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cutting mat和小白兔 

2005年03月18日(金) 4時00分
逝於風平浪靜的夜;
該為此慶幸還是哀悼?
那畫在臉上的傷痛我感受到了,正如那四分五裂的痛楚我也體會到了。
如果
如果我能不從窗外探探我那親愛的妹妹
或許
我親愛的cutting mat和小白兔
依舊能伴著我
度過無數個孤獨的夜。
如今我哀痛的吟了幾句
不介意我在cutting mat的表面塗抹些許的文字???
而白兔
有了自己的紙盒墓。
我也這樣盤算著自己的亡去
也要這樣簡單俐落。
一根十字架
伴ya在前往天家的路上,無阻。
墓碑上,簡單的紀念著白兔可愛單純的名,和莫名消失在人世間的日期。
天父的竿與杖,都必安慰ya.

往後
我將紀念這一天,三月十八日,僅在我生日後的第一道曙光乍現之時。
往後
我將紀念
cutting mat與兔子的陪伴。
u're all 功臣,同我筆耕至天明鳥囀。
u're all 壯士,保衛我單薄無從抵抗的生命。
在我讀下一縷文字,寫完半面書頁的末了,
我頌讚著ur堅強耐磨的生命力。
I'll be always praying for ya all.
在我日日夜讀之前。
I'll shed tears for both of ya
在當下。

p.s. cuz this site can't appear some Chinese words,
I add some Eng to it.
Never mind!!!!

unpredictable incidents 

2005年01月20日(木) 12時01分
與其全心全意地祈求完全康復,
不如選擇學會與憂鬱共處。
我目前的情況,整體上是相當不錯的。
雖然仍不時有些突發情況。
從前,在毫無遇預警之下,也會有偶發事件闖進我的日常作息。
只是從前的我,沒有包容它們;反倒是一味地怨嘆與排斥。
在夜半乍醒之際,我氣憤地走向母親的房間,
向mom抱怨該次換的藥沒有用,依舊讓我無法睡得安穩。
或者,在我完全無法專注於課堂時,
我滿心怨恨自己的無能,淨想做些傷害自己的事。
從窗子向外看去,可以看見學校的大門。
我時常衝動地想直接從四樓躍下,
疾速奔出禁錮我靈魂與肉體的柵門,揚長而去。
四樓其實並不高,但彷彿能摘到一二雲絮一樣。
能否爬上大王椰子,直達天庭?
我想到寥無人跡的雲端喘口氣。
慈愛的天父,祢可否成全我小小如癡的美意?
--------------------------------------------------------
我已不是過去的我,至少現在不是。
往後會發生的事情,何人能預知?
一切就交給天!
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今天的憂慮已經太多了。而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

開幕 

2005年01月19日(水) 3時15分
這兩天又一人獨自度過夜未眠的冷天。
恣意地在網路上悠遊、四處走馬看花,有了不少「艷遇」。
在好幾個個人網站,
看到相當具有美感的排版。

之前看到"yaplog"便很想加入,卻礙於文字上的生疏,我退卻了。
今日,想起自己正恰好在尋找一個可停泊文字的靠岸,
憑著自己修過一年的日語學分,就姑且一試 !

今日舉酒邀明月,望他入席。
這不是一場盛會,我卻吟歌誦詠朗朗明月。
他日造訪青山告,那長駐我心的一彎青泉。
願「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若能於此結交好友七八餘人,不也是一美事 !
--------------------------------------------------------------
開幕
是離開過往的驛站
走向下一個黎明。

旭日東昇之際,我將輕輕唱一首歌。
一首寫下青春歌詞的小曲。
2005年03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推薦
アイコン画像Peggy Lai
» 悼cutting mat和小白兔 (2005年03月20日)
アイコン画像Peggy Lai
» 悼cutting mat和小白兔 (2005年03月20日)
アイコン画像出井フラト
» 悼cutting mat和小白兔 (2005年03月20日)
アイコン画像出井フラト
» 開幕 (2005年03月05日)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cloudychieh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