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 

June 09 [Thu], 2005, 21:11
曾經,很笨的我,只會哭著等他出現。
直到現在也是如此
我想伸手抓住他,靠近有他的地方,
曾經我會為了這樣的瘋狂執迷不悔。
何時連這樣一個愚笨單純,熱愛一個沒有機會接近的男人的我,
也漸漸消失了?

終於那些使我害怕的波濤湧現了,
遺忘,冷感,放棄,
然後這些美好的喜ス不復存於我的生活裡。

假如這樣的情感死去,
屬於我的浪漫是否也跟著死去?

當朋友無法體會我瘋狂的迷戀,
有FANS願意與我分享,
分享失落與痛苦與微笑。

但是當我愛到疲乏,沮喪,
朋友們無法體會,FANS也無法體會。
到頭來我追求的終將屬於孤獨。

也許當個同人女比較單純,
這樣想的我,忽然很後悔,
我給那麼多我喜歡的人給了無形的承諾。
這些承諾也理所當然的,
包圍我,給我枷鎖。

如果我能更不顧他人想法,更自私就好了。

想遺忘 

June 03 [Fri], 2005, 21:23
沒了you日子會很寂寞。

我想放棄,因為我已經累了。這樣歇斯底里的日子,為了you難過,因為you快樂的日子我已經厭倦了,我想放棄。
但是沒有you會很寂寞。
我從來不敢想以後,因為那些寄託在以後的願景沒有一次如願實現。
高一時我對you said[請等我三年]
三年過去了,有些事還是不能如願。
那些等待,細數思念的時光儘管我努力的將它握在手中,它還是無法像滿天星光般燦爛。
也許我還有明年,也許you明年還會在那裡,坐著打混,別人熱唱時you在喝水。
但是那已經不是現在的我,you也不是現在的you了。

喜歡上一個人總是很突然的,我想就算是再要好的親友也無法理解,因為其實我自己也can't understand
到底為什麼要喜歡一個完全接觸不到的人,因為他快樂所以我快樂?
到底為什麼要為了一個永遠無法相遇的人難過,把他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在關心?
我想放棄,把一整個關於you超連結刪除,把那些影音file清空,把CD和雜誌燒掉,我懷疑我真的可以把心一遠離you的世界。

但是沒了you真的會很寂寞。

you給了我一個機會認識you,為you笑為you哭,為you喜ス悲傷,彷彿那就是愛情。
you使我感到幸福,就算那不是真的幸福。
我感到心碎,為了彷彿是愛情的愛情心碎。

等我發現自己的愚昧固執和失落,才知道原來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為想靠近,
原來我只是想要靠近you一點。
多靠近you一點,告訴you我真的真的好喜歡you那些愚笨的固執的,近乎沒有未來的,喜歡。
我真的好喜歡you,用彷彿是愛情般的情緒在喜歡you。
用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方式在喜歡you。

我想回到國二,那些沒有you的日子。
假如神不給我機會靠近you,告訴you我將近五年來的心情,悲傷與喜ス,那至少給我機會去遺忘。
真希望明天醒來時you已不存在於我的心中,
在我所不知道的國家,一切都好,愛you所愛的,讓那些愛you的人幸福。

搖滾的必要 

May 09 [Mon], 2005, 21:24
搖滾是必要的。

刷刷電吉他,用力打鼓,加一些重節奏,這些並不構成搖滾。
我所認為的搖滾,是一種藉由音樂表現的氣度,一種衝撞生命,挑戰逆流的氣度。
缺乏這樣氣度的音樂,無論他音樂弄得在怎麼熱血,吉他刷的多用力,都不能算是搖滾。
因此我認為五月天是BAND,而非ROCK BAND。大無限是BAND,175R是BAND,
無論他們把音樂弄得如何熱血,鼓打的多重多華麗,他們終究只能是BAND。
封大塚愛為搖滾新女聲的人,我也以為他們並不undersatnd搖滾。
She只是唱歌都要配電吉他的人

這種氣度並非裝壞裝邪惡,所謂邪惡的音樂,我認為那是要把心中的惡念宣瀉出來,
最終的源頭是良善,所有藝術,文學,最後都應以良善為依歸,否則是無法長久的。
因此把衣服穿的KK唱一些邪惡的歌詞那樣也不是搖滾,像雷斯魔。
瑪莉蓮曼森的邪惡也含有作秀意味,但他歌曲不錯,符合逆流的氣度,因此我還滿喜歡他。

很多人把ROCK同等於Heavy Mental,這是嚴重且錯誤的觀念。因為Heavy Mental的節奏過重而認為所有的ROCK都是如此,這是錯過ROCK的美好,極度可惜。

ROCK的種類相當多,當然細分是不需要,以類型而言,許多具有深度的英式搖滾,如Readio Head,節拍並不重且風格強烈,講故事般的概念專輯正是ROCK BAND應有的氣度。
Grong的Nirvana,Kurt是展現搖滾氣度的代表人物,私心的以為也許搖滾人最多也只能發展成他那樣。

