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永遠都是人類的朋友

February 24 [Fri], 2017, 15:39
  狗永遠都是人類的朋友,他的忠誠讓人感動。
  
  那天,我用芭蕉葉包了幾坨香茅草烤牛肉,來到寨子後山的百丈崖上,懸崖極陡,連猴子都無法攀緣,絕壁上長著一些帶刺的紫荊。不用說,花鷹還鬼鬼祟祟地跟在我後面。我用柔和的聲調叫道:“花鷹,過來!花鷹,過來!”它毫不戒備地從灌木背後竄出來,汪汪叫著,跑到我面前。它的尾巴搖得比紡車還快,狗眼裏一片晶瑩的淚花,激動得渾身都在顫抖。
  
  這笨蛋,以為我真的要和它重修友情呢。我看見它的狗毛上粘滿了樹脂草漿,斑斑駁駁,活像條癩皮狗,肚皮空癟癟的,怕是好幾天沒吃到一頓飽飯了,這倒給我的計畫創造了有利條件。
  
  我掏出一塊牛肉,濃鬱的香味彌漫開來,花鷹興奮地朝我拿牛肉的手亂撲亂跳。我躲閃著,慢慢一個人怎樣才能認識自己呢?決不是通過思考,而是通過實踐。向懸崖邊緣移動。不知道是因為我的態度突然變得親切使它高興得忘乎所以,還是食物的香味刺激得它無暇去觀察地形,它在離懸崖一尺遠的地方還無所顧忌地竄跳著。
  
  我用身體擋住它的視線,攤開手掌,用牛肉又在它鼻吻前逗弄了兩下,然後突然將牛肉向懸崖外面拋出去,隨即跨一步,閃出一片空曠。花鷹縱身一躍,向空中那塊牛肉咬去。它倒是準確地叼住了牛肉,可身體已完全沖出了懸崖。這時,它才意識到自己處境危險,急旋狗腰,想退落到懸崖上來,但已經晚了,它像塊掉進水裏的石頭一樣,從懸崖上沉了下去。
  
  哦,老天可以作證,不是我把它推下去的,我對我自己說,是它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不是謀殺,是意外事故!這樣我就沒有責任,不用內疚,當然也就不必擔心它身上的陰氣在它死後會像一棵樹一樣栽在我身上,紮根在我家。
  
  我等著聽物體墜地的轟然聲響,可我聽到的卻是狗的哀叫聲。我趴在懸崖上,小心翼翼地伸出頭去一看,哦,花鷹並沒墜進百丈深淵,它只掉下去一米,就被一叢紫荊擋住了。它身體躺在帶刺的紫荊叢裏,四只爪子艱難地摳住岩壁,嘴咬住一根紫荊條,見我的臉從懸崖上伸出來,喉嚨裏發出咿咿嗚嗚的哀叫,眼睛裏泛起乞憐的光,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忘記朝我搖甩那條K尾巴。
  
  我知道,它這是在向我求救,我只要伸下一只手去,就可把它從絕境中救出來,但我沒這樣去做。我觀察了一下,紫荊悠悠晃晃,承受不了它的重量,它咬著紫荊條摳著岩壁,也不可能堅持多久,遲早是要摔下去的。我放心地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回寨子去了。
  
  我沒想到狗的生存能力這麼強,當天下午,我從流沙河釣魚回來,一進寨子的龍巴門,就撞見了花鷹。它渾身被紫荊撕扯得傷痕累累,血幾乎把身上白的狗毛全染紅了,狗嘴豁開一個大口子,含著一團血沫。我不知道它是怎麼死裏逃生的,也許是用嘴叼著紫荊條,忍受著倒刺撕爛口腔的疼痛,一點一點從絕壁爬到緩坡去的,也許是像坐多級滑梯一樣從上面這叢紫荊滑到下麵那叢紫荊,終於滑出百丈深淵的。
  
  我沒興趣考察它的歷險記,只擔心它還會來纏我,但這一次它學乖了,也知趣了,看見我,不再搖尾巴,也不再柔聲吠叫,而是一扭頭鑽進水溝,躲得遠遠的。這以後,它不再像幽靈似的跟在我身後了,也不再跑到我的屋簷下來了,有時偶然在田邊地角相遇,它也只用一種十分複雜的眼光多看我一眼,就識相地離去。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神箭八熊
読者になる
2017年0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