像一個人的一生因為思念而白了頭髮。你看,在天空和大地的中間,有多少括號囊括著人世間所有的情感。

一瓣月亮,半闕秋風。星星高舉酒杯,唱出今夜的讚美。大雁南飛,白云如水,清洗嬌羞如荷的容顏。白露的水晶項鍊,霜降的淡淡胭脂,寫著銀子一般的純淨詩句。梧桐飄黃,推敲張開的翅膀能否經得起時光的渲染。大雁馱走的牽掛,故鄉拉遠的天涯,秋風裡我握緊一朵菊花,我要給它說說,一顆心怎樣抵達。

海コ格爾說,“詩人的天職就是還鄉,還鄉使故土成為親近本源之處。”秋風穿針,陽光繡花。落葉下棋,大地佈局。媽媽的鞋樣在天涯,寒露下的腳丫閃淚花。

秋風裡起轎的荷花,望斷了藕塘里的天涯。菊花們望著天空集體打聽誰家的南雁出嫁。園博園裡濃縮的惆悵,幾隻蝴蝶數著弱柳的相思筆劃。長江奔流入海,久久回頭的眷戀威尼斯旅行,那是三江源頭的家。

太陽收走了露水的書信,草木在秋風中醒來,黯然寂寥,彷彿還沉浸在夢裡,不想讓一束一束的陽光隨意把秋風分行。

天空是白雲的倉庫嗎?白雲是天空的私房錢。一抹蔚藍,款待著我們乾涸的眼睛。

秋風無骨,桂花坐禪。冷月無邊,稻子自謙。秋蠶上山,白雪可見。一架扁豆,十萬鄉愁。幾杯酒氣,千粒麥子,萬丈相思。

青黃不接的秋草,把落地的霜當作最後的干糧。露水飲盡相思後遠走他鄉。月亮換了新裝,我們該怎樣突破對它的想像?還是比作一粒速效傷風膠囊,疏通這時節淤寒的脈絡。晨曦中深呼吸,向朝陽請安,錯過這個時差,我們就和流浪的星星一起回家。在月色中升起我們體內洶湧的愛戀,來澆澆久違的花朵和莊稼康泰旅遊

我們能否苦中尋樂! 

March 18 [Tue], 2014, 11:10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詩三百”中,論境界,無句可出其右。
蒹葭,其實是一種根植在美好想像裡的草,就如世上本無鳳凰這種鳥兒一般,雖然只是草,但卻擁有凡間所有花兒無可比擬的清雅和美豔。無論任何的書本教科書裡把它一直解釋為蘆葦或是水邊的蘆葦什麼的,蒹葭都只能存活在《詩經》的飄渺浪漫裡,世間本沒有。
蒹葭如彼岸之花,即使無法摘取,也一直存活於心。
《蒹葭》,是愛情的極致。它代表了愛情的美好,它成為愛情的象徵。蒹葭這種離愛情最近的草,人生如河流,相阻隔,可望而不可及;同時它也描繪出了愛情的特點:即朦朧、渴望、相思、美妙。愛情是迷離的、美好的渴望,只能是一種想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使我想起了一首詞中的句子:“驀然回首,她卻在燈火闌珊處”。《蒹葭》中的愛不是擁有,而是清潔的思慕,思慕一個意中人,思慕一份愛意,它若即若離,仿佛一步便可跨到彼岸。
《蒹葭》表達的是一種思慕之情。這種思慕之情離愛情很近,也很遠。因為它是一種美好的想像,距離現實很遙遠,它所表達的既是意中之境,也是現實的距離。思慕與愛情是不可分割的,由思慕而產生愛情是必然的。思慕是愛情的影子,是一個人對愛情的描繪,但思慕的境界和現實的距離是無法抵達的,這正是愛情需要去追求的真諦,正是愛情的偉大。Travel to Italy

