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 

October 29 [Sun], 2006, 7:59
几日的都不記得 偏偏昨夜夢見begga 他來與我同校 就記得

CX 

October 26 [Thu], 2006, 23:14
I'm missing ChenXin now

他的名字 

October 23 [Mon], 2006, 10:30
因爲他, 所以"jeff"變得特別動聽

 

October 18 [Wed], 2006, 22:19
我要恨死自分了.
因爲馬虎, 微積分沒能拿滿分, 成績又不敢告訴家人.
代數不及格
何法?!

女子 

October 18 [Wed], 2006, 16:25
(真的很exhausted, 僅管今天就上了兩節課.)
判斷錯誤!
新室友心計多, 並未像表面樣容易相處. 不過, 我覺得可以完全控制大局.
比如: 剛剛, 我去轉lease前, 打電話與gordan (要搬走的人), 他十分不留餘地, 話我不可以提前搬家私進房間, 我心裏有數, 見了面他就會改變態度, 所以回他, 見面時再談.
果真不出所料, 他態度180度轉變, 電話裏很不耐煩的口氣, 見面后變的很やさしさ.
我不是美女, 可也知道這樣做的原因.
男人都一樣賤, 女人若不用手段, 就處在不利位置.

HS 

October 17 [Tue], 2006, 22:34
對J的情感是模糊、不成形的, 加一點點可望; 對HS卻是明確的, 除了厭倦, 之前的吸引早消失無疑.
記得剛入學時, 便對他注意.
高挑身材, 整潔的短髮, 穿古奇鞋子(慢慢他不穿古奇鞋, 頭髮也緒長, 一天一天變討厭).
開始, 我與Amber叫他"古奇男". 後來, 發掘他是如此不堪一撃.
首先, 我毫不懷疑他深知我對他的感覺, 當時或許不覺得怎樣, 可現在想起, 對他那時的表現十分失望. 爲了那樣一點點利益, 便可低三下四的對女生求助, 還裝做不希罕女生的資助. 我所作的一切不單要出於自願, 還要做的毫無痕跡. 我恨當時自分被他吃定的樣子.
他不守信用, 出而反而, 毫無克制力. 答應我暑期戒掉大麻等毒品, 再次見他時, 卻正在享受各種藥物帶來的樂趣, 儘管服用過便萬分後悔.
我討厭他, 對自己不負責任, 爲所欲爲的做法. 他或許不以爲然, 但得知他在vancouver爲了前任女友, 支手打破巴士玻璃時, 對他更加厭惡, 他還很得意的給我看浮腫的手 (加國巴士玻璃是特製的, 普通情況下, 持棒球杆都打不破).
在學校, 他連一名韓國小輩都擺不平.
幾次La要修理他, 還由我出面求情. 事後他對我仍毫不客氣.
後來, 在YMCA被毆打一事, 我已經對他無話可説.
我是一直可憐他的. 這簡直是對一位男士的莫大侮辱.
最後, 附上一張他少有的照片(他很少拍照, 大概出自自卑, 因爲他會經常問我對他的想法).



HS與Philip.

避免該避免的 

October 17 [Tue], 2006, 22:16
我想我該冷淡xion, 以免造成誤會.
此時的我, 很有投懷送抱的架勢.
而大家卻是稍要好的同學.

繼續談他們(無可救藥…) 

October 17 [Tue], 2006, 22:04

後來翻prom nite的照片, 愈來愈發覺…
其實La完全沒型(還幼稚), 而J也在擺帥.
更喜歡J平時的表現, 不刻意的, 表情柔和, 帶笑容的.


喜歡這張, 很率直, 真情一漏無疑

自戀 

October 17 [Tue], 2006, 19:04
我覺得自己太欠扁了
熱情對待某人, 直至讓大家誤會. 要不就自作多情的認爲某某人喜歡我.
其實根本沒那一囘事. 大家只是好同學. 因談得來, 就多談幾句, 沒任何意義.

澄清 

October 17 [Tue], 2006, 9:12
一切都似那樣遙遠, 認識、並熟悉他們不過半年.
然而, 這半年卻像一個世紀那樣長.
期間, 我做了這生中最瘋狂的事. 不知將來是否還會有當時的激情, 去嘗試別人不敢的?
我偶而想念他們, 決不懷念. 完全不嚮往那樣的生活, 這生中, 經歴過一次すでに足りた.
2006年10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aoi-ame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