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星期三,阴。

June 25 [Wed], 2014, 9:48
带着恨抱怨的心情参加了LV的聚餐,一天焦躁的都在想为何我要自己给自己找事做,明明已经忙得不行。

坐在最左边的短发台湾女生是我喜欢的类型,聚会中一直是带动话题的人物。从她是摩门教徒,到已经订婚,在台湾的生活体验与台湾男生与日本男生的对比,还有她的混血胞姐,我在最右边的位置,不太说话,只在大家问起“这件事怎样想“才简单回答。

其中一个女生提及,到底LV选人的标准是什么呢,结果大家的性格都并不相同啊。

我想应该说是一种”打动人的交谈的能力“与”讨人喜欢的特征“吧。

这些不同性格的人,在与人交谈建立关系中,我想都是擅长的。即便是不太说话的我。


但反而参加聚会在明白了这点以后,似乎终于做出决定辞退LV的内定,选择ADK。

LV的人事当时给我的反馈是”我们觉得你是一个很有社交能力,能够认真听他人说话,并且适合团队合作的人“

其实我在生活中也是热爱交谈与倾听的人,愿意去回应别人的需求。只是我这么做,因为我内心愿意这么做,我并不想把它当做我的工作与必须去做的一件事。
我想真实的做自己,或者相对真实的做自己,不得已而为之,是我内心极难妥协的一件事。

但其实进入社会以后,”即便不愿意还是必须去做“的情况在哪里都是很多。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找到一个平衡,并且在衡量之后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吧。

在我眼里,ADK的人是相对个性自由的。
无论是工作环境,成长性,工作内容,同僚的人数与男女比例,年薪,
只是在同期的50人中,只有我一个外国人,
在PASS飲み会的时候,我也很自然的想”你们应该了解我不是日本人所以比较按自己脚步行事对吧“
工作与生活,若是分不开也希望还是有些距离。

我也规劝自己可以放松心态当做是我的另一个大学,毕竟2到3年后”毕业“的机率也很高。
况且可以选择的范围很多,不至于有一天惹毛了BOSS就没有下餐饭。
工作,首先,我是为了自己。
投入热情,得到成长,从自己的努力中换得良好的生活环境。


聚会中还被问到是否有男友?
谈到Marton,我是为他骄傲的。

我希望他在介绍我与他的朋友时,我也是能为他带来骄傲感。

回到家已经是11点好多,路上偶遇MAX,聊了有的没的。
洗完澡,将近一点接到Marton的电话。

知道他忙碌工作一天,正在回家的路上,到家后又再回拨过来,视频简讯语音断断续续聊了近一小时。
放下电话已是1点半,Marton说了一句明天7点见,晚安宝贝。

这种被宠爱感与幸福感真的是没有办法。

在他为工作忙碌时,我像理解父亲那样,是不会去打扰的。
我的不安全感来自天性,但从不去表露。
只是我知道他在工作十几个小时后又困又累,即便这样,还是想要看到我,与我说话。

no one can force you to do anything.我们都是这类人。
感激神灵给我的一切眷顾。



我问Alex,想要与我说什么?
Alex回答its obviously too late.I give up.
我觉得好好笑,
you even never try.

我不再想听到他说出那些话,
因为即便说了,
我也明白这根本不是爱。

他总是抱怨selfish和麻烦的人,
问如何认为我时,似乎认真的回答我evil.

其实,他从未意识到自己才是真正的selfish,evil,与麻烦之王。

愿神灵怜悯你。



做了关于对ADK工作的向往的很棒的梦。
约了一年不见的老同学喝下午茶1,
明天Marton就要飞回欧洲两个星期,
愿今天有一个好约会。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カリン
読者になる
2014年06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