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4 

March 04 [Sat], 2006, 0:11
今天真是闢セ行。發臭多過活動,幸好都能和ida&koo吃下午茶,否則又將自己軟禁一天了。其實在吃下午茶時,我突然覺得自己是個無所事事的失業者和兩個生活多采多姿的成功人士吃飯般,形成很大的對比(死了,我一定是優闢セ連腦袋都出問題了,竟想出這種情景來)要盡快令自己忙碌才行呢!xxx文文的名字我已想好了,叫「原念」,原始的思念。不知大家怎樣想呢?!但我用定這名了。好!趕快去寫另一故事。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3 

March 02 [Thu], 2006, 20:11
這兩天都是冷得行呢!今天帶了手提電腦到媽媽工作的地方測試,測試能不能在其他地方用到上網功能。最後測試結果是不能的,因到街上上網是要給錢登記才行的,無奈的我要將重重的手提電腦運回家中。koo今天前來拜訪,我終於有機會給她看blood+,果然和她看一定會有笑料出現,笑得我肚子都痛呢!唉~接下來的幾天不知怎過好了。xxx文文終於發完了,大家看完有甚麼感想?到現在我仍然沒有合適的名字給這篇文呢!其實這篇文很久前已想寫的了,靈感是來自我的夢。當時想將夢裡所發生的事寫下,但誰不知愈作愈與夢到的東西不同。其實在夢裡,女主角是被發狂的男主角給咬死,然後變回清醒的男主角因感傷痛而自殺死。雖則兩者的男女主角都是死路一條,但感覺就很不同了,本人覺得夢裡的結局沒有現在這篇文那麼慘情。有機會的話我會貼另一篇長文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文文終之二篇(全文完) 

March 01 [Wed], 2006, 22:51
「卡林,事情已經完結了,我們走吧!」丹尼爾緩緩說道。完結了嗎?我們的情就這樣結束嗎?我緊緊抱著你,我不想離開你。=== 「人已死你還有甚麼可以留戀!!!面對現實吧!!就算無人愛你,我都......」看到我如此緊緊抱著你而憤怒得怒吼起來的丹尼爾握緊拳頭,拳頭微微顫抖著,可見他是那麼的不甘心。=== 「大屋後有個庭園,裡頭種植了很多白色玫瑰,是個優美的地方。幫我在那兒找個位置,好嗎?我想安葬他。」平靜的語氣說出我對他完全不在乎。=== 聽到我的要求,丹尼爾怒氣全失。他歎了一口氣,接著慢慢從我背後走開,我感覺到他每走幾步都回頭望我一眼。「要等我呀!」這是他從我背後消失前的最後一句話。=== 肯尼斯啊!我此終不能接受他。沒有人能取代你,誰都不能。我從胸襟拿出一件用白布裹住的東西。打開白布,一個用純銀打做的十字架亮了出來。這個十字架刻著很美的花紋,十字中間還鑲著一顆血紅色的紅寶石,它其中一端被削尖,就像一把短劍。我撫摸著護身符上的花紋,回憶你曾講關於護身符的歷史。在幾個世紀前就已發生了人類與吸血魔的戰爭,雖然全是小規模的戰事,但都死傷無數。在其中一次戰事中,你的祖先被人用一個純銀的十字架刺穿心臟,但奇蹟地你的祖先竟然沒有死並在那場戰事中獲得勝利。至此那個十字架便成為吸血魔的護身符。=== 自你給我這個護身符我就應該清楚知道,知道你是愛我。但為何我現在才領悟到,包括你死前那一句話,你一直愛護我的心意?!護身符發揮了作用,守護著我,保我不死,但卻守護不了我心愛的人。現在我要用這護身符來實現我的願望,就是將我帶到你身邊...... 我高舉著那像短劍似的十字架,雨水經花紋流到削尖的位置,然後聚成小型水泉流下。我將它對準心臟的位置,永別了,丹尼爾﹔我來了,肯尼斯,我狠狠地將十字架刺入心臟,一股暖流從我胸口湧出,血液滲透了上衣和你的血跡結合在一起。=== 我躺在你的胸膛上,接受著雨水的洗禮。冰冷的雨點滴在我們身上,體溫慢慢地被雨水帶走,我閉起眼睛,感受著死亡來臨的一刻。=== 這才是真正的淒美景象,只屬我們兩個的淒美景象。(全文完)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2 