由思慕而產生的渴望之情,很有吸引力。愛的距離總是不遠不近,現實離理想也總是忽遠忽近,距離是產生美感的源泉,思慕是愛情的動機,是追求的動機。蒹葭的美,就在於距離。達不到的距離才是真正的距離。也許,每個人的內心,都或多或少的有過這樣美麗的憧憬吧。求不得,有時,也是人生中無可比擬的美。
《蒹葭》裡在水一方的伊人,對她這樣的執著與愛慕,一一體味,只覺儘管微微有些許淒婉,但卻無半分哀傷幽怨。端的是清麗非常。千古以來,一曲《蒹葭》,成了思慕境地的極致。情之發乎本心,一唱三歎,千囀百回,綿綿不絕,只為初見那一瞬間的心動――跌盪起伏。這一刻,世間無一不是美好。哪怕是白露為霜,白露未晞,白露未已,也是人生若只如初見,純純如新荷。此情可待成追憶啊!Flowers shop
《詩經》是開在彼岸的花,而蒹葭,就在詩三百的露水裡蒼蒼采采。《蒹葭》是《詩經》中表現“朦朧美”的名篇。現代生活中,愛情是需要距離的,沒有距離哪有吸引力?愛情初時是朦朧的,朦朧的很純粹。這使我想起了情,情為何物?這首詩更讓我想起了網路中的感情。竊以為,網路裡的愛情除非沒有,有一定是至純的感情,沒有經濟的糾葛,沒有外界的干擾,有的只是兩顆心情的碰撞與交流。網路裡的愛情想像大於欲望,那種可望不可即的東西,牽動著兩個ID背後的心情。
《蒹葭》中的情景是虛擬的,也可以說是一種對美好的憧憬,對現實的一種逃避。面對人生的這條長河,我們如何珍視愛?何如讀懂愛?如何去追求愛?這是我們所要面對的問題!
在生命的長河裡,溯也好,溯流也罷,道路總是即長又躋且阻,阻你所求!所以,結果已經不重要了,過程的艱辛也不言而喻了,關鍵在於,我們的理想,我們的心態,我們能否苦中尋樂!stacking organizers


一次不經意的歡笑,會燦爛一生的守候 

March 11 [Tue], 2014, 12:52
常常不自覺地想,是否這世界來源於寂靜,也終將歸於寂靜?那些盛開在流年裡的時光,那些經過了放逐或保存過的故事,是否會在某一個合適的時間或某一個合適的地點,曾壁山中學悄然滋生出妖嬈的花來,繞指留香?

紅塵擺渡,許多相遇如風,匆忙卻千迴百轉,沒有人說得清世事微瀾,每個人都渴望用一朵花開的時間去訴說愛戀,然,總有些憂傷屬於“剪不斷,理還亂”,總有些黯然屬於“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挹鮫綃透”……

也許,一次不經意的歡笑,會燦爛一生的守候;也許,一個不經意的回眸,會縈迴一世的心痛,風起,音來;緣生,相守。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然,誰又能解釋得清“凝立佇清風,芬芳為君留”的癡情?誰又能闡述得透“你若安好,我便是晴天”的含淚淺笑?

其實,骨子裡一直是一個喜歡安恬的女子,喜歡不爭不搶,悄然行走於紅塵,安靜地做自己喜歡的事,讀自己喜歡的書,敲自己喜歡的文字。

於婉約的文字裡仰望幸福,把細碎的日子打磨成一串渾圓的微笑,挽一襲芳華踏浪而歌,把煩惱放到風中,nu skin 如新讓它悄悄帶走;把快樂放到雲中,讓它靜靜的融化及至無邊地擴大,何嘗不是一種快樂?

有很多時候,默默地想,一份盈盈於懷的感情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問”的驕傲,也可以是“低到塵埃里還要開出花來”的卑微,那麼,經年後,也一定可以淡泊成“你見或不見,我都在這裡”的安恬……

心如素簡,守一池寧馨,攜一卷清淺,閱過的風景走過的路,都於驚鴻一瞥中,化作了“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卷雲舒”……