發現一個ROCK BAND的喜ス和發現一本好書,一本好漫畫,一部好電影類似,甚至更多。因為這種氣度可以鼓勵人,甚至拯救。

" ROCK Save the World."
從60年代反戰熱到PUNK之始,英式搖滾蓬勃,到80年代美式搖滾起家,到Kurt殞落,
從有ROCK之初到現在,它救了很多人,至少對一個時代,一群逆流的人們而言,
搖滾是必要的。

屬於女高中生的lonely 

May 04 [Wed], 2005, 20:43
我不喜歡you老是愁眉苦臉!
因為我會feel sad。我不喜歡為you擔心but you don't love yourself。
想要這樣喊卻開不了口,因為我想那是傷人的。

我不喜歡you送我這麼貴的禮物!
因為我根本就不在乎今年18要盛大,我根本不在乎自己可以在you心中留下多少weigh。
因為我會害怕,我想我根本不是那麼care友情的人,至少沒有you care。
看you那樣付出又期待回應的樣子讓我feel sad,
因為我不是you所等待的人。未來也沒打算成為you等待的那種人。

不知何時開始學會不去緬懷,畢業我大概也不會哭ba??
也許是因為我是意識流的崇拜者,或是我看過太多這樣的書,
一些既定的階段好像毫不相干似的。

雖然替這樣的自己感到悲哀,但也許無法改變。
我會感到焦慮,在只有自己很闢K的空間裡望穿秋水,
現在的日子會消散,就像隨熱風消失的百年孤寂之城馬康多。
彷彿它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但其實我跟綾女一樣害怕"無"。

國中的友情早已蒸發,豆干小姐我依然喜歡他,
但我知道他已經不是我記憶裡的豆干小姐。因為我也不是那個國中的我了。
Lestat的名言是 [只有唯一不變的東西才是真實的。]
也許,在凡人的世界根本沒有這種真實。

transfer 

April 14 [Thu], 2005, 19:22
有時候會想我幹麻忍受這些,有人會回答因為這是身為人的必經之路,那我幹麻當人,我可以當一隻被養的肥肥的鴨等著被宰。反正現在的生活也差不多了。

我認為我在等待一個蛻變,在那之後我會更勇敢。
我可以大聲談論夢想,那時他們將不再以敷衍的眼神看我。
但是他們不知道也不想了解這個過程。
責怪,怒斥,逼迫,要求承諾,
就像是分手分不乾淨的歇斯底里女人。

傷我最深的一向是我的家人,
我想是因為我愛他們,且天真的以為他們很相信我。

L' 'Etranger 

April 08 [Fri], 2005, 20:15
L' 'Etranger 是法文"異鄉人"的意思。

Camus是我很喜歡的文學家,我本來就是存在主義派的XD
暫時不會再更改版名了....應該



才剛跟長長講完不會剪頭毛,結果今天吃完飯就去剪了頭毛。
其實還滿愉快的。
很想留長髮,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那種耐心。
想留像"天國之吻"的可羅蘭那種頭....XD

今天火鳳裡有可愛的荀正太大特寫,粉嫩的唇真叫人心動阿~~!!
好單純的活力來源.....。

遇見天邊一片雲 

April 06 [Wed], 2005, 20:13
我討厭這樣孩子氣,
討厭因為別人口氣不對就生氣的自己。
但也就是如此才會開這個版的....(苦笑)
不想讓某些人看到,不想被知道,我知道這樣很過分,但這是日記,
希望是自己的空間。

前幾天在等公車的時候,與一片雲相遇了。
噴射機的尾翼引領出的白緞帶,與雲相連,成為一隻巨大的羽翼。
坦然在天際,是神的翅膀。
如果我早一點上公車也許就看不見了巴。
很多事皆如此,錯過很容易的。
能與它相遇的我,非常幸福。

新版 

April 05 [Tue], 2005, 14:06
我討厭競爭的感覺,雖然是自己在鑽牛角尖

之前的日記帳有Hit,
一開始還不怎麼在意,漸漸的來日記版的人變多了,會開始注意人數。這種感覺很差。
日記是寫給自己看的巴。是用來舒發廢話的巴。
不是拿來爭執,不是拿來做比即溶coffee還稀薄的友情維持用的
不是拿來生氣用的,應該是個可以包容自己的地方阿
這樣講對巴。

希望我能忘記這種競爭的感覺,所以開了這個版。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它太漂亮了(笑)

想回到最初,像擁有第一本日記時那樣的感覺。有這樣講些冠冕堂皇,也許只是我口水太多了。但是這樣的話是講給自己聽的。
總有一天,當我捨棄無聊的面子時,就能跨越更多阻礙了巴。
P R
2005年06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アイコン画像 ニックネーム:ailutfun
読者になる
Yapme!一覧
読者にな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