February 28 [Tue], 2006, 20:28
今天是個大喜日子,是ida的十八歲(五歲?!)生日,本人都有點感觸。祝你學業像打太鼓一樣進步神速,打太鼓可以打到出神入化。xxx今天可以見到很久不見的朋友們好開心呢!在快餐店談天,照相,然後一群人去照貼紙相。果然我這個貼紙相白痴要跟一班人一起照才最好的。下次有時間一定找他們一起再照貼紙相koo應該感激我叫她來吧!我們都談到你的,波波瘤瘤,娟很記得你這個名的。啊!好高興變態company多了一個成員,名叫惹火女秘書希望日後都能這樣愉快地過。在此祝我們全體人員包括所有朋友友誼永固,情比金堅。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1+文文終之一篇 

February 27 [Mon], 2006, 20:25
今天和ida打了一次太鼓,不夠呢!!我要打到手痛才收手!今天竟然會在我逛街時下雨?!我無帶傘的說。算吧!無就無,雨是淋不死我的,哈哈~xxx今天就是魔王完了呢!共78集,但我現在才有60幾集,要花時間收集了。還有很多動畫等著我,加油!xxx貼文時間xxx「卡林!」 有人大聲喊著我,會是你嗎?=== 我張開眼睛,映入眼的第一景象竟是你被刺穿心臟,血像泉水一樣從大大的傷口噴出。你的身體跌在我身上,溫暖的血不斷流出,在我衣服上留下鮮艷的印記。那隻發了狂的吸血魔已被你用劍砍掉了頭顱,倒臥在地上。我已嚇壞了,我緊抱著你,淚水不禁從我眼眶流出。=== 「 肯尼斯 !!肯尼斯!!肯尼斯......」我瘋狂的喊著你的名字。=== 你向我露出微笑,嘴角慢慢流出血來。我用衣袖擦去你嘴角上的血,愈來愈多血從你嘴角流出,我不斷擦,我不相信這些血是由你而來的,不相信!=== 「不用......擦了。你不是......想聽我......解釋嗎?」大量的血從你口中湧出,眼神的示意令我將頭靠過來,接著你在我耳旁說「就因......你是敵人,我才......能夠有理由......原諒你呀!笨......蛋。」我猛然將臉面向你,你則微笑然後告別這個世界。戰事結束了。=== 無可能的,你是不可能死的......我抱著你的屍體呆呆的坐在地上,丹尼爾沉默的看著我。 天終於下起雨來,我擬視著你。冰冷的雨水打在你冷峻的臉上,形成淒美的景象。但這並不是完全的,像是失去甚麼作襯托,令景象顯得有點兒單調,是甚麼呢?到底缺少了甚麼東西?(終之一篇完)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0+文文中之四篇 