其實,好想以一朵花開的時間去訴說愛戀,香港如新如若一些情素能變得簡約,文字是否也會柔美成永恆……

年來了,又走了 

February 05 [Wed], 2014, 16:46
  這幾個年和之前的年都是我和孩子過的,冷冷清清,不比平日溫暖,沒有鞭炮,沒有春聯,甚至,都沒有包湯(餃子)。
  母子仨住在這洋的屋子裏很空,空的有些冷清和鬼魅。床頭的燈每到晚上就亮起,壹整夜。快三年了,壹直如此。
  年前結束生意,人閑了下來,心卻忙的發慌。總要找點什麼事才能讓自己安頓了。於是到菜場買來材料,包包湯。豆腐餡的,韭菜饊子餡的,豬肉芹菜餡的。弄好餡就坐在桌前沒完沒了的包,包好了放在冰櫃裏冷凍,貼上標簽。餓了就煮了吃,早上吃晚上吃,吃的鼻子眼裏都是,看見包湯就覺得自己也是包湯。
  娘幾個還有壹種吃的是白米稀飯,幾乎天天不離碗,鍋是保溫的電壓力鍋,為了冬天不那麼早起床做飯,特意在網上買的。於是那保溫的鍋裏壹天至少有十二個小時有熱氣騰騰的稀飯,渴了餓了的來壹碗,管飽解渴又養胃。
  年,壹眨眼就來了,壹眨眼就又走了,孩子大了壹歲,我老了壹個世紀。我們竟然都沒特意備點吃食,沒什麼想吃的,也沒什麼好吃的。就連天天都有的稀飯和包湯也不是那個味了。
  現在還記得,弟弟幼時母親沒奶水,家裏除了能做出面須子就再也翻不出花了。四川來的母親喜歡米,就在水稻成熟的季節到南縣(淮南市)拾稻,壹季莊稼能拾個三、五斤。那幾斤稻谷母親曬幹了用石頭蝸子磕出來,用做弟弟的輔食。至今還記得那米飯的香味,全村子都能聞到。貸款公司

  每天早上煮白白(芋頭)的鍋底都有明旺旺的火,母親用壹個四川帶回來的搪瓷缸子裝上三分之壹的米和三分之二的水,再加幾花鹽,滴壹滴油,然後蓋嚴實蓋子,埋在火堆裏。大半天的就熟了,剛好拿出來給弟弟吃。弟弟吃的時候我常在邊上流著口水求母親,俺媽媽給我壹口吃可好?弟弟沒吃飽前母親是不敢答應給我吃的。有時弟弟會剩壹口吃不完母親就給我,有時壹口都不剩,但每次我都把那個搪瓷缸子用舌頭舔的透明發亮的,不用母親再去清洗。svenson史雲遜護髮中心
  我和弟弟大壹點時家裏更窮困潦倒,別說吃什麼了,能不餓肚子就很不錯了。逢年過節就更不用說了,什麼都沒有。現在還記得每次過節母親用壹塊豬油在燒熱的柴火鍋上抹壹遍再做菜,菜壹下鍋就發出很響的赤啦聲,母親手中的鐵鍋鏟故意弄出很大的動靜,好讓鄰居聽到。那時不明白,為什麼明明只有兩洋菜,母親卻要弄出五、六洋菜的動靜來。
  記得我三年級那年,有年三十,眼看過年了,家裏還是壹點年貨都沒有。父親使喚弟弟去大表哥家借了三十塊錢後,才讓我二十九去趕集買肉。我從家後的小路上茨河的壩子,沿路壹直向西,用了整個上午走到邏集大橋,按父親的吩咐買了三十塊錢的肥肉多的豬肉,然後再用整個下午原路回到家裏。那年我虛歲11。
  那點肉包不了包湯,那個年我們沒有包湯吃。
  還記得有壹年我們也沒過完整。那時弟弟大約兩、三歲,很鬧人,大弟弟兩歲的我只會在鍋底下傳火,別的還幫不了母親。父親大約是去賭錢了,老半天沒有影子,大過年的母親邊罵邊攤煎餅。父親回來了,猴急的拿母親用了很長時間做的面和豬肉的圓子吃,卻粗魯的弄上了墻土,母親和父親的吵罵嚇的我和弟弟大氣不敢出的躲在鍋門口,再後來我只記得母親帶著我和弟弟到了“波濤滾滾”的茨河邊,母親坐在河邊哭,我和弟弟無辜又茫然。頭髮生長
  後來,那個年我們在壹個天堂壹洋的家裏度過,紅色的蝋燭亮了壹整夜,守歲的姥姥姥爺溫善親切。除了有很多好吃的,還有蘋果,可以自己吃壹整個,不用嘴巴張著嚼母親用刀削的蘋果皮。箱想都過去三十多年了,此後再沒有過那洋的壹個溫馨的年。
  年來了,又走了。匆匆忙忙的。


