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胡同 

2006年10月03日(火) 18時22分
沒有路
沒有出口
追兵在後
我死定了


是給人走的
我是人
用我的腳踏出一條前所未有的路吧
高牆
鐵絲網
雷射光束
都無法阻止驛動的心
飛吧
死胡同變康莊大道
看我八十二變

欒樹紅了 

2006年10月03日(火) 10時42分
週末在家東摸摸、西摸摸,直到肚子抗議才不得已拎著環保袋出門覓食。

非用餐時間,假日,住宅區哪有什麼可吃的,唯一能投靠的就是「方便的好鄰居」囉!過馬路後,叮咚一聲開始進行「吃飽不吃巧」的覓食行動,結帳時發現破百也只能在心中嘀咕幾聲。當走出店門等紅酷赴檔,我看見欒樹紅了!

好美啊,真是太美了。那個誰誰誰,對面走過來牽著小孩的媽媽、停下車要進便利商店的帥哥,你們看見了嗎?欒樹紅了,一棵棵戴上紅帽子了,好美,好可愛啊!

數一數,從左而右,1、2、3、4、5、6、7,差不多有七棵。說「差不多」是因為再往右邊去的道路轉彎了,走出我視線之外,或許那邊也有更多欒樹。

每年這個時候,天氣變涼時,我跟P先生的日常對話中一定提到欒樹們。即便是我每天固定上班下班上車下車而容易忽略住家環境的變化,總是會在入秋的某一天,驚豔於他們滿頭黃黃紅紅的秋季新髮色。「啊,欒樹紅了!」往往在不設防的時候天外飛進「一眼」,這七棵欒樹堂而皇之闖進我的生活。

成列站在路邊的他們身份是行道樹,來來往往的人車常常「有看沒有到」。事實上這些欒樹可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特有種,分布在海拔1000公尺以下;每年夏末開滿密密麻麻小黃花,當天氣變涼,小黃花悄悄轉為一盞盞小紅燈籠,就是欒樹的刮ハ。

記得以前我有眼不識泰山時,印象最深是常看見滿地的黃點點−剛掉下來的黃花、被踩扁的黃花、乾掉的黃花,有如下過雪般佈滿家附近的人行道上。欒樹們長得實在太高大,花與果實也都是生長在至高處,以我的身高通常只能靠著滿地痕跡來分辨花開了還是果實紅了,不然就是得站在馬路對面遠望他們。

「他們真的很準時,每年九月、十月一定變黃變紅。」P先生知道欒樹又紅了後這麼說。「可能是他們有在看日曆吧!」我開玩笑亂說。說實在,我真是越來越喜歡目前居住的地方,樹伯伯又多又大,常聽見鳥叫聲,夏天也有「去死去死」的崩潰蟬叫發作,而且這些全都在大馬路邊而已,真不敢相信我就住在台北市啊!
2006年10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記事
最新コメント
アイコン画像alice
» 死胡同 (2006年10月05日)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asu510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