February 25 [Sat], 2006, 11:30
終於有得看Blood+了!又多了一個消磨時間的活動選擇。今天看完Blood+的OVA‘The Last Vampire’其實算不算前傳呢?!我都不太清楚,但確實不錯看。全場49分鐘沒有悶場,都幾適合我這種人看,嘻嘻~xxx又是貼文文時間xxx你的猛烈攻擊將丹尼爾彈飛至十尺遠。丹尼爾撞向大屋外牆,大量鮮血從他口部咳出。就在你要衝上去作最後一擊,就在以為丹尼爾會被你擊倒的時候,丹尼爾拿出了照明彈,一刹那的強光令你不識應光的吸血魔頓時暈眩,跌跪在地上。接著丹尼爾邊衝上前邊開槍打傷你的肩和腿,令你難以走動,然後丹尼爾將槍口抵住你的頭部,他傷痕累累的身體興奮得發抖起來,霑滿汗水的臉露出勝利的笑容。=== 我慢慢走到丹尼爾背後,和你對望,我不知要說甚麼,畢竟是最後機會和你對話。「有甚麼遺言就盡快說清。」你冷笑一下,就像笑我剛剛說出的話是那麼可笑。=== 「你似乎真的希望我死。其實我現在想對你說的是我愛你......」=== 「你閉口!!說甚麼你愛我,根本就是謊言。那時我問你想我以甚麼的身份出現,你竟答我是敵人。這算是愛我嗎?你根本想我死,不是嗎?!」我一口氣講出我所有不滿。無錯,我現在還在乎你每一句話,我多麼不想聽到一些從你口中說出來傷害我的話。 「卡林你不用傷心,我現在就一槍了結他。」=== 「你也給我閉口!!聽他有甚麼解釋。」我發瘋的大叫,丹尼爾給我嚇得槍都握不穩。他用驚訝的眼神望我,我只是狠狠瞪著你沒有理會他。=== 「你還不知道我的意思呢!就因你是......卡林,危險!」你突然的眼神轉變令我立即轉身,一隻吸血魔發狂似地向我衝過來。習慣性伸手拿槍,我在繫在腰際的槍套摸去,當摸不到一把槍時我才驚覺我的槍用完了。此刻吸血魔已到了可撲倒我的距離,本能性想逃但雙腳不聽使喚,是命運的安排吧!我要死在一隻發狂吸血魔手上。我閉上雙眼,迎接死亡的一刻......(中之四完)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9+文文中之三篇 

February 23 [Thu], 2006, 10:51
昨天見久久不見的朋友,就是可愛的圈圈昨天不知怎的,我有了一個妹妹,是久別重逢那種。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妹妹。xxx又是貼文文時間xxx我從褲袋中拿出了一個遙控器,我按下遙控器中央的紅色按鈕,埋在泥土下的炸彈頓時炸開。當所有人都不知發生甚麼事時,我再向包圍我方的吸血魔們投放三個手榴彈。爆炸聲響起,我們隨即處於塵土飛揚的環境。「趁機會離開!」我向同伴們叫喊著並拿起手槍向你的方向衝去。既然你說想我以敵人身份出現,那我就實現你的意願,親手將你殺死。=== 我在你剛剛站著的位置尋找你,沙塵阻礙視線,但我仍能感覺到你的氣息。氣息很強烈而且異常靠近,我一轉身,你用你快得驚人的速度將我的手槍打落在地上。雖然你是很強但我都不是凡凡之輩,我立刻拔出腰間的匕首向你刺過去,你立即跳開,一道血痕從你的臉頰流出。我不斷向你攻擊,你則不斷避開,這令我更加氣憤。加強手中力度,每一刀都是狠狠的揮出,每一刺都是想令你置之死地。「為何只是避?為何不回擊?你是瞧我不起嗎?」我放聲大喊。你沒有回應,只飛似的走到我面前,捉緊我雙手,我注視著你雙瞳,憂鬱的眼神映入我眼眸,像有甚麼東西從你的口中說出。就在你要說出來時,槍聲頓時響起,你從我身邊躍開。=== 我向著槍聲的方向望去,丹尼爾雙手握著一把槍氣呼呼的走到我近前,將槍瞄準著你。「我說過我會保護你的。」說完,丹尼爾立刻開槍,你笑了笑,輕易地避開了攻擊並抽出腰間的佩劍開始向丹尼爾作出反擊。每一擊都不拖泥帶水,一氣苛成,你每一下的動作都優雅得令我著迷。丹尼爾已給你刺傷肩膀了,但他還努力地回擊。(文中之三篇完)

