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香的思念

February 20 [Mon], 2017, 15:59
  喜歡春花,在夾雜著一絲寒意的枝頭綻放,若孩童稚嫩的臉,有的嬌弱粉嫩,有的白皙不染,帶著我走進清新的童話,傾聽生命萌發的聲音,看那一抹嫩国Q漸掛滿枝枝杈杈,亮了眼睛,我仔細的尋找,找尋我要找的生命,原來春花只是時光的海洋,漉t是載我行走的船。
  一心的渴望快點到達,淺淺的香迎面而來,是一片白色的梔子花開。記憶中找尋的生命,竟是躲藏在五月的夏天。我終於知道,比起童話的春花漉t,我更偏愛這溫馨寧靜,淡香安然的梔子花。還有開滿花的夏天。那些還被漉t包裹著的蓓蕾,靜靜地等待,知道我也在等待,一個夢的到來。
  不遠處,輕微的腳步一下一下的走近,駐足在梔子花旁,俯下身,眯起眼,湊在雪白的花上,用力的吸進縷縷的香,抬頭回味,那沁入心裏的香。不自覺的點頭,是曾經的味道讓你也在找尋記憶裏的模樣嗎?是否能猜到有一個人在花香裏,與你同在。
  你的臉,沒變,依舊的青春,你的眼沒變,依舊的K亮。你笑了,不是對著我的方向,而是聽到遠處清脆的笑聲,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一個嬌小的身形,穿著彩色的衣裙,若一只找尋花朵的蝴蝶,正在翩翩而來,一瞬間,也佇立在花旁,相視而笑,原來,你停留是為了等待這一刻的到來,你吸吮花香是為了這一刻的綻放。
  我在花裏,不敢透出我的臉,想起你的聲音在我的耳邊。曾經的我站在你的眼前,用心裏的聲音說出我的想念,你的眼睛看的是遠方,聽到我內心的想念,卻是一臉茫然,擺著手,不可以,一連串的不可以,你說,你的心不在這裏,我多想大聲的哭泣,眼淚在一個人怎樣才能認識自己呢?決不是通過思考,而是通過實踐。我的眼睛裏轉了多少圈,忍回去,我終於沒讓它流下來,不能讓你看到我悲傷的哭泣,我笑了,酸楚的笑容,你竟回復我一個陽光的笑,在你的心裏,真的沒有我一點的空隙,我真正只是一個走過去的花季。
  若喜歡的春花,開過的美麗,留下的只是一個童話的記憶,我更喜歡這滿眼白的梔子花開,還有這沁著香的夏天。
  你可知,在分離的背影裏,我落了多久的淚,我看著自己用了心的想念,在你無聲的背影裏一點一點的揉碎,心碎了,碎成一片一片的白,拼接成一瓣一瓣的花開。你卻還在我的記憶裏。我竟看到與你初次的相遇,晴朗的天,寂寞的中午,不修邊幅的我,饑餓困擾著肚子,尋找吃的過程卻找到了你,兩眼相視,怎能如此熟悉,你的笑,你的眼,像極了多久的朋友,我竟掉進了陷阱裏。成了一只待救的獵物。獲救的我,一樣沒有獲得自由,心困在溫情的漩渦裏。其實,你真的沒有在意,是我一意孤行的願意,我想留下看著你。聽你講給別人的話語,忙碌手中的活計,哪怕不再注意站在一邊的我,我都想靜靜地守候著。沒有想過自己有多落魄,陽光底下是一處多麼不和諧的風景。
  為什麼你卻也總是遷就我,讓我駐足在靜默裏,看你遊走在眼前的世界裏,你笑,你點頭,你擺手,任何的動作都留在我的眼睛裏,卻沒有和我說一句想說的話語,看不出內心裏的你究竟是怎樣的淨土,留藏著怎樣的花種。我在困頓裏,走不出去。你在世界外,依舊還是你。
  只想讓你看到我的存在,可你的眼睛始終沒有停留在有我的角落,真的只是我的愛和悲哀。當我用盡所有的力氣站在你的面前,在你眼裏,去和來是一樣的簡單,終於彙聚成無奈,傾聽你第一次開口的說,竟是不可以。這就是我想了又想的你。成串的淚珠落下去,浸濕腳下的土地。
  滋潤眼前一片的梔子花開,我站在花香裏,你站在花外,仿佛隔著一片海,你把溫情送給花,花笑,你把愛戀寫進眼裏,融化身旁美麗的影,輕擁入懷,低低的私語,甜了影,蜜了景。原來你的心有千般的柔情,似水,似風。只是我不是那道風景,解不開你的心情。在你的心裏,早就根植了花種,那是你精心的愛。陽光灑滿大地,溫暖著梔子花,你輕起的腳步,帶著幸福離開。
  海分隔了記憶,你終於看不到我,我走出這片白,內心曬進陽光,感受著你曾經的呼吸,曾經的溫度,消逝我心裏的傷,也許你太善良,才不讓我傷的更深。拼接的花瓣,是想念的香,漸行漸遠的背影,送給我,一抹忘不了的記憶,想你的人生如花,念你的幸福如香。
  淺香的思念,入夢,綻放含苞的蓓蕾,一片白色的香,一曲綿長的歌。絢麗著夏天的時光。
P R
プロフィール
  • プロフィール画像
  • ニックネーム:affordable
読者になる
2017年02月
« 前の月  |  次の月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最新コメント
ヤプミー!一覧
読者になる