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開心 

June 08 [Fri], 2007, 3:15
唔開心

裙下之臣 

May 15 [Tue], 2007, 0:37
抬頭望 長裙下的風 連幻想 的質感 都一樣柔潤
無論雪紡或絲絨 同樣誘發過我 那一秒悸動
從未敢 每個亦吻 卻對每一個 的慾望 無憾
熱血在騰 大概每個人 不只喜歡一個女人

讓那 飄呀飄呀的裙
挑惹起戰爭 賜予世界更豐富愛恨
讓那 擺呀擺呀的裙
臣服百萬人 對你我崇拜得太過份

為那 轉呀轉呀的裙
死 我都慶幸 為每個婀娜的化身
每襲裙 窮一生 作侍臣

蠻善變柔弱天真 全是她 不可解 的魔術成份
純白淡色或繽紛 裙下永遠有個 秘辛要探問
其實想 每個亦吻 理智制止我 衝動地行近
熱血在騰 問哪裡有人 一生只得一個女人

我要讚美上帝 活著就是無樂趣 也勝在有女人
今生准許我 裙下盡責任 忙於心軟 與被迷魂
流連淑女群 烈女群 為每人 動幾秒心

讓那 飄呀飄呀的裙
可愛的女人 賜予你我刺激與震撼
讓那 擺呀擺呀的裙
凡士氣下沉 賜我理由再披甲上陣

白玫瑰 

May 13 [Sun], 2007, 19:56


白如白牙 熱情被吞噬 香檳早揮發得徹底
白如白蛾 潛回紅塵俗世 俯瞰過靈位

但是愛驟變芥蒂後 如同骯髒污穢 不要提
沉默 帶笑玫瑰 帶刺回禮 只信任防衛

怎麼冷酷卻仍然美麗 得不到的 從來矜貴
身處劣勢 如何不攻心計
流露敬畏 試探你的法規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 甘心墊底 襯你的高貴
一撮玫瑰 無疑心的喪禮(模擬心的喪禮)
前事作廢 當愛已經流逝 下一世

白如白忙 莫名被摧毀 得到的竟已非那位
白如白糖 誤投紅塵俗世 消耗裡亡逝

怎麼冷酷卻仍然美麗 得不到的 從來矜貴
身處劣勢 如何不攻心計
流露敬畏 試探愛的法規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 甘心墊底 最美的姿勢
一撮玫瑰 無疑心的喪禮
前事作廢 當我已經流逝

即使惡夢卻仍然綺麗 甘心墊底 襯你的高貴
給我玫瑰 前來參加喪禮
前事作廢 當我已經流逝 又一世

不如不見 

May 12 [Sat], 2007, 20:40

頭沾濕 無可避免 倫敦總依戀雨點
乘早機 忍耐著呵欠 完全為見你一面

尋得到 塵封小店 回不到相戀那天
靈氣大 概早被污染 誰為了生活不變

越渴望見面然後發現 中間隔著那十年
我想見的笑臉 只有懷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像我在往日還未抽煙 不知你怎麼變遷
似等了一百年 忽已明白
即使再見面 成熟地表演 不如不見

K擇明 

May 10 [Thu], 2007, 23:48
他不姓K 不怕K 選了光 叫最暗K的戲院 發出光
臨行仍不肯撒手拍出一片彩色 給仰望
他很有心 很會講 K暗中 老百姓怎麼發出 熱與汗
人又有幾多怕光要急於往花瓣下 被探望

未夠色 便要腥 若有日你也開鏡 願對白不要認你命
別要驚 別要驚 亂世下佈滿樽頸 這都市已吃夠血腥

情緒或高或低如此詭秘 陰晴難講理
既然浮生就如遊戲 不如坐戰機
K暗下磊落光明中演你 心能隨心揀戲
這時期演傷心戲 戲爛人未死

失戀也死 走去死 走去死 你母親傷心到死 內疚未
誰人逃不出債主 似三歲跳飛機 悲夠未
抑鬱也死 想去死 想去死 你當你醫生已死 沒見地
忘掉了雙星報喜 把天井當悽美地 煽未

誰也在暢讀死亡的筆記 不如來推推理
要求存似電玩遊戲 操練著戰機
死也未怕又怕甚麼苦戲 不如重溫好戲
死亡遲早都找你 切勿憑自己

落花流水 

May 09 [Wed], 2007, 23:59

流水 像清得沒帶半顆沙
前身 被擱在上游風化
但那天經過那條提壩
斜陽又返照閃一下 遇上一朵 落花

相遇 就此擁著最愛歸家
生活 別過份地童話化
故事 假使短過這 五月落霞
沒有需要 驚詫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流水 在山谷下再次分岔
情感 漸化做淡然優雅
自覺心境已有如明鏡
為何為天降的稀客 泛過一點 浪花