文文中之二篇 

February 21 [Tue], 2006, 17:11
「卡林!」一把聲音把我從思緒中喚醒。那樣子酷似你的吸血魔已來到我的面前,他的邪笑已告知我會被幹悼了。難道想見你最後一面的機會都不行嗎?=== ‘砰砰 ’在我前面的吸血魔倒下, 丹尼爾走上前將我擁在懷裡。=== 「我是不會讓你死悼的,就算你甘心被他們殺死,我都不會讓你去死。」他的激烈的擁抱和溫柔的話語令我混亂。為何對我那麼好,我是個罪人,不值得施愛給我。=== 爆炸聲從屋內傳來,我們朝大門的方向看去。白煙中出現兩個人影,從影子判斷,他們其中一個是受傷的,另一個則揹著傷者慢慢地走出來。是誰?是敵是友?士氣可說是令戰事成功的重要因素,現在我們還是有機會戰勝的,只要領袖打敗對手的將領並且還活著出來的話...但命運往往是作弄人的。身影愈來愈近,熟悉的身影令我不知所措,應該覺得高興還是恐懼?看到出來的人,成員們都驚呼起來,因出來的就是你本人,吸血魔的統領,肯尼斯。你揹著的正是我方的將領,看他被搾光的臉便清楚他已給你收拾掉了。你將屍體拋在我面前,被吸光所有東西只剩下皮和骨頭,扭曲的表情和雙眼暴突更加顯得死狀極度可怕。=== 你一步步朝我逼近。你的手下也將我方的生路給封死了,我只能和成員們等待死亡的來臨。 「 卡林 ,我們再次見面了。」你冷淡的語氣我是多麼的懷念。你的說話有著多大的魔力,你知道嗎? 「我回來了。」我淡淡的笑容顯然我是十分無奈,明明你就在眼前,明明我想投進你的懷裡,但我...... 「是嗎?那你是以敵人或是情人的身份回來?」你為何問這樣的問題,問我令我感到混亂而最想回避的問題?=== 「那你呢?你是想我以甚麼的身份出現?」將我最感到不安的問題拋給你,你很快地回答。=== 「敵人。」好像回答一條簡單得不能再簡的問題。你冰冷的語氣就像一把利器刺穿我心底最脆弱的部位。也對的,我做出那種事竟想得到你的ェ恕,真是想得美啊!=== 聽見我和你曾有的關係,所有人都為之震驚,最顯得難 以置信的是丹尼爾,手槍都從他手掉出來。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深呼吸了。如果得不到憐憫,那我只好作出最後手段。(中之二篇完)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8+文文中之一篇 

February 20 [Mon], 2006, 21:06
今天跟了媽媽幫她工作,吃飯時和她談心事,結果她的說話令我感動到哭。覺得自己是如何渺小,媽媽是那麼的偉大。xxx好了,是貼文文的時候。xxx那些物體隨著玻璃碎片掉在地上,我們仔細的看著這些東西,他們竟是我們的隊友?!被利爪撕得稀巴爛,血肉難分,不對,他們的血早已被吸光,難分的應該是肉和內臟的混合物。我們只能憑一團團肉中的破碎衣布確定他們是伙伴,因他們的樣貌早已毀得面目全非了。有些隊員看到如此景象已嚇得雙腳發軟,有些則已跌坐在地上。他們決定拔腿就跑,但已太遲,幾隻惡魔從窗戶跳了出來,包圍我們。他們目露兇光,露出比狼還長的銳利的牙齒,他們伸出利爪,發出嗚嗚的怒鳴,已作好攻擊的準備。我們慢慢的向著圓中心移動,直到肩碰肩,背對背才停止移動。大家都沒有作出進一步的行動,大家都等著對方的攻擊然後反擊。此時我發覺我左右兩旁的人在發抖,他們其實是很害怕的吧?!害怕被殺。那為甚麼要觸怒這些夜間出沒的吸血魔?為甚麼我要消滅你們?我想應該是證明我存在的價值吧!人類就是那麼愚蠢。=== 結果是由我方開槍攻擊,我聽見背後的槍聲和激昂的叫喊聲。惡魔們也開始向我們進行攻擊,我們拿起槍對準他們的頭部和心臟射。當然有些人會失去理智亂射一通,但那些人是活不下來的,失去冷靜頭腦的人是最容易犯錯,弊端盡露,成為炮灰是絕對的。一隻吸血魔躍起對我伸出利爪,我雙手拿著槍在他的頭和心臟位置連射幾槍,很快的,那隻吸血魔應聲而倒。一隻一隻的,我毫不猶豫地開槍,直到我向一隻樣子酷似你的吸血魔開槍時,我竟停了手。我的腦子不斷想起你,你的生死,你真的會被殺死?就這樣被子彈打穿頭部和心臟,就像你的伙伴那麼輕易地死?在這一刻我才明白我是多麼的不想你死,我是如此的深愛著你。(文文中之一篇完)