成本就是一颗善心 

January 29 [Wed], 2014, 13:36
  那天,我拿了相機在山頭拍景,見老隊長犁完地正牽了騾子走來。山野空曠,冷氣習習。很自然的,我突然被他的精神和氣色牢牢吸引。七十年紀的人,扛著三四十斤重的犁鏵和耕具,走起路來跟壹個少年人似的,昂首挺胸,春風得意,沒有壹點勞作後的疲憊。當時的念頭就是,難得!我必須將這種骨氣這種鬥誌保存下來,將這種農耕的快樂和滿足保存下來,永遠定格在我的視野和記憶裏!於是就上前打招呼,並麻利地按下了快門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照片是媽媽帶給老人的。據媽媽說,老人看見照片的那壹陣,高興得跟抱了孫子似的。都老了,他還從來沒有照過像。也從來沒有見過照片上的自己。那年村上強行辦身份證,因為自己年紀大,也舍不得花那22元錢的手續費,也就錯過了那唯壹的壹次。現在拿著這無意間得來的自己實洋,他當然興奮。況且,照相的那會,他心裏很輕松很愉快,表情姿勢都真實自然。他覺得他得了至寶,以為很花錢的,硬要給媽媽五塊錢。媽媽堅抉沒收,並告訴他,是孩子的壹份心意,花不了多少錢。
  沒想到老人從此也就多了份事幹。無論幹活還是十字路口閑聊,他都帶著照片,逢人就說見人就誇。按我當時的心理,只是發現了生活的壹個真實場面而已,並沒想到會帶給他這麼多快樂。況且,當年農業社的時候,他老人家當隊長,對人多勞少的我們家確實是有恩的。順手做這麼壹點事,真的微不足道,也真的不足掛齒。
  可是老人家非要這洋。在他的宣傳張揚下,我那點小手藝,也真的讓村裏父老們還更加愛護更加稱道我了。
  去年縣上被定為全省新型農村養老保險試點縣,好處牽扯到每家每護,特別是中老年人。我告訴大家,這真的是好事,利益涉及長遠。見有的老人行動不便,我就拿出照相機為他們上門拍照,然後洗了照片供他們填表辦卡。大家覺得方便,也看我照的還可以,就相信了我聽了我的話,痛快地慘加了農保。在串門的當兒,我也就主動提議給有些家庭照壹張全家福,給老人照個老相什麼的。當然,是我提議的,我也就先不談價錢,等相片出來了,我也就象征性地收幾塊,夠給照相館的那個小妹妹本錢就行了。沒想到這無意間的壹個舉動,竟然讓我贏得了莊上更多的人氣康泰導遊
  村上的文書是我壹起長大的玩伴,每每村上有什麼大的事務,他都會告訴我,壹則傳遞給我壹些信息,二來有時也叫我出出主意幫幫忙。時間久了,我也就總覺得自己是村上的壹員。雖然護口早已遷出,但人和心都在村上,跟那些淳樸厚道的老鄉們在壹起。有壹天他就偷著問我,這洋做,是不是很賠?
  我也就偷偷地告訴他,不陪,明顯還賺了。
  當然,我說的賺,是指人氣。山裏人厚道,愛記情,而且還喜歡用放大鏡看別人的好處。給他們壹點點幫助,他們就老記在心上老掛在嘴上,甚至永遠好像都還不清。我不是貪占鄉親們的這點便宜,我是愛這份實誠愛這份淳樸。我覺得能永遠與他們融為壹體,是我的福分,能永遠被他們說好愛惜,更是我的福氣和榮幸。
  有些事,真的就不需要多少成本。但收益卻很不錯,甚至出乎意料。就像我正在做的這些,成本到底是什麼有多少?我想,很間單也很不費事的,就需要壹顆善心。
  朋友,真的是這洋,善待別人的同時,往往也就善待了自己。就像朋友冬兒說的,與人玫瑰,手有余香,首先香的是自己康泰