天下 並非只是有這朵花
不用 為故事下文牽掛
要是 彼此都有些 既定路程
學會灑脫 好嗎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命運敲定了 要這麼發生

講分開 可否不再 用憾事的口吻
習慣無常 才會慶幸
講真 天涯途上 誰是客
散席時 怎麼分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但是經歷過 最溫柔共震

富士山下 

May 08 [Tue], 2007, 20:45


攔路雨偏似雪花 飲泣的你凍嗎 這風褸我給你磨到有襟花
連调了職也不怕 怎麼始終牽掛 苦心選中今天想車你回家
原諒我不再送花 傷口應要結疤 花瓣鋪滿心裡墳場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終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價

誰都只得那雙手 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著雪路浪遊 為何為好事淚流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覺 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試管裡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塵硬化像石頭 隨緣地拋下便逃走
我絕不罕有 往街裡繞過一周 我便化烏有

情人節不要說穿 只敢撫你髮端 這種姿態可會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車裡取暖 應該怎麼規勸 怎麼可以將手腕忍痛劃損
人活到幾歲算短 失戀只有更短 歸家需要幾里路誰能預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櫻花開了幾轉 東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遙遠

誰都只得那雙手 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著雪路浪遊 為何為好事淚流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覺 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試管裡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塵硬化像石頭 隨緣地拋下便逃走
我絕不罕有 往街裡繞過一周 我便化烏有

誰都只得那雙手 靠擁抱亦難任你擁有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著雪路浪遊 為何為好事淚流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覺 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試管裡找不到它染污眼眸
前塵硬化像石頭 隨緣地拋下便逃走
我絕不罕有 往街裡繞過一周 我便化烏有

粵語殘片 

May 07 [Mon], 2007, 14:25
喬遷那日 打掃廢物 家居仿似開戰
無意發現 當天穿返學夏季襯衣
奇怪卻是 茄汁污垢 滲在這襯衣 布章外邊
極其大意 為何如此

想那日 初次約會 心驚手震膽顫
忙裡泄露 各種的醜態像喪屍
而尷尬是 快餐廳裡 我誤把漿汁四周亂濺
駭人場面 相當諷刺

你及時遞上餐紙 去為我清洗襯衣
剎那間身體的觸碰 大件事

今天看這段歷史 像褪色午夜殘片
笑話情節 此刻變窩心故事
現時大了 那種心跳難重演
極燦爛時光 一去難再遇上一次

怎努力 都想不起 初戀怎會改變
情侶數字 我屈指一算大概知
奇怪卻是 每戀一次 震憾總逐漸變得越淺
令人動心 只得那次

有沒捱壞了身子 會為哪位披嫁衣
你有否掛念當天這醜小子

在混亂雜物當中找到失去的往事
但現在雜物與我舉家將會搬遷 讓記念成歷史

想想那舊時日子 像褪色午夜殘片
任何情節 今天多一種意義
現時大了 那種心跳難重演
極爆裂場面 想再遇確實靠天意

傷信 

August 14 [Mon], 2006, 19:42
重讀著你的告別信 抑壓而暗涌
雖不信寫的話 竟可以這么重
但再哭亦無用

徐徐又當這信是你 緊貼我抱擁
可惜信太單薄 怎可填密落空
愈信傷早抑壓 痛便愈沉重

難平衡自己 忐忑的起伏
難原諒我心 反覆的變動
是我個性舞擺 換來這封信
曾令你瘋 舊情要一別而盡

仍多么需要你 仍多么需要你
如今天失去了 怎么退怎麼進
如果可不要信 寧死都不要信
但看我手 再激動仍只得傷信

如果這一秒鐘你跟我講你不愛我 

July 30 [Sun], 2006, 20:26
如果這一秒鐘你跟我講從未愛我
還怎聽到這刻咖啡已滾了在叫我
爐火會給潑熄某種氣體瀰漫散播
郵差碰巧按鐘瞬間引起強烈爆破
 
一句一句 越說越遠
直到逆轉世界
一點一點崩解
一級一級一反常態
 
一塊一塊 越跌越快
像塌下的骨牌
 
情感干擾世界
情感顛覆世界
來為愛是無涯
下註解......
 
唔〜 請繼續:
 
牆壁炸穿滿天碎片跌於樓下去了
沿街汽車也給瓦礫壓得全部碎了
其中有輛裡邊正好有位什麼政要
明天國會結果缺少了他投下那票
2007年06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carson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