文文上之二篇 

February 18 [Sat], 2006, 23:40
我看著自己帶來的裝備,和丹尼爾差不多,只是多了幾個手榴彈和你送給我的護身符。我拿出其中一把手槍凝視著,我一邊問自己應否出手殺死你們,一邊顫抖著。一隻手按住我那拿槍並振抖不已的手,丹尼爾微笑的對我說︰「放心好了,我會保護你的。當事情結束後我們就結婚,將來會過十分幸福的生活。」=== 將來嗎?和你在一起時,我曾經想過,想過我們到底會否有將來。現在我竟覺得這問題是多麼的無稽。=== 「說真的,我對家族婚姻感到厭煩甚至憎恨,」聽到後,丹尼爾臉色忽然變得青白「但如果我真的能在這次事件中活著,那我倒會考慮作不作你的新娘。」我向他投了個笑容。他那慘白的臉頓時紅了起來,真是可愛極了。不像你 ,除了有時對我冷笑之外,你臉上根本沒有其他特別的變化,但偏偏我就是被你那冷峻的臉給迷住。=== 「大家準備好了吧!!好!!衝呀!!」男人率先衝進那座殘破不堪,毫不顯眼的古老別墅,接著就是前鋒部隊,我們一隊十幾人則守在別墅外作後援。=== 開始等候時,別墅的周圍都是十分寧靜。沒有風吹到樹木發出的沙沙聲音;沒有晚間出沒的動物聲音。別墅內面也是靜得令人發毛 ,一點動靜也沒有,令人不禁想那些進去的人是否死了。突然‘砰’的巨大聲響劃破了沉默的夜空,接著就是第二第三響聲,槍聲接二連三的響起,戰鬥開始了。=== 殺戮的時候難免會有慘叫聲。在別墅外,我是聽得如此清楚,全是人類恐懼時,絕望時所發出的叫喊。聽到這些慘叫聲,我才發現人類是那麼的渺小;那麼的無能;那麼的不自量力。=== 丹尼爾顯然十分憤怒,他握緊手上的機關槍向著別墅的大門衝去。正當他要衝進去作援助時,幾個物體從別墅的窗戶拋出。(上之二篇完)
P R
2006年03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プロフィール■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上:侑子的英姿
■無月個體資料■只是一個多細胞組成的人( 造人 ) /大佐?? /振陞仔/
■趣味■@@漫畫/畫公仔/上網/當然還有 Zzz...
■特殊格■懶散/無聊 /神經質/
■戀人■Harry Potter( 是書啊!!)/向達倫大冒險/貓(無狗的份 )/HunterXHunter/鋼鍊/Death Note......太多了( 汗)
■隸屬公司■*變態company *
■戰友■總裁(凡),副總裁( koo), 流仔 ,神父( 何玲) , hoi /
■必殺技■貓爪攻擊/發癲/傻笑?奸笑? /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2 (2006年03月01日)
アイコン画像二代無月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2 (2006年03月01日)
アイコン画像我來也~呵呵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2 (2006年03月01日)
アイコン画像Hoi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12 (2006年02月28日)
アイコン画像二代無月
» 文文上之二篇 (2006年02月20日)
アイコン画像katy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6 (2006年02月20日)
アイコン画像
» 文文上之二篇 (2006年02月20日)
アイコン画像二代無月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6 (2006年02月18日)
アイコン画像Debbie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6 (2006年02月18日)
アイコン画像katy
» 二代無月的記事(green)6 (2006年02月18日)
■畫像■
Image hosted by Photobucket.com
近期愛上D.G.M呢!!!
http://yaplog.jp/catloverstws/index1_0.rdf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catloverstws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