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蓮,男人心底的柔軟期待

December 07 [Mon], 2009, 15:42
 每年聖誕節期間,香港總是無比熱鬧。除了大包小包瘋狂過關搬運奶粉和LV的各色人等,還有一撮人,他們也忙著過關、忙著倒貼演唱會直通車費、三餐飯費,只為能站在旺角的嘉禾電影城前排隊。

  排隊買一張飛(票)。

  我的朋友就是這樣的人。去年他打著去香港採訪大S之名,行的卻是一睹《金瓶梅》之實。

  按他的說法是,作為一名曾經滄xyz軟體海的男中年,看新版《金瓶梅》不是為了「喜新」,反而是因了「念舊」。而這個「舊」的內涵,頗為悲欣交集。

  但凡當下的男中年,在內心深處幾乎都有一塊最柔軟的地方,是屬於三級片的。在那個男女生說說話都要臉紅的年代,所有對情愛的懵懂、好奇與幻想,像夏天裡膨脹發散的體汗,粘滿了那些遍佈街巷的錄像廳。叼一支煙,聚眾說說三級片裡的那些事,絕對是大哥才有的范兒。

  關於《金瓶梅》的,更是這其中無法ps2遊戲逾越的高峰,它成就了很多人,也成就了很多閃光的記憶。



  70年代,因改編、執導《金瓶雙艷》,香港導演李翰祥成就了第一個傳奇。80年代,他再度操刀《武松》,這次輪到「潘金蓮」成就了汪萍的第一個金馬影后。

  據說,當年汪萍曾經問過李翰祥:「潘金蓮被武松殺死時該怎麼演?」李翰祥說:「潘金蓮一直都幻想能跟武松有一手,那一刀刺在她的心臟,就好像插在她的X裡。」
 於是,那一剎,風騷別緻,千媚百態,又騷又淫到了骨頭裡。就為看回這個場景,都絕對值回票價。

  90年代,一部《金瓶梅》,讓80後av的孩子們,記住了楊思敏——那個有著亞洲第一美胸的日籍艷星。即便是多年以後,她因為乳癌,34D的上圍縮水成了32B,但她仍然是午夜夢迴時,那個最有血有肉、最淒美勇敢的「潘金蓮」。

  記不清是不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越來越多的日本、歐美AV開始流入國內。像這個日漸浮躁的時代一樣,娛樂基本靠手的需求,讓我們直接地撲向那些感官刺激。不用鋪墊、忽略前戲、直入主題。愛情變得越來越容易過期,但做愛卻變得越來越長久。長久到,你睡了一覺醒來,伊人還在哼哼唧唧,沒完沒了。

  其實,就像那個已經漸行漸遠的年代,三級片也像我的年齡一樣,已經淪為了夕陽。但作為被那些優秀的三級片教育、成長起來的一代,我lv包包覺得自己有立場去鄙夷那些缺乏技術含量的AV、H動漫以及「兩女一杯」之流。

  色,如果沒有情,真的什麼也不是。

  朋友從香港回來說:「新版《金瓶梅》性愛場面太多,完全沒有美感可言,完全沒有投入。如果不是為了那76元,我看不到散場。」雖然聽起來讓人傷神,但我們都還有些欣慰,畢竟我們還都是那類有些堅持的人。

  感謝香港。這麼多年,它還一直是少數情色那些、肯為情色動容的城市。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wii遊戲
読者になる
2009年1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
月別アーカイ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