回來的早已不再是當初的等待 

January 21 [Tue], 2014, 12:41
有時候,明明知道不會有歸期,卻還是站在原地等待……

於是那個鄉村的老梨樹下,黃昏的時候總是會出現一個小女孩,滿眼期待的望著對面的山頭,因為爸媽說過“下個星期就回來。” 今天不回,明天肯定就回了……可是老梨樹花開了又謝,謝了再開,那個轉角處還是沒能出現小女孩熟悉的身影……淚,一次又一次滑下臉頬。可是每次路過梨樹旁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停留幾分鐘康泰旅行社,為了什麼,誰也不知道。只是老樹上的鳥兒總是唱著歡快的歌,一次又一次……

時間就那麼無聲無息的向前走,誰也不曾理會這個小女孩的等待……

那份等候還在原地,樹下的女孩卻在一天天長大,越來越難得見到小女孩哭泣的眼睛,每次路過梨樹下,都會看見跟梨花一樣的笑臉,合著樹上鳥兒的叫聲組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可是也終究只是圖畫。

只有看見大哥哥的時候,小女孩才敢露出內心真實的情緒。內心所有的痛楚也終於有了宣洩的地方。寒風中飄蕩的小船終於有了避風的港灣,對於她來說,哥哥在的地方不管颳風下雨,都有一縷陽光般的溫暖填滿心田。

都說人生如戲,戲又何嘗不是演繹人生,大哥哥沒能等到小女孩的長大就已經被無情的奪走……我不敢想像對於小女孩這意味著什麼,只是我能猜到那顆等她長大的心是有多麼的放不下,這一等再也不會有終結……誰也不知道。

我常常在想,小女孩的父母無論遲早都會歸來,不管是多久。我也相信那份等待會一直都在,可是我卻無法想像經歷過漫長等待和痛苦心靈折磨以後的小女孩,面對歸來後的父母,那些溫情還是不是當年想要的樣子?記得看到過這樣一句話:需要一個人的感覺就像逃生需要降落傘一樣,需要的時候不在,以後都沒有在的必要了。或許,儘管他們會歸來,也是多年後了,再怎麼樣的溫情又如何能安慰當年的傷痛,今日的太陽又怎麼能曬乾昨天的衣服,有些東西錯過了,或許也就過了康泰自由行……

那份溫暖只能等,卻不會回來。

多年後的她,不再是當年大哥哥眼中的小丫頭,她是不是會偷偷的發現哥哥離開的時候是多麼期盼她長大,她是否真的會明白在等待的同時有一個人曾陪她一起等……

可是事實就是這樣,等你發現的時候,陪她等的那個人,卻再也回不來……

我一直不能明白為什麼沒有歸來時在等,歸來後還是在等?

直到有一天 我泡玫瑰花茶的時候,開水沖下,不管是多鮮豔的花朵,還是多透明的水,總是會有細小似“塵埃”般的粉末散開在杯中,我不止一次的想要把所有的倒掉,再沖一次,可是,發現後來的水裡怎麼也沖不出先前的味道……

刹那間,我恍然明白牛欄牌問題奶粉,回來的早已不再是當初的等待,那些愛,等候在當年,沒有歸程。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daiqianwen
読者になる
2016年04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按揭貸款
» 現在的天氣 (2013年12月11日)
アイコン画像beats by dre artist series
» 這樣的人生,夫復何求 (2012年03月26日)
アイコン画像johnny
» 美妙的四季 (2011年07月25日)
アイコン画像Cheap cheap Jordans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6月15日)
アイコン画像cheap beats by dre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6月14日)
アイコン画像Handbag Shopping Guide
» 糍飯糕的做法 (2011年03月30日)
アイコン画像jonhs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6月03日)
アイコン画像手マンの伝道師っすwww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5月11日)
アイコン画像momo
» Choice of the Love (2009年04月08日)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